说说520 > 玄幻魔法 > 秣马南宋 > 正文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为夫争利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一枪爆头   经营一个宇宙   山有木兮木有枝   牧魂记   太古霸宗   山有扶苏,惟衿不负   圆月诛心   醉笑一梦江湖   道不可到   应了谁劫   斗转乾坤   霸仙欺神破千军   大将军不服来战   重生之六界尊主   破晓之异世征途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为夫争利

    接到二壮的通知石斌自然飞快的就命令手下在城外扎好营寨,等他回来再随他拔营回鼎州。

    贾似道唤他入城去府内议事无法就是讨论这军功分配的问题,贾似道与石斌虽然早有协议却也只是做个参考不能完全做数,还得细细商讨一番以免有什么疏漏。

    照石斌的看法是肯定没有疏漏的,贾似道已经拿了主帅的功劳,他也只要了提供情报之功,其余的功劳足够其余将领分配了。照他的看法既然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应该并无再将自己叫入府内会面的必要。不过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贾似道虽然官声不好却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废物,绝不会就是去喝杯茶,所以此去肯定是有事情不过是暂时自己尚未想到而已。

    打了个打胜仗心中当然是高兴得很,既然想不出来石斌也懒得去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嘛,何况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可不想因为这莫须有的事坏了好心情。

    哼着小曲不知不觉就到了离贾府最近的一条小巷的出口,正欲转弯往贾府而去却被两个身材纤细的人一人卡住一只手臂拉回了巷内。

    本以为是敌人细作刺杀,立刻进行反抗,却没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别说话!”

    这是······冷静下来仔细观察了二人,分明就是前凸后翘,身材妖娆,石斌立刻不再挣扎,只是笑眯眯的说道:“二位夫人这是何意?为夫似乎也未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如今只是去岳丈那走走而已啊!”

    “你说是何意?难道你自己不知?在外逍遥一个多月却不告诉我和西施,难道还没对不起我们!”贾玲立刻发起小姐脾气低声怒喝。

    原来是兴师问罪来了,石斌经此一问也说不出什么,但还是辩解道:“刚开始的确就是做盐买卖,但后来发现了那孙老板被元人恐吓可能贩盐给他们,所以我才出面解决此事···”

    还没解释完,赛西施也怒气冲冲的开口道:“把这事交给贾玲的父亲贾大人不就好了,要你插手干嘛?你是荆南转运使不是荆北安抚使!”

    石斌可没那么强的地域职权的概念,立刻表示见到不好的事情要尽快解决看,办事要灵活不可太僵化。

    见这方面无法让石斌认错,贾玲又出一招,“即使你处理此事有理,那怎么成了你领兵出征了?这怎么解释?”

    说到了这石斌有些不想接着说下去,只是反复强调是贾似道提的建议。

    “我当然知道是父亲下的军令,不过他手下有吕文德、李庭芝几员大将,为何就要你当主帅,不要他们?”

    这个问题石斌还真未曾细想过,他认为这是因为自己是他贾似道的女婿与他会同心同德将此战打好。不过为了给出个答复,他立刻将此想法说了出来。

    谁知听了这答复后的贾玲与赛西施全都一副不屑的神色,仿佛在看一个幼稚的孩童。

    石斌也是要脸面的人怎么能容忍贾玲和赛西施这么看着自己,他立刻眉头一皱双目圆瞪喝道:“少这样阴阳怪气的,有什么我没想到的就明说,待会还得去岳父那!”

    “的确是你翁婿容易同心同德,打赢这场仗把握当然更大,不过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你所求太少,有人会非常高兴····”贾玲冷冷的瞥了一眼石斌说道。

    有人?谁都知道这‘有人’是谁,不过没说明白而已。

    不就是一点破城之功吗?再多也占不了多少,难不成他石斌还能占了贾似道、吕文德和尤焴这三人的功劳?既然占不了多点少点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接着又暗地里腹诽贾玲是女生外向,不帮自己父亲却来帮他个丈夫,此言当然是万万不能出口的,得防这母老虎发狂,说他不识好歹,所以还是向好的方面说道:“原来两位贤妻是为我争利来了,多谢你们的关心,你们也不必过分担心,相信岳父大人应该不会吞了我的功劳吧。”

    此时赛西施则哀叹道:“小玲姐姐,你说他是不是有些太逍遥?路走得太顺了?”

    听了赛西施的话贾玲重重的点了点头,也哀叹道:“真是应该如此,不该让王兄弟一个人担着,得让这少爷也尝点大苦头才对,否则还真不知道精明点。”石斌正要用夫子大义来反驳,却没想到贾玲又说道:“你忘了程昌寓和刘震霄对你诉的苦吗?”

    原来是在提醒他尽快让自己强起来,别自身还没强就去充大户当好人。“好吧,二位夫人所言有理,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只有一点,借此机会将那荆南安抚使的位子弄到手,而且是必须到手!”贾玲很坚决的说道。

    荆南安抚使?这个回答让石斌十分意外,他转运使不过当了三年两个夫人又想他变安抚使了?虽说转运使有监查权,但在石斌这却没人敢监察他,所以一旦他成了荆南安抚使,这整个荆南就真的是他的天下了。

    谁知贾玲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这次在光复南阳的战斗中是立了大功的,这转运使和安抚使不过是平级调动而已,又不是大的升迁,这么点调动难道不行吗?何况朝廷不是一再强调官员要经常调动不能久在一个职位的啊。”

    终于被贾玲和赛西施说服,表示赞成二人的看法,待会进府就和贾似道提这要求。谁知二人并不相信石斌会说,至少不相信他能将此事办成,故而又表示必须要贾玲跟在身旁。

    知道这是刺棵子粘到了腿上——甩也甩不掉,只好接受了这意见。

    进门时二壮显然没有料到贾玲居然会出现,立刻有些慌张,想跑进去通知贾似道,却被贾玲这个大小姐给叫住无法离开,只好乖乖的将石斌夫妇一起引去了餐厅。

    俗话说‘筵无好筵会无好会’,尚未到午餐时候就摆起了酒席自然是别有所图,石斌自然明白,贾玲更是清楚,路上还轻轻的在他后背之上重重的用食指敲击了几下以示教训。

    快到餐厅时贾玲却不再前行而是坐到了离餐厅不远廊间的条凳上,只是示意二壮乖乖的带石斌进去。

    明白贾玲为何如此,不敢忤逆这大小姐的二壮只好乖乖的将石斌带入餐厅且不敢透露贾玲就在厅外那条凳上的消息。

    石斌一进厅门,贾似道立刻起身相迎,满脸笑容的说道:“贤婿来了啊,贤婿快进来。”见石斌要行问安礼,贾似道还未等他准备好便把他给扶起来,“贤婿不必如此多礼,自家人就别那么拘束了。”

    真坐下来后最让人意外的是贾似道居然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夸他能干。他如此反常的举动可让石斌非常不解。

    难道是怕自己食言?似乎他石斌也从未言而无信过,恐怕贾似道不是担心这些。那是担心什么?

    “贤婿,这次攻下南阳你立功不小,还大方的让了不少功劳于我,让岳父我受之有愧。”

    “不不不,岳父大人对我提携有加,让出些功劳给您也是应该的。”

    石斌的这些话让贾似道明显舒服不少,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贤婿可知如今朝中的形式?”

    这石斌岂能不知,当即答道:“如今形式是岳父大人您与郑清之、丁大全二人三足鼎立。郑大人最强,您稍次之,丁大全最弱。”

    “贤婿果然有心,如今拿郑清之的儿子卖官鬻爵使人诟病于他,这次我们拿下南阳正是给他重击的好时候。虽然肯定无法扳倒他,却能让他在圣上面前失宠,从而大大加强我们的实力,只是其中有个小事还需贤婿相助。”

    一谈到这些,石斌立刻知道贾似道心里肯定没打好算盘,立刻谨慎起来,缄口不言。

    “贤婿不必紧张,岳父我也只是稍稍请你帮忙没有别的想法。你听听再做决定如何?”

    贾似道如此说话已经是很谦恭了,石斌自然不能太不知礼数,于是很僵硬的点了点头。

    “贤婿不是有获取情报和安插细作之功吗?岳父我想和你做个交换。”

    交换?这让石斌有些困惑,于是带着疑问的目光看向了贾似道。

    “就是我想将你手中的功劳给买过来,价格你出,只要不过分就好。”也许是怕石斌当即拒绝,贾似道未等他开口又接着说,“贤婿当这荆南转运使不过三年,根基未稳,升迁并不合适,不如将这功劳卖给岳父我,你看如何?”贾似道笑吟吟的问道。

    弄了半天是要买功,想着门外坐着的贾玲,石斌也笑吟吟的说道:“岳父,这恐怕不是很合适。因为小婿也有一个想法,就是请岳父大人将我调任至荆南安抚使。”

    按照石斌的功劳从转运使调任至安抚使是很简单的事情,但贾似道绝对不会同意,思索一番后又说道:“贤婿肯定明白若是岳父我再得升迁对你更好,比区区调任要好得多。能给郑清之以重击也对我们有好处。贤婿是识大体之人,应该顾全大局。”

    此时石斌果然被贾似道给说动,心中开始犹豫起来,却没想到尚未开口回应贾玲就已从门外冲了进来,大声嚷道:“贾似道!你怎么好意思抢女婿的功劳?有你这样干的啊!”

    被忽然出现的贾玲给吓到,贾似道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舞动双手来表示并未强抢。

    “还不承认?这些我在门外都听到了。”

    “不是吞啊,是买,为父是在和你丈夫谈买卖。他也没说不卖啊!”

    “我说不卖就够了。还有就是他刚刚说的那荆南安抚使一职是肯定要到手的,而且三个月之内我要看见印信!”

    “小玲,这次得此大功是你父亲难得的重击郑清之的机会,你就不想着帮忙?”

    “你都说了肯定扳不倒那还要石斌的功劳干什么?大不了到时候我让石斌和你一起联名上折就好。”

    最终没能斗过刁蛮的贾玲,贾似道只好妥协,保石斌为荆南安抚使,作为交换则和他联名弹劾郑清之。因为郑清之在开战之初持反对态度,正好就弹劾他畏战之罪。

    虽然都知道这是贾似道的报复但南阳城确实光复,郑清之又确实在战初持反对态度,理宗无法庇护,只好问罪于他,将其从太师、左丞相兼枢密使贬为了少师兼枢密副使,但仍行枢密使之职权。

    而贾似道则在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兼宝文阁大学士上又加枢密院同知士,石斌则调任荆湖南路安抚使,加了个忠武将军的散官。经此一战贾似道一党算是大获全胜,给郑清之一派一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