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玄幻魔法 > 斩魔路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幻歌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异界盛宠:狂妻要逆天   龙纹世界   大将军不服来战   我真不是学神   一枪爆头   凌武神界   霸仙欺神破千军   神仙男友   应了谁劫   摄政王的冷妃   重生之六界尊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太古霸宗   醉笑一梦江湖   重生医仙归来  

    女孩子到底还是女孩子,要比男的爱干净、爱整洁,不像洛川丝毫不管自己身上的血渍,打完了就感觉整个人轻松了。

    而武心瑶则是一直在自己衣服上不停地擦拭,恨不得把衣服都剥一层皮,也要把血渍擦拭干净,看着黏糊糊血渍真比砍她三刀还要难受。

    更加无奈的是,在这太阴之地也找不到可以更换衣服的地方,最后武心瑶只能作罢,强忍着心中的厌恶。

    洛川看着她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心中莫名喜感,倒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

    似乎对洛川的目光有所感觉,武心瑶也看向他,双目对视,空气突然安静,两人就好像被各自的目光吸引一般,都不曾移动眼眸,直直地看着对方。

    乍看之下,他们又好像是倔强,都不愿意先撤回目光,像两个甩小脾气的孩子,想用眼神让对方示弱。

    不过,那武心瑶的目光似乎越来越冷,眼眸中尽是冷冽之色,就好像在看一个阴谋不轨之人。

    在她那透露着寒气的目光下,洛川坚持了没多久,后来实在是受不了,有种再坚持下去一定会被杀死的感觉,于是摸了摸鼻梁,把头转到了一边,朝太阴之地的深处看去。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随后武心瑶开口问道:“那个……毒……”

    洛川闻言,似乎忘却了这码事,一副突然想起来了的模样,然后说道:“对哦,我刚才中了太阴水母的毒啊!”

    武心瑶就差翻白眼了,眼神中带着无语,要不是亲眼看着洛川被太阴水母的毒刺刺中,她都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中毒了。

    “说起来奇怪,我现在这么一点中毒的感觉也没有?连刚才那种酥麻的感觉都消失了!”洛川不解地说道。

    武心瑶也投来惊奇的目光,似想要说话,可最后也只是动了动嘴,什么话都没有说。

    洛川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他发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就是那太阴水母的毒素进入他体内之后,竟然神奇地消失了,准确来说,应该是被他魂丹给吸收了。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魂丹的那一次变化,自从以转移到自身体内的方式帮武心瑶化解体内毒素后,他的透明魂丹吸收了那些毒素,在魂丹里面形成了一个墨绿色的小点。

    自此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调动一丝毒元素之力,而这次太阴水母毒素,照样被魂丹给吸收了,进入了那个墨绿色的小点之中。

    原来的透明魂丹是没有任何属性的,换句话说就是无属性魂丹,但此时由于形成了那个墨绿色的小点之后,它竟然能够产生毒属性的元素之力。

    这种元素之力源自魂丹,只要拥有魂丹的修行者,基本上都可以使用,只不过元素之力的量和能够使用的程度有差别。

    元素之力也分为两大类,第一种就是修行者修炼出魂丹之后,根据魂丹属性在自身体内形成的。还有一类便是自然界的元素了,万物都是由元素组成,自然界的元素是一种综合的元素,这种元素可以分成各种各样的元素,这些元素的量可以说是无止境的。

    到达神灵境之后,修行者才能够开始掌控真正的元素之力,也就是可以化自然界的元素之力为己用。他们根据自己魂丹的属性,可以进一步掌控自然界的相符合的属性。

    也就是说,只有达到神灵境,才可以说是真正的掌握元素之力!

    “没事,我福大命大,太阴水母的毒都那我没办法。”洛川笑道。

    武心瑶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不过也没有询问缘由,盘腿而坐,开始调息,刚才的灵力消耗极大,需要好好恢复一下。

    洛川悄悄地移动贴近她,为了防止突发的情况,让她能够安心的调息,这一切做的悄无声息。

    殊不知武心瑶心里清楚,对于他的用意也是明白的,此时她的心中很是复杂,眼前的人已经撼动了她的心,然而她是不应该动心的,也是不能够动心的。

    这份情注定要埋葬,还不如揣着明白装糊涂!

    “啦啦啦……”

    悠远的地方,有歌声传来,直接人的内心深处,让人灵魂颤动,那是来自古老的欢歌?还是来自九幽的勾魂曲?

    这歌声中是那儿女情长,声音中有一种银铃般的清脆,同时又似乎蕴含着一种沙、沙的伤感。

    又好似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将铿锵相击的刀剑之声连成一曲高歌,是力量之美,也是英雄豪迈,那歌声与听者的心灵撞击,发生了强烈的共鸣与互动。

    勾人回忆,引人感伤,在听者脑中唤起被埋葬的阴冷,花非花雾非雾,令人产生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洛川从这歌声中清醒过来,只见那武心瑶面色苍白,已然深陷幻境之中,不知她在幻境中见到了什么,眼中恐惧之色非常的浓郁。

    幻歌,这是太阴水母的生命绝唱,以生命之力奏唱天籁绝音,它是美妙的乐曲,也是杀人的利器。

    洛川是双重灵体,对待幻境的抵抗力原本就强,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尽管如此,脑中依然如撕裂般的疼痛。

    眼前是不是还会出现幻影,已故之人的幻影,他正在全力抵抗幻歌对他的影响。

    太阴水母奏唱的幻歌有时间限制,它们在用生命歌唱,当死去时幻歌自然也就停止了,换句话说,只要能挺过这段时间,就相当于成功了。

    对于洛川来说,他已经摆脱了幻境,熬过幻歌持续的时间完全是不成问题的,可是,旁边的武心瑶似乎已经深深陷入了幻境之中了,若是不能摆脱,则会被杀死于幻境中,灵魂堕入九幽。

    洛川走到武心瑶的身边,不停地呼唤她,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可恶……”洛川强忍这头疼,思考这该如何帮助武心瑶。

    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武心瑶,洛川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愤怒地以拳头砸地,手上变得鲜血淋漓。

    “事情刻不容缓,看来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这么做了。”洛川自语,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办法唤醒武心瑶了,只能选择以身犯险。

    他决定进入武心瑶的幻境,从里面将其唤醒,从而让她摆脱幻歌的舒服。

    只不过,这么做风险极大,幻境世界很大,进入之后存在太多不定因素,要从中寻到武心瑶,运气好很容易,运气不好有可能直到幻歌结束都找不到,那时两人都性命难保。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是最后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最后的一丝希望,成功则皆大欢喜,失败就一同身死。

    洛川双指并剑,运转灵力,一指点在武心瑶的眉心,接着以意念进入武心瑶的幻境中,两人眉心闪烁着光芒。

    一阵昏天黑地,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的眼前呈现一派金色,无数道沙石涌起的皱褶如凝固的浪涛,一直延伸到远方金色的地平线。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沙漠,那金色的沙浪就好像梯田一般层次分明,咋看起来犹如金色的天堂,是一副亮丽的风景。

    然而,洛川可没有丝毫欣赏风景的心情,这一片广袤的沙漠,毫无人烟的踪影,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这让他怎么寻找武心瑶?

    他环视了四周一遍,发现除了单调的沙漠还是沙漠,金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连块绿洲都见不着,只有沙子和阳光。

    这可怎么办?在这里找人与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况且他时间有限,真这么漫无目的去寻,多半还没有找到,就已经凉透了。

    “这幻境是什么地方不好,偏偏是沙漠,还是这么广阔的沙漠,哎呦,我滴个乖乖。”洛川简直是有要哭的冲动啊,心想自己的运气怎么那么背时啊。

    实在没办法了,洛川运用灵力,将自己的灵觉提升到极致,方圆百里都能感知到一些事物。

    他保存着灵觉开启的状态,凭着感觉往北方飞速前行,希望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可以顺利找到武心瑶。

    在将灵力提升到极致的状态下,对洛川自身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加上运转灵力极速前进,更是加大了他的负担。

    前进了数十里,依然没有任何发现,除了沙子还是沙子,遍地都是单调的金色,而此时的洛川也开始冒冷汗了,呼吸也变得急促,内心感觉到了一丝绝望的气息。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依然继续前行,仔细地寻找着武心瑶的踪迹,放弃了就是毫无希望可言,坚持下去不说一定能成功找到,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最可怕的事情往往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心的,当一个人的内心失去了希望,那么他与死人是无异的,尽管他还或者,其实他只是活死人,一具行尸走肉。

    时间每流逝一分一秒,洛川所剩下的时间就少了一分一秒,也代表着他的生命少了一分一秒。

    这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