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都市言情 > 心上刺青 > 正文 第32章,当我是猪?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小÷说c网 】,♂小÷说c网 】,

    贺景承握着电话没吭声,仔细看会发现他握手机的手背青筋凸了起来。

    还真是情真意切。

    严靳也为难,他不敢自己做主,没听见声音,又问了一遍。

    “送别墅去。”

    注意到贺景承脸色不好,沈清依放下手中牌,“你怎么了。”

    贺景承站了起来,“你玩你的,我有事,等会我让严靳来接你。”

    说完人就走了。

    沈清依想要喊他,但是他已经走远。

    贺景承带着怒气回到的别墅。

    回到别墅时,沈清澜已经醒了,脸色煞白,嘴唇干的脱了一层皮。

    严靳让她躺下,她不,“我还没见到贺总。”

    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刚好和回来的贺景承撞上。

    “见我干什么?”

    他的表情阴森森的,一步一步逼近。

    沈清澜扶着门框,没退。

    望着他说,“求你。”

    严靳低着头撤退,一点动静也不敢留。

    贺景承笑了,那阴沉冷冽的眼眸,令人脊背发麻。

    沈清澜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带着些许质问,“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得罪的贺先生,要陷害我身边的人。”

    贺景承坐在了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斜靠在沙发里。

    他不徐不缓的点了一根烟,“我是不是说过,跟我期间不准有别的男人。”

    烟点着,他将打火机扔在了茶几上,同时抬起了眼眸。

    沈清澜心里愣了愣,脑海里不断搜索着和季辰见面的时间。

    难道那次季辰送自己他看见了?

    “我们是朋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沈清澜试图解释。

    “哦一”他拉了一个长长的音,明显是不信,“是不是我没亲眼看见你们做,你都可以解释为你们没关系?”

    她的胸口沉甸甸,有些发疼,自己解释他也不会信,索性也不在解释。

    “怎么样你才肯放人?”

    她开门见山的问。

    “我为什么要放?再者你还有什么筹码和我交换?”

    屋顶的水晶大吊灯,晃着光圈,他的轮廓被笼罩得很不真实,明灭斑驳,像一场瑰丽虚幻的梦。

    她孑然一身,就连这副破身子现在都是属于他。

    她能拿什么换?

    缓缓她滑下身子,跪在了贺景承面前,“我错了,不该忤逆你,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求你高抬贵手放了季辰。”

    贺景承的脸在斑驳的光影下出现了裂痕。

    这个女人为就那个男人跪下了。

    要说没感情,没关系谁会信。

    “你就那么想救他?”贺景承勾着她的下巴,与之对视。

    沈清澜坦白,“嗯。”

    他的眼里有火,好似能把眼前的女人烧成灰。

    他手上力道越来越大,大到沈清澜的脸,扭曲变了形,她实在忍受身体和心上的双重打击,眼泪落了下来。

    某跟弦断了,贺景承所有的怒火,在这无声无息的空气中涣散,缓缓的他放开了手。

    他沦陷一团逆光,面目轮廓模糊不清,“求我,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求你。”她的声音颤颤巍巍的。

    “求我什么?”

    沈清澜呜咽着,“求你放了季辰。”

    周围的空气凝结了一瞬间,贺景承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睥睨着跪在脚边的女人,“你求我什么?”

    他说了三次让她求自己,每一次情绪都不同,坚决的,矛盾的,逼迫的。

    他说的对,她没有筹码,唯一的不过就是这副他还有点兴趣的身子。

    她仰着头,眼泪滚落了下来,颤颤巍巍的解衣服的扣子,开口一腔哽咽,“求贺先生要我。”

    他紧咬后牙槽,压抑着呼出一口气,抖了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光明明灭灭,眉间的阴霾也加深了两分。

    烟雾从他薄唇中吐出,丝丝缕缕,“脱干净趴上去。”

    胸口一窒,密密麻麻的痛感直钻心窝,沈清澜埋着头,颤抖着双手,把外衣脱掉,紧接着内衣

    “够了!”

    “你当我是猪吗,你脱我就上?”他烦闷的踢翻了一旁的椅子,用力的扯了扯领口,气没消,“我说的话你能记住吗?”

    “能,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见他。”沈清澜赶紧穿回衣服,举手发誓。

    贺景承静静的看了她两秒,将火气压了压,“再有一次,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知道了。”她紧紧的抓着衣摆。

    “以后不准这副鬼样子出现在我面前。”贺景承懒得看,转身走人。

    嘭的一声房门关上,所有的勇气,也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崩塌,沈清澜摊了下去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浑浑噩噩的,眼前泛黑。

    站两天一夜的那股劲没缓过来。

    在地上不知道躺了多久,醒来时,身体每个部位都是酸麻的。

    她爬起来喝水,足足喝了两大杯,才恢复一些精气神。

    拖着还疲惫的身子上楼,洗澡换衣服。

    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些。

    收拾好她就出了门,去打听季辰被放出来没。

    为了避开和季辰有直接的接触,她去找了秦素素。

    虽然秦素素隐藏的很好,但是沈清澜还是发现她对季辰别样的感情,并不只是朋友那么单纯。

    从季辰出事,她着急,到处找人打听就可以看出来。

    沈清澜从出租车上下来,刚迈步进商场,身后响起一道上了年纪的疑问。

    “你是沈清澜吗?”

    沈清澜定住脚步,转过身就看到大概50多岁的两位老人,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她并不认识,疑惑的点了点头,“我是。”

    “我儿子就是因为你才莫名其妙就进了局子,你就是那个扫把星?“老太太比较激动,指着她就骂。

    这话一出口,沈清澜就知道这两位是谁,走到两位老人面前,90度鞠躬:“对不起!”

    “对不起顶什么用,我儿子会没事吗,他怎么会和你这样的人混在一起,是不是你勾引他的?”

    “别说那些没用的。”季老爷子,打断自己老伴的话。

    上下打量了一眼沈清澜,比自家老伴淡定的多,“据我所知,我家季辰是因为你,才被人整的。”

    他背手而立,即使有点年纪了,可是站姿,还是能看出来,年轻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身上有种属于军人的那种气质。

    沈清澜对于季辰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他爸以前是军人。

    后来受伤,退了下来。

    面对两位老人的质问,她惭愧。

    老太太上前拽住沈清澜,一边还流着眼泪,指责道:“无话可说了吧,现在人还在看守所,要是真坐牢了,我那么大岁数了,你让我怎么承受这样的事情,你叫我怎么活。

    他还那么年轻,还没有娶妻生子,我说为什么他不肯找对象,原来有你这个狐狸精祸害他。”

    季老爷子把老太太拉过去,呵斥道:“能怪人家吗,是你儿子愿意。”

    季老爷子见过季辰了,季辰也和他说了沈清澜的事情,他能看出来,自己家儿子这是陷进去了。

    不由得微微的叹了口气。

    “若是我儿子有幸出来,麻烦你们别见面了,能答应我这个年迈的父亲吗?”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