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都市言情 > 心上刺青 > 正文 第69章,躺那儿,供我消遣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小÷说c网 】,♂小÷说c网 】,

    沈清澜喝了解酒汤,又睡了一会,被贺景承这么一碰,她瞬间清醒,挣扎着,拍打着他的胸口。

    贺景承俨然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沈清澜根本动不了他分毫。

    他温柔的抚摸沈清澜的脸,“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沈清澜抿唇不语,权当他是神经病,扭过头不去看他。

    贺景承脸色沉了沉,“怎么,看到是我失望了?”

    随着他的话,腰身用力的沉了沉,恨不得抵进她心里。

    沈清澜咬着唇,一声也不愿意吭。

    她越是这样,贺景承的动作越发的粗暴。

    沈清澜浑身颤抖着,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撞的移了位置。

    他的胯骨摩擦着她的大腿根,一阵阵的刺痛。

    这样还是没能满足,贺景承将她的身体掰成一个又一个扭曲的姿势,她反抗,贺景承索性用领带绑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沈清澜抖着唇,断断续续,“你你变态!”

    贺景承不否认。

    他也觉得自己挺变态的,特别是对她。

    好像要将这几年的欲望,都要在她身上发泄完,才肯罢休。

    到后来沈清澜昏昏沉沉的,下身厮磨到麻木,甚至感觉不到了痛。

    她不知道贺景承什么时候尽兴放了她的,醒来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贺景承那张困倦的脸庞。

    昨天,他折腾了沈清澜三次,每一次都长达两个小时。

    他是真的累,不是假的。

    这么多年压抑在内心的情与欲,尽数发泄在她身上。

    看着他的样子,想到他昨天畜生般的作为,沈清澜只觉得有股血往脑子里钻,抬手就要往他脸上招呼,却被贺景承快一步抓住她的手。

    在她醒来,贺景承就有了察觉。

    缓缓的他睁开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女人,“这是你第三次,想要打我。”

    “你无耻!”

    沈清澜想要挣开,却被贺景承死死的攥住,她动不了。

    “我是登徒浪子,你也不是什么纯洁玉女,我们彼此彼此,谁也别说谁,别搞的你吃了多大的亏似得。”

    沈清澜一愣,从心底蔓延的悲伤,几乎要将她淹没。

    是啊。

    她不是处女。

    这副破身子早就脏了,到底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她不是他爱的人。

    凭什么让他对自己温柔?

    不是自不量力,自找难看吗?

    可是她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会痛。

    她压下那股不受控制往鼻腔里钻的酸涩,很平静的说,“贺先生不嫌弃,我倒是愿意奉陪,也不在乎姐妹两人共侍一夫。”

    贺景承的脸色彻底阴暗了下来,眼底凝聚着寒霜,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仿佛带了冰渣子,半响,他的表情平复,掀着唇角,“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能和依依比,你充其量,不过是我发泄的工具!”

    “你尽管羞辱,没什么我没承受过的。”沈清澜睁着大眼,不让眼泪落下来。

    被刘雪梅陷害失去清白,被亲生父亲送进监狱。

    被人羞辱,甚至失去最在乎的孩子。

    哪一样不痛彻心扉?

    他这点侮辱算什么,对她来说?

    看着她隐忍不哭的模样,贺景承的心,被重重的撞了一下,闷闷的透着丝丝痛感。

    说话没在那么刻薄,“别装可怜。”

    沈清澜敛起所有情绪,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笑着说,“贺先生可以放开我了吗?”

    贺景承依旧没放,将她的掌心覆在自己的脸上,“这里是用来摸的,不是用来打的明白吗?”

    沈清澜减缩着指尖,不愿意触碰。

    这个男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变态。

    贺景承没勉强,毕竟昨天做的确实有点过了,于是松开了她的手。

    这才看见她手腕上的绑痕。

    现在还是红的。

    在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特别明显。

    贺景承想去触碰,沈清澜的快速的躲开他的手。

    贺景承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片刻,很自然的收回,起身靠在床头,摸了根烟抽。

    沈清澜裹着浴巾,掀开被子下床,贺景承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协议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你没资格。”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头也没回,“你想怎样?”

    “在我没结婚这期间,我有需要你就得洗干净,躺那儿,供我消遣。”袅袅的白雾,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字字句句如刀一般锋利,深深的戳进沈清澜心里。

    她捂着胸口,好似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阻止那颗破碎的心不会流血。

    她用力的按,按住伤口。

    她绝望的看着窗户,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慢悠悠飘落的树叶,眼神空洞的像是没灵魂的木偶。

    他把自己当妓女?

    呵呵。

    她起身,双腿酸痛打着晃,她光着脚,走到窗前,指尖轻轻拂开帘子,推开玻璃窗。

    “你在干什么?”

    贺景承紧紧的皱着眉,她又想干什么?

    缓缓的沈清澜转过身子,望着贺景承,一字一句,“要么娶了我,要么放了我,让我像性奴一样,活在你的床上不可能!”

    “娶你?”贺景承如听到笑话一般,不屑道,“我不答应,你能怎么样我?”

    沈清澜笑笑,“我不能怎么样你,但是我能怎么样我自己,我可以从这跳下去,彻底摆脱你,也可以睡很多男人恶心你!”

    说完她笑的更加的深了几分。

    从来她没觉得撑不下去,内心的仇恨支撑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可是面对贺景承身心的侮辱,让她觉得看不到希望。

    从来没觉得累。

    这一刻,她累的想要长眠不起,不去想妈妈的仇,孩子的仇,做个自私的人,结束自己这条命。

    贺景承的手,不自觉的抖了抖。

    彻底无法淡定了,从来没这么失态过,他指着沈清澜,厉声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当她自己连这条命都不在乎,他还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

    贺景承咬着牙,就如沈清澜所说,她这条命都豁出去了,贺景承找不到威胁她的软肋。

    她不在乎亲情,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气昏厥,她还有什么会在乎?

    沈清澜一把攥住旁边的花瓶,毫不犹豫的砸破,她手里拿着碎玻璃,抵在脸上,“告诉我,你是喜欢哪?这张脸?还是这副身子?”

    “放下!”他怒不可遏地低吼声,像沉雷一样滚动着。

    想要过去夺掉她手中的玻璃碎片,贺景承才刚一动,沈清澜就用力划了下去,瞬间鲜血就渗了出来。

    贺景承不敢再动,怒火在胸口里翻腾,如同压力过大,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陈妈在在楼下听到砸东西的声音,不放心的上来询问情况。

    试探性的问,“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您和青小姐下来吗?”

    贺景承愤怒的盯着沈清澜,就像没听到门外的声音。

    脸上的血顺着她的脸颊滴了下来,落在洁白的浴巾上,格外的醒目刺眼。

    贺景承的眼眸通红,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性?

    如果她能像沈清依那样的乖巧,他一定会对她很好的。

    其实他已经因为她抛弃了底线,不在乎她不干净,虽然心里膈应,却舍不得真的放开她。

    心里对她曾经的事在意,但是,却抵不过那无法言喻的熟悉感。

    每一次和她亲近,他都觉得自己变的不像自己。

    只想抱紧她,要她,恨不得把她融进自己身体里。

    他想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难道因为她和沈清依有血缘关系,才会有一点和沈清依相似?

    不然怎么会有这没来由的感觉。

    “咚咚一一”

    听不到回答,陈妈更加担心了。

    “先生”

    陈妈的声音拉回贺景承的思绪,他的话很轻,飘飘呼呼的,风一吹就会散。

    “别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你这身肉,我也玩腻了。”

    说完他平静的转身,去拿手机打电话叫医生。

    挂断电话他打开房门,对站在门口的张妈说,“把房间打扫干净。”

    说完他便下楼。

    陈妈看着他脸色不好,只说了一声好,便走进房间内。

    看见沈清澜一脸血,站在哪儿吓的不轻,“你你的脸?对女孩子来说,脸多重要,你怎么弄成这样”

    听着陈妈的话,贺景承下楼的脚步一顿,她一一真的很好。

    为了离开他,对自己都能下那么狠的手。

    果然心肠够硬。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