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科幻小说 > 前妻更火辣 > 第1章 离婚协议 第169章 想到新的计划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婉婉,你先把瑭瑭带到我家,我找家庭医生来家里照顾他,这样就没问题了。「^追^书^帮^首~发」而且凌慕白和孙兰再嚣张,也不敢闯到我家里来抢人。”

    这个方法比较好,林依依当成赞同,“婉婉,就这么办吧,我们如果把瑭瑭送到医院,肯定会被凌慕白找到的,到时候还要惹出麻烦。”

    曲婉有些为难,“我还是先带瑭瑭回家,再另作打算吧。”

    这个方法比较安全,瑭瑭也能得到很好的治疗,但是住在王子承家里毕竟不合适。

    先不说两个人的尴尬关系,王子承现在已经和肖潇订婚了,如果肖潇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也要发飙的。

    这种事情传出去对谁都不好,会引人非议。

    王子承知道她的担忧,想了想,“我在城西有处别墅一直空着没人住,你和瑭瑭先搬到哪里去,林小姐如果方便,也可以搬过去和婉婉一起住,相互有个照应。”

    “那好吧。”曲婉想了一下,同意了。

    秦素蓉知道曲婉和凌慕白一起回国的消息,立刻就坐不住了,开始谋划接下来怎么办。

    瑭瑭是凌慕白的儿子,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搞不好会破坏她们所有的计划。

    中午,秦素蓉约了许艳霞出来见面,许艳霞把事情经过完整的说了一遍,“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馨月,她刚做了胚胎移植的手术,万一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情绪冲动。”

    “我也担心这个。凌慕白心里只有曲婉,孙兰心里只想着抱孙子,现在瑭瑭是凌家的孩子,这件事情更加不好办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已经煽动孙兰,让她和曲婉大闹一场了。”许艳霞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秦素蓉拍手称快。

    “好,经过这么一闹,曲婉打死也不会进凌家的门了,有孙兰在那里扛着,曲婉和凌慕白之间注定是对冤家的。”

    解决了曲婉的问题,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这个孩子,始终是一个麻烦。”

    “那个孩子是白血病,治愈的可能性不大。”许艳霞是医生,对这些都有所了解,“再说了,孙兰是要孙子不要娘,你怕什么?”

    “我是怕老江这边没办法交代。”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江馨月怀上凌家的孩子,江振东就只能默认现实,可曲婉早就生下了凌家的孩子,江振东也不会再站在江馨月一边了。

    而且,关于江馨月为什么会怀上凌慕白的孩子,这件事情还要费一番脑筋去向江振东解释。

    “这件事很简单,你把一切都推到凌慕白头上不就行了?反正那天凌慕白醉酒,什么都不记得,男人酒后乱性很正常,这又不是馨月的错。”

    许艳霞冷笑,“反正凌慕白那天醉酒是苏苏引起的,现在苏苏去了美国,再也回不来了,死无对证。”

    “暂时只能这样了。”秦素蓉暂时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关键是江振东这里不能出事,秦素蓉必须稳住他,不露出破绽。

    孙兰听了许艳霞的话,更加觉得曲婉过分,这次必须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他找了律师,仔细询问了一下,曲婉这种故意伤害罪,如果打官司会被判刑几年。

    律师分析之后认为如果事情属实,曲婉已经构成犯罪,会被判三年有期徒刑,除非孙兰愿意当庭和解。

    孙兰心里更有底气了,到时候要怎么收拾曲婉,全凭她的意思。

    这次一定要让曲婉跪地认错,求她饶过她,不然就让她尝一尝吃牢饭的滋味!

    这件事情没有瞒住凌慕白,律师刚离开医院,凌慕白就得到了消息,赶到医院里质问孙兰,“妈,我已经说了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你到底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我折腾?儿子,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呀!”孙兰见到儿子胳膊肘往外拐就生气,“再说了,你亲眼看到那个女人把我推下楼梯摔断腿,居然一点都不追究,你还是我儿子吗?”

    “是你先抢走她儿子的,再说了,她不是故意推你的。”

    “她就是故意的,她恨不得当场摔死我!”

    “你讲不讲理?要不是你自作主张的把瑭瑭带回来,曲婉能和你急吗?”

    “我见自己的孙子有错吗?”孙兰直着嗓子喊,“你这个白眼狼,我辛苦把你养大你竟然为一个女人这样对我,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我告诉你,这次我告定她了,非得让她尝尝牢房的味道!”

    凌慕白见没有办法和母亲沟通摔门离开了,孙兰气得直喘气,“白眼狼,你等着,这会我还就告定了,非得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不可。”

    孙兰让律师对曲婉进行了起诉,曲婉很快收到了法院传票,王子承马上为她请了律师,孙兰请的律师把监控呈上。

    法院认为曲婉虽然不是故意要伤害孙兰,但是结果却造成了孙兰重伤,应该负担民事赔偿责任和刑事责任。

    不过还是提议由他们私底下达成和解,凌慕白又去找了孙兰,“妈,曲婉还怀着孕呢,你就算不为她想也得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

    凌慕白这样一说,孙兰也想起来了,曲婉现在是孕妇,她肚子里怀住的可是自己的孙子。

    她本来也不是一定要让曲婉坐牢,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而已,现在儿子既然这样说当然得找台阶下。

    “让我不追究可以,你让她来医院道歉!跪下赔礼道歉!”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凌慕白苦笑,曲婉怎么可能会跪下给孙兰道歉,想想也不可能。

    “我不管,我伤得这样重,这样遭罪,就让她跪下道歉怎么了,这是她欠我的,这回我绝不让步,道歉和坐牢你让她自己选择一个!”

    凌慕白见她不肯让步皱眉离开了医院,孙兰满以为这次抓住了曲婉的软肋,非逼得她来向自己认错不可,却没有想到,结果和她想的大不一样。

    曲婉竟然宁愿负担刑事责任,也不要来道歉。

    该死的曲婉!怎么这么倔!只不过是道歉,又不是要她的命!孙兰在心里嘀咕,难道真的要让曲婉去坐牢?她肚子里可怀着自己的孙子。

    要是以后孙子生下来知道自己逼着他妈妈大肚子坐牢,不知道要多恨自己呢,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想反悔也得有人给她台阶下啊。

    凌慕白面也不露,她又不能主动打电话给凌慕白告诉自己的想法。

    孙兰这边正着急,她请的律师来医院了,他告诉孙兰,曲婉的律师对曲婉申请了取保候审,曲婉不用坐牢。

    虽然她心里并不真正的想要曲婉坐牢,但是这个结果对于孙兰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她气得把病房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刘兰芝骂了一通,刘兰芝面上一片温顺,心里却也把孙兰骂了一个遍。

    发泄一通后孙兰自然少不得要找许艳霞商量,许艳霞也没有想到这事情会这样轻松了结,孙兰是不出恶气心里不舒服,咒骂一通后又想到抢夺孩子。

    许艳霞对孩子一点也不感冒,看孙兰对孩子势在必得她又不能泼冷水,只是心里突然有了新的主意。

    曲婉对孩子肯定不会放手,到时候势必要找江振东帮忙,有江振东帮忙,凌慕白又不热心和曲婉抢夺孩子,孙兰想夺回孩子无疑是做梦。

    她自然也不想让孙兰夺回孩子,江馨月做了手术情况不错,马上就能给孙兰生两个孙子,到时候和凌慕白结婚,让别人的孩子在自己眼前晃悠终归不舒服。

    她得先把这事情防范于未然,这夺子官司怎么也得让曲婉赢,只要曲婉带走孩子,一辈子不出现,江馨月就没有麻烦了。

    许艳霞这样想心里突然有了鬼主意,她得去找江振东透透口风,把一些事情告诉江振东,让江振东做选择。

    曲婉不声不响的离开江振东自然是知道的,后来凌慕白也跟了去,他心想是小儿女们之间闹矛盾,就没有怎么管。

    直到这次孙兰控告曲婉故意伤害,他这才知道出了这些麻烦,听说曲婉的孩子是凌慕白的,江振东简直不敢相信,又恨孙兰这老女人可恶。

    之前对女儿不好逼着离婚是因为曲婉不会生孩子,现在既然瑭瑭是她的孙子,她就应该笑着接受曲婉,干什么这么冥顽不宁呢?

    孙兰要告曲婉故意伤人,江振东怎么会让曲婉坐牢,于是马上和法官见面说了这事情,法官提议要么双方私下和解,要么取保候审。

    江振东打电话让凌慕白说服孙兰和解,凌慕白叹气,说他已经找过母亲了,可是母亲完全不听劝,执意要曲婉下跪认错,他现在正在想别的办法。。

    江振东一听也气坏了,这老女人怎么这么可恶,竟然要求自己的女儿下跪认错,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曲婉是自己的女儿,孙兰要是不知道也罢了,知道还这么横,敢情是嫌日子太安生了。

    傻子也知道民不与官斗,他要让孙兰知道一下他这个市长可不是白当的。

    <ins class="adsbygoogle"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728px;height:90px"

    data-ad-client="ca-pub-7077607410706964"

    data-ad-slot="6421942718"></ins>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