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骨琴泣 > 作品正文卷 十四、对酒断肠,情字朦胧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落瑶盏静静地低坐在湖边,清风漾起层层微涟,吹散了憔悴的月影如碎水中沉玉。湖畔的落花,飞了漫天,如三生石畔一刹那回眸,惊了来生岁月花落。

    她抬头仰望那轮弦月,似乎透过那月,能看穿许多勘不破、触不着的命运与无奈。不知从哪儿来的酒,落瑶盏手执酒坛,清冽的酒水发酵了执念缓缓流淌,寸寸弥漫。醉了,醉了,是心醉了,醉了断肠。

    “浮月梦蝶说断肠,残藕邀雨敲画廊。

    醉将浮生梦一场,痴痴花落幽夜凉。

    今朝把酒对秋风,莫道明夕泪湿裳。

    幽咽琵琶声声怨,绝情胡笳寸寸伤。

    冷风莺啼空山晚,又见子规起彷徨。

    佛前长灯自无愁,花谢花飞绕雕梁。

    云中雁回衔书至,徘徊五里孤坟上。

    自古多情叫人苦,追思桂子月宫香。

    团团月影冷消魂,片片飞花灼断肠。

    问君冰心可在否,明月依旧照回塘。”

    落瑶盏醉了,眼里是别样迷离的光,一边清酒下肚,一边吟诗断肠,不时一两串笑声,便是有千种风情。

    “瑶瑶。”

    莫思卿自冰楼中离开,便见此景,不由得也醉了、痴了,好像做了一场梦,想要抓住,却始终遥不可及。

    “莫思卿?”落瑶盏脸醉意转过头来,“此酒名曰‘消魂’,一盏消魂,二盏绝情,三盏断肠,要不要尝尝?”

    落瑶盏跌跌撞撞站起身来,从未出现过的放肆笑容在绝世倾城的容颜上,宛如瑶池畔开得最艳的三月桃花,在东风中含笑。

    莫思卿不由地笑了,不似平日里淡淡的轻笑,那是繁花三千,春风料峭也不及的笑,从眼底直到心底,如同翻江倒海,惊起滔天巨浪。

    “你醉了,瑶瑶。”

    “我醉了吗?才没有了!我还可以捞月亮。”

    落瑶盏抛开酒坛,纵身跳入湖中,惊起一滩飞鸟,像最美的落花飘落。

    “瑶瑶!”

    莫思卿急了,竟忘了施法,纵身一跃入了那湖。

    湖上,是月色迷醉;湖下,是情字朦胧。淡淡的水雾漂浮着,还有谁家的箫声戚戚切切,在湖面上空回荡,像一曲月宫的琴韵,还弹起了旧日的恩仇。

    次日早,山风湿润,莺啼燕舞。

    “怎的这般头疼,想是昨夜喝多了酒罢。”

    落瑶盏一觉醒来,斜卧在榻上,揉了揉太阳穴。她随意掐了个诀,衣衫便自动飞来,穿戴完毕。

    “醒了。”忽然,一个朗润的声音传来。

    “嗯。”落瑶盏懒懒地应道,然后一惊,“莫思卿!”

    “是我。”

    “你怎的在这儿。”

    “不晓得昨夜哪个喝醉了酒,嚷着要捞月亮。”

    经莫思卿一说,落瑶盏一下子回想起昨夜的窘态,目光有些躲闪。索性不再理他,走至梳妆台前,抓起梳子随意摆弄着发丝。

    “瑶瑶,我帮你绾发。”

    莫思卿握住她抓梳子的手,将梳子拿在自己手上,不等她开口,便轻轻地理起了她的发。 落瑶盏的头发很长很滑,垂下来像绸缎一样,顺顺的,触起来很舒服。莫思卿手很巧,不多时,便盘起了一个发髻,变来一朵藕花插在发间,满意地笑了笑。

    落瑶盏感觉心弦有丝拨动,想要永远沉沦在这样平淡而自然的氛围中,这样,她不必强迫自己,伪装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忘了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紫府仙君,她只是落瑶盏,那个不谙尘事,不喜麻烦,平凡而普通的少女而已。

    落瑶盏看着琉璃镜中的两个身影,是那般自然而理所应当,仿佛明月清风相遇的瞬间,足令生生世世万般回眸。

    “好了,瑶瑶喜欢吗。”莫思卿放下木梳,看着镜中的玉人儿,再不舍移眸。

    “挺好的。”

    落瑶盏不知是怎的一般感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始终也抓不住。她想放空自己,似乎自己不曾存在,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莫思卿挥一挥衣袖,门外院中的石桌上赫然摆上了一桌膳食,和着后院莲花的清香丝丝入扣。

    “这是?”落瑶盏疑惑道。

    “走吧,去吃饭。”莫思卿浅笑,眼底是自己都未察觉的柔情。

    院中的石桌旁,对坐着二人,同样的清冷,同样的无奈,同样的天地膜拜,同样的被命运桎梏而无处逃往。那纷飞的桃花,清越的莺啼,溅起杯中茶香苦涩中一寸甘甜,从舌间蔓延到心底。

    “这是荷露玉藕羹,尝尝吧。”莫思卿端起一碗粥递到落瑶盏面前。

    落瑶盏素手接过,却触碰到他冰凉的指间,霎时间一阵酥麻。

    “若是我聆霜楼的藕花定是更佳。”落瑶盏呡了几口道。

    “瑶瑶可想去尘世游一遭。”莫思卿略显突兀地问了一句。

    “最初离开紫府时我便想着,要去看峰顶红日初起,云卷云舒;湖畔画舫游船,二十四桥;听山间鸟啭莺啼,细水泠泠;大海碧波万顷,潮起潮落。白日放歌,纵马飞踏;夜半望月,斗转星移。”落瑶盏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希冀地望着天空。

    “过些日子,我陪你去看流水行云,波涛万刃,听飞湍瀑流,穿林打叶。”莫思卿走到落瑶盏背后,抚去她肩头几瓣落花。

    “思卿,” 落瑶盏的眸底挣扎而闪烁,“为何待我如此之好。”

    “因为你是落瑶盏。”

    饭后,天空中微微润湿的雾气消散干净,池中清荷的气息淡淡萦绕,若有若无,令人神清气爽,思虑一空。

    “我看后院芙蕖开得挺好,去看看吧。”落瑶盏微微一笑,对莫思卿道。

    “好。”莫思卿轻应。

    后院的芙渠天然雕饰,玉砌璧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淡雅清新,亭亭玉立,在连天碧色中如翡翠中嵌了真珠,在缕缕清风中摇曳生辉。

    “有时候,我会想,自己何不是这满池清莲,孑然一身,独立于世,不染尘埃,只随风轻曳,不必背负,不必逃避,不必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瑶瑶,人生在世,总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可是到了最后才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注定,注定的悲欢离合,注定的醉生梦死,不过是把一切都当作庄生梦蝶罢了。”

    莫思卿轻轻吹响一支竹箫,悠扬的乐声空灵平淡,细细听来,却带着隐秘至深,淡淡的哀愁,辗转缱绻,灵动飘逸。曲如其人,带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只见落瑶盏凌风而起,眨眼间已执剑立于藕花之上,剑随身动,身随心动,足尖轻点,曼妙随风。腰间流苏轻晃,剑穗微摆,衣袂飞旋,似武似舞,不拘章法,不符剑意。发丝如墨淌,白裳若雪飘。花轻动,人轻舞,仿佛兮,与天地一体;恍惚兮,同日月争辉。灿若朝霞,轻似飞燕,空若幽谷,飘似飞絮,缓若流云,淡似秋菊,傲如寒梅,仿佛清风扶柳,淡月隐梅,独立于山川湖海,孤标在庙堂江湖。

    莫思卿呼吸一滞,醉了,痴了。世间最美的风景也莫过于此了,这一生,这一世,不论何时,哪怕是最终她不复原来的样子,他也再忘不了这一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