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骨琴泣 > 作品正文卷 三五、公主燕草,天妃觅紫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落瑶盏回到无央宫后,发现一众仙家看她的眼神不太对劲,一时却又不知是何处出了问题,只当是错过了时辰,误了这西王母寿宴,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却是好像忽略了什么……

    落瑶盏向西王母行了一礼,算是抱歉,道:

    “西王母娘娘,怜月行事误了时辰,扰了您的寿宴,万分抱歉。”落瑶盏想了想,自己既是接了怜月仙君的称谓,自称怜月大概也无碍。

    “王母,”苍冽微微颔首,仍是温温润润的样子,“怜月仙君先前与本君一道,相谈甚欢入神了些,误了时辰,还请见谅。”

    苍冽这话说完,落瑶盏直觉不妥,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何处不妥;再瞥了眼莫思卿,看起来好像与之前一般无二,但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此事本就无伤大雅,无妨。陛下、怜月仙君请自便。” 西王母浅笑道,一袭白衣在外,红衣为衬,雍容华贵。

    落瑶盏欠了欠身,向莫思卿身边走去,果然在他身侧留着一个位置。她看着莫思卿依旧冷淡地面容,隐隐觉得有些有些不妙,悻悻地笑了笑。

    殿上莺歌燕舞,觥筹交错,一群仙家互相吹捧较劲,好不热闹。说是西王母寿宴,倒不如说是一场仙家的雅集聚会。而落瑶盏这边便有些不对劲了,只见落瑶盏用手肘碰了碰莫思卿,道:

    “思卿。”

    莫思卿不语,自顾自饮酒,不知在想什么。

    “思卿?”落瑶盏又唤了一声。

    莫思卿依旧不语,倒了一杯酒。

    落瑶盏见着,一只手夺过莫思卿手中的酒盏,道:

    “思卿,到底怎么呢?”哪根筋没搭对?当然,这话落瑶盏没说出来。

    “相谈甚欢,入了神……”莫思卿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咬牙切齿,“误了时辰……”

    落瑶盏一愣,脑中什么东西炸开来,这才开了窍,尴尬地轻咳了声,扶额道:

    “误会,都是误会……”落瑶盏自知没底气,端起酒盏,一口酒猛灌下去,却不料喝得太急,呛住了,咳得一阵撕心裂肺。

    “没……”莫思卿正想开口,却在气头上,生生压住了那句关心的话。

    “怜月仙君,没事吧。可是这酒太烈?”

    没想到莫思卿没说话,苍冽却先开了口,这话说完,落瑶盏发现一众仙家的目光又集中到了她身上,带着点打量的意味。

    落瑶盏偷偷看了眼莫思卿,发现他眼中的冰霜又浓了些,心下直道糟糕,暗暗祈祷苍冽别再开口,忙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大家继续,继续……”落瑶盏只觉这辈子没这么尴尬过。

    “那个,思卿,你没事吧……”落瑶盏说完后,才发现又坏了。

    果然,只见莫思卿似笑非笑,冷冷道:

    “怜月仙君这话说的,人家是在问你没事吧,你怎反倒来问我。”

    其实莫思卿没说,刚才落瑶盏自称“怜月”的那一声乱了他心,只得这般压住异样。

    落瑶盏一只手捂住脸,心下一个声音道:

    “妈呀,谁来救救我……”

    “陛下,今日怎不见燕草那丫头?”

    落瑶盏一听许久没开口的西王母说了话,忙松一口气,直道可以脱身了。但听清她说得话后,又是一个激灵。

    “燕草?哪个燕草?不会吧……”落瑶盏嘀咕道。

    “是,便是你想的那个燕草。”莫思卿似乎消了气,解惑道。

    “那丫头,你知道的,不喜热闹,本君便没让她来。”苍冽缓缓道。

    “燕草是苍冽的独女,也是这九重天唯一的公主。”莫思卿压低声音对落瑶盏道。

    “原来如此。”

    落瑶盏又拿起酒杯,却被莫思卿按住了,想是先前呛得厉害,莫思卿怕她受不了这酒,便又放下了,道:

    “可也没听说天君娶过妃啊?”

    原来约莫七千年前,苍冽敛了仙气在人间时,大概像是人间皇帝的微服私访,总是要惹出点什么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故事,苍冽也不例外。

    据说是在一片莲池里,当时正是傍晚时分,苍冽立在莲池泮赏荷,便见着莲池深处隐隐划出一叶扁舟,扁舟上坐着个美貌女子正低着身子在塘中采莲蓬。突然一阵风吹过,那女子身子一偏,便要掉入水中。这时,就如说书先生故事里讲烂了的一样,苍冽一个飞身跃起,揽着那女子的腰身稳稳落到了地上。含羞带怯的样子落瑶盏自己便脑补了一大堆,不由觉着有几分恶俗。

    而这女子便成了后来的天妃觅紫。

    “思卿,”落瑶盏唤道。

    “怎么了?”

    “这故事,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你信吗?”

    “信一半。”莫思卿道。

    “哪一半?”

    “莲池遇女。”莫思卿道。

    “……”落瑶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被噎得不轻。

    “但绝不是一见倾心,这个觅紫被封为天妃绝对有别的什么原因。”莫思卿有些想笑,又道。

    “这倒是。”

    落瑶盏二人说话间,燕草已缓缓走进了无央殿。

    只见燕草一袭水蓝色华服,高高的发髻上挂着一只银质步摇,水晶流苏垂在耳边,发出淡淡泠泠的轻响。一颗洁白的宝石坠在额间,衬得她真是肤白若雪,倒是与平时英姿飒爽的样子截然不同。

    燕草走过莫思卿和落瑶盏身前时,特地欠了欠身,唤了声:

    “宫主,怜月仙君。”

    落瑶盏和莫思卿向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燕草走过后,落瑶盏方才发现桌上多了张字条,这个角度正好挡住苍冽的视线。落瑶盏悄悄打开,只见上面只写着两个字:

    “小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