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网游竞技 > 羽坛——王者之路 > 第2章 大学,新的起点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时隔半年,韩苍终于如愿以偿,以春季特招生的身份来到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再一次背井离乡,并且这次走的更远。

    沈云天真的是把韩苍当亲儿子对待,就为了上学这事儿,他没少折腾,下半年东奔西走,最终联系到了一位老同学,在那所大学任副校长,鉴于韩苍曾是省队优秀运动员,并且得过许多荣誉,再加上老同学的一点面子,副校长答应让韩苍入学,但时间定在了第二年的春季,并且能给他的选择面很窄,最后安排他进入了艺术学系,主修戏剧影视文学,这门跟他十多年体育生涯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

    “我知道了,谢谢您,教练。”韩苍爽快的答应了,至于这门专业将来毕业后能干些什么,他没去多想,只要能上大学就行。

    电话另一头传来沈云天的叹气声:“唉……你小子……自己多保重吧!”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韩苍按照程序,办了入学手续,把行李搬进了宿舍,他的宿舍是标准的四人间,但之前只住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不在宿舍里,估计是去上课了。

    韩苍选好床位,把行李放好,然后拿上钥匙就出门了,来大学报到的第一天,他想要四处转转。

    走在校园里,安静地享受着慵懒的午后时光,韩苍穿过那条最著名的樱花大道,此时恰逢春季,再过一个月左右,校园里的樱花就要绽放了,届时会有盛大的赏花会,这也是一年中除了元旦最热闹的活动。

    这所大学被誉为全国十大最美高校之一,除了樱花大道,校园里还有一座美丽的湖泊,湖边生长着无数棵紫藤树,每年春季,不仅樱花绽放,一串串流苏般的紫藤倒垂在湖岸边,放眼望去,连绵不绝,微风吹过,好似女子的如瀑长发在来回摆动,令人着迷。一湖春水,一片紫藤,素有“碧潭紫藤”的美称,与樱花大道齐名,同为校园里的两大景观。

    韩苍漫步在湖边的回廊中,偶尔看到有学生坐在这里安静的看书,他沿着回廊绕过这座湖,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学校的体育运动中心,这里坐落着好几座场馆,有篮球馆,有游泳馆,还有室内田径馆,再往前走有一座像仓库一样的建筑,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前不久重新刷过了墙漆,走近了还能闻到丝丝油漆味。

    也许这是个已经废弃的球馆,韩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是整个体育中心里最不起眼的地方了,位于偏僻一隅,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周围甚至长满了杂草,仿佛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不过走近了再仔细一看,那些并非全是杂草,里面种着不少茶花,那些茶花已经陆陆续续地顶起了饱满的花苞,它们会随着早春的暖风一同绽放,淡雅的气息可以一直保留到夏天的热浪来临之前。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但就在这时,韩苍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男生的声音,打扰了他赏花的雅兴。

    不过韩苍还是很礼让的让出了一条路,只见有个体格偏瘦的男生从他身边经过,韩苍的目光落在了这个男生背在身后的背包上,那种再熟悉不过的款式他不可能看错——是一个三支装的羽毛球包,可以容纳三支球拍。

    难不成这是羽毛球馆?韩苍产生了一丝怀疑,于是他回头又看了一眼,但这场馆也太破了吧?

    伴随着“嗞啦”一声刺耳的声响,只见那个男生拉开了大铁门,一瞬间,挥拍击球的声音、脚步急停的摩擦声还有不时传来的掌声跟笑声,全部涌入了韩苍的耳朵里,他拦也拦不住。

    韩苍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那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毫无疑问,那就是羽毛球!但是下一秒钟,韩苍不禁有种双脚悬空的感觉,很不踏实,试图说服自己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韩苍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没想到那个男生忽然叫住了他:“喂,同学。”

    韩苍微微一怔,只听那个男生又说:“你也是来申请入团的吗?我叫艾泽。”

    他顺便还做了个自我介绍,甚至还把手主动伸了过来。

    韩苍有点蒙,盯着那只热情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满脑子还在想着怎样找理由离开这里。

    见韩苍迟迟没有跟自己握手,那个叫艾泽的男生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不过他耸耸肩,一笑带过,接着便走进了球馆,留下韩苍一人站在门外发呆。

    韩苍发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直跳,他到底在紧张些什么?从球馆里传出来的那阵耳熟能详的击球声,仿佛具有一种魔力,牢牢抓住了韩苍的注意力,他无法不去倾听,无法不去关注——“就随便看看。”韩苍这样告诉自己,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需要鼓足勇气才能迈出那一步——只见他走进了那座破旧的场馆。

    跟外面比起来,这个球馆的内部环境还算不错,虽然只有两块羽毛球场地,但是场地的铺设、包括衣物筐还有贮球箱都跟正式比赛一样,而且用隔离板区分场内外,保证了选手的比赛空间,场边甚至还安排了两名司线裁判。

    韩苍走进来时,只见两个场地都在进行着比赛,隔离板外站着稀疏一圈的观众。此外,看台上还零零散散地坐着一些学生,正在边聊天边吃零食。

    每当任意一方选手打出一个好球的时候,场边的人都会鼓掌叫好。

    韩苍跟着之前那个叫艾泽的家伙,从第一个球场旁边经过,来到了第二个球场,只见艾泽走上前,向摆在场边的一张桌子走了过去,他手里拿着一张申请表,递给了坐在桌子后面的人,那人看样子也是学生。

    韩苍8岁起就进入体校训练,在他人生的头二十年记忆当中,每天不是挥球拍就是健身,所以他对大学里的事情基本上是一窍不通,更不会知道有社团这种东西存在。

    今天恰逢学校羽毛球社招新人的日子,艾泽递交申请表,就是来申请入团的,但入团之前还有一个小测试,入团的新人要跟社团里的老人打一局比赛,这么做的目的说白了就是为了测试一下新人的水平,跟入学考试差不多,便于之后对新人的管理。

    此时场地上就在进行着这样一场测试赛,韩苍虽然刚来,但谁是老人谁是新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只见那个社团的老人不仅个子高,而且当他起跳杀球的时候,周围人都跟随他杀球的动作发出一连串的惊叹声。

    “哇哦!刘海南好帅啊!”

    “是呀是呀!不仅人长得帅,而且羽毛球打得那么好!”

    “什么呀!你们是没见过学长打篮球,那简直酷毙了!”

    在场边看球的有几个女生,韩苍严重怀疑她们是这个刘海南的个人粉丝,根本不是看球,而是来看人的。但也不得不承认,像羽毛球这种小球运动,在业余领域的影响力远不如篮球和足球,甚至和同为小球运动的网球都没法比。

    场上的比赛很快结束,毫无疑问新人输了,接下来就轮到那个叫艾泽的男生了,只见原本压在他肩膀上的羽毛球包已经被立在了地上,他拉开拉链,随手抽出了一副球拍。

    “我去?你小子居然还真敢来?”只听那个叫刘海南的忽然说道,言语之间似乎充满了一种戏谑的意味。

    “有什么不敢的?”只见艾泽跨过隔离板,走进了球场,然后脱下外套,搭在了衣物筐边上,拎着球拍走进了发球区。

    听口气,似乎这两个人之前就认识,而且还有什么过节。

    刘海南用球拍挑起了一只球,打给了艾泽:“你先发球。”

    场外的人渐渐地又围成了一圈,周围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等待艾泽发球,气氛显得有些莫名紧张。

    韩苍也站在场边,默默地关注着,只见艾泽松开手指,同时僵硬地摆动手臂,打出了第一拍——可他刚发完球,就听到场边的观众噗嗤一声笑了,尤其是崇拜刘海南的那几个女生,笑声特别的刺耳。

    刘海南也笑了,这一球他原本蓄势待发,是打算第一时间抢网扑杀的,结果没想到那个艾泽居然漏球了,换句话说,这个蠢货挥了个空拍,愣是没打到羽毛球。

    “艾泽,别逗了行么?你这打高尔夫呐?”只见刘海南模仿起了艾泽的动作,惹来场边一片笑声。

    韩苍看了也有点无语,没想到这个艾泽居然是采用正手挥拍的发球方式,这种发球方式通常只在女单比赛中出现,男选手还真没有这么发球的,最关键的是他左右手协调性很差,没掌握好节奏,挥拍的时候羽毛球都快落地了,结果就挥成了空拍。

    “哎哎,刚才那个不算,就当给你热热身,咱们再来。”刘海南示意艾泽再发一球。

    虽然第一拍出乎意料的差,但也让艾泽多少心里有了底,只要动作幅度大一些,放开了打,就可以发球成功了。

    于是第二拍,他松开手指,同时甩起手臂,挥拍击球。

    “哥们儿你得吓死我啊!”刘海南在网前急停,差一点撞到网上。这一球虽然发是发出去了,但是力道小的出奇,竟然都没有过网。

    场边又响起了熟悉的笑声,就连那几个女生都替艾泽着急,又急又觉得好笑。

    韩苍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叫艾泽的根本就不会打羽毛球,甚至可以说是从没打过,刚才那一拍从他眼里看的很清楚,是拍面的下沿击中了球,根本不在甜区内,所以发出去的球软绵绵的,能过网才怪呢。

    所谓甜区,就是羽毛球拍上的最佳击球点,也是发力点,一些业余的球拍会用不同颜色的线勾勒出甜区的范围,方便使用者辨认,但在专业球拍上,这是不可能的事。

    “再来。”刘海南又给了艾泽一次发球机会。

    第三拍,艾泽继续将动作放大,羽毛球与拍面碰撞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击球声,划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落在了观众的身后。

    这一球发是发出去了,而且也过网了,但是力道太大,不仅过网了,还过线了,打出场外了都。

    这次不仅是刘海南,连观众都忍不住开始调侃了:“我去…还真是在打高尔夫,我左手都比他强,这发导弹呢…”

    这时发球裁判拿出了一只新的羽毛球,抬手准备递给艾泽。

    “哎,等等。”可刘海南忽然说道,“刚才那只球还没打坏,你赶紧去捡回来。”

    “凭什么我捡?”艾泽反问道。

    “你打出去的你不去捡?”刘海南瞪了一眼,样子还真有点吓人。

    “不是吧,刘海南这就发飙了?”场边的观众已经闻到了一丝火药味。

    艾泽怂了,只见他默默地沿着场边走到对面,途中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看的他特别尴尬。

    但就在艾泽准备跨过隔离板,去场外捡球的时候,面前忽然有人递来了那只羽毛球:

    “别打了。”只听韩苍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