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怕啥?”

    “你听,那边有吭吭的声儿。”

    “没事儿!是老孙家的老母猪吭吭,哪有人?”

    “得了吧,你趴墙头去看看……”

    陈楚吓的像是被电击了似的,忙滚进了自己家院子的苞米地里。

    这时,他感觉墙头上有个人。只是嘿嘿一笑。

    “没事!那猪跑进老陈家的苞米地去了,等会陈楚那半大小子大砖头子就飞出来了!嘿嘿!”

    那人说完跳下墙头。

    那女人还有些不放心的问:“陈楚去看戏了没有?”

    “我没见那小子出来,肯定在家睡觉哪!那小兔崽子能懂个屁!走吧!咱俩去苞米地……”

    “德行!”

    “嘿嘿……”

    两人声音远了。

    陈楚才露出头,心里两个声音极力挣扎。

    “去看看!”

    “疯了?”

    “那有啥?”

    “人家不揍你?”

    “妈的,老子都十六了,还怕他?”

    陈楚从苞米地钻出来,跳出墙头,只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背影转过墙角。

    那高的没认出来,那个矮个的也要有一米六了,腰细,屁股大,马尾辫是烫过的。

    整个村子二百来户人家,都住了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

    再说那背影陈楚在夜里都能看清楚,除了马小河的二婶儿没别人。

    都说马小河的二婶儿谁给二十块钱跟谁睡。但是只是听说,陈楚没见过。

    他不喜欢马小河他二婶儿那样的大骚马,马小河他二婶脸长的长,身材还行。

    这浪货见村里人都去看杂耍去了,两个人要跑到苞米地搞破鞋?

    正好还没看过男和女是咋回事,以后自己搞刘翠的时候可不能掉链子。

    这玩意儿也得学些一下。用老张头儿那话说,别看女人那一巴掌的地儿,但是真搞起来可有都是学问。

    第七章 偷窥和领悟(文)

    陈楚身材不高,但动作挺灵活,尤其是张老头儿没事教了他少林的大洪拳和小洪拳,他学会没事就练,脚落地也轻不少,而且腿脚儿也快了不少。

    没多少工夫就追上了前面那两人。

    只见掐面那两位一前一后,转眼钻进了一片绿油油一人高的玉米地。

    七月份,玉米形成了青纱帐,两人钻进去,就像是石头落进海里。

    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有风吹苞米叶哗啦啦的乱响。陈楚也猫着腰跟着钻了进去。

    他身材瘦小,钻这种地垄沟儿极为的适合,他钻了一阵便停下听听动静,根据玉米叶的响动辨别两人的方位。

    过了一阵,听到了说话声,像是离着不远。陈楚便蹲在那里不动了。

    “小凤啊!我可想死你了,快,让我亲亲!”

    “哎呀,你这个死鬼,先给钱!”

    “咱都多少次了,你咋不念一点感情,咋把钱看的那么重哪?”

    “俺不管,你不给钱,咱就别干!”

    “都进苞米地了,你说不干就不干啊?先佘一回!”苞米叶又是一阵哗哗响,而又传来叭叭的声音。而且还伴随着喘粗气的声儿。

    显然,那男的有些受不了了。想要强来。

    “老娘不赊!你有钱咱就干,没钱就别碰我,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到派出所告你强jiān!”

    “我……你他妈个死娘们!老子今儿就硬来了!有种你去告!”

    ……

    一阵响声剧烈,两人像是撕扯起来。

    那女声大叫道:“强jiān啊!来人啊!村干部徐国忠强jiān人啦!”

    ……

    她这一喊,徐国忠软和了。

    “妹子你别喊了,我错了行不?我给钱!”

    “你早给钱不就没事了么!”

    “我的凤妹子,你咋那样呢!咱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回我先跟你说啊,别干完了就提上裤子走人,咱哥俩唠会……”

    ……

    陈楚俯下身,朝前爬了一段。

    他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如果蹲着靠近容易被发现,他用玉米叶扎了一个帽子。

    戴在头上慢慢朝前爬。

    过了十几个垄沟,终于看到两个人在地上缠绕着。

    旁边的玉米杆儿被绊倒了好几颗。

    那个在上面的男人说:“妹子,咱把衣服脱了垫在下面,然后让我好好的干你!”

    “这……不行,苞米叶子擦在身上太痒,还疼。”

    陈楚抬头能看那女的肩膀白花花的露出一大片。

    徐国忠爬了上去,在那女的肩膀一顿咬。

    “凤啊,等我把这苞米踹断几根,咱平整平整……”

    徐国忠说道这里就要站起来踹苞米。

    “别的!都是咱村的地,谁家种点苞米都不容易!”

    “凤,那你说咋整?”

    “这么吧,咱再往前走一段,有片空地,那地界不大,有两棵树,所以旁边没种上地,咱去那吧……”

    徐国忠点点头。

    “好,就依你,凤真好!”

    马小河他二婶儿要站起身,徐国忠忙抱住她的大屁股,直接抗在肩膀上了。

    然后哈哈大笑朝前走。

    “别的,快放我下来,你抗我一会儿就没劲儿干了。”

    徐国忠笑的更厉害。

    “哈哈,没事,大哥我有的是劲儿,一会儿肯定把你干的下面的ròu都翻翻了!”

    他说着大巴掌拍了拍马小河二婶儿的大屁股。

    而马小河他二婶儿则被扛着,在徐国忠的腰眼上狠狠的扭了一把。

    两人来到一片空地。

    四面都是苞米地,中间这地方因为长了两根碗口多粗的杨树。

    这地方一般人不来。

    陈楚此时也来到地头,躲在苞米地垄沟里,把他俩看的一清二楚。

    马小河的老婶儿叫潘凤。

    三十三岁,掉稍眉,脸挺长,五官都挺大。陈楚不喜欢这样的,他喜欢刘翠那样瓜子脸,小麦色的皮肤和屁股。

    都同样生了孩子,潘凤比刘翠只大三岁,但却像是老了十多岁似的。

    徐国忠算是村里的一个副村长。表面为人很正派,但也没想到能干这种事。

    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凤啊!我要忍不住了!”徐国忠抱着潘凤又要又啃的。

    陈楚感觉有些恶心,主要他不喜欢潘凤这类型的,所以不想去看。但好奇,也是为了学一学男人和女人到底是咋干的。

    学会之后,也和刘翠用上。他这几天也正琢磨,不能总是自己撸,想什么办法把刘翠给上了。

    这时,潘凤已经被徐国忠把裤子给扒了。

    而徐国忠像是种猪似的把她骑上了,嘴巴还往她怀里拱着。

    开始潘凤推了他两把就让他和自己这么干。

    裤子都脱了,就这样得了。

    但徐国忠不同意,又是对着潘凤又啃又咬的,然后把脑袋伸进她的衣服里。

    潘凤的上衣是系着扣子的,怕扣子被这货给供断了。干脆伸手解开。

    农村女人一般都不戴胸罩,再说都三十多岁了,也不是那刚结婚的小媳fù。时兴戴个胸罩,穿个白色丝袜啥的。

    那时候黑色丝袜在农村还不多。

    衣服被解开,两只雪白的大nǎi便漏了出来。

    只是那大nǎi一点也不挺,上面的头挺黑的。

    陈楚有点恶心,想起张老头儿说的,生过孩子的女人总干那事儿,那头就黑。

    而徐国忠却不管这些,抓住两只大nǎi使劲儿揉了一会儿,随后嘴就含住了一个头儿,使劲儿的吸了起来。

    而两只手揉着另外一个。

    本来,潘凤有点烦这个家伙。

    但是,被这货一顿折腾,有是拱,又是揉,现在又放在嘴里吸,潘凤也受不住的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

    潘凤人长得不咋地,但是这jiāo换的却很欢,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苞米地里,她便是放开了。

    这叫声像极了那小猫,太招人了。

    徐国忠听见她这么叫唤,嘴上吸着和手里抓着的更是卖力。屁股也一拱一拱的用力朝前顶。

    陈楚本来很讨厌这潘凤的,但也架不住这声音的叫唤,整个人跟没魂儿了似的。

    下面嘭的瞬间硬了。

    但是陈楚可不想对着这娘们去撸,二十块钱就能干的货,老子给二十块也能干,老子才不撸!

    能花钱买来的女人就不值钱,那样的谁有钱都好使。不像刘翠这样的,让人惦记着,心里总是痒痒的。

    又亲又啃过去了五六分钟。

    潘凤的黄胶鞋都被蹬掉了。农村那时候也一般都穿黄胶鞋,结实抗用。男女都喜欢。

    徐国忠也感觉前奏差不多了。这才把潘凤的裤子全扒下来。

    “凤啊!你的腿可真白!”

    此时,陈楚也不得不承认,这潘凤长得一般人,但是这两条大腿又长又白。看着真xìng感。

    裤子和袜子都被徐国忠脱掉,潘凤里面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小内裤。

    那小内裤竟然是丝状的,徐国忠一瞬间眼里充满了血丝,马上把胡子拉碴的脸往潘凤两腿之间蹭。

    “你干啥?快脱下干吧,一会儿给我蹭出水来,我回去还得洗裤衩!”潘凤白了他一眼,有些不乐意的说。

    “哎!”徐国忠虽然嘴里答应着,但是眼睛还是没有离开那丝状白色的小内裤。还有里面那隐隐约约的黑色茸毛。

    “你看啥?有种就给老娘舔舔……”潘凤两条大腿一下分开,那白色状内裤里面的茸毛更显露出来。

    “那……妹子,我没那个意思……”徐国忠憨憨的笑了笑。

    “滚!你就他妈的直接说不愿意给老娘舔13得了!不愿意舔就给老娘快点干!”

    徐国忠被说的满脸通红,挠挠头,他还真下不得勇气去舔,只把脸又朝着潘凤内裤里面的13蹭了一会儿。

    潘凤两手抓住内裤两端,然后褪掉。

    里面黑黑的一片茸毛,徐国忠伸手抓了两把,然后脱掉大裤衩,随后压了上去。

    “啊……”潘凤呻吟的叫了一声,两只细细的胳膊绕住徐国忠的脖子。

    一白一黑两个身体重叠在一起。

    如果不看脸,这潘凤的身体真心不错。

    两条大腿随后被徐国忠抗在肩膀上,这黑小子下面不停的耸动起来。

    大黑屁股一下下用力朝着潘凤的两腿之间的腿窝子用力拍过去。

    发出啪啪的声音。

    陈楚也看的很仔细,在潘凤那片巴掌大小的茸毛中,被徐国忠的下面给顶出了一个小洞。

    那小洞就像是有松紧带似的,含住了他的下面,随着鬼头的进出而变换大小,总是把那下面含住。

    看的他也是热血沸腾的。

    啪啪啪的拍击了将近十分钟,这徐国忠站了起来,把潘凤也扶了起来。

    潘凤随后抓住了一颗小树,撅着大白屁股,那轮廓极为的诱人。

    陈楚终于受不了的解开了裤带,手在里面摸着自己的坚硬如铁的鬼头开始上下抽动了起来。

    “啊,啊!用力啊!快点,快点!再快点!”潘凤呻吟的叫着。

    而徐国忠已经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几把,下面从后面chā了进去,开始啪啪的耸动了起来。

    他两手抓着潘凤的小蛮腰,胯下不停的往前挺着,拍击着。

    陈楚悄悄换个位置,看到潘凤大屁股下面也在往下流着东西,那东西也挺粘稠的,和刘翠自己抠出来的很像。

    那东西是啥?女人也流出东西吗?这些疑问,他也只能去问张老头儿了,而他在小学的时候曾经发过一本书,叫什么人与自然,上面有几章介绍说,男xìng在成年之后长出胡须,yīn毛和腋毛,身体也在不断长高。

    而女孩儿在成年之时身体也会长高,屁股变圆,同时也会长出腋毛和yīn毛……

    第八章老流氓小流氓

    课本上虽然这么讲。

    但是老师从不给他们讲这些东西,有几个男同学整天拿着这本书,指着这几段话笑。而且笑的非常jiān诈。

    陈楚一直不明白这yīn毛和腋毛到底是啥。

    问过他爹一次,他爹差点揍他,弄的他直到现在还有些迷糊。

    他不知道yīn毛和腋毛到底是啥。

    以为和身上的汗毛一样。

    而且他有些弄不明白女人和男人的区别在哪里。

    有几回听老张头说女人的nǎi子大,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心想如果女人的这里那么大,那多丑啊!和男人一样是平的多好。

    而且女人和男人结婚,是不是真要把鬼头chā进女人两腿间的那地方。

    那算不算耍流氓?女人和男人结婚要不要脱光了睡觉?如果都脱光了,能好意思吗?

    这些问题一直缠绕着他很久。

    但是,他心里又积极渴望和女人都脱光了在一起睡觉。

    ……

    看刘翠屁股他很想撸,但是这些问题他也不好意思问张老头儿,很难启齿,更怕笑话,所以,在张老头儿和他说这些事儿的时候,他总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现在,潘凤和徐国忠都脱光光的了,而且徐国忠把他的鬼头chā进潘凤的两腿间的13里。开始耸动起来。

    陈楚也跟着模仿,头脑像是一下zhà开,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终于明白原来女人和男人是这么回事。

    但是干嘛不用力往前顶,为啥还要抽回来再往前顶,要一直顶啊。

    陈楚干看了半天,这些问题有的明白,有的还糊涂。

    “死人!你倒是shè啊,我带环了,shè进去没事!快点!一会儿我闺女看完杂耍回家,我得先把饭做上!”

    “啊,马上,马上了!”徐国忠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想多干一会儿,毕竟二十块钱花了,这钱可不能白花。

    那是九八年,二十块钱可不像现在这样的不值钱,在饭店能吃一顿挺好的饭了。

    徐国忠当然舍不得钱天天这么玩儿,两手噼噼啪啪的拍着潘凤白花花的大屁股,潘凤也跟着浪叫起来。

    这浪叫比刚才的呻吟还骚,还销魂。

    陈楚本来只是抽动几下,没想到还是没忍住,被这几声浪叫给弄shè了出去。

    shè就shè吧,陈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