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楚对着潘凤的放下痛快的shè了!

    徐国忠想忍住,但是潘凤的屁股忽然一缩,他哦啊啊!的跟着叫了几声。

    最后屁股用力向前一顶。

    整个人都爬在潘凤身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了。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半分多钟,潘凤先伸手一推,体格强壮的徐国忠被轻易的推了下去。

    这货呼哧呼哧的坐在小树旁边的草丛里,歇着。

    潘凤则把白色状的内裤和衣服捡了回来。

    “妹子,凤儿妹子,咱都说好的了,别干完了就走啊!陪我聊会儿!”徐国忠伸手要拉她。

    “聊个屁!你以为这是好事啊!万一让人看到,一下午就能传遍咱村,那些死娘们不一定把咱说成啥样了!”潘凤掏出粉红色手纸,擦了擦自己两条大腿间那丛黑色茸毛,又伸进里面抠了抠,擦干之后,扔在地上。

    随后穿上裤子和黄胶鞋,踢了几下土把那团纸给埋了。

    徐国忠在她后面冲着她圆滚滚的屁股,咽了口唾沫。

    “妹子,你这么做也不地道,本来,本来我还能多干一会儿的,你用13夹我……”

    “你还敢和我说这个?你要shè的时候不shè,又缩回去了,玩赖你懂不?老娘不夹你,你想和老娘墨迹到天黑啊!你他妈的那二十块钱也不是镶着金边的……”潘凤已经穿好了衣服。举步就要离开。

    徐国忠感觉自己的二十块钱花的有点冤。

    “凤啊!照你这么说,你的13还不是镶着金边的哪!”

    “那你以后爱找找谁去~!别找老娘!”潘凤干脆不理他,直接钻进苞米地没影了。

    徐国忠提上裤子嘴里骂道:“死他妈的娘们,提上裤子就不认人!能下次老子往死了上你!非把你那13给上出血!”

    “妈的!老子也没吃法那!死娘们也不说做饭给老子带一口。”

    骂完,感觉不过瘾,顺便掰了旁边的两棒苞米揣进怀里。

    “这他妈老柳家的苞米长得真不错,跟他姑娘柳贺一样嫩cāo,也不知道和两口子这么种的,柳贺那闺女咋长得那水灵!”

    ……

    徐国忠叨咕着,也钻进苞米地走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徐国忠说完走了,苞米地里还爬着一个陈楚。

    柳贺也是他同学,和他开学都是初三了。

    在中学校,由七八个村子的学生组成的三百多人里面。朱娜和柳贺足以是排名前几的美人儿。

    或者说,在陈楚心里,学校里的女生还没有人能超过这俩女孩儿。

    两人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身材差不多,都是一米六五的身高,而朱娜比柳贺白净一点,嫩一点。

    柳贺比朱娜说话的声音动听一点,腰更细一点,屁股更圆一点。

    两人又都是好朋友。

    陈楚曾经做过梦,也幻想过,要左手搂着朱娜,右手搂着柳贺,三人在一个被窝里睡觉。这辈子便是最幸福的事儿了。

    而放暑假之后,陈楚才发现自己的鬼头越来越黑,也长出了七八根毛出来,而且手总是痒痒的想去撸,总是幻想着女人撸。

    开始的时候幻想着柳贺和朱娜的模样。

    撸出去那串东西之后,特别的舒服。

    但在暑假里,他见过最多的女人便是刘翠,而刘翠身上有一股朱娜和柳贺没有的东西。

    他也说不清那是啥,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勾引着他,让他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所以,从那天开始,他便总从窗子里偷看刘翠撸。

    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偷看刘翠撒尿。

    而今天那么近的发现刘翠在摸自己和抠自己,而现在已经偷看到徐国忠和潘凤两人在干。

    这徐国忠一提到柳贺,陈楚这才想起来。

    比自己高半头的柳贺的模样似乎出现在眼前,他也曾观察过柳贺的屁股,圆圆的,翘起的,当然是远距离看,他一直都很自卑。

    例如见到朱娜和柳贺这样的漂亮女孩儿脸会红,也不敢正面看人家,更谈不到说话了。

    “柳贺……”陈楚念道了一句,也伸手掰了两只玉米踹进怀里。

    心里想着,这可是柳贺家的玉米。感觉吃了她就像吃了柳贺的那股味道一样。

    “今天晚上得去张老头儿那一趟,问问这女人腿窝子下面流淌出水是咋回事?还有,大小洪拳都练的差不多了,自己得让他再教点别的了……”

    陈楚回到家,在灶坑里面烧了把火,把这玉米烤的焦黄的。

    陈楚一顿猛啃。

    心里想着,这柳贺家的苞米就是嫩啊!跟她柳贺本人一样。

    其实,谁家的苞米这个季节都一样,只是柳贺本人娇美,家里的玉米也跟着有滋味起来。

    吃完了苞米,陈楚抹了把嘴。躺在土炕上准备睡一觉。

    一连撸了两把,他现在对女人不是那么饥渴了。直到睡了两个多小时,天稍微凉快了那么一点,一身汗的陈楚才爬起来。

    外面的太远有点偏西了,照着地平线上的云彩火红火红的。

    他不禁又想起了张老头儿常说的一句话。

    “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裤裆,火烧的云……”

    一路上哼着小曲,陈楚直接朝张老头儿那走去。

    看杂耍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一个个的嘻嘻哈哈的还在说那戏法里面的情景。

    那玩意儿陈楚不乐意看,张老头儿说过,戏法里面都是假的。

    戏法也是杂耍,民间的一种节目,那些劈砖的,用喉咙顶起qiāng尖的,还有吃玻璃茬子的,很少有真功夫的。用的都是一种巧劲儿,或者是障眼法之类的。

    普通人看了感觉很厉害,如果你知道里面的小秘密,便会觉得不过如此,你也可以做到的。

    ……

    张老头儿本来不是这个村的村民。

    三年前,这老头儿在这边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一阵,感觉还可以,便把房子买了下来。

    这房子只一间地方,像是个庙门似的,在村子以北,离着大队不远。

    那时候农村的居委会统称叫做大队。

    张老头儿来的时候谁也没觉得什么,后来,村里的刘寡fù一天夜里说这老家伙偷看她洗澡。

    而闹腾了一夜,第二天便是风言风语的了。

    而张老头儿却解释说刘寡fù够不着后背,无法擦背,他去给搭把手。

    这老头儿子的名声一来二去传开了,没人理他,都想臭狗屎似的躲着他,而且更没人去他那小屋。

    张老头儿这将近三年时间大多是这么过来的,他爱喝酒,有一回让过路的陈楚给他去买酒。

    陈楚见他喝醉了,就买了,换做别的孩子是不会去的。

    送酒之后,张老头儿便拍着他脑袋笑呵呵的和他说话。

    什么乾坤八卦,奇门遁甲,上乾下坤,离即使火之类的。陈楚也不明白。

    陈老头有点急了,便冒出一句:“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的裤裆,火烧的云……”

    这下陈楚明白了。

    陈老头摇摇头。

    “你这小子,本来我想把所有的功夫都传给你,但你就对这玩意儿感兴趣,也罢了,我也只能传你这么一点儿,或许也就是这点缘分……”

    陈楚知道这老头儿整天疯疯癫癫的,也不在意他说什么。

    第九章 那小莲(文)

    只是陈楚内向,身体羸弱,也经常受其他人欺负,所以没事的时候便爱往张老头儿那跑,其他的地方也没地儿去。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151看书

    一来二去,两个多月,陈楚从张老头儿絮絮叨叨当中也明白了一点东西,例如古董,例如大小洪拳,还有杂耍的一些秘密。

    现在,他要去弄明白女人下面流淌的水是啥玩意儿。肯定不是尿了,那东西挺粘稠的……

    来到张老头儿门前,这破房子房屋紧闭,在木质大门上还贴着‘有病喝三株的’。

    那几年三株口服液异常的火,跟圣水似的,啥都能治。不知道后来咋没的。

    “老家伙!开门啊!老家伙……”这老家伙三个字是张老头儿让他这么叫的。开始的时候陈楚感觉有些不礼貌。

    但是叫习惯了,也顺嘴了。

    “小兔崽子,你吵啥吵?给你五块钱,先给我打一壶酒去!”

    门还没开,一个有些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随后从门缝儿里塞出五块钱。

    而塑料酒桶就挂在房椽子上,陈楚一蹦就摘了下来。

    本来有更近一些的小卖店……

    但陈楚就喜欢去老王家的小店,原因很简单,王家的儿子结婚一个多月,那儿媳fù虽然长得一般,但却经常穿白色丝袜。

    这东西在那个年代农村很少见。一来乍眼,二来xìng感,不少半大小子和老爷们盯着王家儿媳fù的丝袜看。

    只要这王家儿媳fù一出门,总会有些吸血鬼一样的目光。

    陈楚腿脚快,来到小卖店。

    王家儿媳fù正在里屋看电视。出来的时候脚下穿着凉鞋,陈楚故意往她的腿上看了看,可惜没穿丝袜,不过白皙的大腿亦然很xìng感。

    光滑的脚踝直接到大腿根儿都luǒ露在外面。

    扎着的马尾辫也是一摇一摆的。

    配着下面的短裙,显得清纯中带着某种的诱惑,陈楚有种想法,想把这小媳fù按到在床上,粗暴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内,那里面的小内裤里也一定有褶皱的ròuròu。

    随后,自己蹬掉裤子,把鬼头狠狠的chā进去……

    “打酒啊?”王家儿媳fù问了一句。

    “打五块钱的……”陈楚把钱递过去。

    那时候酒水才一块钱一斤,如果在酒厂卖才**毛。

    见她把钱接过去。

    小心的拧开瓶盖,那张老头儿的酒壶都啥时候都是一层灰。

    打好了酒,王家儿媳把酒壶递了过来。

    “你叫啥?”王家儿媳问他。

    如果平时陈楚脸肯定会红的。但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从偷窥,到了跟踪了。

    见过了女人真实的大屁股,还有男女干那事,现在在他眼里,女人仿佛没那样神秘了。

    他见王家媳fù下身的短裙,露着许多大腿,上身的白色短袖衬衫,把胸脯挺得鼓鼓的,白皙脖颈下面开着两枚扣子,如果仔细看,竟然能看到里面有条沟壑。

    尤其是刚才她打酒弯腰的时候,陈楚扫了几眼,那条rǔ沟看的更是深了。

    “我叫陈楚,村南面老陈家的,你叫啥名?”陈楚目光不辍的盯着她问道。

    “我……我叫……”显然,她只把陈楚当成小屁孩儿,没想到这小屁孩儿还问了自己名字。

    王家媳fù毕竟刚为人妻,和那些百炼成钢的骚老娘们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要走。

    不禁有些羞涩说道:“我叫那小莲……”

    “哪个那?又是哪个小莲?”陈楚淡淡一笑继续问。

    那小莲见这半大小子有点意思,便要用笔写。

    陈楚忙伸手过去。

    “写我手心里吧,我记得快!”陈楚说着还两边看了看,见有没有人。

    那小莲刚结婚一个多月,男人在外面种地,家里开个小卖店便让她看管。

    虽然这活不累,就是卖个货,然后做个饭啥的,但却挺寂寞。

    每天对着电视也没劲儿。

    晚上男人回来也说不几句话,脱光衣服便压在她身上,一顿驰骋之后就昏昏睡去。

    这样的日子,她过的有些别扭。

    虽然,农村家都是这样的过日子方法,但她总想着要多点什么,而多点什么,她也不知道。

    不过,总不是这样一天天的闲着。太没劲儿了!

    “嗯,我给你写。”那小莲说完。

    点了一点撒在柜台上的酒水,便在陈楚手心里写了自己的名字。

    那小莲的手指白皙,入手如无物,似乎碰触到云端一样。

    这样细腻的感觉陈楚感觉浑身发振。

    而且,从那小莲的身体里面散发出一股气味,是一种香喷喷的香水的味道。

    “那小莲?这名字真好听。”

    “是吗?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

    ……

    陈楚这是第一次和女人离得这么近说话,而且这个女人是个熟女。

    陈楚下面就又硬了。

    “那小莲……我要,要干了你!”陈楚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这样一句话。

    那小莲是属于那种温柔的女孩儿,而且浑身像是豆腐做的,给人一种温暖可人的感觉。

    如果说刘翠身上吸引他的是那种成熟了的知xìng美。

    而那小莲却是温柔似水,勾引男人去压她的这种感觉让陈楚着迷。

    这种温柔女人或许就是让男人充满着**去占有和压迫。

    总想在身下干一个女人。把身体里的这股yù火浇灭。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如果真是水,那么男人便是需要这水来止渴。

    “小……小莲姐,你的手真好看……”

    “啊!”那小莲连红润起来,像是熟透了的红柿子。

    “你别瞎说。小心让人听见。”

    本来陈楚有些胆虚。听那小莲这声并不像是埋怨他。

    这小子胆子大起来了。

    手一翻抓住那小莲的小手。

    “啊……你……”那小莲楞住了。

    “小……小莲姐,我,我想和你……和你好……”陈楚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啊……你别瞎说了……”那小莲哪见过这个。

    “你,你快走吧……”

    “好!”陈楚吧嗒一下亲了那小莲一下手,拿起酒壶跑了。

    他是走了。

    不过那小莲浑身火烧火燎的。

    怔怔的看着陈楚的背影出神发呆。被他亲的那只手就那样停留在半空中。

    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心里也像有只小鹿来回乱撞。羞臊的她连忙躲进屋里,拿被子盖住头。

    “小莲!小莲!”

    一个大黑个子扛着锄头走进了屋,喊了几声小莲才出来。

    “你,你回来了?”那小莲见是自己男人王大胜。

    想起刚才被陈楚那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