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你七八年的。”

    闫三一下傻了。

    他不怕陈楚,毕竟这是一个把大小子,个头也不高。

    但是他怕警察。

    进过监狱的人都懂法,甚至比警察都懂法。

    那年头刑法重。真要是把事儿闹大了,一报案,自己再进去七八年倒是不能,三四年正常了。

    “行,你小子行!今天我孙五认栽。”孙五冷哼一声,一瘸一拐的走了。

    心里嘀咕,小逼崽子下手挺狠啊!看我不他妈弄死你。

    等闫三走远了。

    陈楚低下身问:“婶子,你,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

    刘翠擦了擦眼泪。

    “陈楚,这事儿你别和你孙五叔说。”

    “婶子,我哪能呢。”

    “对了,你咋在这呢。”刘翠把衣服收拾一下,并没有坐起身,两条大腿还露在外面。

    “我……婶子你头发乱了,我帮你弄弄吧……”陈楚这时想起来张老头儿的话。

    没等刘翠答应,他就伸手去抚弄她的头发。

    刘翠躲了一下,不过还是被陈楚弄了。

    这还是他这么近距离的跟刘翠在一块,看着眼前的刘翠,他更觉得迷人了。

    小麦色的皮肤,那皮肤像是无比的弹xìng一样,胸口饱满,面颊也像是人工休整的,那样的完美。

    怪不得闫三那混球忍不住,现在他都忍不住有种要把她当场按倒的冲动。

    陈楚刚上手整理头发的时候,刘翠还抵御,不过,他的手很轻柔,很细心。

    刘翠也就不动了。

    这辈子还没有男人给她整理过头发,现在她忽然有种小女孩儿的感觉。

    而且,陈楚给她整理好凌乱的发丝,又抓过她的手。

    她的手上有了一些茧子,但还是掩盖不住曾经的细嫩光滑。

    陈楚把她的手握在手里,来回的揉着。

    嘴里说:“婶子,刚才他抓你的手疼了吧,我给你揉揉。”

    其实陈楚就是为了占点便宜。

    握住刘翠手的一霎那,他下面就硬邦邦的了。

    偷看刘翠这么久撒尿,终于靠的这么近,脑中一下就浮现出她如厕的情景,那圆滚滚的屁股。陈楚不禁呼吸有些重了。

    揉着手,陈楚又过去揉她的脚脖子。

    入手又是滑腻。

    这时,刘翠看着他说。

    “陈楚,你为啥要偷看婶儿撒尿?”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陈楚手一哆嗦。把人家的脚也松开了。

    “婶子,你,我没有了。”

    “扑哧!”刘翠忽然破涕为笑。

    “你这孩子,你还说没有,你站在窗户上看,爬上房顶看,还……还躲进院子里的苞米缝儿看婶子,你和说我婶子的身子好看么?”

    陈楚懵了,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婶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喜欢婶儿。”陈楚说完这句话就不知声了。

    这些天终于把心里话说出去了。他觉得轻松了,也痛快了。

    抬起头看着刘翠。

    “刘翠婶儿,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想你和好,为了你我怎么都行,闫三欺负你,你不要怕,有我呢。”

    刘翠有些迷茫。

    嘴唇轻轻咬了咬。一时不知道该说啥。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

    “你还小,婶儿比你大的多,婶儿是有男人的女人,而且有孩子了,婶儿的姑娘才比你小五岁,等你长大了,婶儿答应你,把孙颖给你做媳fù好不?”

    “不,我不要,我就要婶儿做我的媳fù。”陈楚说着一把抱住了刘翠。

    他浑身有些颤抖,似乎想哭出来,做梦也想不到,想了这么久的女人,终于被自己抱在了怀里。

    “你放开婶儿,婶儿和你好好说会话。”

    陈楚不动,就这么抱住她,身体像是有些僵硬。

    刘翠像要挣扎,但见陈楚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只是抱着她,并没有亲她,和脱她的衣服。

    也就任凭他抱一会了。

    刘翠觉得陈楚是没碰过女人,所以才这样,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再说,自己孩子都十一岁了,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了。

    抱了好一会儿,陈楚才放松了下来。闻着刘翠身上的体香,他的下面一直硬邦邦的。

    “婶儿,你和我好吧,我还是第一回。”

    刘翠板着脸。

    “啥?你这样和闫三有啥区别?”

    刘翠推开他,整理了下裙子。

    陈楚没动,还是颓废的坐在地垄沟里。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旁边放着那根断成两半的锄头。

    刘翠叹了口气。

    “陈楚,你跟婶子进小树林来,婶子让你摸摸吧。”

    刘翠心想,今天要是没有陈楚这孩子,自己就被闫三给糟蹋了,那以后还怎么做人了。

    想一想都后怕。

    自己声张了,下半辈子没法见人了,不声张,那闫三更是没玩没了的纠缠自己。

    刘翠往小树林里走。

    第十六章 小树林里(文)

    陈楚不想去。

    感觉这是一场jiāo易一样。

    但不去是傻子。张老头儿就说过,不管是感激也好,还是什么也好,女人既然愿意了,你就要做,得和女人发生接触才能有感情。

    男女没有接触,那就根本不会发生什么感情,如果有那也是假的。

    陈楚抬起头,大步走了进去。

    下午时分,天边有点黑云彩。

    本来炎热的下午多了一丝的清爽和yīn霾。

    小树林的树木很密集,都是碗口粗细,四五米高。

    这里没有人修理枝桠,而这些枝桠横七竖八的很像喜鹊窝。

    冬天的时候陈楚常来这里捡树枝回去烧炉子。

    再炉火里面再埋上两个土豆,热乎乎的吃着很过瘾。

    所以他对这里特别的熟悉。

    密集的树枝,比青纱帐还青纱帐。

    风一吹,就像是小说林海雪原一样。

    马小河常说他二婶子就经常在这里很男人搞。

    反正一次二十块钱,谁来都行。

    刘翠也没背着男人做过这种事,她说让陈楚摸摸,不过走进树林里,浑身不自在起来。

    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太多,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禁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和一个孩子说这些混账话,还和半大小子钻小树林了。

    她最厌烦那种不守fù道的女人。

    和被的男人钻苞米地,钻柴禾垛,进小树林啥的。

    现在她就在做这种事。

    而且,那男的还是一个半大小子,还是自己的邻居,这要是传出去,这张脸该往哪隔了。

    陈楚距离她不远,前后六七步。

    风从陈楚这边往她那里吹。

    刘翠整理好的蓝色裙子又哗啦啦的挣起来。

    把她的凸凹轮廓映衬的和雕塑一样。

    太美了。

    陈楚深呼吸口气,真想用照相机把她拍下来。

    那蓝色裙子裹住她的臀部,就连屁股沟儿都清晰可见。

    圆圆又往上挺翘的屁股让陈楚忽然有一种冲过去好好揉揉捏捏的冲动。

    “对了,刚才刘翠婶儿不是让我摸摸吗?我可以去摸的。”陈楚咽了口唾沫。紧走几步。靠近刘翠身后。

    “嗯……”感觉身后陈楚的靠近,刘翠也紧张起来。

    刚要说句话,陈楚的大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屁股。

    “啊!陈楚你干啥啊?”刘翠反应过来。

    忙回身躲开。

    “婶儿,你不是让我摸摸吗?”陈楚抓了她屁股一把,浑身都激动的发颤。

    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真的就梦想成真了。

    “你……我说让你摸摸我,没让你摸屁股。”刘翠脸红了红。

    “婶儿,那你让我摸你哪?”陈楚说着又靠近。

    “摸摸婶子的脸,摸摸头发,肚皮都行,但别摸下面,别摸屁股。”

    “行!”陈楚答应了一声。

    心想一会儿真摸起来,摸几下屁股她也不能说啥的。

    张老头儿没少教他这些。

    “婶儿,那我现在就摸你了……”

    “等会!让……让婶子准备准备。”刘翠心跳的厉害。心里又是激动,而又有一颗小鹿七上八下的乱撞。

    她眼睛一瞥,看到了一颗小树桩,下面还有一些树枝。

    然后说:“陈楚,婶儿一会儿就坐在那让你摸吧!”

    “行啊。”陈楚答应了一声,然后屁颠屁颠的跑故去,把小树桩整理了整理,又把那些枝叶垫起来不少。

    这样增加了厚度,刘翠坐上去就不会各着了。

    刘翠看陈楚这么细心周到,比起自己家的那个男人孙五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孙五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而且不务正业,家里的农活一点都不干。

    整天游手好闲的,打麻将,打群架倒是有他。

    忽然身边多了一个小男人对她这么呵护。她咬了咬嘴唇,慢慢走过去坐下了。

    陈楚也顺势坐在她的旁边。

    但并没有急于动手去摸。

    而是搂住刘翠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发丝,摸着她的额头。

    “刘翠,你知道么,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也是最喜欢的女人,我真的好喜欢你……”

    刘翠心跳的更厉害,脸也红扑扑的。

    “你这孩子,说的是啥了,快点摸婶子几把,婶子好回去。”

    “婶儿,让我亲亲你吧。”

    “啥?”

    啵的一声。

    陈楚终于如愿以偿的亲到了心仪已久刘翠的脸蛋儿。

    “你这孩子,在弄啥了?”刘翠有些急了,眼里像是泛起泪珠。

    “婶儿,你怕啥啊,我都不怕,咱俩好吧,我一定好好对你,好好爱你,我知道孙五不是东西,他打你,他要是再打你,你就和他离婚,然后咱俩过。”

    刘翠慌了。

    这些事儿她从来想都没想过,至于离婚更是天方夜谭了。

    陈楚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嘴一叼,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坠。

    “好婶子,让我摸摸……”

    陈楚的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摸着她的脖子,然后忽然从上面的领子伸了进去。

    “啊!”刘翠叫了一声,就像是胸被一条蛇咬了一口一样。

    陈楚浑身发颤,还在咬着她的耳唇,手伸进去,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大。

    终于摸到这圆鼓鼓的胸口了。

    而且好有弹xìng。

    他解开刘翠的红兜兜,让那两只大兔子彻底的解放了。

    刘翠也放松了,让他任意的摸了起来。

    “陈楚,你就只准摸婶子的上半身,下半身不许碰了。”

    陈楚笑了笑,开始在她的脖颈上亲吻舔了起来。

    那种咸咸的感觉让他血脉泵张,小腹也胀痛的厉害,恨不得马上把刘翠压倒骑在身下。

    不过,他尽量空着着,尽量温柔。

    他知道刘翠可不是那小莲那样的女人。

    这女人已经三十岁了,不是那人容易就能上手的。

    刘翠脖子后仰,躲避着。同时也发生嗯嗯的声音。

    陈楚扩大战果,开始舔起她的脖子来。

    手也摸住了那两粒相思豆,然后尽量的挑逗着。

    “婶儿,让我亲亲你的嘴吧。”

    陈楚抱住她的头,然后嘴就亲了上去。

    只在唇上狠狠的吸了两口。

    就被刘翠推开了。

    “好了,你摸了婶子了,也不是婶子食言,现在婶子得回家做饭了。”

    陈楚心里有些不甘,也很不过瘾。不过并没有上来纠缠。

    他空着着心里强chā的yù望。

    压低yù火。

    “婶子,你真是个好女人,如果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婶子的。”

    刘翠本来要迈步走的,听了这句,一下愣住了。

    陈楚这时路过她身旁,伸手拍了一把她的屁股。这才哼着小曲儿走了。

    “你……”好半天,刘翠才反应过来。看着陈楚离开的背影。

    心里怀疑这还是一个孩子吗?

    ……

    晚上,陈楚吃晚饭跑到张老头儿那里。

    把经过的事儿说了一遍。

    张老头儿没说话,还是老规矩,让陈楚打了几遍拳。

    随后又指点了几句。

    外行人练热闹,内行人练门道。

    如果平常人打几套拳跟玩似的。

    但是真要是练家子,力道姿势都打对了,一套拳就能见汗了。

    陈楚大了大洪拳,小洪拳,和醉八仙。

    浑身跟洗了个汗蒸似的。

    张老头儿没让他洗脸,只用脏兮兮的抹布擦了擦汗。

    “老家伙,没想到你教我的这些玩意儿还挺管用,我手脚灵巧多了。”

    “嗯!”张老头儿点点头。

    然后说:“你偷女人做的不错,但是你不该和闫三打架。”

    他说着喝了口小酒又说。

    “你应该找一些你的同龄人打架,比你打几岁的也行,但是不能和闫三打。”

    “为啥?那就让他欺负刘翠婶儿啊,那可是我的……”

    “哼,你懂个屁啊。”张老头儿白了他一眼。

    “你不会喊啊!闫三不会啥,但那人狠着那!他可能不面对面跟你打,背地里捅你一刀。直接要了你的命!”

    他这么一说,陈楚还真有点怕了,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再说了,人家三十多了,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你才多大,论力气,还有打架的经验,你都和人差远了,单打独斗你也不是对手。你要是拼命耍狠,人家比你更狠。”

    陈楚点点头。

    “那咋办?”

    “咋办?你等着他报复吧,报复完了就没事了。”

    “cao!我怕他?大不了拼命!”陈楚站起来气得哼哼的。

    张老头儿笑了。

    “行了,你再多练一阵拳吧,想要打过闫三可没那么容易,就你现在这两下子,要不是偷袭,你三个也不是人家个儿。”

    陈楚想想也对。

    不过又摇头。

    “老家伙,差点让你糊弄过去了,我这回来,是问你怎么能把朱娜搞到手,还有刘翠,她就让我摸上半身,下半身不让我碰。”

    “嘿嘿!女人如酒,醉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