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头,啊啊的低低叫了好几声。

    浑身也紧绷的跟龙虾似的。

    那小莲也呜呜的抱住陈楚的胯下。

    把这些东西都一点不剩的吸进了嘴里。

    她二姐说过男人那东西是可以喝的。

    她虽然感觉这东西有些恶心,但毕竟是陈楚的,如果是王大胜的,她碰都不会碰的。

    而现在,她把这些东西全咽了下去。

    感觉有些腥味,不过她抬头看着陈楚一副享受的模样,贴着那根已经软下来的巨物,脸上红扑扑的,心里也一阵欢喜的很。

    不过,她小脸往墙上的挂钟一看,见已经十一点零五分了。

    忙慌了。

    “哎呀,来不及了,陈楚你快点穿衣服,我男人快回来了!”

    陈楚本来想歇一会,真qiāng实弹的干她一把,那小莲一着急,他随后想想也对的。

    万一让人家男人堵住,可不是什么好事,丢人不说,以后想干那小莲也没机会了。

    然后收拾着穿好衣服裤子,主要是下面也软了。

    “小莲姐,那我们什么时候还见面?”

    那小莲一愣,光着屁股停在那想了想,然后撅着腚下地,找来一张纸和比,写了一个电话说。

    “这是我家电话,到时候你给我打,等过一阵我买了手机,你就往这号里面打。”她说着小脸又红了。

    陈楚看着她下面光溜溜的,伸手摸了把她的大腿,又在她下面抠了抠。

    那小莲没有躲,而是嗯嗯了呻吟两声。

    “小莲姐,你让我给你打,我也没电话啊。”

    “嗯,你笨啊,去别的小卖店打呗。就说你家货到没到什么的,别人也不会误会。”那小莲脸上红扑扑的,虽然被弄的很好受。

    她还是推开陈楚的手。

    “别弄了,一会儿真来不及了。”

    陈楚嘻嘻一笑,抱着她的头,在她红红的小嘴儿上狠狠的亲了两口。

    这才从后门出来,然后跳墙走了。

    放了一pào,陈楚心里美滋滋的。

    只是可惜没弄进去。

    还是不知道弄进去,真正干起来是啥味。

    他心里高兴,心想反正没事儿,去刘翠的地里看看她正干啥呢。

    最好也能这么的干她一次。

    陈楚先回家,见刘翠没有回来。就自己洗了把脸。

    然后就朝刘翠家地理走去。

    刚走到半路。

    斜对面闫三走了过来。

    “真他妈的巧啊!”闫三冷笑一声。

    陈楚没说话,想绕过去。

    “小逼崽子,你他妈把我弄出血了,今天老子也要给你放放血!”

    闫三说着冲身后摸出一把刀就狠狠扎过来。

    陈楚懵了,他也没打过几回架,就昨天一气之下才摸起锄头打了几下闫三。

    毕竟他年龄小一些,而且闫三手上还有刀。

    陈楚利用步伐躲闪了几下,两手抓住他手上的刀。

    这时闫三另外一只手握着拳头,对着他一顿暴风骤雨的拳头。

    打了一阵,见陈楚已经被打趴下了。

    闫三抢过刀,远远的扔出去。

    然后直接趴在地上的陈楚麻骂道:“麻痹的!今天爷爷先给你个教训!你他妈的以后给老子记着,少他妈的管闲事!你是个jī bā!”

    闫三跑了。

    陈楚想挣扎的站起来,不过又倒下了,眼前迷迷糊糊的,显然他受的伤不轻。

    正如张老头儿说的,这小子下手真黑啊。打他那几下子都是往要害,往死里整。

    他虽然恨恨的直咬牙,发誓一定要弄死闫三。

    不过这时候,还是支撑不住倒下了。

    冥冥中,他感觉有个人跑过来,然后把他背起……

    昏迷中,有许多的片段。一会儿是他偷看人家刘翠撒尿,一会儿又和张老头儿练拳,继而又变成了和那小莲在做那事儿。

    等陈楚头脑绞痛,睁开眼。

    发现自己在床上,四周雪白的墙壁。

    一个医生在给他摆弄着点滴。

    “你醒了?”那个医生问。

    “嗯,我这是在医院?”陈楚感觉全身挺疼,眼睛有些睁不开。

    “你昏迷一天一夜了,现在没事儿了。你爸刚走。”

    陈楚点点头。

    心里更恨闫三。心想狗日的,等老子出院了一定弄死你!

    “你这孩子也是的!和闫三那人结仇干什么?”那大夫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闫三显然很出名了。

    陈楚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枕头旁边写着县第一人民医院等字样。

    才明白自己是在县医院。

    他感觉头还有些痛,就躺在枕头上慢慢睡去。

    直到中午,有人敲门进来。

    陈楚睁开眼,立马精神了起来。

    “刘翠婶儿,你咋来了?”

    身后还跟着一个医生。

    那医生呵呵笑着说:“还人家咋来了?二十里地,人家给你背来的!要不是来的即使,你现在还醒不过来呢!”

    “医生,你说这个干啥,他一个孩子。”

    刘翠走到床沿,坐在等着上。

    “陈楚,你饿了吧,婶儿给你做的鸡蛋粥。”

    刘翠说着把手里的保温饭盒拿出来,盛了一小碗粥,拿汤勺盛了一点,在嘴上吹了吹,又试探了一下。

    才喂给他。

    陈楚喝了口粥,感觉好多了。

    见医生看了看他身上的伤,然后走了出去。他才问:“婶儿,我爸呢。”

    “没事的,你爸要和闫三打官司,不过你不用担心,闫三肯定要赔钱,不然……不然婶儿就把事儿全说出去,看他不再蹲监狱。”

    “婶儿,那事儿你不能说啊,说了你以后咋做人啊?”

    刘翠笑了。

    “说了婶儿有啥做不了人的,即使孙五不要我,不还有你么?你不说过要对婶儿好,好一辈子么?”刘翠说着给他抛了一个媚眼。

    “婶儿,你放心,你要是现在离婚,我现在就……哎呦。”

    “哎呀,你乱动啥,婶儿不是和你闹着玩么?我和那闫三说了,他要是不赔钱,我就去公安局告他,你放心好了。”

    刘翠又舀了一口粥,放嘴边吹了会儿喂他。

    “你现在就别想太多了,好好养病,其余的事儿有你爸,还有我呢。对了,昨天听说你出事儿了,王家小卖店的儿媳fù还来看你了,今天早上还来了,给你拿了一百个鸡蛋。”

    第十九章 备皮(文)

    刘翠也不敢出大声,怕被人听见,还好那个医生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门。

    锁着了。

    而上面有自带的帘子。再说这是县医院的三楼,顶层了,外面也没人看的见。

    陈楚说:“婶子,你坐到我床上来吧。”

    “你干啥啊,你的伤还没好。”刘翠看着他色迷迷的样儿心里就一突突。

    陈楚笑了。他跟做梦似的,其实做梦都想刘翠和他这么近的距离。

    “身子的意思那就是等我的伤好了,然后和我好呗。”

    “你别瞎说。谁和你好啊。嗯……”孙翠脸害臊的通红。

    不过还是屁股挪了挪,凑到床板边坐了下去。

    陈楚一看见她那浑圆的大屁股下面就硬邦邦的了,好像上去摸几把。

    “你……你瞎看啥?”刘翠说了一句,被看的有些浑身发麻。

    “婶子,让我摸摸……”陈楚说着,一把抓住她的胸口。隔着的确良的衣服就开始来回的揉起刘翠的nǎi子来。互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一些。

    “婶子这里真大。”

    说着揉搓的更用力了。

    而手也抑制不住的从刘翠衣服里面伸进去,穿过红肚兜兜,摸到了梦想中的两只大兔子。

    弹xìng十足的另他差点晕阙。

    陈楚索xìng两只手都伸了进去。抱着刘翠摸索起来。

    刘翠也嗯,嗯的像是有些享受。

    陈楚脖子靠着她的脊背。慢慢的磨蹭着。

    嘴里轻声说:“婶子,咱俩好吧,就现在……”

    刘翠忽然感觉那只有一下往下伸了,摸到了她的肚脐一下,甚至还在往下摸着。

    “哎呀,你干啥,你快松开,你爸爸来了。”

    “婶儿,你就别骗我了。”

    “哎呀,你这孩子,我没骗你,你看看外面。”

    陈楚尽量仰着脖子,往外面看。

    果然,父亲陈德江已经进了县医院的大院了。

    两人连忙分开。

    刘翠整理了下衣服,瞪了他一眼说:“小坏蛋,小色狼,等你出院的。”

    “嗯,我等着,等我出院我和婶子一起去小树林……”

    “不要脸……”刘翠嗔了他一句。

    心想他现在伤的还挺厉害,就先哄哄他吧,等以后可不能和他瞎扯了,要不是因为自己。闫三能打他么?说到底还是她惹的祸了。

    刘翠打开门,然后坐到凳子上。

    过了好久,陈德江才和一个医生进来。

    “大夫,你就按我说的做吧,你看我儿子还有什么毛病都一起做了吧,反正你也知道,我儿子是被人打的,这费用都是他们出。”

    那医生也点头。

    “明白,明白,不过除了这些伤,你儿子没啥毛病了,就你要求的割包皮对吧,放心吧,小手术。”

    陈楚一下愣了。

    “爸,我割包皮?我不割啊!”

    啥?

    陈德江一瞪眼睛。

    “你个小兔崽子,醒了就跟我对着干,割不割还轮的到你做主吗?你那玩意儿不割能行吗!大夫,您看他还有啥毛病,也一块治了。反正住回院,也不用我们花钱。”

    那医生笑了,又看了一遍。

    “老大哥,真不用啥手术了,没啥毛病,再不,你儿子一个单眼皮,一个双眼皮,干脆割一个双眼皮得了,包皮手术一个上午做一个下午做。”

    “行!大夫,就听你的!”陈德江最后拍板了。

    刘翠忍不住笑了。

    儿子做这俩手术一个下面割包皮,一个是割双眼皮。她有些忍不住出门走到走廊笑去了。

    ……

    陈楚也没啥大毛病,都是皮外伤,身体有些淤血,加上被打懵了,当然,主要还是刘翠把他送医院送的及时。

    割包皮手术安排在第二天下午做。

    因为手术室需要消dú。

    县医院没那么多的手术室,只有一个,还得排号。

    这个医生以前也受过闫三的欺负,所以一听说是闫三花钱看病,马上就安排到下午做了,很怕这手术取消了似的。

    上午割双眼皮。

    这手术虽然简单,但做完了,眼睛有些睁不开了,而且老愿意淌眼泪。

    陈楚这个憋屈。

    不过,因为是闫三花钱,做的也是最贵的割双眼皮,效果还不错。

    而下午是割包皮手术。

    陈楚有些紧张。这玩意儿毕竟是在命根子左右转转。

    不过听说不割包皮,里面容易容纳脏东西,对以后老婆不好,容易得fù科疾病啥的。又一想,这双眼皮都做了,这剥皮也顺便给割了吧。

    刚吃过中午饭。

    刘翠就要回去了。

    “婶儿,你回去这么早干啥?”

    刘翠红了下脸,她知道这小色鬼有点舍不得她。

    她蹲下去,冲他耳边小声说。

    “我再不回去,孙五就来了,等你出院,婶儿让你摸,总行了吧。”

    陈楚笑了。

    刘翠刚走,门就被推开了。

    “谁做割包皮手术啊!?”

    陈楚正在床上躺着看杂志。

    抬头见一个十八九的姑娘走了进来。

    这姑娘穿着白大褂,里面却穿着把她的体型包裹的很玲珑的牛仔裤。

    鼻梁高高的,眼睛大大的,一副的不近人情的模样。而且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眼镜框。让整个人一下就xìng感起来。

    也就是她趾高气昂的喊了一句,是谁割包皮。

    而她瓜子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白皙的面孔冷的像是谁欠她多少钱似的。

    不过这姑娘模样倒是漂亮的很。后面的屁股也一撅一撅的。刚才走路的时候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小蛮腰,大胸脯。

    陈楚脑中回dàng起两个字来极品。

    “这屋里就咱们两个人,当然是我割包皮了。”

    “你啊!这么大点割什么包皮啊?让我看看!”

    陈楚差点喷了出去。

    “什么就让你看看啊?”

    那女的回过头,再转回身见陈楚没动。

    “我让你脱裤子你没听见咋的?不就是你上午割双眼皮,下午割包皮吗?赶紧脱。”

    “你不会骂我流氓吧!”陈楚问了一句。

    “你废什么话!赶紧脱!”

    她推了推眼镜框,随后走到近前。

    陈楚也豁出去了,心想这县城真就是不一样,还有女的逼男人脱裤子的。

    解开裤子,陈楚屁股一抬,褪了下来。

    那女的看了看。

    “还行!”

    说完转身走了。不一会儿又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个托盘。

    “现在开始备皮了,你,手里抓住你的东西!”

    陈楚看着她的模样,伸手抓住下面,那女孩儿弄出一把刮刀。开始给他剃毛。

    本来他没多少的,最近几天,又新长了不少,还不算太浓郁。

    这下陈楚心慌意乱了。

    他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平常都是偷看人家女的撒尿,想摸人家姑娘几把。

    现在竟然这女的要来摸他了。

    一下就紧张起来。

    “你……你干啥?”陈楚问。

    那女孩儿一皱眉,杏眼一瞪。

    “干啥?还能干啥?给你备皮!”

    “啥,啥叫备皮啊?”陈楚问。

    “这也不懂啊?你咋啥都不懂呢!备皮就是给你刮yīn毛,把你毛都刮掉,要不容易感染,是不是你要做剥皮手术啊?”那女孩儿有些不耐烦。

    “是……是我做,但,但能不能换个男的备皮,再不我自己备……”陈楚脸一下就红了。

    按说他特别希望这女孩儿给备皮,那多好啊,就是那小莲都不可能给他弄这玩意儿。

    而且眼前这女的长的又好,可能又是县里的闺女,给自己刮yīn毛,这是皇帝老儿的待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