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有些忌惮的。

    被人这么一说,又看陈楚果然眯缝着眼,心里的抵触就小多了。

    再说小肚子太疼了。她实在受不了了。

    强忍着,把屁股抬高,两手抓住内裤的两角往下褪。

    陈楚只看到她光溜溜的两瓣大屁股,还有那深深腚沟子。

    看的全身僵直的跟木棍子似的,好想伸手去抓两把。

    那短发飞扬,整天傲气不得了的朱娜终于光着屁股出现在他面前。

    而下一秒他更硬了。

    只听王露大夫说:“把腿劈开,再劈大点,我要备皮了。”

    “王……王大夫,能不能,不刮……”朱娜中xìng又带有磁xìng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中甚至已经带着哭腔了。

    “不刮?万一感染了呢?再说了,你现在发育的快,备完了,半个月就能再长出来了,你担心这个干什么?快点劈开……”

    王露说着手一扒拉她的大腿,便蹲了下去,一手握着托盘,另手拿着刮刀。

    又让朱娜两手扒开下面。

    那样备皮的就更容易一些。

    朱娜没办法,既委屈又无助。

    后悔为啥不多忍一会儿去市里面的医院,不能像县医院条件这么落后了……

    备皮的工作也有男的来做,医院没有这种男女限制,不然怎么给人看病?光身子不光身子都没啥。

    朱娜抵触也大多因为多了这个陈楚。

    如果没有他在现场,就算现在给朱娜备皮的是个男医生她也能接受。

    她认为陈楚内向,家里穷,学成成绩差,他不配。被这种人看光身子是羞辱。

    陈楚装着不去看,但实际上他眼睛一会儿都没离开过。

    朱娜那短发飞扬的臻首,还有痛苦无助又委屈的呻吟哭泣,他听的是那样的好受。

    就像自己压在她身上,在给她开苞一样。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女人的第一次很痛的,下面会出血。一个鸭蛋形状的一滩处女血。

    女人那时候会挣扎,会哭泣,还会呻吟,男人在上面却感觉到紧,感觉到还一阵阵的湿润和发热,下面被箍得很享受。

    总之那种感觉比当神仙还好,重要的就是那种占有的驰骋的yù望。

    现在听着朱娜痛苦的呻吟,她还连说了几声不要。

    陈楚几次都想把手伸进裤裆里。

    只要碰几下,估计就能喷出去了。

    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朱娜分开的,白花花的两条大腿。

    她的两只柔嫩的柔荑正扒开着下面。

    只听到王露哗哗哗的用剃刀给朱娜备皮的声音这个难受,心都要跳出去了。

    真想和王露大夫说说,让自己去给朱娜备皮。

    就算给大夫红包都行。

    由于陈楚是在她身后所以看不清全貌。

    他想站到王露身后去看,但没敢那么做。怕被赶出去,换季小桃进来。

    他现在也不明白为啥让他来当帮手,季小桃不也闲着么?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多看一会儿是一会儿。

    他只看到朱娜分开的大腿,还有扬起的白皙的脚丫,那染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甲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中。

    他微微的翘起脚,看到朱娜的柔荑分开的地方露出一个凸的小包。

    像是小岗楼似的。

    那上面生物书上好像介绍过叫做‘音前庭’。

    那上面凸起的地方有一撮黑色的树林。

    很快被王露几下刮掉了。

    朱娜的下面的不少,至少比他的多多了。

    季小桃给他备皮的时候,手法不是很熟练,但这会儿也应该备皮完成了。

    “陈楚!你去把这东西倒掉!然后回来!”

    王露命令了一句。

    “哎~!”陈楚答应了一声。

    这活他太愿意做了,这可是朱娜的,他做梦都想这么干。

    走过去的时候,他还装的挺正经,端起那个托盘,头也没回的走出去。

    因为他知道,王露和朱娜都在看着他,就是装也要装一会儿正经人。

    端着托盘出了门,季小桃已经拿着三只玻璃瓶和yào针过来了。

    陈楚见到医院走廊长凳上坐着朱娜的母亲,此时低头很难受的样子。

    他没有去理她,直接问季小桃。

    “那瓶子里装的是啥?”

    “呵呵……”季小桃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麻醉剂啊!一会儿要给朱娜打的。放心啊,过几天你做手术的时候也要给你打。”

    陈楚一哆嗦,想起季小桃说的那三针,一针要打在自己的睾丸上,一针打在下面的头头上,还有一针是卵皮上。

    还没打光这么一听就像是在动用酷刑似的。

    “那这三针给朱娜打在哪?”

    “你……你问这个干啥?不害臊么?”季小桃瞪了他一眼。

    “啊,随便问问。”陈楚脸红了。

    “哎,你端的是什么?”季小桃又问。

    “垃圾!我先走了。”

    陈楚一溜烟下楼了。

    季小桃纳闷,垃圾倒在厕所里就行,你往楼下跑什么。

    一楼的厕所简陋,一般都愿意去二楼蹲厕所。

    陈楚跑到那里,看了看朱娜被刮下来的**,一阵的心跳加速。

    他曾经见到过刘翠的一根都收藏起来了。

    这下看到朱娜的这么多,想都留下了,又做贼心虚。

    所以留下一半,找个塑料袋包好藏在了衣服里面。

    剩下的都扔掉了。

    这才端着托盘跑了上来。

    心想等到没人的时候再好好看一眼。

    等他上来的时候,王露已经用酒精给朱娜下面消dú完毕,又用手指碰了碰问她有感觉没有。

    朱娜点了点头,说有,但是不明显了。

    陈楚进门后,又走到了角落里,不过眼睛倒是撇了撇,不过朱娜这丫头的小手在两腿间还挡着,也没看清她的腿窝子。

    只感觉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那中间一圈粉红粉红的。

    不禁又想起了老张头教育他的四大红。

    杀猪的盆。

    庙上的门。

    大姑娘的裤裆。

    火烧的云。

    心想这大姑娘的裤裆能和火烧云媲美,那美的肯定不行了,当然是红色,不过刚才看到的却是粉红粉红的。

    “陈楚!你过来!”

    正在他琢磨这事儿的时候,王露大夫又叫他了。

    “唔,我来了。”

    陈楚现在跟三孙子似的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他现在特别感谢王露王大夫,恨不得给她跪下磕俩响头。

    “你帮我按住朱娜的两只胳膊,我要给她打麻醉针了。”

    “我……”陈楚犹豫了一下。

    “你是不是男人啊!快点!大小伙子怎么比老娘们还墨迹!”

    “好!”

    陈楚过去一用力,抓住朱娜的两只白皙的皓腕,往下按住。

    “陈楚,你松开!”

    朱娜挣扎一下。

    细长的眼睛眨了几下,长长的睫毛上又挂满了泪珠。

    口中喷出来的热气,还有零星的口水都喷在陈楚脸上嘴上。

    陈楚感到很甜,也有种罪恶的快感。

    “你喊什么?陈楚,给我按住了!季小桃,你也给我过来按住!”

    季小桃还是没有陈楚力量大,虽然比他大了两岁,两只手都按不住吃痛的朱娜。

    最后还是陈楚两手分开死死按住。

    两针麻醉剂分别打在朱娜的脊椎和腹部。

    朱娜翻过身打针的时候,陈楚看到那圆滚滚的屁股。

    真白啊!

    下半身像玉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瑕疵,而朱娜的上半身此时已经被汗水湿透,腮边的短发也湿润了贴在脸上,已经满脸泪水了。

    “哭什么?还没做手术呢!陈楚,没你的事儿了,你出去吧,季小桃留下。”

    陈楚答应了一声。

    知道打完麻醉针后,就算给她开膛破肚也不痛了。

    此时,他满脑子还是朱娜屁股的影子。

    朱娜的屁股太白了。

    第三十章 火烧的云(文)

    陈楚有些受不了了。

    出去之后感觉浑身都跟火烧似的。

    就像整个人置身于炼丹炉当中,满脑子都是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

    小伙子精力最是旺盛的时候。

    远远的看着刘翠撒尿都受不了。而这么近看朱娜光着身子更是一种煎熬。

    下午县医院特别的静。

    这和停业也没啥两样了。

    陈楚随手推了一把手术室旁边的门,竟然开了。

    里面是一些器材,上面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灰土。

    他走进里面,能够很清晰的听到隔壁手术室朱娜的叫声。

    下面又是硬邦邦的了。

    他把门关严,又chā上了。

    轻轻的走到隔壁的墙壁上。

    能听见隔壁王露大夫说话的声音。

    “这手术至少得2个小时。”

    然后是季小桃答应的声音。并且劝解朱娜不要怕等等。

    陈楚又听到朱娜嗯的答应一声,他下面更是硬挺了。

    他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灰,就有几只纸壳箱子,他想坐一会儿。

    忽然间,发现有一律光线照shè进来。

    由于这器材室都是被挡着的,跟个小鬼屋似的。

    根本没啥光线,不过,那一屡光线倒是引起陈楚的注意。

    只见墙缝那竟然有一个耗子洞。

    光线是从隔壁手术室中的灯光照shè进来的。

    一般手术室也都是密封的,需要有照明。

    陈楚轻轻的把纸箱子弄开,铺到地上,然后整个人趴伏在地。

    这县医院也真够破的了。

    通过这个耗子洞,人趴在地面上竟然能看到手术室内的情形。

    只是偏低一些,看不太全面,只看到几条腿在晃动。

    陈楚又调整了下,手还伸进耗子洞里掏了几把,掏出乱糟糟的棉絮和杂草,还有不少耗子屎。这样看的更清楚,也更全面一些。

    能看清楚手术室中的一些情景。

    可惜的是朱娜的两条大腿都被白布盖住了,只肚子露在外面。

    那一抹腰间的雪白,还有秀气的小肚脐让陈楚又是血脉膨胀。下面胀痛的厉害。

    他慢慢的解开裤带松一送。

    手术室里面的人都全神贯注,谁也想不到有人会偷窥了。

    而陈楚可是偷窥的老手了,以前偷窥刘翠撒尿的时候,有的时候一潜伏就是一上午。

    都快赶上侦察兵潜伏的素质了。

    朱娜的手术还在进行着。

    虽然打了麻醉针,不过有时候她还会吃痛一些的。

    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朱娜下面还是扭动了一下,盖住下身的白布往下脱落一点。

    季小桃要去盖上,王露大夫摇头道:“不用了,屋子里就咱们两个女的,露着就露着吧!”

    耗子洞口的陈楚都快乐疯了,心想这个王露大夫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嗯?这王露大夫虽然长相一般,但好像应该没到三十岁,二十八九那样吧!不如以后干她一回?让她尝尝我的大家伙,算是报答吧……

    陈楚脑中意yín着,这时朱娜盖住下身的白布已经撤下去了。

    她那美妙让人喷血的下半身的娇躯,陈楚看到个侧面,他眼睛瞬间直了,下面也挺的不能再挺了。

    而由于角度问题,只看到那白花花大腿间的‘音前庭’的部位。

    那里由于刚被备皮过,所以还有些发黑的毛茬的存在。

    陈楚好像去好好摸一摸,甚至是舔一舔。

    这时朱娜像又是吃痛,身体扭动了起来,也呻吟了两声。

    极其销魂的磁xìng的声音,还有扭曲的身体,白花花的两条大长腿。

    陈楚又看到她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甲也随着扭动起来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下面的手也开始加快速度的抽动。

    朱娜就像一条极具诱惑的白花花的美女蛇一样,几十下就让他下面喷了出去。

    这一次,他认为也是最爽的一次,虽然极力压抑着,不过还是发出了几声闷哼。

    他整个人像极力一条弯曲大虾,眼睛紧紧的盯住朱娜的大腿间。整个人飘飘yù仙一样……

    直到两分钟,他才缓过这股劲儿,全身也软了,躺在纸壳上。

    不过再怎样爽也有尽头,就像再多么好吃的东西,吃饱了也就吃不下了。

    陈楚的这点精华喷出去了,几分钟后也就老实了。

    人有的很牲畜也差不多,毛驴,种马这样的牲畜一见的异xìng也是闹腾的很,恨不得飞天遁地的。

    但当它们配种完毕,甩出那点黏糊糊的东西,一个个的都老实了温顺了。

    陈楚甩干净了,也老实了,把现场弄好。

    又有些舍不得趴着耗子洞看了一会儿,不过他也明白适可而止,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可坏了。

    他溜出器材室,回到3号病房,假意睡觉。

    但心里总是在琢磨怎么才能把朱娜真正的弄到手。

    如果真能娶到她做老婆,自己的这辈子也不算白活了。

    知足了,特知足了。别的女人他不会再多看一眼了。

    当然,日后当朱娜真的成为了陈楚的女人,他又这山看着那山高,被别的女人的散发的骚气给勾引去了。

    那是后话了。

    现在陈楚便是认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朱娜,没有第二人了。

    至于刘翠,那又是另外一番风味,用书上的话叫做她和朱娜各有千秋。

    陈楚想到这里嘿嘿的笑了。

    心里跟长草似的,又想马上出院,又不想出院。

    想马上出去,找到张老头儿,让他出主意怎么能上了刘翠和朱娜,最好能把朱娜娶了当媳fù。

    那老头儿可花的很,而且非常有主意。

    自己都是按照他的计谋,偷女人的境界上成长的这么快。

    当然把拳法先练好,这老头儿才给他出主意。

    现在就算张老头儿不让他练拳他自己也会好好练了,因为被闫三揍了,他得报仇。

    出院后好好练拳,非得把闫三打的满地找牙不可,当然,干刘翠和朱娜才是第一的梦想。

    他越想越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