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大腿劈开后。

    中间那火烧云第一次全面貌的呈现在陈楚面前了。

    只见她那平坦光滑雪白的小腹下面,那一抹呈倒三角的小森林异常的让人喷血。

    而森林下面粉红的像是鹅蛋那么大的一圈红晕的ròuròu。

    粉红粉红的呈现在他眼前。

    那ròuròu平常陈楚都以为是一堆褶皱,而那小莲给他看了,他也没有完全懂得。

    一个女人一个样子,季小桃的ròuròu要比那小莲的更粉嫩,而且此时火烧云的两瓣大**分开,露出里面两瓣小**。

    陈楚几乎要在那两腿间跪拜下去。

    他慢慢的走过去,咽了口唾沫。

    他不知道该不该亲这东西。

    如果是那小莲的他绝对不会去亲。

    但是这时季小桃的。

    陈楚脑中像是被雷击了一般,一下扑了过去。

    靠近那ròuròu,犹豫一下,然后张嘴堵住了季小桃的两腿之间。

    “嗯~!啊~!”

    季小桃大声呻吟了一下,身体颤动,不过没有醒来。

    像是在睡梦中正爽着……

    第四十七章 进进出出凸凹间(文)

    陈楚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全身的毛孔都跟着乍开了。

    突然间无比的清醒。

    一屁股坐到床下水泥地面上。

    此时,斑斓的阳光从窗帘中投shè进来,光光点点的照在他的脸上。

    他感觉一阵炎热。

    额头禁不住冒出细密的汗珠。

    本来有窗帘挡着窗子,屋子里发yīn,又有电风扇吹着,气温还算凉爽。

    不过陈楚做贼心虚,刚才那声呻吟吓得他全身都麻木了。

    他开始以为自己是不会怕的。

    大不了被季疯子砍死。

    能干了季小桃,他现在觉得自己死都值得了。

    现在,他感觉自己错了,是大错特错了。

    他很在意,也很怕的……

    咽了口唾沫,此时下面也软了。

    他站起身,慌忙走到桌前停住,轻缓的端起水壶倒了一杯凉水。

    大夏天的他不习惯喝热水,即便是冬天他在家也是喝凉水喝惯了的。

    他有些哆嗦的端起杯子,尽量不让自己发抖,慢慢的喝光水,然后又倒了一杯水。

    一连三杯水喝下去。他肚子都有些咕噜咕噜的发出声响了。

    陈楚坐回自己的床上,呼哧呼哧的压抑的喘息了一阵。

    感觉身体凉快了许多。

    拿起枕巾,擦擦额头的虚汗。

    他原本以为偷女人很简单的,不就是骑上就干么!

    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他究竟怕啥?他现在为了得到季小桃的身子连死都不怕,季疯子算啥?大不了砍死自己呗?那自己究竟怕在什么地方了?

    他感觉心跳慢慢的放平稳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也轻松了许多。

    喝了几碗水,他不再口干舌燥。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随后有些想明白了。

    有的时候人在某种时刻能够领悟很多东西,就像武学最高境界的无形无招式一样。

    也像厨师在做菜的时候瞬间的感悟,也能得到更好的做菜的灵感。

    做数学题也一样,难解的方程式,有时候也就是在瞬间的灵感中能够解开,艺术家也是如此……

    陈楚现在作为偷女人的初学者,他忽然间感悟到了不少这方面的灵感。

    这时候,他在自我反省中感悟。

    唔……原来偷女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

    也是博大精深的。

    不偷不知道,一偷吓一跳……

    很多东西都是在不断的摸索和总结的。

    各行各业都是的,东北土匪头子……唔,东北王张大帅张作霖同志,以前胆子也不大,是骟马骟猪的,也叫‘敲猪。’就是阉割的意思。

    张作霖是个兽医,一个大字不认得。

    但是在战争纷乱的年代他慢慢的加入土匪的恐怖组织,一点点的锻炼胆子,越做越大,最后雄踞东三省,他活着的时候,小日本不敢动东北分毫,死的时候……

    陈楚喜欢听评书,他喜欢这些故事。

    现在联想到自己身上也是一样的,什么东西都有第一次。

    第一次做的时候胆子小。

    就像自己第一次偷看刘翠撒尿似的,隔着那么远,都怕被人家发现,还脸红心跳的。

    后来胆子慢慢大了,一直到现在敢这么做……

    唔!原来自己也很牛逼了……

    陈楚平静了下来,心跳恢复往常,嘴角留露出一丝的笑意。

    没有人是天生的天才,也没有人随随便便成为人上人。

    陈楚站起身,从新打量着季小桃这完美诱人的酮体,这次他慢慢走到她的床前,他的脸上不再有恐惧和垂涎。

    相反有了一丝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冷静。

    不过,只过了片刻,他的口水还是忍不住了。

    心想她妈的,这种坐怀不乱的境界还得练啊!

    “小莲啊……我来了……”

    陈楚心里有个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呐喊,手有点哆嗦的伸出,慢慢的碰触到季小桃柔嫩白皙又光滑的脸蛋儿上。

    那脸是那样的洁白,入手滑腻,弹xìng十足。轻轻一碰就让人下面硬了。

    陈楚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能够有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如果自己能有这样的老婆,这辈子将此生无憾。

    ……

    现在的季小桃就是他眼中的女神,甚至女神都不如她。

    陈楚微微闭上眼,轻轻的俯身下去,在她的面颊亲了一口。整个人再次的热血澎湃起来。

    那柔嫩嫩的脸蛋儿,让陈楚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吹弹即破这四个字的含义。

    原来学校语文书上形容女人的词儿都是真的,什么吹弹即破,什么杏眼桃腮,什么玉面雕琢,什么楚楚动人……

    现在的季小桃就是。

    她简直就是一件雕琢的艺术品。

    陈楚就像一个鉴赏艺术品的专家一样的在垂涎的欣赏着。

    那脸蛋儿入口柔软,滑嫩,又温柔,温热的。

    陈楚的嘴唇碰上轻轻的亲吻,又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起来。

    他闭上眼,仿佛进入天堂般的享受。

    或者像是吸食了dú品的dú贩,是那样的飘飘yù仙……

    “小桃……我要你。不过我要得到你的全部,永远得到你的人……得到你的每一处地方,我会对你好,甚至拼了xìng命不要也会保护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好爱你……”陈楚感觉自己说的很ròu麻。

    但是他自己却被感动得眼圈热热的。

    亲吻着季小桃的半边俏脸全是吐沫星子。

    季小桃睡梦中条件反shè的有些痒痒了,嗯嗯了两声,臻首动了动,陈楚又顺势下滑,亲到了她的耳唇上。

    那耳唇滑腻腻的又有些清凉,陈楚整个含在嘴里,就像含着小宝贝那样的痴迷。还不禁咂砸嘴角。

    张老头儿说过女人有几处敏感的地方,大腿根儿不用说了,还有女人的嘴唇,额头,眼皮都很敏感。

    还有一处便是耳唇。

    亲吻那里女人会极为的激情。

    季小桃安眠yào中睡的很死,而且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睡好。

    此时睡梦中也正梦见男女的jiāo合。

    梦中的男人是那样的帅,高大,又是雄壮有力。

    下面的东西大的让她惊呆。

    正在她下面奋力驰骋着。

    男女都是好色的。

    男人碰到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下面便会梆硬梆硬的。

    而女人碰到大帅哥,帅的一塌糊涂也会甘愿千里相送。

    比如……有传说中的千里送13的。

    季小桃在梦中感觉那男人要和她那个。

    开始她还是极为的挣扎的,那正是陈楚分开她大腿的时候。

    而后她梦中那个男人摸她亲她,又干她。

    她开始反抗,不过一浪又一狼的‘高巢’涌动而来,她就受不了了。

    看着那个帅气的男人,开始躲闪他的吻,但下面已经被弄的痒痒的,桃花之水泛滥成灾,那男人的东西塞了进去,让她爽到了巅峰……

    ……

    当然她梦中的意境也有陈楚摸摸抓抓的成分在里面。

    陈楚恋恋不舍的含着她的耳唇,然后亲吻着她的香腮和白皙的脖颈,手也顺势搂住她的头,那样深情的亲吻着。

    喝了三大杯水产生的口水都尽可量的往人家脸上抹了。

    这口水量季小桃再洗一次澡都够用了。

    陈楚还是那样亲着,呼吸也越来越沉重。

    最后他捧着季小桃的面孔,轻轻的亲了几下她秀眉的额头和眼皮。

    季小桃睡梦中微微躲避。

    陈楚笑了。

    无比紧张的慢慢的嘴唇朝着那红彤彤如同小樱桃似的小嘴儿亲去。

    季小桃的嘴儿不大,那种秀气,秀美的小嘴儿美极了。

    陈楚爱怜的怕弄痛了她的小嘴儿一样轻轻的印了上去。

    吧唧发出蜻蜓点水般的声音。

    陈楚感觉好甜。

    伸出舌头在她的红唇上舔了一圈儿。

    “哦……”陈楚发出一声爽透全身的呻吟。

    整个身体再次麻木了。

    这时,他身下的大棍子再次直立起来。

    陈楚慢慢的又一次爬上了季小桃的床。

    这次,他有些癫狂。

    终于忍受不住刚才那种蜻蜓点水般的爱抚。

    搂住季小桃的脖子,一口堵住她通红的小嘴儿。刚才他的试探已经证明可以再用力些。

    陈楚的胆子也大了。

    堵住季小桃的小嘴儿感觉自己就行在做梦一样,大脑一片空白,一只手也握住了她胸前的一只大白兔,一边亲着一边揉捏了起来。

    大白兔雪白雪白,在他的手中开始缓慢的变着形状,随着陈楚的激动加大力气,那大白兔也跟着软乎乎的快速的变着形。

    终于,季小桃好像被捏的感觉到了疼痛:“嗯啊!”的呻吟出声。

    而这次陈楚并没有松手,也没有吓的一屁股掉下床去。

    经历过了一次,他的胆子也锻炼的更大一些了。

    反而是更深情的去亲着她的嘴儿,握着她的大玉兔,那样子就像死也不会放开一样。

    季小桃嗯嗯的发出呻吟之声,睡梦中那个帅气高大的男人也是在这么用力的捏着她的nǎi。

    她感觉爽的不得了。

    下意识的翻身,一条大腿压了过来,正压到陈楚的屁股上。

    陈楚整个身体遂即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一手顺手接过这条雪白的大腿,手掌顺着雪白柔滑大腿的脚踝肌肤,一路向上,最后捏到季小桃弹跳柔软的臀瓣上。

    试了几下加大力道。

    季小桃嗯啊出声,那呻吟声让陈楚几乎魂儿都丢了。

    不行了!不行了!陈楚感觉自己要shè了。

    你他妈的季小桃,谁以后要是你的男人可完蛋cāo了!还不得被你抽干啊!你简直就是妖精,是妖孽啊!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骨精啊!

    不过,老子愿意被你这白骨精抽的骨头不剩,抽干,抽死了我也愿意,你抽死我吧!

    陈楚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

    手掌啪的拍了季小桃雪白雪白的臀瓣一把。

    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季小桃又是叮咛一声呻吟~!

    啊!!!

    陈楚感觉这下要shè了。

    不行了,不能再拍这小妖精的屁股了。真是让人受不了了!

    这季小桃的叫声太让人受经不住诱惑……

    陈楚头一低,不敢再去看她那让人销魂的,呻吟着的表情。

    把头一下埋到她两只雪白大白兔之间,两手握住两只大白兔,又挤又舔又啃起来。

    他想好了,好好舔一舔这大白兔就马上分开季小桃大腿,像干那小莲一样把下面chā进她的腿窝子里。

    干她个进进出出,让她的凹凹凸凸彻底的人仰马翻……

    (今天还有一章。)

    第四十八章 喷流直下三公尺(文)

    季小桃在睡梦中发出嗯嗯的呻吟,她娇躯不断的扭动,纤细的小蛮腰柔千百回。

    两条白皙修长的大白腿一会儿伸的笔直,一会儿又在阵阵呻吟中扭曲。

    她的身体柔软,白嫩。

    像极了一条正在配偶中白花花的美女蛇。

    陈楚这段时间在县医院整天呆着没事儿,除了装睡觉偷看人家季小桃洗澡,偷摸人家身子,就是半夜出去练拳。

    不像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被的那样黢黑的了。

    不过在人家季小桃身上滚来滚去的,有白花花的身子映衬着。

    他显得就那样的黑了。

    就像是一头黑猪在拱着一颗粉嫩嫩白花花的大白菜……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陈楚每次碰见人家情侣两人手牵手他总会这么说。

    此时,他的色色的模样比猪还要猥琐。

    口中低低的呼唤着小桃的名字,嘴巴在她两只大白兔中间挤出来的深沟里横冲直撞。

    季小桃睡梦中嗯嗯出声,被弄的极爽。

    陈楚不怕了,不禁想这妞儿给自己吃两片安眠yào,那yào效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一片都这么厉害,两片被人分尸了都不知道哇!这妞儿真狠,老子得好好报复!

    他拱了人家胸口一阵,开始张开嘴吧唧吧唧的亲了起来。

    在两只大白兔上啃来啃去的。怕留下牙印,只是轻轻的啃,鼻子拱着的时候是用些力气了。

    随即脸也在人家胸口和白皙脖颈间来回的蹭啊蹭的。

    季小桃胸上的口水已经湿淋淋的了。

    陈楚又吻着她白皙挺翘的下巴,最后亲到红彤彤的小嘴上。

    在季小桃呻吟换气的时候,她那小嘴儿微微张开,陈楚的舌头趁机伸进去了。

    “唔……”季小桃睡梦中也是感觉有点不适应。

    下意识想要躲闪的样子。

    陈楚扶着她的臻首,强有力的舌头伸进去就开始搅动起来,张开嘴拼命的吸允起季小桃口中甜甜的津液。

    入口是那样的甜蜜,那般的柔滑。

    缠绵那条柔柔的小小的舌头,那小舌开始躲闪着,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季小桃的胸口也跟着开始一起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