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伏的,两只大白兔瞬间成了起伏的白色丘陵。

    随即,她口中喷兰吐芳,呻吟发出来的呵气平暖烘烘的喷入陈楚的鼻和口中。

    陈楚忙大口的吸进了嘴里。

    感觉季小桃呼出来的气是那样的甜,那样的美,比神仙的玉液琼浆还好。

    刺激着陈楚对她的小嘴儿开始肆无忌惮的狂吻起来,恨不得要把季小桃的整个身子吸进去。

    两只手也开始加大力抓住那两只大白兔,用抓nǎi的五指紧扣的姿势,五根手指扣住跳跳的大白兔,随后用指缝夹住那枚粉红色的还微微透明一样的小相思豆。

    刚揉了没几下,那粉红色的小相思豆一下就挺直了起来。

    陈楚晕了,没想到这东西还能梆硬起来。

    忙停止与季小桃的长吻。

    这时季小桃在yào劲的挥发下,已经晕晕乎乎的有点配合的小舌头与之缠绵在一起。

    长吻分开之时,一些口水延长着水线,在两条舌头间牵绕起来。

    陈楚忍不住的又在她红艳yù滴的唇上狠狠的吻了几口。

    这才往下游移,含住大其中一枚挺翘的相思豆,像是小孩儿吸nǎi一样的吸起来,舌头也在那相思豆上缠绕。

    吸了一个,随后又去吸另外一个。

    女人白兔上的相思豆也是极为敏感之地,这么一被含住又是揉,又是舔,又是吸允。

    季小桃身体更为燥热。

    口中从刚才的嗯,嗯的声音。

    开始被啊!啊!哦,哦!声代替了。

    陈楚晕了,两只手握住大白兔,伸出舌头一路向下舔去,季小桃光洁的肌肤留下一连串的口水,一直到她白皙的肚皮。

    陈楚看到那柔软的肚皮上调皮的小肚脐更是呼吸急促起来。

    那小肚脐挺翘着的。

    陈楚张口去舔。

    季小桃身子痒的哦哦两声,竟然大力动了一下。

    陈楚顺势再次往下,不禁看着那一块黑森林发呆。

    这……这……

    陈楚闭上眼,脸在季小桃那戳黑森林上蹭啊蹭的。

    心想自己还收藏的一根刘翠的‘黑色森林呢!’还有朱娜备皮留下的一撮黑森林。

    这是季小桃的森林了。

    对陈楚来说这里便是他最后要攻陷的圣地。

    他几乎没犹豫,张开嘴便去亲吻起来。

    季小桃更敏感的娇躯扭曲了。

    呻吟的声音也练成一串。

    下面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方,尤其是处女,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处女,身体的条件反shè非常的大。

    下面那块地方未被男人开放的,对男人是极为好奇,陌生,又恐惧的。

    条件反shè自然也敏感的多了。

    相反要是生完孩子的大老娘们自然没事儿了,下面都被男人弄了半辈子了,也被骑或相互骑半辈子,根本就麻木了。

    生过孩子的女人更是如此,下面那么粗的孩子都出来了,就算你怎么恢复也恢复不过来……就算是剖腹产,下面也会因为怀孕的时候往下坠,把下面的……那个骨盆撑大,胯骨骨头间撑开。

    下面的港口的骨缝也会扩大的。

    所以,只要你生过孩子,再恢复也不如初。

    看是不是处女看她的胯骨也能看出来的。

    现在女的不少打胎的,有经验的男人瞄一眼就懂得了……

    而xìng工作者更是如此,整天干这个,大腿一劈,您老人家随便弄吧!

    把男女间的事儿看成跟一日三餐,家常便饭,所以感觉也越来越小。

    ……

    季小桃这处女地现在也终于经受着男人的黑手。

    陈楚在那片森林亲吻着,还含着几根在嘴里。

    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骚。

    相反,季小桃洗的很干净,洗屁股的时候连中指都伸进火烧云里弄了半天。

    可见这人的洁癖。

    不过,这样洁癖的人也逃不过生理的反应。

    被陈楚这么弄,她下面粉红的火烧云开始热热的和暖炉一样了。

    甜蜜又滚热的蜜浆不断的泛出。

    陈楚感觉脸上痒痒的,而这时,一股说不清的味道传入他的鼻孔,像是有点疝气的味儿。

    陈楚循着这股味儿见黑森林下面冒出了一些水。

    季小桃身体扭动,两条大腿加紧的来回的磨蹭着,那水正慢慢的溢出火烧云,甚至都蹭到了白花花的大腿上。

    陈楚脑袋像是zhà了一样。

    这……这就是‘印水’了。

    张老头儿和他说过,这东西起润滑的作用,生物书上也写过,他和那小莲办事的时候,她也分泌了许多。

    不过这是季小桃的。

    陈楚闭上眼再次贴近那两瓣分开的大**上。

    此时,粉红的火烧云颜色更为鲜艳。

    陈楚心跳也加速的看着水流,他不知道这东西这印水能不能舔了。

    当下闭上眼用鼻尖撞了一下印水。

    季小桃嗯啊!又呻吟一声。

    他不再犹豫,呼的一口堵了上去。

    大口的亲吻住那两瓣大**,并且伸出舌头努力的往里面伸着。他对自己说,这时季小桃流出的,是干净的。

    爱屋及乌,现在哪怕是季小桃拉出的屎,他甚至都不认为是脏的。

    当然,没那么口味重去舔了。

    季小桃xià tǐ被封堵住,陈楚的舌头还往桃花深处伸着。

    她啊!啊!的呻吟起来,大腿自动的夹在一起。

    陈楚的脑袋被夹住,不过还是在拼命的吸着,印水流进他嘴里,他用舌头再顶出去。

    他不敢喝这东西,不过还是尝到了味道,酸酸的。

    陈楚吧唧吧唧的亲着,感觉这下面火烧云那几片ròuròu,生物书上学名的大**和小**,也就是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了,仿佛让他永远的亲不够。

    他无意间瞥见强上的挂钟。

    心顿时一颤。

    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自己玩弄了这么久?

    陈楚有些发慌了,毕竟季小桃人家是个大姑娘,还不是自己的老婆。

    得赶紧弄,干完了还得打扫战场呢!

    陈楚忙恋恋不舍像是亲嘴似的叭叭叭的亲了几下,她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舌头有些不舍滑腻滑腻的华容道里缩了回来。

    抓了抓季小桃的大白腚。

    她痒痒的才再次把大腿分开。

    陈楚折腾的汗淌下来了。

    忙俯身,挺起了自己粗粗的大棍子。

    这也是今天最重要的一步。

    也是最后的一步了。

    此时下面硬的不行,比干那小莲还要硬。

    膨胀的感觉像是随时bàozhà开来。

    用手推着大棍子往季小桃火烧云里捅了过去。

    昨天和那小莲干了五次。

    他不再是女人上下两个洞都分不清的小屁孩儿了。

    并且季小桃下面的火烧云已经被他又亲又舔的拨弄开了。

    陈楚忽然想到她洗身子的时候中指不是伸进去了么?

    他也想试试。

    先伸出中指,然后慢慢的chā进火烧云里。

    立即一股温柔,又温热的感觉。

    他来回抽出推进几下。季小桃呻吟和呼吸也加速了。

    陈楚不再犹豫,也怕没时间玩了。

    抽出滑腻腻的中指。

    大棍子往前一送,腰眼用力往前一挺。

    “啊!”睡梦中的季小桃大叫一声。

    这声音的分贝可不小。

    陈楚吓懵了。

    张老头儿说过女人第一次痛的很,还会出血。

    陈楚感觉大棍子进去了一个头,虽然滑腻,但也和上次误会chā进季小桃屁眼的感觉差不多。

    都是那样的紧。

    只是鱼肠道不会出血,这里的第一次会出血。

    万一……

    陈楚瞬间冷静下来,他没想到季小桃真的是处女,如果不是处女了,自己像干那小莲似的,猛干一气,现在是,出血了之后可不好收场了。

    想到这儿,他用大棍子进去的部分来回的蹭着。

    心想反正我不往里面进了,就进去多少算多少,就这么干!反正不出血也算把季小桃给糙了。

    季小桃睡梦中也是被男人干,此时断断续续的呻吟起来。

    床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季小桃的两条大腿被陈楚抗在肩膀上。

    娇嫩白皙的身子被干的轻微的波动。

    陈楚这么干了几百下,终于忍不住了,两只手抓住季小桃的被干的跳来跳去的大nǎi。

    下面最后忍不住在她狭窄的柔道里终于喷shè了出去。

    第四十九章 疑是旖旎春梦痕(文)

    (感谢兄弟们支持!不知道能不能求求月票哈。)

    阳光斑斑点点透过窗帘照shè在陈楚有些黑黝的后背上。

    他身下压着的便是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

    一个是整天在村里大道上疯跑的半大小子,天天风吹日晒,不是干活就是打鸡骂狗的。鸡窝不到鸭窝到的主。

    一个是县城里父母和哥哥的千金小宝贝儿,整天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伤了,恨不得弄块木头板儿放在祖宗牌位上当小祖宗,小姑nǎinǎi一样的供着。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此时黏糊在一起。

    两人的皮肤一比就是黑白分明。

    陈楚感觉自己就像压在一团软软的棉花上。

    仿佛刚才一下整个人都随着下面的精华喷了出去。

    他呼哧呼哧的压着白花花的季小桃。

    刚才喷shè出去时候的感觉简直yù仙yù死。

    自己这次真是爽死了。

    虽然下面只干进去一个头,那也是干进她的火烧云里了。

    他身体紧张的像是一只棍子。

    干出去之时浑身紧梆梆的,都伸的笔直,发出压抑着低沉的啊啊声。

    陈楚这僵硬的身体和声音持续了十几秒,这才松懈下来。

    趴在季小桃身上有些沉重的喘息着。

    季小桃也像是感应到这次潮水来袭一样,身体跟着僵直,两条雪白的大腿也抬的更高,屁股也不由自主的高抬挺翘起来。

    陈楚弄完了,压在她的身上,她仿佛还是意犹未尽的睡梦中大腿夹住了陈楚的屁股,还用火烧云在他的下面蹭着,口中还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嗯,啊,啊~!”

    陈楚脑袋都要zhà了,心想这季小桃可真是妖精!这要是以后结婚了,谁娶了她没有个好身体还真是受不了啊!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新结婚的女人就是一个无底洞。

    你看没结婚的时候,是小姑娘时,羞答答的害臊也害怕男女之事。

    但是结婚过去几个月,那可是勇猛如母老虎,需求量大的时候。

    当然了,那是以前的小姑娘了。

    现在的小姑娘有几个婚前不和人睡的,搞对象在一起同居打胎太正常不过了。

    而且小姑娘的恋爱经历,究竟经历了多少男人是一个谜了。

    所以现在的……一部分小姑娘吧,你懂得……小姑娘处对象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无底洞了。

    ……

    陈楚看着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实在舍不得,心想这要是自己媳fù多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搂着大屁股睡一觉多带劲。

    看墙上的的时间已经一点四十了,陈楚恋恋不舍的从她白花花的肚皮上爬了下去。

    刚才下面喷出去的东西黏糊糊的,把季小桃下面弄的哪都是。

    陈楚把事先准备好的手纸轻轻的擦拭着她下面的火烧云。

    这一擦,那下面又流水了。

    陈楚汗下来了,毕竟是半大小子,下面硬的快,不过他忍着,手纸擦没了又找来块布,沾着季小桃刚才洗身子的水给她擦下面。

    心想反正这水也是季小桃用过了。

    再说这丫头刚才擦了半天,这水都清亮清亮的,要是自己洗得浑浊,要是张老头洗完倒掉,能把县城的脏水窖给堵住。

    陈楚擦干到季小桃有些翕动的大嘴唇和小嘴唇的时候,下面又硬了,只是硬的有点疼。

    发现那下面被自己弄的有点开了,好像有点血丝冒出。

    陈楚吓坏了,忙用布沾着水又轻轻的擦拭起来。

    男人和女人不同。

    女人是上床前紧张的不得了。也恐惧的不得了。

    男人则是办完事后开始紧张了,办事前急哄哄的勇猛无比。

    陈楚现在就紧张了。

    他倒不是怕负责,再说了,就他这条件,对人家负责还不如不负责了。

    家里死穷死穷的,就算他们年龄相当也不可能的。

    人家季小桃不用他负责还没事,要是用他负责了没准人家要不着什么东西,反而再搭点啥。

    这时陈楚多了个心眼,把季小桃的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火烧云上面,又用大被盖住了。

    季小桃本来就痒痒一些。

    这小子又使坏的把她的中指伸进自己的火烧云里,然后用大被把这妞儿捂了个严实。把人家的头都捂住了。

    这小子提上裤子,忽然感觉异常的满足。

    季小桃被大被捂着投不过气,浑身冒汗,手挠脚蹬的。

    陈楚慌忙把地上擦拭下面的黏糊糊的手纸装进塑料袋,把那块布也装了进去。

    来不及扔,这小子就提好裤子连同塑料袋一起搂进了被窝装睡。

    没过五分钟,床上的季小桃就呻吟。

    “热死了……”

    白皙光溜溜的大腿把被子蹬掉了,她全身又光着腚了。

    大屁股冲着电风扇呼呼的被吹着。

    这一冷一热的转变,季小桃忍不住阿嚏!的打了一个喷嚏。

    随即她浑身一缩,跟着哆嗦了一下。

    像是有些转醒的模样。

    不过还是到了两点钟,季小桃设的闹钟响了起来,她才睁开眼。

    第一个感觉便是浑身乏力。

    两条大腿好像发麻发木没有力气一样。

    忙伸手关了闹钟。

    意识里她忽然想到睡梦中好像是有个男人把她的大腿抗在肩膀上,把她这顿干。

    她也是被干的那么爽。

    不过睁开眼,见一切如常,电风扇呼呼的吹着,陈楚还是呼呼的睡。

    她还是光着大屁股。

    被子已经踢掉地上了。

    季小桃忙坐起身要去捡,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