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噗嗤噗嗤的也极为的润滑了。

    女人不怕粗的,因为再粗也可以装的下,而且频率慢。

    就怕细长的,那家伙动作快,咔咔咔的干很容易捅到ròu壁上,那能让女人疼上一阵子了。

    陈楚的家伙算是不小了,十六七公分,如果再兴奋一下能达到18公分,这算是大家伙了。

    他只和那小莲干过一晚上,这方面的经验还是不多的。

    现在他姿势没掌握好,这东西得稍稍往下一点,再往里面送,那样能容易一些,陈楚则太往上了。

    一下顶撞在季小桃下面的按钮上了,然后贴着按钮硬生生的往大嘴唇里面送。

    这显然是太擦边了。

    也让季小桃无比的痛,无比的爽。

    女人的那个小按钮儿古时候叫做鼠fù,或者臭鼠,当然叫的最多的名字是谷实,现代叫做‘印帝’。

    这是女xìng兴奋的最重要的开关。

    陈楚直直的顶到了这里。

    季小桃根本受不住了刺激了。

    国外的某些部落,或者一些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者,有一些人怕过于的受到刺激。

    都做手术把这谷实割掉,这样就可以更好的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便是麻木了,不会发生什么‘高曹’之类的。

    陈楚下面顶住了季小桃的这里,而且受到刺激下面不断的用力,腰眼把力道灌足了,而后猛干几下。

    季小桃受不了了。

    大叫几声。

    臻首耷拉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而鼻息也是气若游丝的。

    陈楚懵了,忙把下面抽了出来,然后把光溜溜的季小桃平整的放倒。

    一手掐住她鼻子下面的人中穴,用力的按住。

    没吃过猪ròu,他也看到过猪跑。

    人中穴是一个让人苏醒的穴位,张老头儿告诉过他。

    还有虎口穴,在人落水或者昏迷的时候都是掐人中和虎口穴位的。

    陈楚一时有些发懵,又张大口不断的往季小桃嘴里喷气,学着做着人工呼吸。

    过了一会儿,季小桃悠悠的睁开眼,身体仿佛那般的无力。

    就像是一团洁白的棉絮一样。

    “陈楚,抱着我……抱着我躺一会儿……”

    季小桃气若如丝的说。

    “好……小桃姐你没事就好。”

    陈楚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勾住她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

    他没抱过女人。

    正确的手法是一手穿过女人的胳膊,一手搭住腿弯。

    这家伙把人家脖子勒住就抱起来了,季小桃吃痛,不过还好时间不长。

    重新把季小桃放在床上,她就像是一只软软的可怜的小兔子一样依偎在陈楚胸膛上。

    陈楚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

    他想好好再摸摸她的身体,不过想了想没敢。

    过了一阵,季小桃有些缓过神来,轻轻的叹了口气。

    “陈楚,你看看我下面破没破……”

    “哪里?”陈楚问。

    季小桃脸红了一红。

    “就是……就是那层处女膜……在小嘴唇里面的,你帮我看一下,我现在浑身没劲儿……”

    陈楚哦!的答应了一声。

    然后俯下身。

    看到她的两腿间现在还是潮乎乎的。

    手轻轻的抬起季小桃的一条大白腿,她也迎合的把两腿间分开。

    陈楚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她的大嘴唇。

    “啊……”季小桃又呻吟了一声,身体有些发抖。

    陈楚也抖了一下,又继续往前伸,拨弄了一下她的小嘴唇,见那里出现了些血丝。不过嘴里面还真有一层白色的薄膜。

    “小桃姐,好像……好像出血了,不过还有层膜……”

    “啊?”季小桃吓了一跳。

    忙挣扎的坐起来,不顾及虚弱的身子,忙伸手把大嘴唇和小嘴唇分开,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嘘出一口气。

    “还好……”

    她说完,又软软的躺下了。

    “还好?”陈楚有点懵了。这还好是破了还是没破?

    季小桃心里明白,这小子没啥经验,弄了半天,弄是弄进去了,不过却一用力戳在了她的鱼肠道的ròu壁上。

    不然也不能让她这么痛了。

    如果要是真直接干进去了,自己就不再是处女了。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的兴奋,想让陈楚再好好的干她一把。

    ……

    陈楚看着眼前光溜溜的女人,下面又梆硬梆硬的了。

    不禁在她雪白大腿上磨蹭,身体也慢慢的再次压上了。

    他搂住季小桃的脖子,在她有些惨白的脸上亲了亲。

    “小桃姐,刚才我太使劲儿了,这回咱轻点弄……我保证不让你疼了……”

    季小桃有点躲闪着他,主要还是不让他亲嘴,刚才亲就亲了,她怕再这样自己会忍不住的。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的说。

    “陈楚,你,你答应小桃姐,你怎么弄都行,就是不能碰坏了那层膜……你是亲,是摸,还是干,反正就是不能弄坏了那层膜……”

    陈楚有点晕。

    季小桃又解释说:“陈楚,你还小,而小桃姐再过几年,甚至用不了几年,两三年可能就嫁人了,如果那层膜还在,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如果没有了那层膜,以后的男人不会对小桃姐好的,你能明白么?”

    “小桃姐,你,你的意思是不嫁给我么?”陈楚有些失望的看着她。

    “陈楚,你怎么还这么孩子气,我比你大,再说……我父母也不会同意你的……他们,他们想让我找一个县城里的有正式工作的对象,或者是翰城的公务员之类的。”

    季小桃说着眼睛看向别处。

    陈楚有点明白了。

    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他们村里的姑娘都奔着嫁给县城里的人。

    那样一来以后便不再是农村人了,而且是县城里面的户口了,一辈子不用种地,喂猪啥的了。

    不再是泥腿子,靠天吃饭,整天修理地垄沟的农村人了。

    县城里的女人或坐着轿车,或有一个班儿上,在工厂里当一个正式工人。

    农村姑娘都向往着这种生活,也是农村老丈母娘对闺女的期望。

    像季小桃这样县城里的姑娘,长得又漂亮水灵的,自然希望找一个更好的了,不用说多有钱,最起码也要找一个公务员了。

    陈楚还不明白公务员到底是什么,他理解反正是当干部的、当官的。

    忽然,陈楚抓住了季小桃的小手。

    她的手指是那样的洁白又细长。

    通过窗帘中斑驳的光点的照shè下,甚至透明了一般。

    陈楚摸着那柔嫩的柔荑,身体一阵的麻木,赞叹这手真好看,为了这双手自己也要努力了。

    把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几口,又贴在脸上。

    “小桃姐,你家里面不就是想给你找一个当官的女婿么?你等我好不好?我……我也要当官,然后我娶你。”

    季小桃笑了。

    而且眼里的泪流淌出来。

    她有些感动,不过她明白这官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先不说文凭,最起码的这人际关系他都弄不明白。

    天朝的官,后面没人,你当的上么?

    季小桃毕竟在县城念过书,耳濡目染见过很多的事情,现在陈楚说要当官,无异于彗星撞地球,根本就是捕风捉影不着边际的事儿。

    不过,她还是有些感动的。

    “陈楚,别傻了,你好好念书,以后有什么困难,等……等将来小桃姐混好了肯定帮你。以后你在农村找一个会过日子的好媳fù多好。”

    “小桃姐,我就要你当我的媳fù,我谁都不要。”陈楚抓住她的柔嫩的小手,像是季小桃立马就要消失了似的。

    “小桃姐,你等我……三年,不,两年,我一定当官,然后娶你当老婆好不好。”

    “行了,别说了,我信你行了不?”

    季小桃扑哧一声笑了。

    她不想再和陈楚说这个。

    只是不想让他有压力了。

    她现在心里还在想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便是霍子豪。她要嫁给的人当然是霍子豪,其他任何人不嫁,只要她保住这层膜,她认为就是干净的了。

    很多人都有一个心结,认为自己有个大学毕业证就是牛逼的了,认为有张硕士文凭就会光芒万丈,认为有个博士学历以后就会繁花似锦……

    也因为这些心结,那颗骄傲的心最后被自己摔的粉碎,在成功的路上更多了许多的坎坷和荆棘。

    而女人认为有了这层处女膜,就是贞洁,男人认为自己有了女人的这次处女膜便不会戴绿帽子。

    不知道这层膜能不能保护两个人一辈子的幸福,和代表着到底纯不纯洁。

    季小桃此时贴着陈楚的胸膛,忽然一阵热乎乎的很有安全感。

    两人贴近,两条赤果果的身体紧紧的黏在一处,陈楚的下面又硬邦邦的贴着她的大腿根磨蹭,而他的手也再次抓住她的nǎi不停的揉着,虽然她的小嘴儿在躲闪,但是脸蛋儿和脖颈被陈楚不停的亲着,和轻轻的咬着。

    不多一会儿,她便又轻微的呻吟出声。

    “陈楚,哦……我知道你憋的难受,小桃姐随便你弄,你只要别弄坏那层膜就行……”

    “小桃姐,我……我好想干你……干你的屁股。”

    季小桃愣了愣。

    “你说啥?”脸色红彤彤的。

    “小桃姐,你刚才不是说怎么干你都行,就不许碰坏那层膜吗?那我干你的屁股,你,你是不是也可以?小桃姐,你和我说实话。”

    陈楚忽然加重了语气问:“生物书上说,女人比男的发育的早,成熟的快,我今年十六都憋不住的想女人,你都十九了,你……你想不想男人,想不想和男人办那种事?”

    季小桃脸更红了。

    过了一阵。

    她低头轻轻说:“想,我想被干……”

    她虽然害羞,不过还是缓缓的起身撅起白白的大白腚,然后腿又分开一下。

    这样屁股撅起来更高了。

    “陈楚,你要是实在想干我的屁眼,那就干吧!”

    第六十章 冰火两重天(文)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对异xìng都是存在着好奇和渴望的。

    如果男女没有那种两xìng的yù望相互吸引。不是自身有毛病便是受到过什么刺激。

    比如女人在小时候受到过色狼的猥亵或者其他的。

    那便会抵触男人了。

    如果男人不喜欢女人,可能就是xìng取向有问题了。或者憋的太久了,撸麻木了。

    健康生长的男女都相互喜欢的,男欢女爱这是自然的规律法则,就像磁铁的两级相互吸引。

    季小桃很健康,一直憋了十九年,今天遇到了打开或者说偷开她身体yù望的男人。

    就像她下面湿润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火烧云一样。

    已经潮热的,湿湿乎乎的了。

    差不多可以灌溉一颗苞米苗的水分了。

    她被陈楚摸的xìngyù高涨。她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矜持的女孩儿,一个女专科生,一个护士。

    对方不再是一个半大小子,一个农村人,一个和自己门户不对的家庭。

    她现在只知道她想要了,对方是个男人,她是一个渴望被压在身下被人驰骋的女人。

    她的屁股撅起的很高。

    两只白皙光滑的膝盖跪在床上,脸紧贴着床铺,这样屁股就能撅得更高。

    她希望陈楚那东西伸进去,又害怕伸进去。

    她想保留这份第一次的贞洁,又受不了这火热的yù望的诱惑。

    如果陈楚现在不听她的直接把大棍子塞进她大小嘴唇中的鱼肠道,她也会愿意的。

    不过陈楚还是怜惜了。

    心软了。

    倒不是他不想干了,而干的地方不对。

    陈楚看着这白花花的大屁股。

    这次感觉就像是幻觉一样了。

    他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感觉疼,而且真他妈的疼啊!

    自己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竟然能让县城里的女护士脱光,上床,然后还撅起了大腚眼子让自己干?死了都值了~!

    老子这是光宗耀祖了!

    陈楚此时的兴奋和两个月后他干了村里的女大学生村官一样。

    那次更为兴奋了,当然那是后话了。

    陈楚激动的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在哪里下手了。

    先伸手在季小桃那白花花的撅起来的大屁股上摸来摸去,然后拍了几巴掌。

    清脆的响声,回dàng在房间里。

    季小桃啊啊!的呻吟的叫出声来。

    她被拍屁股拍的又害羞又期待。

    男人心里面藏着一颗yíndàng的心。

    女人心里面藏着的也不是一个纯洁的,或许比男人更yíndàng,只是包装的很好。

    只要撕开包装,她们可能比男人更火热,更激情,更一发不可收拾。

    “陈楚……你,你别拍了,我快到了,你快点弄进去!”

    季小桃连连呻吟起来。

    陈楚也呼哧呼哧的,把她的大屁股摸了又摸,像是永远也摸不够,摸完了就再也摸不着了似的。

    然后他嘴贴上去,在季小桃的雪白光滑的臀瓣上舔了起来。最后舔到那盛开着粉红粉红的菊花上。

    张老头儿管屁眼叫菊花。

    陈楚现在才发现,这东西真像是菊花啊!

    当下再也忍耐不住,下面的大家伙早就已经坚硬如铁了。

    他半蹲起来,因为季小桃的大白腚撅起的太高了,他下面够不着了。

    陈楚半蹲着,脚尖还翘起来,但这样的姿势感觉不对,便一只膝盖跪在床上,然后把下面的大家伙,往季小桃屁眼里弄。

    不过那坚硬如铁的大家伙怎么弄也弄不进去。

    那粗粗的头就在那屁股上摩擦,根本就进不去。

    陈楚急的汗都出来了。

    他不禁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人家姑娘都撅着屁股让他干了,他竟然干不进去了!

    尼玛!前几天自己偷人的时候,怎么把下面弄进人家屁眼去的?

    陈楚想回忆了一下,但脑子却是乱糟糟的。

    季小桃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