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骂谁?”王洪斌来劲儿了:“我告诉你,陈楚的手术做不了了!”他说着一甩袖子,转身就要走。

    不过脖领子却被抓住了。

    闫三的大嘴巴子直接抽了上去。

    只在后面一嘴巴子,王洪斌的眼镜就飞了出去,鼻口窜血。

    闫三又一脚踹到他小肚子上。

    这小子直接痛的弯下腰。

    闫三上去把他按到在地,大拳头在他脑袋上就是一顿暴打,只七八拳,王洪斌就满头是血了。

    “呸!”

    闫三站起身来。

    “王洪斌,今天我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我告诉你,我叫闫三!你不认识我,就他妈的打听打听,整个县城没不知道我的!陈楚现在在医院里花的是老子的钱,我今天没打残废你,就是留着你的手给他做手术!反正你自己掂量办,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要是陈楚的手术还没做!我打残废你!糙你个妈逼的!”

    说着他又上去踹了王洪斌两脚,转身骂骂咧咧的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洪斌才爬了起来。

    感觉头晕目眩的,两手摸着眼镜。

    不过那镜片早就已经碎了。

    “闫三……我,我糙你妈啊!”

    ……

    虽然他被揍的满头是血,但都是皮外伤,他又是大夫,明白这些的,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这时,县医院的这些大夫都陆陆续续的离开,有看见他被揍的,就当啥都没看见似的。

    王洪斌走进厕所,把血洗干净了。

    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报警的,不过先给他好哥们打了一个。

    那人是个地痞,王洪斌准备找哥们揍闫三。

    但刚一说是被闫三打的。

    他那个好哥们就蒙了。

    “王大夫,你忍了吧,闫三……闫三就是七年前那个抢劫犯,那是个亡命徒啊,咱县城派出所所长都不去招惹他,能和他对着干的就只有季疯子了!”

    王洪斌懵了。

    ……

    过了半天,他叹口气,认栽了。

    来到食堂,看见陈楚还在吃饭,和季小桃说笑着。

    他看了眼季小桃,心里意yín了一下。

    冲陈楚说:“明天给你手术!”

    说完转身走了。

    陈楚愣了楞,吃完饭,和季小桃回到病房。

    季小桃背对着她准备收拾衣服回家。

    陈楚在后面一下抱住了她,下面抵住了她的腚沟子。

    “哎呀,陈楚你要干啥啊?”

    “小桃姐,快让我干一回,明天我就要手术了,就干不了了!”

    陈楚说着,下面硬邦邦的在季小桃屁股沟上磨蹭了起来。

    第六十二章 欢爱沉醉如酒(文)

    刚和陈楚办完事没多会儿,季小桃的衣服和小包都在三号病房了。

    本来她是想取东西就直接回家的。

    不料陈楚这时在后面抱住了她的小蛮腰,下面硬邦邦的大棍子就贴着她的屁股沟磨蹭着,又往里面用力一下一下顶了起来。

    他的脖子还在她身后蹭着,两手从后面一路往上摸,先是扣住了她的两只大白兔,随后一只手从她的腰间小衫里伸了进去。

    一路摸进rǔ罩里,抓住一只大白兔开始揉搓起来。

    只一会儿,就把季小桃揉顶的火烧火燎的了。

    “陈楚,你放开,别让人瞧见了,你说为啥明天咋就干不了?”

    季小桃虽然被弄的火烧火燎的,不过理智还在。

    她感觉不能再被弄了,这些大夫有的下班走了,有的还没走,万一被人撞见了,自己以后还在咋在医院实习啊?再说以后也没法嫁人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自己没忍住,和陈楚弄出这事儿来,县城就这么大点的地反,一个人知道,沸沸扬扬的就全知道了。

    那以后更是嫁不了霍子豪了。

    所以她忍住冲动要掰开陈楚的手。

    女人有时候比男人心念坚强的多,别看男人比女人身强力壮,心智却不如人家。

    “小桃姐,明天真就干不了了,我听人家说割包皮下面会肿起来的,真肿起来了,还咋干你了?”

    陈楚这么直接说,把她弄的脸色红红的,不过听的更过瘾。

    下面不由得又泛出蜜汁来。

    刚才被陈楚干的,她现在浑身都没劲儿,不过却从里往外透出一股爽劲儿和过瘾劲儿。

    心想怪不得在县医院念书的时候,那些室友都和男人出去租房子住呢,原来被干的感觉这么好。

    这么想的时候她不禁又有些害羞,脸上红红的,觉得自己这么想不是一个好女孩儿,有点不要脸了。

    下面虽然热乎乎的,浑身也软绵绵的,不过她还是控制住了yù望。

    “陈楚,不行,让人撞见了,那是要坏事的,先不说我能不能在这里呆了,万一让我哥季扬知道你把我给那啥了……你还能好的了么?”

    陈楚一听季扬两个字,下面立马软了。他嘴上说不怕季扬,心里还是胆怯的。

    刚才碰见闫三他都怕了,因为他真的打不过人家,不过闫三却把王洪斌揍了,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狗咬狗使劲咬。

    “嗯,咱这样是怕被人撞见……”

    “咯咯咯……”季小桃转回身看了他一眼。

    感觉他下面也软了。

    不禁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

    “看把你吓的,我哥平时也不打人的,尤其是现在找了一个工作,只想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就好,只要我不被欺负了就行。行了,我走了……”

    季小桃说着要走。

    陈楚还是有点舍不得的在她俏脸上亲了几口。

    “行了,别闹了,这样吧,明天我早点来,你……你不要睡懒觉,我……,我让你干一会儿……”

    季小桃说完红着脸推门一路小跑离开了。

    陈楚还有些傻愣愣的。

    “明天早上?嘿嘿……”这小子下面又梆硬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随后爬在窗户上,看季小桃骑着二六自行车离开了,到大门口的时候还回头张望了一眼。

    陈楚没看清,但是感觉她是在冲自己笑了。

    “季小桃……明天,明天我要好好干你……”

    陈楚在心里暗暗发誓。

    心里有事,晚上他就睡不着了,到了后半夜陈楚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走廊有依稀的脚步声。

    还有门吱呀的被推开的声音。

    陈楚依稀的知道,门是被反锁的,怎么会开?

    忽然他想起季小桃给他讲的那个故事,说这医院里曾经死了个老太太,所以闹鬼。

    以前晚上值班的医生很多在半夜12点都看见楼上有个老太太走来走去的。

    吓得医生都不敢来值班,只有一个打更的老头儿,还住在县医院的岗楼里。

    陈楚是在睡梦中,稀里糊涂的捕捉到这些信息,不禁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时,他感觉身旁有人。

    而且那人一点点的靠近,竟然要钻进他的身体。

    而后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咒骂声。

    他不知道那是咒骂什么,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只感觉浑身麻酥酥的动不了。

    陈楚奋力挣扎,感觉自己站起来了,在和那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太太推搡着。

    不过,他的脖子似乎被卡的死死的,像是被人掐住马上要窒息的感觉。

    忽然,陈楚想起鬼怕人吐他。

    他也不管灵不灵,张口就冲那老太太吐了起来。

    呸呸呸的吐了个不停。

    那穿黑衣服的老太太才松开手,然后推开门一路骂着走了。

    陈楚呼哧呼哧的坐在床上。

    忽然,他睁开眼。

    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动。

    他忙起床打开了灯。

    却看到地上自己吐了一片口水。

    不禁一下从脚底板到脑瓜顶都激灵灵的打冷战。

    身体也有点哆嗦起来。

    他听过老人讲过鬼上身的故事,而自己这还是第一次遭遇。

    他坐在床上呼哧呼哧喘了一阵。

    反而不那么怕了。

    他走到门口,吱呀一声,推开了门,看着走廊黑漆漆的。

    刚才的勇气顿时又烟消云散了。

    闭上眼,一路磕磕碰碰的跑到了县医院的后院。

    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两声的鸡鸣声。

    心这才放下。

    用迷信的说法是鬼都怕鸡叫的,他不知道现在几点钟,应该是凌晨一两点钟左右了。

    陈楚回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县医院的空楼,可是不敢回去睡觉了。

    就在县医院的后院开始一遍遍的练习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

    打的浑身都是臭汗。

    不过这些汗水经过夜风一吹,很快就凉了,身上也干了。

    陈楚一遍遍的打拳,越来越感觉骨头节松快了不少。

    仿佛越是打拳,这招式越是有力量。

    不知道打了多少遍,东边终于出现了一片鱼肚白,很快,天慢慢的光亮一些,依稀的看到县城不远处的平房冒起了袅袅的炊烟。

    鸡鸣声此时也是此起彼伏。

    而且县城的楼房也有不少亮起了灯光。

    阑珊中可以看到里面有身影在忙碌。

    那肯定是父母在为孩子做早饭。

    县城有几所小学和初中,高中也有一所,不过很破。

    一般条件好一点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到翰城去读高中的。

    当然,县城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在本地念书。毕竟都是工薪阶层,一块钱都得省着花,掰开两半来花了。

    陈楚收了拳架势,随后抹了几把头上的汗水。

    这时,微弱的阳光照shè进去,黑黢黢的县医院有些微微亮了。

    陈楚刚走进大厅,就听见咣朗朗的一阵响,吓得他像是猫似的,浑身汗毛都乍开了。

    见是一只大老鼠碰倒了一个矿泉水瓶子,从楼上滚下来。

    那大老鼠飞快的逃了。

    陈楚呼出一口气,自己是被昨天那鬼上身给弄的一惊一乍的了。

    忽然,他想起到张老头儿不是也明白一点迷信上的事儿么!到时候问问他是咋回事,是不是自己冲到啥了。

    他不信迷信,但是对这方面也有点忌惮了。

    陈楚大步走到楼上,医院的走廊还是有点暗黑。

    他走回三号病房,拿着盆想去厕所冲个澡。

    刚回头吓得妈呀一声洗脸盆都扔地上了。

    只见他身后此时站着一个一身黑衣服的老太太,脸色惨白,满脸皱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陈楚脑袋嗡嗡的,身体禁不住后退几步。

    “你谁?”

    那老太太说话了。

    “你喊啥,我是打更老刘头儿的老伴,来看看有没有人!顺便开锁的。”

    那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走了。

    陈楚心差点跳出来。

    想起那个打更老头儿是有个老伴的,不过这老太太咋走路一点声没有啊。

    吓死人了。

    而且这老太太说话也面容冰冷,甚至没有一点表情。

    陈楚呼出几口气,不禁自嘲笑笑。自己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被个老太太吓破胆了。

    便捡起脸盆去厕所冲洗了。

    出了一身臭汗,洗完了,一阵的舒服,不禁把下面那东西也洗了好几遍。

    心里想着一会儿季小桃来,得好好的干一把,她是有洁癖的,万一发现脏了,就不让自己干了。

    他洗干净了。

    这才重新走进三号病房,没有chā门,开始只是想躺一会儿,不过回笼觉睡的很舒服,不多时候便打起了鼾声。

    早晨的阳光缓缓的照shè进来。

    季小桃骑着二六自行车早早的来了。

    昨天她和家里又怄气了。

    倒不是齐冬冬出现了。

    但是那小子给她哥季扬送去五万块钱。

    说昨天有点小误会。

    季扬竟然还来劝他,说齐冬冬不是故意的。

    季小桃简直疯了。

    “不是故意的,你妹妹差点被人强chā,你还说不是故意的!你是我哥么!”

    季小桃把那五万块都甩在季扬脸上。

    “你把你妹妹卖给人贩子得了!你咋不给我找个老头儿!那卖的价更好,更高!”

    季小桃骂完,摔门进屋了。

    季扬一言不发,把地上的钱收拾好,就出门了。

    早上,季小桃醒来,本来她还想多睡一会儿的。

    忽然想到昨天和陈楚的约定,她心里又兴奋又害怕。

    屁股现在还有些痛呢。

    不过她还是早早的屁颠屁颠的起床了。

    心想陈楚那下面的家伙太大了,跟牲口似的。

    简直就是驴玩意儿!

    不过她还是甜甜的一笑。

    昨天被那驴玩意弄的很爽,很过瘾了。

    今天早上她只喝了一点粥,就早早的出门。

    她妈问了一句。

    “小桃,你咋这么早走啊?”

    “哼!不早走,还等你们把我给卖了吗?”

    她老妈被一句堵回去了。

    ……

    季小桃把二六自行车停好,落了锁头。

    见三楼三号病房的窗帘还没被打开。

    心里嗔怪陈楚这个懒蛋子还没起床。

    见正门锁已经打开,季小桃便碎步一直走到了三号病房。

    推开门,随后把门反锁上了。

    见陈楚还在睡着,她脸上一红,然后把衣服慢慢的脱光,最后一丝不挂,光着腚,掀开了被子,钻进了陈楚的被窝。

    第六十三章 意外怀孕否(文)

    季小桃的衣服脱的很快。

    早晨,室外除了一点凉爽,多多少少的还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的寒意。

    毕竟才五点多钟,她脱光了,钻进陈楚的被窝,感觉被子里很是温暖。

    睡梦中陈楚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了一个软软的身体在自己怀里磨蹭。

    那两团东西软软的,柔柔的。很像大面团一样,又热热乎乎的。

    他下意识的捏了几把,听到了一阵呻吟的喘息声。

    打了一夜拳,他还是有些困了。

    就这么的搂着光屁股的季小桃睡了。

    季小桃也是想睡的。

    早上起了个大早,或者说她晚上就没怎么睡,想想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