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江心想把儿子送走,也就离那小莲那小妖精远点了。

    “我,我感觉最近学习还行。”

    “行?你行个屁!你要是学习能达到咱们村王伟那样老子砸锅卖铁都供你念书,代数考了五十分,几何六十分,语文还行,英语你给老子考了个八分!选择题你都蒙不对!你还笑?你还有脸笑?”

    陈德江气呼呼的脱鞋要揍陈楚。

    陈楚马上闭嘴了。

    “等你混完这一年了,有个初中毕业证也行了,咱家祖辈三代你就算是高学历了,然后过两年我再给你定门亲,你小时候的娃娃亲,等你以后结婚就稳当了,唉!你回屋吧!”

    陈德江叹了口气,心想自己一门心思挣钱也不对,以后得管管这小子了。

    今天干了人家王大胜的媳fù,明天不一定捅什么篓子呢!

    嗯?和自己那时候挺像啊!

    ……

    陈楚回到西屋,他想起老爹以前和他说过定了一门亲。

    还说让他十八岁的时候就过去结婚。

    不过家里亲戚来窜门的时候说他定亲的那个媳fù长得死胖死胖的,没有二百也有一百六七十斤了,小个还不高……

    陈楚吓得直伸舌头。

    而且,他不喜欢自己以后像很多农村半大小子那样,学个手艺,什么瓦匠,木匠啥的,然后相亲,十八九,二十岁就结婚,二十五岁的时候孩子都能满地跑,能上房后掏鸟窝了。

    他想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

    虽然他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但是就不想学个手艺,不想按照老爹的路子来。

    但他也不喜欢念书。

    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嗯……当然,喜欢女人。

    他躺在炕头上,脸上蒙着被子,脑子里回想着自己糙那小莲的的每个细节,下面又硬邦邦的了。

    那小莲可真骚啊,真抗干。

    这骚娘们,干一年可能也干不够。

    那两瓣屁股白花花的跟剥了皮的桃子似的。

    胡思乱想中,他昏昏沉沉的睡了。

    凌晨三点多,公鸡打鸣后。

    邻居家开始起床,赶着毛驴车去县城的早市卖菜去了。

    陈楚西边邻居是孙五,东边的邻居家里扣大棚,主要早起卖菜。

    陈楚也爬了起来。

    外面黑了咕咚的。

    他贴着黑,翻墙跳过墙头。

    因为开大门是有响动的。

    他不想惊动谁,随后接着一溜小跑,来到他每天练拳的一片荒地。

    陈楚这几天揍了马华强一伙。

    感觉张老头儿教他的拳法很管用。

    自己打马华强一帮人,几乎没怎么费力,或者说没用上太多的招式。

    只是古拳中的碎拳和一些简单的扫腿。

    张老头儿说过,教他的大洪拳,小洪拳,和醉八仙拳只是给他打的基础,便是打架的时候下盘稳,不会被人扫倒,踢人的时候不会自身先失去平衡,踢人家自己反而先倒了。

    而古拳注重打法,不注重套路。

    这时,夜风凉凉习过。

    陈楚在荒地中开始演练起古拳来,一套古拳打完,鼻洼鬓角都渗透出细密的汗珠。

    会打拳的打一套拳就能见汗。

    不会打的打十遍都不会出汗。

    打拳不仅是姿势正确,更要打出力道。

    这东西不是打着玩,一套拳下来,眼、耳、感官都要感应着四周的动向。

    御敌的时候便能攻能守,能退能防。

    一般古时候的高手便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当然,张老头儿也把这些要点都教给了陈楚。

    陈楚为了偷女人,这方面学的也快。

    汗不停的流淌,经过夜风的吹拂又风干,身上黏糊糊的汗泽慢慢的变成了一层的汗污。

    直到天方大白。

    一轮旭日缓缓升起。

    陈楚这才收了招式。

    感觉今天不仅把古拳打熟练了一些,好像更感受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

    在打拳的时候,他感应到耳旁的风声,感应到树叶缓缓落地,感受风吹野草,甚至草窠里的蚂蚱惊飞的乱蹦乱跳……

    感应到这些,陈楚便闪展腾挪,时而挥拳,时而踢腿。

    把这风声,草声,落叶的轨迹当做敌人的来袭的拳风而或躲,或攻,或闪,或搪……

    收力之后,陈楚呼出一口浊气。

    黎明晨露的湿润和清爽,让他心脾清新,凉爽之极。

    一路小跑回到家,洗了把脸,冲了冲身。

    换上了一套干净朴素的衣服。

    陈楚又往身上喷点香水。

    这才收拾书包。

    陈德江也起来煮面条。

    早上饭爷俩往往谁有时间谁做。

    陈德江往里面打了两个荷包蛋,然后都给陈楚夹了过去。

    陈楚感觉刚才贴近老爹身边的时候,好像自己又高了一点。

    “吃吧,你现在是长个的时候,我小时候吃的不好,耽误了生长,你不能耽搁了。”陈德江笑了笑。

    陈楚有点感动,踢里秃噜的吃完。

    随后骑着二八自行车往学校赶去。

    虽然下午老师考试,不过上午还能上半天课。

    今天陈楚来的早。

    一般他很少来这么早,主要是不想和朱娜她们碰头,他喜欢那朱娜,又不想见到她。

    每次见面她都数落自己。

    而且那副高高在上傲气凌人的德行。

    主要今天陈楚有点发虚,不知道王伟被打成什么样。

    到班级的时候,里面也只有三四个学生早到了。

    过了十多分钟,同学才陆陆续续的来,随后班级传来这些人的喧哗声。

    讲昨天电视剧的,还有打闹的,也有几个学习好的谈论以后是考翰城的一中,还是镇里的八中。

    不久朱娜和几个女生走进来。

    她今天穿着蓝色的带着大领口的上衣,下面是白裤子,紧贴屁股的那种。

    陈楚昨天刚干完那小莲。

    朱娜穿的白裤子和那小莲的是一个款式的。

    看到这里,陈楚下面硬了。

    不禁呼出一口气,想着要是朱娜也像是那小莲那样撅着腚眼子,让自己干,那可够爽的了。

    尼玛!真有那么一天,老子非干死她,把她火烧云给干肿了,干透了不可。

    这时班主任王霞走了进来。

    她敲了敲桌子。

    “同学们,今天就半天课,所以早自习临时改成英语课,下面开始上课。”

    她说完,下面学生都一个个唉声叹气,有的还没睡醒,准备早自习补一觉,看来已经不能了。不过又想到就半天课,他们又打起精神来,熬过半天,下午就可以回家了。

    王霞今天长发卷起一个疙瘩,一副熟女的打扮,脸上更显得干干净净的。

    她猫眼桃腮,体态丰盈,穿着一条刚到膝盖的淡粉色的裙子,下面是白色的丝袜。

    黑色的高跟凉鞋和白色的丝袜形成了鲜明的xìng感的对比。

    陈楚看着看着下面更硬了。

    因为他是坐在最后面的一桌。

    所以早晨的阳光照shè进来,照到讲台上,王霞的粉红色的裙子被反shè的能看到里面的影子。

    那两条丰盈的小腿儿在裙子里面来回的走动着,随着裙子的摆动,陈楚竟然看到了她的两腿间王霞那处鼓鼓的被内裤包裹的火烧云。

    阳光越来越强烈,王霞讲课也卖力一些,她额头渗透着细密的汗珠。

    而陈楚啥都没听见,只看她裙子里的春色了。

    他揉了揉眼睛,顺着强烈的阳光,看到她那内裤有些隐约的黑色的斑点。

    断定王霞老师穿的内裤应该是白色加黑色斑点的。

    陈楚下面硬的真想偷摸伸手进裤裆里狠狠撸一把。

    心想,王霞老师能穿这种内裤,真是好骚啊。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日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吧!)

    第九十一章 撸男有恨(文)

    陈楚看的直眼晕。

    下面火辣辣的,憋的这个难受。

    这时,王霞抬头看了陈楚几眼。

    他马上做贼心虚似的低下头,或者眼睛往别处看。

    王霞淡淡的笑了一下。

    陈楚就像是个被抓住的小偷儿一样。

    他把椅子往后面靠了一些,都快要靠到墙壁上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最后面的金奎。

    金奎也是坐在最后一坐,而且比陈楚还靠后。

    并不是他学习非常差,而是他身高最高了。

    他十七岁,虽然比陈楚大一岁,但身高有一米八了。

    而且人长得也跟没毛的大狗熊似的,强壮的跟一座小山包似的。

    一走路地面都跟着直颤悠。

    陈楚是靠着窗子坐的,而他是靠着最北面的墙,身后是一堆冬天砌炉子用的砖头。

    那里算是死角,一般很隐蔽。

    农村学校冬天都要搭炉子,烧煤取暖。

    夏天就把炉子拆了,砖头和炉筒子放在后面。

    金奎个头最大,放在哪都碍眼,所以他就坐在那最后面了。

    一般也没人注意到他。

    要不是陈楚身体往后靠也看不到他的。

    不过,他这么一瞥,发现金奎腿大腿上放了几本书,摞的高高的。

    而他大热天还穿着长袖,左手放在课桌上,右手袖子是耷拉着的。

    仿佛是在来回抽动着啥。

    陈楚眉头一皱,再往上看,金奎圆圆的张开着大嘴,两眼死死的盯着王霞老师的两腿之间。

    而他的身体也微微跟着颤动。

    我糙!

    这小子在撸!

    陈楚这下碰到狠人了。

    仔细看过去,原来金奎的下面掏出来放进了桌堂里面,他右手穿过衣服,然后握住下面就开撸。

    忽然,金奎身体幅度大了一些,好像还发出点声音。

    不过很细微,完全淹没在王霞的英语句式中。

    接着金奎两脚伸的笔直,身体前倾了一会儿。

    呼出一口气,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

    我糙!

    这小子shè了。

    陈楚晕了。

    心想这金奎是狠人,做了自己想做而没敢做的事儿。

    不过这家伙命也好,坐的位置是死角。

    一般人不会注意那里的。

    谁会注意一个在砖头和炉筒子堆里的人在干啥?

    要不是自己躲避王霞的目光,他也不会发现的。

    金奎撸了出去,咂咂嘴,随后轻轻的撕着作业本。

    然后擦擦手和下面。

    揉了好几个纸团扔在后面。

    这小子也够恶心的了。

    太缺德了。

    陈楚心想,老子要是坐在他那位置多好,也看着王霞撅屁股写粉笔字的时候撸一把……

    还有几分钟下课的时候,这时走进来两个警察。

    陈楚心没来由的一紧。

    王霞也愣了。

    那警察笑笑说:“王老师,耽误你一会儿讲课的时间,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班上王伟平时怎么样?有没有和什么人结怨。”

    王霞愣了。

    “没有啊!王伟今天没来上课,不过他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我们班级也能排名前五吧,绝对可以进翰城四中的苗子……”

    “哦,是这样的,昨天王伟被打了,打人的是几个小混混,他们现在都被派出所控制住了,那几个小混混有两个招了的,说他们是有人指使干的,只是说指使的人是你们班的学生,也就是王伟的同学,但不知道是谁,而知道的是他们的头目马华强和另外两个混混,但是他们一个字没招……”

    王霞迅速的往下面看了一眼。

    全班都傻了。

    一个个男生的脸上都带着惨白的神色,那意思仿佛在说不是我,不是我。

    陈楚后背也渗透汗来。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这他还是第一次见警察,他可害怕去被劳教。

    当下忍不住擦了把汗。

    “警察同志,我的学生都是好学生,绝对不会有人指使社会的小混混打同班同学的,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误会。”

    那两个警察也对这整个班级扫了几眼。

    把目光停留在金奎身上一会儿。

    金奎吓的腿都哆嗦了。

    “警,警察叔叔……我,我不可能……不可能是我的。”

    那警察笑了。

    “不是他,那两个招供的半大小子是刚加入马华强一伙的,说你们班那个指使者狠着呢!”

    王霞脸色变了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的学生不可能有那种人存在的,肯定是哪里搞错了,那群小混混经常劫我的学生,怎么可能受我的学生指使?还听我学生的话?”

    王霞像只老母鸡似的,极力袒护她的学生。

    那两个警察摇头苦笑。

    一个警察摇头说:“老张,我看也是不可能,那两个小混混估计是被吓懵了,瞎编的。”

    “嗯,可能是吧!”

    王霞又问:“我的学生王伟怎么样了?”

    “肋骨断了两根,身上的伤不轻,估计得躺一个月了。”

    ……

    那两个警察说完走了。

    王霞呼的出了口气。

    纤纤玉指不禁有些哆嗦。

    这时下课铃响了起来。

    班级的学生出奇的静。

    这时朱娜回头看了看陈楚,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嘴唇动了动没说。

    陈楚打马华强她是目击者。

    她有些鼓鼓的胸口起伏了两下,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她不敢确定把这句话说出来能不能就判定陈楚是幕后指使了。

    又一想就陈楚那样的,能指使马华强?说出去也没人信了。

    在她心目中,陈楚始终是那个猥琐,家里穷,学习差,讨人厌的。

    他这辈子都会是这样,永远不会改变的。

    混了两节课,陈楚见没什么事儿,也就放轻松了。

    看来是马华强还够意思,没把他咬出去。

    马华强和王伟没冤没仇的,这次纯粹是为了自己了。

    以后得感谢感谢这小子了。

    而后两节课,陈楚也听马小河说了,马华强没事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