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头脑清醒中,不禁又出现昨夜张老头儿和他说的什么八卦之类,本来繁琐的图形和卦象。

    在清晨头脑中无比的清晰和错落有致,诸多卦象分列整齐,像是阅兵一样排列齐整,等待检阅。

    陈楚思绪晴朗,却没注意胸前那玉扳指每在他思考或者打拳之时都一闪一闪发出微亮的波光。

    陈楚回忆一遍,感觉全然记住,笑了笑,随后一路小跑往屯子里跑。

    而刚到屯边。

    发现一辆吉普车停在了屯口。

    车子停了,门打开时,先出现一只白色的穿着细密丝袜的美腿。

    那白色黑底的高跟鞋极为的诱人。

    接下来,那美腿一直伸展到丰腴又充满弹xìng的大腿根,只在一瞥之下,那美人的水蛇腰和短发飞扬便出现在陈楚眼中。

    白色的旗袍把朱娜她妈裹挟的玲珑有致。

    略微施了脂粉的面容粉雕玉琢,nǎi白的脸蛋儿,还带着风骚的成熟女人的勾魂儿的魅力。

    一颦一笑中那股风骚儿像极了狐媚子。

    朱娜他妈没有看到陈楚,只是冲吉普车招了招手,接着走进自家小院。

    朱娜家住村西,陈楚住村东。

    吉普车绝尘而去,朱娜他妈扭动着水蛇腰开了大门,白色旗袍把她的屁股裹的极为挺翘,中间的臀沟在扭动中极为的深陷。

    把两瓣臀瓣异常清晰的呈现在陈楚眼前。

    “呼!”

    陈楚看着她那两瓣屁股狠狠咽了口唾沫。

    下面早就硬邦邦的了。

    看见朱娜也开门,好像睡眼惺忪的在和她老娘说着什么。

    陈楚下面硬邦邦的真想冲进去……

    把她和她老娘一起办了。

    “呼呼……”

    陈楚喘着大气,忽然想到昨天梦里朱娜她老娘也是穿着这身白旗袍,和今天的一摸一样,浑身汗毛又乍了起来。

    我糙!

    陈楚咧咧嘴,也不回家了,直接跑到张老头儿那,咚咚咚的敲起了门。

    “王八蛋陈楚!这么早你叫魂哪!”

    张老头儿骂着打开门。

    “你这个驴,这个山驴逼!”

    陈楚呼的跑了进来,在张老头儿的火炉前烤火。

    张老头儿这房子很潮,很yīn,一年四季都得生炉子。

    “你……你咋的了?”

    “老家伙,不骗你,我,我真又中邪了!”

    陈楚有点哆嗦,把昨天梦里的事情,和今天遇到的说了一遍。

    “老家伙,你说不能这么巧合吧,朱娜她老娘穿的白丝袜的图案我都梦的一般不差……”

    “嗯……”

    张老头儿点了点头。

    随后闭上眼,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只手快速的掐算着。

    过了片刻眼睛睁开。

    老眼中出现一丝浑浊之色。

    随后慢慢说道:“那野鬼昨天是来了。”

    只一句话,陈楚一屁股坐在那了。

    “老家伙,你,你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呸!谁吓唬你了……昨天是那野鬼七七十四九天,yīn气最重的一天。按照迷信来说,她是找人上身的,这野鬼应该生前懂点什么,不然一般人死后也不能这样,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用处。可能是我给你抹的……抹的朱砂血引起了这野鬼的垂涎。”

    “朱砂血?”陈楚一愣。

    张老头儿叹了口气。

    “以后和你说吧,这朱砂血,其实不是朱砂血,是……是谁都想得到的,不管是人间高手,还是yīn间,总之你和我好好学吧,学会了本事就自然不怕这些东西了。”

    张老头儿说着一抓陈楚胸前。

    看到玉扳指,眼中闪烁几下。

    有些惊喜,又有些无奈。

    “你回去吧,对了,今天你不是要干徐红么?你小子轻点糙,别把人家小姑娘干哭了……”

    陈楚嘿嘿一笑。

    一说到女人,他啥都忘了。

    差不多自己姓啥也不记得了。

    “嗯,我这就回去洗澡,然后嘎嘎嘎……”

    陈楚发出一声怪笑就跑了。

    张老头儿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笑。

    “牲口啊,老子给你抹的是龙血,那野鬼能不惦记么?还好在这个小乡村,高手少啊,等一月后,龙血全部进入你血液中,也就好了。不过,那舍利禅应该被这小子开启了。”

    张老头儿摇头苦笑,又暗自嫉妒。

    轻轻的自语:“舍利禅老子研究了几十年他都未开启,里面的奥妙也未得到一点,老子拼死得到这玩意容易么!这个山驴逼竟然一个来月就开启了,妈的!是不是老子太纯洁了,所以这舍利禅瞧不上啊!”

    妈的,这舍利禅既然开启,便是认主了。老子就好好培养这驴吧!

    ……

    陈楚回家洗了个澡,随后吃了两碗面条。

    和老爹说去补课去,骑着二八自行车朝镇中学去了。

    镇中学周六周日空dàngdàng的,像是坟场似的。

    陈楚把二八自行车停好。

    左右看了看也不见徐红的影子。

    心里正纳闷,忽然感觉身后有风声。

    几乎本能的回身踹出一脚。

    “啊!”

    一声叫喊。

    陈楚转身,见徐红已经被他踹到了大墙根儿那,一屁股倒在那了。

    “哎呦!哎呦,我的屁股啊……”徐红一手揉着大屁股,一手揉着小肚子。

    “你……你……陈楚,你……个没良心的……”

    徐红气得,疼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陈楚懵了。

    刚才脚只是本能的踹出去的。

    忙笑嘻嘻的跑过去。

    “哎呀,红红,你咋不和我打声招呼啊,来,哪疼,老公帮你揉揉。”

    他一叫红红,还嬉皮笑脸的。

    徐红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这疼,还有这儿!”

    陈楚看了一下她的小腹,手伸过去,隔着衣服揉了揉。

    感觉徐红的小腹软绵绵的,手一接触上就跟过电似的。

    “徐红……”陈楚低低叫了一声,嘴凑过去亲她。

    徐红没有躲闪,闭上了眼,嗯了一声。

    红红的小嘴儿被陈楚的嘴唇堵住。

    陈楚狠狠的亲了起来。

    徐红嗯嗯的被吻着,两手顺势也搂住了陈楚的脖子,感觉浑身热辣辣的,软绵绵的。

    陈楚的手解开她白色衬衣最下面的两粒扣子。

    随后手伸了进去。

    摸到了那柔柔滑滑的皮肤。

    接着一路往上,一下抓到了徐红戴着rǔ罩的两只大白兔。

    “小宝贝,你这真大!”

    陈楚说着,熟练的手伸进她的背后。

    徐红的衣服是紧身的,贴紧后背。

    手有点不好伸,陈楚两根手指挑着她的rǔ罩后面,一弄就开了。

    徐红那两只白白大大的大兔子终于解放了。

    被陈楚握在手里狠狠的揉搓起来。

    徐红的嘴也张开,陈楚的舌头伸了进去。

    “啊……陈楚,别,别在这啊……”

    “嗯,那我们去哪?”陈楚问。

    “我……我们去女厕所干吧,反正那也没人。”徐红脸红扑扑的说。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日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吧!)

    第九十七章 追杀入小圈(文)

    “女厕所?”

    陈楚脸红了。

    不过继而又兴奋了起来。

    女厕所那地方……是他既想去又不好意思去的地方。

    嘴上吞吞吐吐的,心也跳的厉害。

    但是他其实是非常想去的。

    曾经在初一的时候,他看见漂亮的屁股大的女孩儿进进出出女厕所。

    他下面就梆硬梆硬的。

    都想过自己冒充女的进去。

    当然那是想象,事实是不现实的。

    也想过晚上在女厕所后面抠一个洞,然后白天的时候绕到后面去看。

    但又怕被抓住。

    这个胆子他还是没有的。

    “去……去那好么?”陈楚问。

    “有啥不好的?再说周六周日女厕所都没人。”徐红说了一句。

    随后把他的手推开,两手伸进衣服后面,把胸罩系上了。

    “男厕所没女厕所干净的,再说,那也比壕沟强多了啊。”

    陈楚想了想说:“我还是喜欢壕沟,女厕所总感觉别扭。”

    “别扭啥?最起码里面挡风,在壕沟干,上面风吹沙子呼呼的,弄的满身都是。”

    陈楚心里有点酸。

    心想徐红是不是和别的男人在壕沟干过啊?

    或者也在女厕所干过?

    不然怎么对这里这么了解啊?

    不过他想了想算了,反正也不和人家结婚处对象的,不就是玩么?

    有女人还不干,那不是傻么?

    王露,那小莲,刘翠,这些女人不都是被人干过么?自己不也干的挺爽的么?

    而且还要干朱娜他妈,朱娜他妈都和徐国忠干过了,自己不也想闻人家屁眼么?

    那徐红咋了?最起码岁数还小呢,比她们肯定嫩多了。

    对!干!

    “行,那就去女厕所吧!”

    陈楚说完又盯着徐红圆滚滚的胸口,心想一会儿得好好的揉揉才行。

    “算了,还是去壕沟吧,你不喜欢那,再说,壕沟能躺下,女厕所没法躺下干的,毕竟味儿受不了。”

    徐红说着扭着屁股就扳着墙头,准备跳过去。

    农村学校的厕所和市里的不一样。

    都是蹲便的,拉完了屎尿就掉到茅坑里了,哪有市里带水冲的。

    陈楚还没进过女厕所,正兴奋着,人家徐红已经跳出了大墙。

    他想了想,那就钻壕沟吧。

    他总听别人说马小河他二婶儿总和人家钻苞米地,钻壕沟,然后干一把是二十块钱。

    他也看见了他老婶儿和徐国忠钻苞米地干了。

    干的也挺爽。

    他和刘翠钻过几次苞米地,不过都没干上。

    不是用嘴就是用屁股蹭出去的。

    不过这地方可是挺让人兴奋的,算是苞米地里打过浪了,但是壕沟里还没试过。

    嗯,也行,先试试在壕沟里干,然后再去女厕所里干。反正都试试,以后……在教室理干,看看啥滋味……

    陈楚心里琢磨着,下面也硬了。

    跟着跳出了大墙。

    两人朝那天的壕沟走,不时的能碰见一辆两辆拖拉机从旁边经过。

    等他们过去了,陈楚就摸摸徐红的屁股。

    偶尔也用力抓两把。

    把徐红弄的哎呀哎呀的说他烦人。

    两人正走着,陈楚猛然回头见学校大墙翻出来一个黑影。

    那人快步朝他这走来。

    陈楚开始没觉得是谁。

    不过脑子一过滤,忽然就一个晴天霹雳。

    那人身材高大,长发,而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老疤!’

    陈楚浑身汗毛竖起。

    我糙啊!

    张老头儿提醒过他,自己救了季小桃,坏了老疤的事儿,这小子肯定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的。

    “徐红,你快跑!”

    陈楚推了她一把。

    “咋了?”徐红一脸不解。

    这时他见老疤已经朝这里快不走,近乎小跑了。

    “我……我仇人来了,你快走!”

    “你仇人谁啊?”徐红愣了一下,回头,见一个高大的长发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离她们也就一百来米的样子了。

    “老疤!”

    “啊!”徐红听过老疤的名头,她和马华强一伙瞎混过一段时间,知道老疤几年前进的监狱,和季扬有仇。

    马华强这伙人,或者说凡是小混混,都是非常崇拜老疤季扬这样的人的,所以每天都把这些人砍过谁,捅过谁的事儿都挂在嘴边,像偶像一样的崇拜。

    陈楚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还好没在女厕所和徐红干,不然就被堵住出不来了。

    “赶紧跑!”

    他冲徐红喊了一句,自己也跑了。

    徐红见陈楚都开溜了,自己也朝另一条路上跑了。

    徐红虽然是女生,但跑的也不慢。

    而老疤的目标就是陈楚。

    几乎无视了徐红的存在,他见陈楚跑了,脸上的伤疤跳动了几下,就像是大毛毛虫蠕动一样。

    撒开腿就冲陈楚追了下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

    陈楚跑了一阵回头一看,老疤离自己不到十米远了。

    毕竟老疤身材高,腿长,二十七八岁bào发力也比陈楚这个年纪强多了。

    而陈楚再见老疤双眼如同鹰隼,分明带着浓浓的仇恨。

    此时,老疤伸手入怀,他穿着外套是长袖的,而当他手再掏出来,竟然多了一把两尺多长的宰牛刀。

    “我cāo啊!”

    陈楚两条腿都麻木了,一劲儿的猛跑。

    心想尼玛的跟我有多大的仇啊!

    至于往死里整么!

    一般的刀都一尺来长,大多用来杀猪的。

    但杀牛却不行,因为牛体型庞大,心脏也比较深,所以得用两尺左右的尖刀。

    那尖刀在阳光下光亮闪闪,陈楚已经看到了那深深的血槽。

    他和马华强他们打架只是拳脚,撑死了用棒子。

    但是这老疤出手就是玩命。

    打架和玩命也是两回事。

    敢打架的,但不一定敢杀人,真正杀人的,一般很少打架,认为没意思。

    陈楚发现自己越跑越远,再往前就是更荒的荒地了,那样早晚得让老疤逮住。

    不行,自己得绕弯往回跑。

    陈楚撒目见前面有一颗弯脖子的大树。

    他忙跑过去,绕到了树后。

    老疤也追了上来。

    陈楚第一次离着他切近,面对面的两人一树前一个树后。

    都呼哧呼哧的喘气。

    “你,你至于么?多大个事儿啊?”陈楚说。

    老疤没有废话。

    两眼狠狠瞪着陈楚,陡然往树后一冲。

    “你妈的!”

    随着骂声,宰牛刀狠狠刺了过来。

    陈楚本能的窜过,躲过一刀。

    但跳出了树后,两人像是相扑似的对峙着。

    陈楚害怕极了,腿都哆嗦。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