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左右开工往老疤脸上招呼。

    马华强几人拉扯他,陈楚干脆两手死死掐住老疤的脖子。

    老疤脖子硬硬的,陈楚指甲都掐的嵌进里面了。

    血水流了出来。

    老疤脖子一片

    血红。

    “黄毛!快把老疤的宰牛刀拿到一边埋了!”马华强忽然看着掉在地上的刀喊了一句。

    黄毛楞了楞,然后反应过来。

    抓起那宰牛刀就飞跑,跑到一百多米外找一颗树下挖坑埋了。

    这玩意现在要让陈楚抓住不得捅老疤几十刀啊。

    马华强,段红星,黄陂和脸上也有道疤的小志,几人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

    马华强让几个兄弟抱住陈楚,自己冲着老疤又是掐人中,又是摇脑袋,打嘴巴子的。

    折腾了一阵。

    老疤这才悠悠转醒。

    他张了张嘴。

    费力的吐出一口血水。

    外带一颗牙齿。

    下巴已经被打脱臼了。

    脸上也全是血。

    老疤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宰牛刀。

    还含糊不清的骂着:“我糙你妈……”

    “老疤,装什么犊子,有本事再来干,找刀算你妈本事!”

    陈楚被几个人拉着,还一劲儿的往上冲。

    他已经进入拼命的状态,整个人像是疯了似的。

    马华强也忙拉着老疤。

    “疤哥算了,咱们不打不相识,我做东,以后我和我老大陈楚都跟你混,你看这行不,咱……”

    “做你,麻痹,东……”

    老疤感觉脑袋胀胀的,含糊不清的骂了一句。

    扬手抽了马华强一个嘴巴子。

    “滚……”

    “糙你妈,敢打我兄弟!”陈楚冲过来踹出一脚,踢中老疤小腹,接着快速又打出两拳。

    又是精准的打中老疤下巴。

    老疤蹬蹬瞪往后腿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滚了两滚站了起来。

    马华强几人又拉着陈楚。

    马华强又冲老疤喊。

    “疤哥,算了!”

    老疤从地上爬起来。

    含糊不清的嘀咕着:“我的刀……我的刀呢。”

    找了几眼,知道肯定让马华强一伙收走了。

    “行,小麻子,陈楚,我记住你们你们了,你们等着……”

    老疤找不到刀,也明白自己今天占不到便宜了。

    脑袋发沉,左晃右晃的走了。

    过了半天,陈楚才恢复了平静。

    这时,他才感觉浑身都有些酸软。

    干了老疤,他忽然又轻松不少。

    不禁冷笑,麻痹的老疤也不过如此。

    马华强这时招招手。

    “黄毛,你骑车拖着楚哥,咱回去。”

    陈楚也点点头。

    “行,你们回家吧,我回学校上课去。”

    马华强叹了口气。

    “楚哥,我说句不该说的,你还是躲几天吧,老疤那人瑕疵必报,他肯定还会去学校找你的,我不是怕他,但他毕竟在尹胖子手下混过,他找几个兄弟单独干你,可咋整?”

    “糙!”陈楚骂了一句。

    “干都干了,还怕个屁,黄毛,老疤的宰牛刀呢,你拿来给我!他们敢来找我,我就给他们穿糖葫芦!”

    黄毛咂砸嘴。

    看了看马华强。

    “黄毛,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啊?你看他干几把啥?我是你老大,还是他是!”

    “啊!”黄毛答应了一声。

    这时对陈楚已经十分敬畏,好像看见另一个……甚至比老疤还厉害的角色。

    黄毛点了点头,又撒脚如飞跑到那树底下,把宰牛刀挖了出来。

    跑回来递给了陈楚。

    陈楚接过来,看这刀能有三十公分长了。

    掏出来一看,这刀倒更像是一只三棱形的大锥子,带着长长的血槽。

    “糙!”陈楚吐了一口。见这刀还带着一个刀套,有小绳把刀和刀套连在一起的。

    陈楚把刀收进刀套里,然后塞进后腰。

    “行了,你们回去吧,我回学校了,有这把刀,我不惧他们。”

    陈楚说完大步流星走到自己的自行车跟前,骑上二八自行车拐来拐去的走了。

    如果以前陈楚说这番话,肯定被人认为装13.

    但现在,没有一个人这么认为。

    马华强几人看着陈楚走远。

    这才松了口气。

    黄毛咂砸嘴。

    “楚,楚哥打架真牛逼啊,把,把老疤就这么给干了?妈的,以后我铁和楚哥混了。”

    “混个**!”马华强吐出口气。

    手还有点哆嗦,点了一根烟,抽了几口。

    “以后不能太平了,老疤有仇必报的人,楚哥这回下手太重了,意思意思行了,然后大家吃顿饭,就没事了,这事儿整的。”

    段红星也点了根烟抽了几口。

    “怕啥?你没看他拿刀捅楚哥那狠劲儿,我看楚哥这么揍他还是轻的,就给他老疤放点血也正常,今天我看老疤也不过如此,妈逼的,他不也是人么?也不是三头六臂!不也被楚哥干的跟个犊子似的么!糙!我看老疤季扬都他妈的是被吹神了!”

    “糙!”黄陂也骂了一句。

    “我看也是,都他妈的是人,都是一个**两个篮子,谁怕谁啊?他们来干楚哥,我就和他们干!”

    “对,和他干!”小志也跟着喊。

    “行了!”马华强把烟扔地上踩灭。

    “这几天,大伙都别没事吓跑了,都带着家伙,就在镇中学转转,要是老疤领人来,咱就跟楚哥和他们干!”

    “干!”包括黄毛,几个人也都把烟扔地上踩灭,狠狠的喊了一声。

    几人随后骑着自行车往回返了。

    ……

    陈楚骑着自行车回到镇中学,已经第二节课下课了。

    刚做完间cāo。

    他擦了擦脖子上的汗。

    停好了自行车,呼出口气。

    感觉今天才算真正做了回人。

    心里还在一阵激动,麻痹的,自己真把老疤干了?就跟做梦似的。

    心想,老疤也没啥么?

    他不禁冷笑两声。

    还没到班门口,就看到金奎了。

    陈楚冲他勾勾手。

    金奎晃着大块头过来了。

    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陈楚,不服是不是?”金奎闷声闷气的问了一句。

    陈楚差点笑了出来。

    心想这小子倒是挺搞笑,被自己揍成这样了,还装。

    陈楚头往旁边一晃。

    在前面走。

    金奎就在后面跟着。

    两人来到学校房后。

    陈楚活动活动手腕脚脖子。

    又晃dàng晃dàng脖子啥的。

    干了老疤,他再看金奎,根本不放在眼里了。

    “死胖子,来,咱俩再练练!”

    “麻痹的!”金奎冲过来就是一拳。

    陈楚头一低,身体一转,躲过金奎一拳,而反手一拳狠狠揍在金奎小腹上。

    “我糙。”金奎痛叫一声,两手捂着肚子。

    陈楚两手抓住他的圆滚滚的肩膀,跳起来膝盖猛的往他的胸口撞击,一下,两下。

    咚咚的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陈楚抓着他的肩膀膝盖还没等撞第三下,金奎就趴下了。

    “没意思……”陈楚哼了一声。

    两手抱头,靠在一颗树上。

    等着金奎站起来,再打。

    这胖子两手杵着地面。

    疼的屁股撅起了多高。

    陈楚笑了。

    “我他妈的也没打你屁股,你撅屁股干屁啊,起来接着打啊!”

    过了一会儿,金奎还没起来。

    “金胖子,别装啊!我可没下重手,你可别讹人。”

    “陈楚,我金奎不是那讹人的人。我起来还得被你打趴下么,还起来干啥?你牛逼,我服了。”

    陈楚哑然失笑。

    呵呵的乐了几声。

    “糙,不带这么没意思的。”

    金奎爬了起来。

    冲陈楚说:“服了就是服了,干不过就是干不过,有本事你和金星打一架!”

    “金星谁啊?”陈楚问。

    “就是红星台球厅的老板。”

    陈楚回忆了一下。

    “你说的是红星台球厅?那个个头不高,头发挺长的,脸通红的那小子吧?”

    “行,陈楚,你敢说金哥的坏话,我告诉他去。”

    “麻痹的,金哥个屁!我服他谁啊?”

    “行啊,陈楚,你等着,晚上放学别走!”

    陈楚两眼微眯。

    心里冷哼一声,老疤都干了,还惧什么金星不金星的。

    不禁又想起张老头儿那句至理名言,男人怕打架就不算男人。

    “行啊,我不走,你现在告诉他才好呢,我现在就跟他干!”

    “行,陈楚你有种,你等着!”金奎手指点了几下陈楚,转身往班级走了。

    “糙,属狗的……”陈楚骂了一声。

    心想自己总不能背着宰牛刀上课了。

    看了看学校大墙。

    眼睛动了动,跳了过去。

    把刀埋在了后墙根。

    这才跳回来,进班级上课去了。

    人不管是混,还是不混,不管做什么事,都是需要勇气的。

    没有豁出去的勇气,做什么都会一事无成。

    陈楚大咧咧的走进教室。

    是化学课。

    老师进来,竟然是新来的那个女老师,梦霄晨。

    梦霄晨今天穿着一条清凉的连衣裙刚盖过膝盖,两节白白的小腿莲藕般的露在外面。

    穿着薄薄的透明的丝袜更是xìng感。

    脚下高跟白色宽带凉鞋。

    薄薄的连衣裙把她不大的胸部也高高的隆起。

    白皙的脖子上挂着细细一根项链。

    头发往后梳拢着,带着一只透明的眼镜。

    整个人有种青莲出水般的感觉。

    尤其陈楚坐在后面,阳光照shè进来,折shè的可以隐约的看见,她白色丝质的连衣裙里面隐约映衬的白色内裤。

    随着她的走动,那内裤也一跳一跳的。

    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圆腚和采红似的梦(文)

    梦霄晨一进来就有点哆嗦。

    早上的时候,校长和她说化学老师被调走了。

    让她接替初三的化学课。

    本来镇中学就没多少人。

    初一三十多,初二三十多,初三也三十多人。

    整个学校每个年组就是一个班级。

    用两个化学老师有点浪费。

    这学校也算是有一天没一天了,所以能省点就省点,她一个实习生也开不了多少工资的。

    校长宽大厚重的手掌放在梦霄晨的肩头上。

    大脸盘子贴着她很近。

    喷出口气冲她笑着说:“小梦啊,怎么样?这虽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也是一个很好锻炼你的机会啊!我觉得你应该试试。我相信你!”

    天本来就很热。

    校长厚重的手掌放在她的瘦弱肩头,她感觉到校长的手在出汗。

    梦霄晨嗯了一声答应了。

    学理科的一般都比较闷。

    不是特别闷的,就是逻辑xìng强的,破嘴啵乱糟糟的一堆一堆的。

    而梦霄晨便是属于很闷这种人的。有点逆来顺受。

    她慌张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出了校长办公室。

    陈校长却在她出去后,闻了闻自己的手。

    心里在说,真他妈的香啊,还是小姑娘的身子好……

    梦霄晨在初三自习课的时候装作没事的,在窗前转了几圈。

    她看了看这些学生,尤其是男生。

    初三班三十二个人,十八个女生,十四个男生。

    班级里面没有陈楚。

    她偶然听到陈校长问王霞今天来多少人。

    王霞说三十一人,有个学生叫陈楚的,今天生病了没来。

    梦霄晨呼出口气。

    小小的胸脯鼓鼓了起来。

    听到陈楚没来,她就很放心了。

    把课背了背,在第三节化学课的时候便自信满满的走了进来。

    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后面的陈楚,正有些得意的看着她。

    她就情不禁的出汗。

    心想这家伙不是今天没来么?啥时候来的?

    而且,她感觉今天的陈楚有点不一样,究竟?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她也不知道。

    那种眼神,像是要把她的衣服全部剥光了,看她光腚儿模样似的,火辣辣的让她如同在被炙烤一样。

    她脑中有点空白,讲课也有些乱,东一下西一下的。

    不过这些学生大半也不听课,对化学也没啥兴趣。

    她讲成什么样也没人管了。

    下面有打哈欠的,看小人书的,还有小声聊天的。

    梦霄晨只在乎陈楚的目光。

    整节课陈楚几乎没离开她的胸和屁股。

    让她整节课都几乎在出汗。

    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声响起了。

    梦霄晨才出了口粗气。

    学生都嗷嗷嗷的欢呼着朝外面跑。

    梦霄晨的化学书都被撞到地上了。

    她撅着屁股捡起来。

    陈楚正看到那白色连衣裙裹得紧紧绷绷的小屁股。

    滚圆,像极了一个桃心形状。

    好想伸手掏上一把。

    陈楚觉得她和王霞是相反的两种女人。

    王霞算是熟女,丰腴,多水,身材让人摸着有手感,干起来有快感。小嘴儿也是甘甜。

    而梦霄晨是那种清纯的女生,虽然二十三了,还像是小女孩儿一样,有种羸弱的让人搂进怀里好好蹂躏的冲动。

    “老师,我来帮你捡吧!”

    梦霄晨回头见正是陈楚,身体往后一退,把讲桌都碰的哗啦一声。

    粉笔都撒了一地。

    如果是其他厉害点的老师,这些学生早就过去拍马屁帮忙捡了。

    但是梦霄晨一看就柔柔弱弱的,没人理她。

    只有陈楚留下来帮她捡。

    “谢谢!”梦霄晨说了一句,脸红红的想走。

    陈楚忙说:“老师,我有个问题不明白,你能帮我解答么?”

    “什么问题?”

    陈楚说了一个化学式。

    梦霄晨一谈到化学却是头头是道了,讲来讲去也是没玩没了。

    眼看着快要上课了,同学们都往教室走。而梦霄晨还在讲解着。

    陈楚笑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