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老师,你化学这么好,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补习补习,我化学很差的,我也想进步啊。”

    “没问题。”

    梦霄晨答应之后才有些后悔。

    陈楚却是打蛇上棍。

    “老师,下午放学你能帮我补习一节课么?”

    梦霄晨脸红了。

    嗯了一声,转身快步走出了教室。

    直到回到办公室,她的脸还是红的有些发烧。

    心跳也加快。

    想到陈楚和王霞在隔壁办公室干男女那事儿,她就感觉浑身发热,忙倒了一杯水,几口喝了进去。

    ……

    对于下午放学给陈楚补课,她有点紧张,又有点期盼。

    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是种子总要发芽,开花之后总要结果。

    种子进入泥土就要生根。

    而男女最美好的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刻。

    ……

    熬到了下午第三节课,第四节课是自习。

    一般在这个时候,老师都走了。

    只留下一两个老师照看一下学生。

    王霞有事先走了。

    陈楚冲金奎使了个眼色。

    金奎切!了一声。

    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班长问:“金奎,你干啥去?不上自习!”

    “班长,我拉屎!”

    金奎根本就不把班长放在眼里。

    陈楚也站起来,脸上带着笑容:“班长,我也拉屎,你去不?”

    “你们走吧,你们走吧,等明天我告老师去!”

    陈楚笑了。

    心想老子连老疤都不怕,还怕你告老师?你告去吧,没准老子还糙王霞一顿呢。

    ……

    金奎在中午的时候已经去金星那告陈楚的状了。

    金星还在那打台球,他都二十多了,根本不把陈楚放在眼里。

    他和金奎还有一点点亲戚,毕竟都姓金。

    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笑了。

    “别他妈的扯犊子了,一个小比崽子能骂我?你就说你窝囊废让人揍了,找我报仇得了!”

    “金哥,我没撒谎,他真骂你了,那小子还有两下子,我给你报仇没打过他。”

    “滚蛋吧!你让他放学来找我,我给他两撇子。”

    金星说完又俯身打球。

    ……

    陈楚和梦霄晨约放学补习化学,他一想到梦霄晨那模样,那一撅起了桃心一样的屁股,下面就忍不住硬。

    不断催促金奎抓紧时间快点走,自己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他的心思没放在和金星打架上,倒是捉摸着怎么才能把梦霄晨给糙了。

    自己就喜欢这文化人。

    两人很快来到红星台球厅。

    这个点里面没啥人。

    就有两个穿黑布衫的半大小子留着长头发,在玩球。

    金星就是陈楚上次来这里找马华强见到的那个长头发二十多岁的小子。

    当时金星还冲陈楚说了句,你挺牛逼啊。

    这回见到陈楚。

    他愣了一下。

    问金奎:“就他啊!”

    金奎点点头。

    “就他妈你啊!”金星过来冲陈楚就踹了一脚。

    他根本没把陈楚放在心上。

    不过却一脚踹空了。

    陈楚往后腿了两步,躲过了这一脚。

    “金星对吧,咱要打去外面打。”

    “糙尼玛的!怎么和金哥说话呢!”

    后面那两个穿黑衬衫长头发的小子cāo着台球杆就轮过来了。

    台球厅,录像厅,都是经常打架的地方。

    这两个小子出手也快。

    但是陈楚和老疤jiāo手之后,再面对他们就像小孩儿打架一样。

    和老疤那是打的生死架,打他们浑身都放轻松了。

    陈楚躲闪几下。

    这台球杆都从他头顶轮空。

    陈楚抓住一个小子的头发,冲着他的下巴就是两拳。

    只两拳那小子就不动了,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另外那小子冲过来,陈楚一脚踹中他小腹,直接踹倒下上去又砰砰补了两脚。

    陈楚这才边朝金星跟前走,边活动手腕跟脖子。

    骨节嘎巴嘎巴的响。

    “麻痹的,打架也不先打声招呼,你麻痹咋那么不讲究呢!”

    “糙尼玛的,讲究尼玛!”

    金星冲过来抡起拳头就砸。

    陈楚也冲上去。

    两人拳脚往来起来。

    金星身高比陈楚矮一点,一米六。陈楚一米六五。

    总是打高个子打习惯了,换了这个小个子陈楚还真有点不适应。

    挨了金星两拳两脚。

    陈楚笑了。

    两眼微眯,展开古拳套路。

    他感觉金星是练过的。

    拳脚很快,不过陈楚越打越放松,和他打像是在练习,不像和老疤打,那是在往死里拼命了。

    毕竟没啥深仇大恨,打架是打架,但没往拼命上打。

    两人在台球室噼里啪啦打的难分难解。

    最后抱在一起互相撞膝。

    金奎和另外两个小子都傻了。

    金星在镇中学这一片混的挺霸道。

    别看个不高,但没听说过被谁干了。

    今天竟然和个半大小子陈楚打平手了。

    而且还是他们先动手,先上两人的情况下。

    此时,桌子和台球案子差不多都被掀翻了。

    金奎和另外两个小子只傻愣愣的瞅着不敢上。

    此时,陈楚抓着金星的长头发不放,下面就狠狠的用膝盖撞击。

    古拳里面告诫近战就用膝和肘,不过肘的力量太大,容易伤人。

    所以陈楚没用。

    只用膝撞。

    金星两手护在下面,陈楚每撞一次,他就用手掌搪塞。

    “尼玛的,有本事别扯头发!”

    “逼样!”陈楚踹了他小腹一脚。

    金星反手一拳。

    两人分开。

    各自瞪着对方,呼哧呼哧的喘气。

    “还打不打?”陈楚擦了擦嘴角。

    竟然流出血来。

    金星把长头发往后拢了拢,已经被膝盖点中了几次,脸上肿了起来。

    “随便!”

    “行,我明天来下午来!你等着!”

    “糙,等就等着,我还怕你?”

    陈楚打了打身上的灰,瞪了金奎一眼往外走了。

    金星看着满屋子乱糟糟的,拎着把椅子坐在当中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金哥,就这么然他走了?”那两个黑衬衫小子这时过来问。

    “滚!你们刚才哪去了?这会儿不让人走,不让人走你们追上去和他干啊!还有金奎,你他妈刚才干啥不上啊!”

    金奎咧了咧嘴:“我想上了,但你俩打的太狠了,没敢上!”

    “滚你妈的!”

    金星骂了几句,点了根烟。

    抽几口又问:“金奎,那小子真是你同学?打架也太他妈猛了……”

    ……

    陈楚把外套脱了下来,搭在肩膀上。

    穿着背心,露出有些发黑的肌ròu。

    吹着口哨往回走。

    学校已经没人了。

    不过他心里有种预感,感觉梦霄晨会等着他,给他补课的。

    不过,他到了班级门口,只见门窗都关着,班级门锁上了。

    心想这小老师还真食言走了。

    不过刚一转头,就看见梦霄晨在背对着他锁办公室的门。

    陈楚笑了,忙跑过去喊:“老师,别锁门啊,我在这,我这呢!”

    梦霄晨回头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流血了。

    吓了一跳。

    “你,你打架了?”

    陈楚看着她那害怕的样子,下面嘭的就硬了。

    心想,这小老师真是极品啊。

    陈楚看了看四外已经没人了。

    胆子也大了些。

    心想这时候就算把她扑倒了,扒个大光腚儿也不会有人看到的。

    (感谢小三打赏6666,又快多了一个舵主啦。)

    第一百二十四章 美梦,需要一只长篙(文)

    九月份的天,也算是娃娃的脸,说yīn就yīn,说晴就晴。

    一般下午放学也就四点多钟,天还是亮的很。

    陈楚眼睛往四周撒目一圈,见到西边飘过来一点云彩。

    一般市里人是不会注意这些的。

    但是农村人都是靠天吃饭,对着自然的变化非常的敏感。

    一般看看天,就差不多知道未来几天算是啥天了。

    那块云彩下面往下低着。

    按老人的话讲叫做‘雨头’。

    不多时便会下雨的,而雨头后面一定会有大片乌云的出现。

    陈楚又往西面使劲儿瞅了瞅,看到远远的天边,有一片墨色的云。

    此时是云淡风轻的,一会儿便是大雨磅礴了。

    而且这雨还不能小了。

    正所谓雨偏西,披蓑衣。

    这雨说不准一下就是一整天……

    陈楚情不自禁的笑了。

    梦霄晨是刚出大门的大学生,自然看不透他这小子的心思。

    看他脸上有伤,好像还在笑是的。

    “你这是咋弄的?”

    “老师,有没有水,我想擦擦脸。”

    “哎,进老师屋里面洗洗吧,你们班也没钥匙,我在班级里等了你一会儿也不见你回来,就出来了,你同学把门锁上走了,我也想锁门先走来着,你就回来了,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没啊,我摔的。”陈楚嘿嘿笑着。

    梦霄晨开了锁,走进办公室。

    陈楚也跟着走了进来,窗帘已经挡上了,屋里稍稍显得暗些。

    陈楚看到墙上有灯的开关,是绳子系的,伸手抓了一下,把灯打开了。

    梦霄晨见陈楚关上门,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毕竟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说不好听的,一公一母在一个小屋里,说不发生点啥事,或许都没人信的。

    她的办公室不大,至少比王霞的要小一半。

    王霞靠在窗户边有一张床,而她的小床却是靠在门口的。

    总之,里面不管是桌子,还是床,都要比王霞的小上一号,毕竟她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而已。

    王霞可是混在这里两三年的老人了。

    “你……你洗把脸吧,我去给你找点碘酒……”

    梦霄晨低着头,往脸盆里倒了些水,放在椅子上,又把毛巾搭在椅子背边上。

    陈楚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霹雳扑撸’的洗了几把脸。

    把水都溅shè的哪都是。

    梦霄晨一边给他找碘酒,眼角的余光看见他洗的生猛,有些水都把胸膛的背心弄湿了。

    里面有些黑的肌ròu隆起。

    她的心不由得一阵狂跳,脸便有些红晕了。

    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很色的。

    男人看见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下面会忍不住的勃起。

    女人看到男人的肌ròu,或者大**也会禁不住口舌生津,忍不住的心跳,耳热,大腿根儿痒痒,甚至下面发骚流水。

    就像那些男歌星的追星族一样,迷得一群群的少女又哭又叫,晚上对着人家的海报脱光屁股自己抠下面。

    甚至得不到还有自杀的。

    那便也是男人的魅力所在了。

    ……

    梦霄晨只看了几眼,而且在这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她便感觉浑身不自在,一股热呼呼的感觉布满全身,她感觉有些透不过气去,呼吸急促了一些。

    又想起前两天,就在隔壁的房间里,这小子和王霞传来男女办事一阵阵的呻吟,还有桌子咚咚咚的撞墙声。

    当时,她也受不了的脱了裤子,抠了几把自己的下面,整个人都被弄起xìng了。

    这可比看黄片自己抠过瘾多了。

    毕竟这是真实存在的。

    看黄片那是通过镜头,通过玻璃荧屏,反shè出来的一种影像,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影像生成的化学现象,而不是真正的生物男女jiāo配。

    她红着脸,低头不去看陈楚。

    陈楚把脸洗完,抓过她的毛巾,那毛巾雪白,上面还有美少女战士的图案,还喷着香水,清新的味道就如同梦霄晨清纯而不张扬的xìng格一样。

    都是那样的纯,还有点呆萌的样子。

    陈楚擦了擦脸。

    把毛巾放在那说。

    “老师,我先去趟厕所,一会儿回来。”

    “啊。”

    梦霄晨小声答应着。

    纤细的几乎能看到里面血管和青筋的小手,找出了碘酒,酒精和棉花放在桌子上。

    她想给陈楚擦来着,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好意思。

    她看着陈楚走出了门,她然后趴着窗户往外看着。

    见陈楚并没有往男厕所走,而是走到视线可以看到的小树林,解开裤带就哗哗哗的撒尿了。

    梦霄晨不由得关上窗帘,身体贴着墙壁,闭上眼深呼吸着。

    她还没见过男生撒尿,骨子里总是觉得,男人那东西撒尿是个什么样?

    如果说男生喜欢偷看女厕所,看女人的大白屁股和拉屎撒尿。

    那么女生也有很大一部分想偷看男厕所的。

    没事也偷偷摸摸的议论着,哪个男生的下面大。

    梦霄晨在大学的时候就常听一个寝室的那些女生谈论男人,什么长久,什么粗大,什么啊啊啊,什么啪啪啪,什么shè了,又什么扑哧扑哧啥的。

    她都听不懂,还问那些女生是啥意思。

    那些女生就笑,管她叫小妹……

    直到现在有些词儿她还是不懂得。

    只是内心忍着这股激动。

    ……

    此时,她拿起陈楚刚擦过的毛巾。

    上面有一股男人的汗味。

    梦霄晨闭上眼,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副享受的模样。

    门开了,她才慌张的把毛巾放下,都不敢抬头瞅进屋的陈楚,自己像是一个做坏事的小偷儿似的。

    “你,你用碘酒擦擦吧……”

    陈楚看了眼她起伏的胸口。

    哗啦一声chā上了门。

    “你……你chā门干啥?”梦霄晨紧张的问。

    “哦,外面有点起风了……”

    陈楚去撒尿也是为了看看天。

    果然,梦霄晨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外面有沙尘被风卷了起来。

    “风挺大……”她小声念到了一句。

    这时,陈楚已经把酒精往脸上涂抹了。

    “用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