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酒好的快。”梦霄晨看了看他说。

    “嗯,还是不用碘酒了,那东西弄到脸上,颜色不容易褪掉。生成化学反应了不是么?”

    一提化学反应,梦霄晨就来劲儿了。

    “嗯,碘酒一遇到空就……”

    她说起来就没完,陈楚也认真的听着。

    胸口的玉扳指一闪一闪,他搬了张椅子坐到了梦霄晨旁边。

    被她带进了许多的公式和化合价当中。

    他忽然感觉,化学竟然这么的简单?

    那些元素都有化合表的口诀。

    而且两者间生成什么都可以预算出来。

    只是有几个特殊的地方需要注意了。

    梦霄晨一对一对他的教学,陈楚进步的很快。

    再者,数学与化学这东西是需要天分的,天分也是理解。

    只要你理解了,所谓的脑中里那根弦动了,开窍了。

    学这东西便非常容易的。

    再说初中代数几何,物理化学就那么点东西。如果一对一,脑袋开窍几天就能学明白的。

    不像语文和英语需要背那么多的单词和生字。

    当然,理科确实需要一些天赋,逻辑xìng强的人可能不学都能理解。

    就像文科强的人,不学也能出口成章。

    时间过的飞快。

    陈楚不断的提问。

    梦霄晨也耐心的解答。

    两人都沉寂在化学愉快的学习氛围中。

    不知不觉间,外面一阵呼呼的大风,接着暴雨霹雳啪嚓的如同炒豆般的落下。

    风疾雨骤,而远处又传来的轰隆隆的雷声。

    两人的思绪一下被打断了。

    暴雨打在玻璃窗上,霹雳啪嚓的,像是有人在用手疯狂拍打一样。

    “啊……”梦霄晨吓得一哆嗦,手上的化学书都掉到地上了。

    而这时,一只胳膊已经把她搂了过去。

    “别怕,别怕……”

    梦霄晨吓了一跳。

    伸手下意识的去推搂着她的那只胳膊。

    而这时雷声咔嚓一声打了过来。

    闪电几乎就在咫尺窗前。

    这下她不用推人家,自己的身体一下窜进陈楚的怀里。

    她本来以为陈楚肯定会对她上下其手。

    不过,她却错了。

    陈楚只是不停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没事的,不用怕……没事……”

    陈楚的手只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着。

    甚至连她近在咫尺的脖子都没有碰一下。

    慢慢的,她缓和下来,不再哆嗦和紧张,陈楚的手才慢慢的用力,摸着她的头,然后慢慢的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老张头儿曾经告诉她对付各种女人的办法。

    刘翠那样的女人需要耐心,那小莲那样的女人需要火辣。便是狠狠玩弄。

    而对于那种内向的,尤其是处女的女人,需要一点点的来,不要让她们害怕……

    要让她们放心自己。

    陈楚只是轻轻的摸索着,按照张老头儿的理论,让梦霄晨平静下来。

    这才慢慢的摸索着她的身体。

    从她的肩膀开始,一点点的摸到了她的胳膊,然后是她细嫩柔滑的小手。

    缓缓的抓到手心里。

    他像是一个学习捕猎的人一样,慢慢的攫取着自己的猎物,非常的耐心和细致。

    只是他的猎物是女人。

    当陈楚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她的手背,一点点的把她捏在手心里的时候,梦霄晨整个身子抖动了一下。

    陈楚这时手上慢慢的加力,但也只是搂着她,紧紧的搂着,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他只是轻轻的亲吻着她的秀发。

    一点点的脸开始在她的头上摩擦。

    窗外风雨飘摇,本来还晴朗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的如同世界末日一样。

    屋子里的灯泡发出的微光,影影灼灼。

    陈楚笑了,心想这真是他妈的泡妞儿的好天气。

    这样的机会自己要是让这煮熟的鸭子飞了,那以后就不用混了。

    张老头儿那老犊子都得笑话死自己。

    陈楚的手又开始一点点的摸索着,他感觉梦霄晨的身子是那样的滑腻,她的手是那样的柔滑,而她的胳膊又是那样的修长和瘦弱。

    “啊……”

    梦霄晨面红耳热,感觉自己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抱在怀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被男人抱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外面风雨雷电,但是她此时在这男人的怀里感觉不到一点的恐惧。

    而且,这男人身上还有一阵阵清单的香水儿味道传进自己的鼻孔。

    十分的好闻。

    贴着他胸膛结实的肌ròu,感受到他的脖子和脸在自己头上轻轻的温柔的磨蹭,自己的手被他抓在手心里,尽情的呵护抚摸。

    梦霄晨努力不去想这是她的学生,她不敢抬头,不敢正视陈楚,只想在他的怀抱里多停留一会儿。

    陈楚笑了。

    慢慢的摸着梦霄晨的脸颊。

    张开嘴便附身吻了下去。

    “啊……唔……”

    梦霄晨胸中小鹿乱窜。

    脸上**辣的,被陈楚亲住了嘴。

    陈楚是这方面的老手了。

    亲住了她的小嘴儿,还不及她反应,一把就把她的娇躯横抱起来。

    感受着这顶多九十斤的身体,陈楚大步朝她的小床上走去,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抬腿就骑在了上去。

    下面用力顶了两下。

    陈楚已经把她死死的压在小床上了。

    那小床摇晃的吱吱呀呀声在疾风暴雨中,几乎微不足道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文)

    如果一个男人很有钱,他可以得到很多女人。

    很多很漂亮的女人会为他献身。

    白花花的女人层出不穷,换着各种玩法。

    如果没钱,怎么能得到女人?

    看到很多猪头搂着美女,而且有的猪头也很穷,那他便付出很多人付出不到的,比如讨好,比如放弃尊严,再比如他了解女人……

    很像打架,你了解了对手,才会战胜他。

    你要想得到这个女人,也要了解她,她需要什么,喜欢什么,爱好什么。

    了解了女人,再开始下手。

    ……

    陈楚亲吻着梦霄晨的嘴唇。

    她的嘴唇很薄,很湿润。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陈楚在轰隆隆的雷声中压着她的娇躯。

    两只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游弋着。

    对于这种理科生的女生。

    她都二十三岁了,大学毕业了。

    没谈过恋爱,没**过。

    但是她已经成熟了。

    她是正常的女人,她憋坏了。

    表面上是沉默的,实际上晚上骚的自己抠。

    但是她不好意思,不想让人了解她,不想让人进入她的心扉和世界。

    这就是理科生,让人误解成顽固的石头,和让人费解拥有不正常的思维。

    其实她们也有爱和情感,也需要男欢女爱。

    也是正常人,只是不会用准确的词表达而已。

    ……

    陈楚的两手从摸到了梦霄晨下面修长的大腿。

    然后往上,一直摸到了她的大腿根。

    虽然她的腿很瘦,但大腿根儿还是十分丰腴。

    弹跳的细腻的皮ròu让陈楚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

    一个女人一个样,一个女人一个味道。

    陈楚闭上眼亲吻着身下的女?

    ?。

    索取着她口中甘甜的津液。

    手也在她大腿上最敏感的地方抚摸着。

    “嗯……啊……不要……”

    梦霄晨手忙抓住陈楚的胳膊。

    忽然挣脱开他的嘴。

    “陈楚,不行!”

    两人嘴分开,但离着很近。

    梦霄晨喷出了气息都喷进陈楚的嘴里。

    看着她的透明的眼镜,陈楚笑了,轻轻亲亲她的脸蛋儿。

    心里想着主意。

    硬来当然是不行的。

    他眼睛转了转嘿嘿笑了。

    “老师,我就是想亲亲你,就亲亲你,绝对不脱衣服……”

    “你,你真的就是亲亲?”梦霄晨问。

    “嗯,那还干啥啊?亲亲,摸摸你,对了,咱这样你好受不?是不是也……”

    “我不好受!”

    陈楚笑了,抱着她的头狠狠咬住她的嘴。

    “梦老师,你真好看,我就亲亲你的小嘴儿就行,再摸摸,别的哪都不动。”

    陈楚说着又压了上去。

    “梦老师,我好喜欢你……”说着话,他下面狠狠朝梦霄晨两条大腿间顶了两下。

    “不行……你……啊,啊啊。好吧,你就亲亲,不许脱……”

    “嗯,行,梦老师你真好,你,嘿嘿,做我女朋友吧……”

    “不行,我,我比你大,不行,啊啊啊……”

    梦霄晨感觉自己的裙子被掀开了。都看到了自己那白色的小内裤。

    而陈楚的嘴一下就贴了上去。

    磨蹭了几下,她那小内裤都湿泽了一点。

    陈楚又坐直了身体,两手把她的大腿分开,嘴又凑过去在她的内裤上舔了起来。

    梦霄晨晕了。

    一股股的电流刺激着她全身。

    整个人麻酥酥的像是一只被捆缚住的羔羊。

    两条大腿间痒痒的。

    没想到陈楚的嘴竟然亲着自己的火烧云,还跟狗是的舔舐起来。

    “啊,啊,啊,啊,陈楚……啊,你,别啊……我们……倦…啊……”

    此时,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屋里的梦霄晨已经呻吟成了一片。

    她呻吟着,身体像是一条蛇精一样的蜿蜒扭转,扭动了起来。

    “别,不要,不要舔那里……那里脏……哎呀,不行啊……救命……”

    她越是喊叫和呻吟,陈楚越是卖力。

    两手抱住她的两条丝袜大腿,嘴更加卖力的亲吻舔着她的下面。

    而两手又在她的露出的白白的肚皮上摸着,一路往上伸,摸到了她不大的nǎi上。

    “你……不行……不要……。”

    “梦老师,做我媳fù吧!”

    “不!不行,陈楚你还没……我……不行啊……”

    她娇喘成了一团。

    感觉自己的白色连衣裙已经被往上托了起来。

    已经脱到了腰间。

    “陈楚,你不是说只亲亲摸摸吗?不是不脱衣服吗?”

    陈楚笑了,心想这妞儿简直念书念傻了。

    老子就是为了干你,不脱衣服怎么干?

    不过,这话是他的心里话,女人都是小骗子,男人才是大骗子。

    “嗯,是的,咱只脱外套,内衣不脱,老师,你还信不着我么?要是我脱你内衣我就不是人!”

    陈楚发誓发愿的,梦霄晨一愣,他的手已经把她的连衣裙推到了她的小腹以上。

    随后他骑在她的身上,把背心脱了下去,露出了完美的男人的人鱼线。

    感受着身上的男人,还有那结实的肌ròu。

    梦霄晨第一次浑身如同火烧。

    陈楚把她两只小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

    她的手一接触那结实的肌ròu,不仅一阵阵的抖动。

    “你……”

    “嗯,你摸摸……”

    “我,我不……”

    陈楚把着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胸膛,还有小腹,然后让她的手抱住自己的后腰。

    在她耳根轻轻的咬着。

    梦霄晨,小晨晨,你没摸过男人吗?

    没等她回答,陈楚又接着说:“那你就好好摸摸我,我是你的。”

    他说着又亲着她的嘴,两手往上推她的连衣裙。

    自己赤身在她身上磨蹭着。

    这么蹭了一会儿,梦霄晨身体又软了。

    在轰隆隆的雷雨声中。

    她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无力。

    “不要……不要啊……”

    她感觉连衣裙从下往上被推了上去,自己的rǔ罩被轻轻一推,自己的两只雪白雪白的小rǔ猪就被人握到了手中。

    “啊……”梦霄晨想挣扎,却没了力气。

    “你……你个骗子,你……你不是说不脱我内衣吗?”

    陈楚看到她的两只小rǔ猪就禁不住**的。

    往前一扑,捏在手里小小的,有些硬。

    不过捏了两下,就软了一些。

    他张嘴含住了一枚rǔ猪上的相思豆。

    一面喘着粗气说:“小晨晨,衣服都脱了,就不差这两件了,咱脱了也不干……”

    “啊……骗子……”梦霄晨小声说了一句。

    她的身体已经软了。

    陈楚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内裤里。

    中指伸进她的火烧云中开始扣弄了起来。

    弄的她那样的爽。

    她的两条大腿狠狠的夹着,在一起磨蹭着,已经有水流流淌了出来。

    浸湿了内裤的中间。

    她的身体更是翻滚起来。

    两条雪白的大腿夹着陈楚的手。

    口中沉沉的呻吟着:“不要……快拿出去……快……不行……啊……讨厌啊……”

    陈楚知道这妞儿已经发情了。

    季小桃那时候比她挣扎的激烈,还不是被自己拿下了么。

    陈楚狼吻着她的嘴,她的脖子,最后把舌头伸进去,和她的小舌头缠绕在一起。另外一只手又反复摸着她的脖颈和身体。

    “啊……”

    梦霄晨缴械了,身体软软的使不上力气。

    “啊!别……别弄了……我……我要喷了……你,你要就糙我吧……”

    陈楚蒙了,这妞儿不会来的这么快吧。

    陈楚手又在里面扣弄了几把。

    “啊……”梦霄晨下面扑哧扑哧的像是尿尿是的喷了出来。

    粘乎乎的沾了陈楚一大腿。

    梦霄晨喷出来身体还在抽搐着,啊啊的呻吟……

    陈楚抖了抖手上的粘液,扣了扣她白净的屁股。

    梦霄晨屁股之颤了颤,人动也不动了。

    陈楚趴在她耳边小声说:“宝贝,我,我干你了……”

    “嗯。”

    梦霄晨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受过。

    这是,身体还在不停的回味着。

    窗外的雨哗啦啦的流淌,她感觉自己就像在温泉雨中一样的在畅游,在舒服。

    自己就像那房檐下落下的雨滴,整个人飘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