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109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同学说成混子的人,甘心跟着自己拼命。

    这样的人不是兄弟,什么又是兄弟。

    “兄弟们,晚上给我个面子,咱们吃顿饭。”

    “楚哥,我看兄弟们晚上真不能给你这个面子!”马华强呵呵笑道。

    “为啥?”陈楚问。

    马华强看了看徐红。

    “哈哈!嫂子都好几天没看见你了,想你了!兄弟们改天再和你聚,今天晚上,楚哥是嫂子的!哈哈!”

    “哈哈哈!”黄毛几人也跟着笑。

    “马华强,你,你他妈的找打!”徐红伸手就朝着马华强抓去。

    马华强一伙笑哈哈的跑远了。

    徐红追出去几步。

    又回到陈楚跟前。

    陈楚回头看了看。那些已经上课的学生都趴着窗户看着自己和徐红。

    “呼……”陈楚有点后悔上了徐红了。

    “嗯……你,你先回去吧,我出了这么大事儿,我得先回去和我爸说一声,我们明天再见得了。”

    “陈楚,你这事儿我感觉不应该和你爸说,你和他说了,你爸也跟着cāo心,再说你都这么大了,啥事自己还做不了主啊,还有,还有我这几天是想你了……前几天我没来找你,是因为……我来事了,不方便跟你俩那啥,今天,是,是我的安全期……”

    “呼……”

    陈楚呼出口气。

    他本想拿老爹当一个借口推脱开徐红的。

    没想到徐红打蛇上棍了。

    他看了看徐红,尤其是她那挺翘的屁股。

    他下面还真有点硬了。

    真想糙徐红了。

    “你……那我也得回去上课啊。”

    “陈楚,念书真就那么重要么?”

    “不是重要不重要的事儿,是我爸给我花钱了,我不好好念书,对得起我爸么。”

    “噗哧!”徐红一下笑了。

    “我都问你同学了,人家都说你不好好学习的,现在咋这么积极了。”

    “嗯……我以前不好好学习,所以现在才积极了,行吧,徐红。”

    陈楚没办法了,再这么纠缠没头了。

    不仅凑到她耳边说:“徐红,晚上……晚上你还在老地方,我肯定来,我想糙你……”

    徐红脸刷的红了。

    “在哪啊,别是女厕所,壕沟么,大晚上的我怕。”

    陈楚咬了咬牙。

    “去马华强的大棚吧,然后我骑自行车去找你,行吧,我太想糙你了,这次一定糙你个七遍八遍的……”

    “滚……你咋那么烦人呢……”徐红小声骂了陈楚一句。

    然后说:“那我晚上八点,在那等你,我……我先走了啊。”

    “嗯。”陈楚点头,看着徐红转身走远。

    那一晃一晃的屁股,陈楚真是有点想了。

    不过,晚上还有刘翠。

    他也想念刘翠那小麦色挺翘知己的屁股。

    一时间,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最后想想,不行先糙了徐红?

    这丫头现在真骚啊。

    陈楚看了眼那些从班级窗口看自己的眼睛。

    在初二的班级还真有两个相貌不错的女生。

    嫩草的很。

    要是糙一把也行啊。

    陈楚下面梆硬的。

    走进走廊的时候,手伸进裤裆拨弄了两下,不然都支撑起来了。

    这才敲门。

    “请进!”

    陈楚进屋,冲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点了下头。

    那老师是代数老师。一个带眼镜的男老师。

    笑着说。

    “陈楚啊!快进来,快回去坐吧!”

    陈楚有些奇怪。

    这老师今天好像对自己特别客气。

    不仅是老师,而这些学生,好像都特别怕他,开始疏远他了。

    只是马小河在后面捅咕了他一下。

    嘿嘿嘿的还是象以前那样傻笑着。

    ……

    今天是陈楚值日。

    等人都走了的时候。

    陈楚正准备锁门。

    走廊里也有些光线暗淡了。

    这时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好像很怕的模样。

    陈楚咯噔一声扣上了锁头。

    回过头,目光紧缩。

    随着脚步声,一个长长的影子随后出现。

    不过,之后却是一个娇小美丽的女孩儿走了出来。

    女孩儿留着长长的刘海。

    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儿。

    身子纤瘦。

    走路也十分的轻盈。

    尤其是那对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是的。

    “陈楚,你的书。”路小巧走近陈楚,伸手递了过来。

    “谢谢啊。”

    陈楚已经比路小巧高出了半个头。

    以前他们身高是差不多的。

    “陈楚,今天谢谢你,你都是为了我……”路小巧有点哽咽。

    陈楚笑了。

    心想逗逗她吧。

    “小巧,因为我喜欢你,哪怕我今天被人砍死我也愿意,我爱你,你知道么?”

    “啊,我……”

    路小巧慌了。

    陈楚看着她那红红的小嘴儿忽然下面就硬了。

    几乎本能的上去抱住了路小巧,嘴就亲住了路小巧红彤彤的小嘴儿。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文)

    (感谢博士哥哥和陆凯凯两位童鞋的打赏!本书终结目标就是打造撸男的神器,快到月底了,**丝们,土豪们,撸男们,把手中的月票举起来,砸过来吧!我们的口号是百花齐放,宁可错上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我们的座右铭是!看了《男欢女爱》今天,你撸了么?求票票!!!)

    夏天的天气,娃娃的脸。

    说yīn就yīn,晴就晴。

    不知道那块天空飘来一片乌云,就能带点雨水。

    天空的四周密布着暗铅色,整个虚空的空气也变得清凉一些,校园里的破旧的瓦房,和一丛丛的灌木看上去那样的暗淡的色调,是那样的养眼。

    停车场孤零零的一左一右停靠着一辆小坤车和一辆破二八大杠。

    那困车崭新。

    二八大杠脚蹬子都快蹬没了。

    车把和轮子布满了雨水浇过的锈迹斑斑……

    走廊里亦是更昏暗一些。

    门窗关好,远远近近的传来一阵阵的喘息声。

    像是男女压抑的声音一样。

    ……

    给陈楚的第一感觉。

    就是路小巧的小嘴儿真甜。

    要比任何一个他玩过的女人的嘴都甜。

    这要是把自己的下面大家伙chā进她的嘴里鼓捣两下,没准自己就能shè了。

    路小巧现在能有一米五五就不错了。

    陈楚抱住她,像是要把她紧紧的抱进自己的身体里。

    路小巧穿着厚一些的外套。

    她的挎腰的书包也放在前面。

    这样两个身体极力的靠在一起,陈楚也没有感觉到她胸口在自己身上的摩擦。

    说白了,没感觉到她的nǎi在哪,没有感觉在蹭着自己。

    “呜呜……”路小巧发出嘟嘟的声音。

    陈楚却狠狠的亲她的嘴不放。

    这种少女的嘴唇,甜蜜的让他流连忘返。

    几乎整个人已经飘飘然,像是神仙,像是羽化了那般的享受。

    他的嘴唇狠狠的在路小巧的嘴唇上磨蹭着。

    感觉她湿润滑滑的小嘴儿像是抹上了蜜糖一样。

    “小巧,我真的好喜欢你……”陈楚的嘴欠开一个小缝说了一句,然后又堵住路小巧的嘴唇。

    感受着她的小手在自己腰上狠狠的掐着,拧着。

    “放开我……呜呜……”路小巧趁着陈楚嘴欠开一丝缝隙的时候说了一句。

    然后嘴又被堵住了。

    陈楚心想,掐吧,掐吧,掐死老子也不松手。

    路小巧是他初一的同桌,那个时候自己就想亲她的嘴了,但那时候哪敢啊,如果不是因为张老头儿,他现在也不敢,路小巧的父母和她本身,心都很高,未来的男人肯定是市里人了,今天要不亲,以后还亲个屁啊!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陈楚想到这里,嘴狠狠的裹住她的嘴唇,狠狠的往嘴里吸着她的津液,路小巧一慌,陈楚忙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不过刚舔了她一下滑腻无比又温柔的小舌头。

    路小巧脚下的小皮凉鞋狠狠的踩了他脚面几脚。

    陈楚挺疼的,但不在乎了。

    他感觉自己的腰已经红了,但今天就是死缠烂打了。

    路小巧踩了他几脚也挣脱不开,小姑娘也没经历过这个。

    大眼睛眨呀眨的,长长的睫毛扑朔着成串的泪珠便流了出来。

    那眼泪滑落在陈楚嘴上,也贴在了他的脸上。

    “唔……”陈楚感受到嘴里咸咸的。一愣。

    路小巧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开一段空间。

    扬手甩给了陈楚一记响亮的嘴巴子。

    “啪!”

    这一巴掌打的挺响,也挺疼的。

    陈楚看着路小巧那小手,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道。

    陈楚楞了一下。

    路小巧眼里的泪更多了流了出来。

    “陈楚……你,你,你不要脸……”

    路小巧呜呜的哭起来。

    手指着陈楚。

    陈楚捂着生疼的脸,讪讪一笑。

    “小巧,我咋不要脸了,我真心的喜欢你啊,你不知道啊,我初一的时候就喜欢你,喜欢你到初三,都这么多年了……”

    “不要脸,你就不要脸……我回家告诉我妈切……”路小巧胳膊袖子摸了一把眼泪,就边哭边往外走。

    陈楚傻眼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

    一想到路小巧回家告诉她妈,然后第二天,一个农村大老娘们掐着腰,来学校指着班级一顿跳脚大骂。

    陈楚下面一下就软了。

    是吓得。

    那可比老疤都吓人。以后整个镇上,整个村都知道自己耍流氓了。

    这不是耍流氓这是什么?

    陈楚慌了。

    忙追了上去。

    “小巧,你别走啊!是我不对还不行么?我不要脸,我是乌龟王八蛋,我是狗……哎?你听狗咋叫唤的?是不是汪汪汪……汪汪汪……这么叫唤的?还有王八,王八就是哞……哞……这么叫的对吧,我就是……”

    路小巧胳膊袖子擦了擦眼泪。

    胸口吓人的起伏两下,又打开小书包,掏出绣着花边的小手绢,擦了擦大眼睛。

    抽泣两声说:“哞哞叫唤的不是王八,哞哞的是老牛的叫声。”

    “嘿嘿!”陈楚笑了:“对,就是老牛,老牛哞哞的叫,你看,是不是这样的?”

    陈楚边说边带着动作,两只手在头上做着牛犄角的样子,在路小巧身前身后转着。

    “小巧,你看是不是这么样的,哞的叫一声,然后用犄角往前一顶人,对吧?”

    “嗯。”路小巧脸皱巴着,小手的手背擦着眼泪。

    然后点了点头。

    “嘿嘿,小巧不哭了,小巧笑一个,笑一个给小巧买糖。”

    “滚……”路小巧推了陈楚一把。

    然后又咧着嘴要哭。

    “我回家告诉我妈。”

    陈楚彻底没词了。

    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我不是人。”

    看了看路小巧,又抽了一下。

    “呼!”陈楚没招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闭上眼,这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陈楚自己都感觉脑袋被抽的发懵。

    感觉眼前直冒金星。

    “你虎啊!这么抽自己?”

    路小巧忙伸出小手放在他脸上揉了两下。

    大眼睛泪光婆娑的问:“还疼吗?”

    陈楚丝丝哈哈的抽了两口气。

    心想能不疼么?

    这下半边脸非肿了不可。

    不过,看到路小巧一本正经的样子给他揉着,那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就像早上鲜花上的露水。

    “嘿嘿,小巧,你真好看。”

    陈楚这么一说,路小巧的嘴角又要咧开。

    陈楚慌了,忙抢着带着哭腔说:“我告我妈切……”

    路小巧脸上害羞的通红起来。

    冲陈楚呸了一声:“不许你学我!”

    “那,那我不学你了,你不告诉你妈得了。”

    路小巧咬咬嘴唇。点了一下头。

    然后低头问:“陈楚,你那英语书里有一本医书啊?”

    “啊?是,是,我没事看看。”

    “啊!”路小巧答应了一声。

    手背擦了擦嘴。

    “烦人,弄我嘴上一下吐沫星子……”

    陈楚一下石化了。

    路小巧已经挎着书包迈着细碎的脚步走了。

    陈楚呆呆的走到走廊出口,看见她已经出溜出溜的走到停车场,骑着自己的‘困车’走了。

    陈楚摸了摸自己的脸。

    叹了口气,咧嘴说。

    “我啊!活他妈的该啊~!”

    陈楚也够郁闷的。

    这时真想郁闷的抽根烟,自己连班主任老师都给糙了,连季小桃,刘翠这样的女人都给骑了,而且就连新来没几天的科任老师梦霄晨都拿下了。

    没想到这些大风大浪都过来了。

    在路小巧这小yīn沟里竟然翻船了。

    那句回家告诉他妈,把陈楚吓得后脊梁骨都直冒冷汗。

    他在尹胖子那都没这样过。

    陈楚舔了舔嘴唇。

    忽然笑了。

    自言自语:“有意思,真有意思。就他妈的像捅马蜂窝,吃了口蜜,被马蜂一顿哲一样。”

    “呼!”陈楚呼出口气,走向二八自行车。

    骑上车边往家里走边琢磨,自己今天晚上是糙刘翠好,还是糙徐红呢!

    麻痹的!女人多了,还不知道该翻谁的牌子了?

    陈楚拍了拍脑门,忽然想到了。

    自己为啥这么蠢呢!两个都要啊!一人干一把完事了呗!

    想到这,陈楚忙加快骑车。

    心想自己先回家跟刘翠约好,晚上十二点左右,或者第二天早晨四五点钟,自己去练拳,而刘翠去上地干活的时候,两人在苞米地里干。

    然后自己八点先去徐红那,先把那小**糙一把。

    “嗯,就这么干了!”

    陈楚不知不觉骑着就到了屯子里。

    快到老王家小卖店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