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12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给她扒裤子,只是丝袜没脱。

    看着最后光着腚的刘楠。

    陈楚反而不着急了,把刘楠的那套衣服拿了过来。

    在她的身上比划着。

    然后给她往身上穿。

    但穿了半天也没穿上,不仅急的跟什么是的。

    “嗯……”刘楠嗯了一声,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推了陈楚一把。

    “你咋那么笨蛋呢,能给人家脱不能给人家穿?起来……”

    刘楠强大起精神,把白色的像是职业装的短裤穿上了。

    然后看着陈楚。

    “说吧,你还想干啥?”

    “楠姐,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你是在柜台那卖手机,就是穿的这身衣服,我就是想在那糙你……”

    “变态!”

    刘楠白了他一眼。

    陈楚却受不了的喘着粗气狠狠的啃了刘楠几口。

    “哎呀!”刘楠撒娇的推了他一把。

    陈楚抱起她,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拍了拍,然后大步走到柜台前面。

    “宝贝,今天你就是这么卖手机的……啊……我就要这么糙。”

    陈楚激动的把刘楠放下,然后把她推到柜台上。

    刘楠还有些醉酒扶不住柜台,干脆就趴在柜台上,让陈楚折腾着。

    陈楚几把脱了个光腚。

    然后激动的在刘楠屁股蛋子上狠狠的亲着闻着,最后手伸进去,从她的短裙里把裤衩褪到了她的脚踝上。

    然后陈楚挺着打棍子,摸索了几下,从刘楠后面糙了进去。

    “啊!”

    刘楠叫了一声。

    两眼看着前方。

    陈楚就在她屁股后面一下又一下的着。

    柜台一点点的震动。

    陈楚爽的不行。

    两手抱着刘楠的腰,下面快速的在刘楠身体里面抽动起来。

    第一百六十二章 篱落疏疏一茎深(文)

    夜晚手机店里的灯光多少有些昏暗。

    陈楚虽然把酒水都吐了出去,不过还有些许的残留,控制着神经,有些晕晕乎乎的模样。

    陈楚感觉下面湿润滑腻又有些紧凑着。

    刘楠那紧凑的ròu壁,把他身下的打棍子裹挟的紧巴巴的。

    自己的家伙像是刚好的包裹在里面是的。

    心想,这刘楠的下面也不算小了。

    陈楚稍微挪动了一下。

    刘楠嗯的呻吟一声。

    两手伸到后面去,推了推陈楚的腰。

    “弟弟,别……别只顾着自己……你,你照顾照顾姐姐……”

    刘楠说着屁股往后面坐了坐,啪啪的传来轻轻的拍打声。

    随后,她弄了弄腮边湿润的头发。

    舔了舔嘴唇又说:“你把姐姐翻过来,好不好……这么的不得劲儿。”

    陈楚却是爽的很。

    见她这么骚,现在下面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楠姐,一会儿的,我先shè一次,一会儿你再翻过来……”

    陈楚激动的两手伸进她前胸。

    快速的把她衣服解开,然后把胸罩也解开了。

    两手抓着她的胸前,摸着那一对松软的大白兔。

    那大白兔上面的两枚相思豆被陈楚抓了几把就**的挺翘起来了。

    “啊……陈楚,你……你他妈的混蛋……”

    陈楚有个毛病,就是女人一被他糙的爽了,就忍不住骂他,而一骂他,他的下面就更爽,就更硬了。

    有的时候女人暴力一点,不斯文一点更能吸引男人,那叫个xìng。

    “啊!混蛋……不行,你,你太快了,我……我受不了……”刘楠说着,要晃动着白屁股要离开。

    陈楚忙抓住她的大兔子,下面开始啪啪啪的快速的抽动起来。

    看着刘楠被啪啪啪拍?

    ?的屁股。

    还有下面嗤嗤往外冒出的水。

    陈楚啊啊的跟着叫了几声,两手紧紧的抠刘楠的nǎi。

    下面嗤嗤嗤的喷shè了出去。

    “啊……”刘楠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已经被糙完了,身体也紧绷着。两脚的脚尖用力朝前惦着。

    感觉全身一阵的麻木。

    “啊……”她小声的呻吟了一声。

    陈楚抖落了抖落下面的家伙。

    软软的抽了出来,看到一行水流从刘楠的白色短裙里面留了出来。

    沾到了她ròu色的丝袜上。

    刘楠身体软软的,像是一瘫泥一般。

    四肢亦是感到一阵的无力。

    酒精让她脑中嗡嗡的,晕晕乎乎的。

    陈楚这时抱住她,两人朝着小屋走去。

    陈楚也有些累了,毕竟折腾了一天,晚上也没吃啥东西。

    两人稀里糊涂抱着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楚就起身,直接在店里的空地上演练了一番拳法。

    等刘楠穿好衣服,晕晕乎乎的起来,他已经收招了。

    “楠姐,你醒了?”

    “啊……”刘楠小声的答应了一声,脸上有些红晕。

    “我们……我们昨天都干了什么?”

    陈楚靠了过去,贴着她身边说:“没干啥,就是咱俩光着屁股睡了一觉……”

    “啊!?”刘楠懵了。

    昨天她有些醉了,脑子里乱糟糟的,现在头还有些疼,只是眼前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

    而且出现了很多与一个男人造爱的镜头。

    她看了看陈楚,见他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忙说:“弟弟,咱俩是不是走到一起了。”

    “嗯,在一块了,以后你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吧。”

    “哦。”刘楠小声答应了一句。

    陈楚打开卷帘门和她招呼了一声走了。

    刘楠也明白,这小子是不是就是以后罩着她的意思?

    然后也不要钱,就是要自己的身子。

    刘楠刘楠摇了摇头,有些像做梦是的,怎么和一个半大小子发生关系了。

    陈楚走了一段路,见自己的破二八自行车还在。

    这玩意估计人家偷也卖不了几个钱了。

    而且还上了锁。陈楚打开骑上自行车往屯子里走去。

    他看了眼手机,才六点多钟,时间早点,还能赶上家里吃饭了。

    早晨很清爽的样子,陈楚也很惬意,骑的速度也不慢,路过老张头儿那他停住了。

    心想看一看这老家伙。

    推开门,喊了一句:“老家伙,我来了!”

    里面没有声音。

    陈楚狐疑,难道这老家伙不在?

    迈步走进屋子,见张老头儿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呷?”陈楚一愣。

    忙走上前去,伸手碰了一下老张头儿。

    如手冰凉麻木。

    老张头儿全身都硬了。

    我糙!

    陈楚晕了,这……他死了?

    陈楚马上去探他的鼻息,同时手也抓住他的手腕的寸关尺上,开始摸动他脉搏。

    见没有一点的反映,并且老张头儿两眼合并,眼眶深陷。

    “老家伙!你怎么死了?”陈楚一副伤心的说。

    “你……这房子你还没立下个遗嘱归我啊?”

    忽的,身体还僵硬无比的张老头儿忙一下坐了起来,两眼瞪了圆圆的看着陈楚。

    “诈尸啊!”陈楚喊了一句。

    “我呸!你才诈尸呢!臭小子,来了也不喊我一句,倒是惦记上我的房子了!告诉你,我这房子就是jiāo给大队养猪也不给你……”

    “嘿嘿……老家伙,你没死啊,不过你却是全是冰冷,而且没有人和脉搏了啊?”

    “呸!你个三驴逼,老子是冻得,这么冷,我身体能不冻硬么?再说脉搏,一看你就是学艺不精,医术那本书上不是写的很清楚了么,人的脉搏有很多种,有的在手腕的寸关尺上,有则在人的大脖子上,还有一种人在脚上有脉搏。”

    张老头儿说着,翻了他一眼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陈楚把泡妞儿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也把尹胖子帮他的事儿说了。

    张老头儿呵呵笑了一声。

    “这帮小子,这是无利不起早的事儿。”

    “啥意思?”陈楚问。

    “还能是啥意思?自然是看重你这一身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dàng的功夫了。估计得用你打架。”

    “我糙!他们打架也太狠了,我可能下不了那个死手。”陈楚擦了把汗。

    张老头儿笑了。

    “谁也不是天生打架杀人的料子,都是一点点逼出来的。唔,对了,你想不想学……学气功?”

    陈楚打了个哈欠。

    见张老头儿没事,心里也放轻松了下来。

    “没事我就回去吃面条去了。”

    “气功学好了,可以控制很多的,比如透视……”

    张老头儿不急不缓的说。

    随后瞥了要出门的陈楚一眼。

    “切!”果然,陈楚退回了几步。

    张老头儿则一阵jiān计得逞的模样。

    “老家伙,你骗谁啊?你以为你是x光啊,还透视?”陈楚一副不信的样子。

    “怎么个透视法?说说,我听听。”

    “啊哈!比如说些简单的,学会了可以透视女人的内衣,看到里面的大白兔,和女人两腿间的火烧云是啥样的,再有点深的便是能透视墙壁,比如说……学校的女厕所,你学会了,便可以利用气功,站在学校女厕所外面看到里面的女生撒尿……”

    “哈哈哈哈……”陈楚大笑。

    张老头儿也跟着笑:“三驴逼,怎么样啊?”

    “老家伙,你懵人吧,那你看看我?我今天穿的裤衩啥色的?”陈楚昂头挺胸。

    张老头差点气背过气去。

    “你个驴,肯定是早上在人家搞破鞋裤衩都穿反了。”

    陈楚闻言一愣。

    偷偷看了一眼,果然如此。

    “老家伙,你懵的吧?”

    “你爱信不信,这回你愿意学,我还不愿意教了呢!”

    “学,我学啊!”陈楚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张老头点点头。

    “驴啊,一般气功有点进展了,便叫气息了,比如电视上演的能够推动石头,算是气功的一种,而气功升级,便叫罡气,罡气升级便叫真气。算了,和你说这么多,你也理解不了。咱说点最简单的气功,便是利用气体做事,比如你吹蜡烛,没有用手去弄灭,而且用嘴里的气吹的,也算是气体外放了……”

    张老头说着,扑的放了个屁。

    陈楚马上捏起了鼻子。

    张老头儿笑了。

    “对了,放屁也算……”

    陈楚无语了。

    “老家伙,怎么能透视?”

    “呵呵,那得一点点练啊!气功练到了一定境界,就能开启你的第三只眼,只要你开启了那只眼,想透过厕所墙看到女生撒尿,那还不是小意思么?只是,挺辛苦难练的。”

    “我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练会!”陈楚拍着胸脯说了一句。

    张老头儿挑起大指。

    “这才叫男子汉,有志气!”

    “老家伙,那你先教我几招?”

    “行,我先教你最简单的,就是呼吸,然后吹出去,用力!”

    陈楚见张老头儿呼了一大口气,然后喷了出去。

    心里一腻歪,心想,这尼玛也叫气功?吹起我也会。

    张老头儿又开始教第二招。

    “吸气……放屁……”说完,扑的又是一个屁声。

    陈楚马上捂紧了鼻子。

    “老家伙,我会了,我得走了先……”

    “行,回去好好练啊!你拿回去那个匣子里面有这本秘籍……”

    陈楚咧着嘴。

    心里这个腻歪。

    开始怀疑张老头儿说的什么气功能穿透厕所墙,看女生撒尿,这可能吗?

    不过,很多的不可能的事儿都实现了,比如现在自己糙了这么多的女人,都是拜张老头儿所赐啊!

    不仅走了一段路,然后停住。

    开始练习。

    呼吸,吐气。

    又小声说:“吸气……放屁……吸气……放屁……扑……”

    陈楚没有注意到,他随意站的家门口正是朱娜家。

    朱娜早晨起来,去厕所撒泡尿。

    提好了裤子,迷迷糊糊的刚走出来,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家大门外,在那闭着眼睛嘀咕着什么。

    朱娜揉了揉眼睛,走近了一看是陈楚。

    听见他嘀咕着什么吸气,放屁。

    脸就红了。

    “陈楚,你站在我家大门口,你想干啥?”

    第一百六十三章 树头花落未成yīn(文)

    朱娜脸红红的,本来今天心情挺好的。

    老妈要给她请一个家教啥的,自己学习成绩最近不稳定。而距离自己考取瀚城市的一中跟四中更有些遥远了。

    上次,她没办法让陈楚教了她一下数学题。

    而且两人还是在壕沟说的。

    毕竟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自己仔细一想,也有些脸红耳热的。

    心里更是恨死陈楚了,这家伙以前瞅她就眼神就不对,总是狠狠的瞅人。

    现在陈楚成绩有些好转,而且代数还考了满分。

    朱娜心里认定是陈楚抄的,肯定是偷到了答案啥的。

    等自己家教请来了,学习一定超过他。

    心里正开心,撒泡尿也挺爽的。

    而在厕所里面,她发现自己下面竟然长出了几根弯弯曲曲的毛来。

    这让她更是害羞了起来。

    如果说是肚脐下面的小森林长毛也正常不过了。

    上次阑尾炎手术,她备皮把毛都刮了干净之后,现在也又长了回来,很是茂盛的了。

    而这几根毛竟然是从她屁眼上下面,也就是腚沟子里面长的。

    朱娜很不舒服。

    心想这多难看啊,自己怎么那里长了这么丑的东西,便想用指甲刀之类的把他给剪掉。

    她开始用力抓了几下,但拔毛挺疼的,她没狠下心来。

    这时便看到了陈楚嘀嘀咕咕,什么放屁,吸气啥的。

    “陈楚,你有病吧你!”朱娜气得nǎi白色的小脸有些红晕。

    陈楚转回头,见是朱娜。

    这气咻咻的小摸样,下面就硬了。

    想说狠话都说不出来。

    谁让自己喜欢人家,暗恋人家,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初三,都是喜欢……

    “唔……早啊?”陈楚笑着打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