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128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这时,他看到院子里有人在给驴注shè什么。

    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大的很。

    “大夫,我就要那个了,多少钱?”

    “那个……那个是给驴注shè的……”

    “行!多少钱?”陈楚抽出一张一百的。

    大夫笑了笑,收了十块钱。

    陈楚把外套脱了,包着那个注shè器就往外走。

    此时,红星台球厅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有看热闹的邻居,也有一下染着黄头发的小混混。

    这些人一听说季扬来了,都跑过来看看。

    就像是追星族是的,季扬便是这些整天游手好闲小混混的偶像了。

    季扬的胳膊只是简单的包扎一下。

    并没有什么大碍,在外面一边跟着金星说笑,一边抽着烟。

    金星也笑了。

    “兄弟,怎么样?这小子够劲儿吧!”

    “糙他妈的!老子大意了!不过跟这小子打架挺过瘾的!”季扬说着啪的打了一竿子台球,进了。

    “呵呵,我也挺过瘾的。”

    “麻痹的,这事儿不算完,敢拿自行车砸我?我非把他干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季扬,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说那小子会不会报警啊?”

    季扬笑了。

    “报警没用,躲的了初一,但躲不了十五,派出所那帮人我最了解了,没什么大事儿,谁也不管这玩意,再说了,除非派出所所长是那小子的亲大爷,不然白扯……”

    季扬连进了几个球,最后一个打偏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喊声。

    “季扬,你麻痹的!”

    外面已经乱哄哄的了。

    季扬呵呵笑了。

    冲金星说:“看,那傻逼回来了,这回就是把他爸找来都不好使!”

    季扬叼着烟走了出来,甩了下头。

    见陈楚后面背着衣服。

    “小逼崽子,你还敢回来,啊?”

    “糙!季扬,你别太装牛逼了,咱再来单挑!”

    “行啊!地方你选!”

    “咱就进里面打,外面人太多,我怕你丢人!”

    “糙!”季扬骂了一句,把烟仍地上踩了踩。

    “逼样,进来吧!”

    看热闹的这些人,有认识陈楚的,毕竟把马华强一伙给收拾了,而且还跟金星打了个平手。

    多少他们也听到了风声,而刚才还让季扬吃亏了。

    陈楚走进台球厅,见金星跟几个小子还站在旁边。

    “糙!季扬,你丢人不?跟我打架,还找帮手啊?”

    “我糙!我用得着么?你们都出去!”季扬冲金星几人挥了挥手。

    金星点着陈楚的鼻子。

    “小比崽子,今天你完了!”随后带人走出去,反手把门关上了。

    而且还在外面落了门chā。

    金星喊了一嗓子:“门锁上了啊!谁他妈的也别出来!”

    陈楚笑了。

    “行,季扬,你是跑不出去了……”

    “哈哈……”季扬爽朗的大笑起来。

    “小比崽子,你真有意思,你……”

    忽然,季扬的笑容僵硬了。

    “你……我糙……”

    季扬骂了一句。

    只见陈楚已经把衣服打开,里面放着一只超大型号的注shè器。

    陈楚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不仅笑了。

    把衣服仍到地上。

    两手抓住注shè器抽了两下。

    那尖尖的针头,对准季扬。

    “姓季的,今天有你没我,我他妈的扎死你!”陈楚两手平刺着注shè器,一点点的朝着季扬走过去。

    季扬没来由的往后退了两步,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季扬忽然双腿抖动起来。

    一下跌坐到地上。

    双眼发直,而双腿哆嗦,就像是dú瘾犯了是的。

    陈楚懵了。

    “季扬,你可别讹人啊,你可是道上混的,可别这样,我可告诉你……你……”

    “yào……yào……我的yào……”季扬手哆哆嗦嗦的伸进衬衫的领口,里面有个内兜。他哆嗦的摸出了一个小瓶,打开便往嘴里填。

    而手一哆嗦,小瓶落到地上,yào片散落一地。

    陈楚见他不是装的。

    忙方向了注shè器。

    跑过去,捡起一粒yào,放进季扬嘴里。

    季扬还是浑身哆嗦抽搐着。

    陈楚忙拍着他后背跟前胸。

    这片yào算是咽了下去。

    过了好半天,季扬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呼吸也匀称,而他的白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你……你这是……”陈楚有些发懵。

    季扬此时已经缓了过来。

    “小……小子,你,你从哪弄的那东西?你……”

    “我听别人说的你怕这玩意。”

    “你听谁说的。”

    “你妹子,季小桃啊,我小桃姐说的……”

    “麻痹……”季扬呼出口气,瞪着陈楚。

    “你认识我妹子?”

    “认识啊!上次老疤拿刀砍小桃姐,正好我赶上了,然后我和老疤干起来了,没干过他,那时候没干过,呵呵,然后刚才我听别人说你是季扬,我就给小桃姐打了个电话,小桃姐让我买个注shè器吓唬你的,不过,我怕太小的,吓唬不住你,就买了个给牲畜用的……”

    “麻痹……”季扬汗都湿透了。

    “兄弟,扶我起来。”

    “你……你不打我啊?”陈楚笑着问。

    “打个屁啊,你救了我妹子,我糙……咱就是一家人了,打个几把。行了,你和金星的事儿我说说就得了,都……都是兄弟,你咋不早说是救了我妹妹的恩人呢,你早说,我也不能……”

    季扬咧咧嘴。

    “兄弟,我给你磕个头认错算了……”

    陈楚忙扶着季扬。

    ……

    两人走了门。

    而且手牵手。

    金星愣了下。

    “咋?打成这样了?”

    季扬笑了。

    “打个屁,对了,你那黄碟呢,放几张大片,我和陈楚兄弟看会……”

    第一百六十五章 落入菜花无处寻(文)

    马华强一伙拎着家伙见陈楚被一群人围着,咬了咬牙。

    几人把烟都吐了。

    “妈的!拼了!上!”

    几人拎着棒子握着小片刀的,都冲过来。

    一见陈楚跟季扬两人笑呵呵的。

    冲到近前几人都傻了。

    金星冲马华强哼了一声。

    “糙!干几把傻啊?陈楚跟我兄弟喝酒去,你们也想跟着咋的?”

    马华强反应快,忙把小片刀藏在身后。

    黄毛蒙圈了。

    “不,不打了?行……这是好事儿啊,我告诉嫂子一声,让她不用担心……”

    马华强冲黄毛后背啪啪打了两巴掌。

    “嫂……扫地去!告诉你他妈好几遍了!快去帮金星哥扫地去!快去!”

    马华强边说边朝他挤眼睛。

    黄毛摸摸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满嘴哎哎的答应着。

    ……

    饭是金星请的,就在镇里的大杨树饭店。

    这个镇中学全名叫大杨树镇中学,镇子也叫大杨树镇。陈楚住的那个屯子便叫小杨树屯儿……

    大杨树饭店生意不错的,一般来这里吃饭的也都是乡里,镇里的领导了。

    有的时候还是村里的领导。

    别看这镇上,乡上还有村上穷的跟什么似的,但是领导们的山吃海喝那可是没断过。

    但是这饭店也挺怕这些领导干部来的,因为大部分都是打白条子,到秋了上面拨款了,再给钱。

    金星自然是镇里的人了,和大杨树老板也十分的熟络。

    跟着自己的两个小兄弟张罗着要了一个大包间,身后便是季扬陈楚,马华强一伙的段洪兴,黄皮,小志跟黄毛也跟着。

    大杨树饭店老板是个胖子,将近四十岁。

    见到这一伙人进来,马华强跟金星他是认得的,而一看见季扬心里就咯噔一下。

    季扬跟妹妹季小桃有一些相象的地方,比如面皮白净,眼睛细长,但是他脸上更是多了一种深深的冷漠,让人一见身上感觉传来一种寒气一样。

    他不禁悄悄拉了下金星问。

    “这人是谁啊?你朋友?”

    金星呵呵一笑:“那位是季扬,我兄弟……”

    “哦,哦,明白,他就?他就是季扬?明白了……”

    不一会儿,菜海没上,先上了两箱啤酒。

    胖老板哈哈笑着:“兄弟几个能来我这小饭店就是高抬我了,今天酒水一律免费……”

    “好咧!”别人还没说啥,黄毛先跳起来,拿起一个瓶子用牙就把瓶盖咬开了。

    马华强瞪了他一眼。

    小声嘀咕:“你他妈的给我少喝点!喝多了就满嘴瞎比……”

    黄毛的酒量浅,马华强怕他把徐红跟陈楚的事儿说出去。

    他现在差不多明白陈楚跟季扬的妹子有点不清不楚的,但不知道这货整天骑着二八自行车咋把季扬他妹子给搞定的……

    陈楚还要上课,不能多喝。

    但在北方,饭菜没上,经常酒就喝的差不多了。

    黄毛第一个钻进桌子底下的。

    马华强使了个眼色,让小志跟黄皮把他抬走了。

    剩下段洪兴跟马华强酒量都比较不错。

    而且马华强留个心眼,段洪兴这人最义气,而且手狠,万一一会儿喝多了,季扬再和陈楚动手,他和段洪兴也能帮忙了,至于黄毛那烂蒜,不够照顾他的了。

    打架不在乎人多,真正有个五六个玩命的,对方二三十人都不好使。

    陈楚一直想问季扬是什么病,但一直有外人在,他也没好意思,再说了,季扬夜不一定会说。

    他看着季扬的脸色,本来是白色,但是喝进去点酒,就有点赤红了。

    这种情况其实也是正常的。

    但是一联想到季扬的病,就有些问题了。

    陈楚不仅想起医术中所记载的。

    其实中医也很简单的,可以说就是把自然与人的关系读懂了,经过多年的总结,形成了科学的惯xìng。

    又形成了口诀记忆。

    陈楚口中默念着,肝心脾肺肾,青赤红白黑……

    如果是脸色发赤,那便是心脏有病了,而下面的一句便是胆小胃大胱,也便是季扬的小肠也不好,有些毛病的。

    陈楚推算,季扬应该是心脏病了。

    当下心里明白,嘴上也不提,只管喝酒了。

    两箱啤酒都报销了,金星喊着上白酒,陈楚不敢喝了。

    金星糙!的骂了一句。

    马华强还没说什么,段洪兴先站了起来。

    “麻痹的!你敢骂我老大!糙尼玛的!”

    段洪兴说着cāo起了椅子。

    陈楚跟季扬都坐在那没动,身后的那两个黑衬衫的小混混跟马华强站起来拉着。

    忽的,段洪兴椅子扔到了酒桌上,杯盘四溅,一些酒水喷到了季扬身上。

    外面的店老板听到包间里的波动,也探头探脑的瞅着,不过没敢进来。

    季扬啪的一拍桌子。

    “麻痹的,要打滚到外面去打!”

    几人静了下来。

    段洪兴冲金星沟沟手指。

    “小子,敢跟我出去不?”

    “糙!我还怕你?”

    金星领着身后两个小子走到了饭店外面,段洪兴走了出来。

    几人来到饭店门后,金星让那两个小子别上,就跟段洪兴单挑了起来。

    ……

    “呵呵……这位兄弟是?”

    季扬笑呵呵的给马华强扔过去一根烟。

    马华强忙点头哈腰的接住。

    “我姓马,叫马华强……”

    “听过,你好像是华子的表弟……”

    “是是,季哥记xìng真好……”

    陈楚不会抽烟,只跟着季扬喝酒。

    不抽烟,再不喝酒就过不去了。

    几人又吃喝了一阵。

    门响了,金星跟段洪兴两人都鼻青脸肿的进来了。

    两人看模样都没占到什么便宜,论技巧段洪兴不是金星对手的,但是段洪兴属于下手狠那类人,你就算弄死他,他也给你咬下块ròu来,所以金星揍了他不少拳,最后自己还是吃了一些亏。

    季扬看着他们两人笑了笑。

    冲金星说:“打够了?”

    “妈的,过瘾,小子,行啊你,陈楚手下没弱茬子啊!行,哪天咱俩再较量较量!”

    “糙!怕你?哼!”段洪兴不服的哼哼两声。

    “你……”金星一瞪眼,不过嘴角还是传来阵阵疼痛,气呼呼的坐下了。

    季扬笑了笑:“行了,以后都是兄弟了,不打不相识,你就别坐着了!结账去吧!”

    酒水免费,而去这一桌子老板也给打折了,才花了一百多块钱,没赚钱,就当jiāo了一个朋友了。

    做买卖的也明白这些的。

    几个人喝的晕晕乎乎的,季扬人高马大的搂着陈楚的脖子话也就多了。

    “老弟,你以后就是我亲弟,你救了我妹子……我季扬就算欠了你一条命,以后一定会报答……嗝!”季扬说着打了一个酒嗝。

    陈楚也是晕晕乎乎的。

    旁边的马华强却是很清醒,听他们说话,也明白个大概。

    季扬去金星拿休息了,陈楚直接回学校上课。

    动摇西晃的,到了班级已经是第二节课了。

    王霞都要气晕了,本来周末跟陈楚两人光着腚儿都在被窝说的好好的,今天周一考试,陈楚考的好,就给他一个班长或者学位当当啥的。

    而且她打算第一节就考英语,两节课九十分钟。

    不过左等右等陈楚都不来,没办法,硬着头皮说自己的卷子少了,没找到,让生物老师先考试去了。

    生物是不算成绩的。

    当然,学生也不会去重视,考的那是一塌糊涂。

    而生物也是四十五分钟的小考试。

    下课了,王霞海不见陈楚来,不禁皱眉,咬着嘴唇,又让地理老师进去先考试,说自己卷子得重新印了,少了没办法先考试了。

    等到第二节终于要结束了,陈楚才一身酒气的晃晃dàngdàng的进来。

    “你……”

    王霞差点背过气去。

    这简直就是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