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19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了,你看我家冰冰一米七八,我现在腿不好使,不过身高也一米七五啊,冰冰她爸爸一米八八……”

    “额……”陈楚一阵汗颜,心想这牛吹的,回不来了。

    “哎呀,阿姨,医书上说生长早晚看骨骼的,你看骨头细长的,骨架高的就是还能长个的,我发育的晚,还比较腼腆,所以长个晚一些,我家里人都是晚长,我才二十一,二十五还能鼓一鼓,二十八还能发一发呢……”

    “呵呵呵……”柳冰冰的老娘被陈楚逗的笑了起来。

    不由得又咳咳的咳嗽上了。

    陈楚忙上前一步问:“阿姨,不介意我给你把把脉……”

    柳冰冰蹙眉道:“陈楚,你会瞎开啥啊?”

    “唉,冰冰,你同事人家看看咋的了?再说人家是好心,我就喜欢这孩子,长的跟个小人精似的,原来都二十一了……呵呵……”

    柳冰冰气得都快zhà了,心想陈楚会看个屁,就知道骗人,蒙人,不过还是把自己骗到手了,现在这小坏蛋又来骗她妈来了。

    刚要说什么,陈楚的手已经放在了她母亲的脉搏上。

    柳冰冰忍不住笑了,哼了一下说:“你……有一根手指把脉的么?快别蒙人了。”

    “柳副村长,一根手指把脉咋了?这叫技术,古代娘娘看病太医都用麻绳牵出多远,然后手指放在麻绳上感受着脉相的波动,我这一根手指不算啥,跟人家太医一比差的远了……”

    “你……”柳冰冰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柳母看了看两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但只低头看了看陈楚,嘴角留露出一丝笑容。

    心想这小子个小点,不过长的还可以,挺讨人喜欢的,重要的是自己这个姑娘她太了解了,生硬的狠,一句话能把人撞到三里地外面去。

    能和她走的这么近的,也是两人有缘了,不禁看着陈楚,越看越喜欢,她没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看陈楚这人挺老实实在,比那些整天去她家里油头滑脑的什么公务员强多了……

    陈楚几句话就跟柳冰冰她老娘混的跟亲儿子似的,柳冰冰却被冷在一旁,气得呼呼的,看着这个无耻的夺走了自己贞cāo的糙了她一晚上加一早上的陈楚,忽然觉得他比刘县长还可恶……..

    第二百四十四章 花开花落年复年(文)

    她心里虽然这么想,不过见陈楚此时用心的给她老娘把脉,心头也融化了不少。

    柳冰冰老娘也以为陈楚是故意讨好,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二十一的小子,暗想是不是对自己女儿有意思谎报年纪啊?不过见陈楚一副老道的模样给自己把脉又有一种异常成熟的感觉。

    她这双腿看了不少中医西医了,都是老顽疾了,久病成医,最起码对这些医学常识还是懂的一些的,感觉陈楚挺用心的给自己把脉,不管会不会,反正是非常用心,不是那种虚头巴脑的小子了。

    她烦那样一跳得瑟嗖的,年轻小伙儿人留个长头发,或者戴个耳钉耳环,戴个金链子啥的,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那样的小伙儿即便是柳冰冰再喜欢,她这个老娘也是不会同意的。

    过了足足两分钟,陈楚才睁开眼,呼出口气道:“内有寒气,应该是顽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病根了,应该是冻的……”

    “呀?你……你怎么知道的?”柳母看着陈楚一阵错愕。

    “冰冰?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我没有啊!”柳冰冰脸红了,自己才跟他认识多久啊……不过想起认识不长时间两人就上床了,脸色更红了。

    “那?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楚笑了,心想老家伙的医术还真不错,自己背下来真背对了,泡妞儿方便了,对付老丈母娘也挺牛。

    “阿姨,很简单啊,脉相而是把样脉搏,但是大抵分为轻重缓急,轻重缓急四样脉搏当中又分上中下三等,也便是轻上、轻中、轻下、重上、重中、中下……每次脉搏的调动都要敏感的感应出来,而好中医跟水瓶低的中医就要看感应脉搏的准确度了,只要脉相把的细腻,就可以对症下yào,而yào又分为君臣佐吏四味yào,可以根据轻重缓急判断病因,随后再开yào,而阿姨的脉相比较浮,属于浮相,而对应的是寒,应该是胃部,脸色发黄,脾脏有疾,鼻气堵塞,说话多了不好,容易口舌疼痛……”

    陈楚嗦了一大堆,柳冰冰听的有些迷糊了,不过柳母却是连连点头。

    “嗯,是有这些症状,我这病是那时候生你冰冰姐遗留下来的,那时候没啥钱,还……唉,坐月子的时候是冬天,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抱着你冰冰姐走了四十多里的山路去找她爸爸,这病根就留下来了,这腿脚近几年就不管用了,医院说医yào费五万块,但也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治愈……”

    说道这里,柳母一阵伤感,柳冰冰眼里也有泪围着眼眶转来转去。

    “冰冰啊,对了,今天早上医生说给我安排手术,怎么回事啊?咱不是要今天出院的么?”

    “我……”柳冰冰愣了愣,反倒看向陈楚了。

    柳母又说:“冰冰……昨天来的那个什么刘县长……是不是他捣鼓的,他一进屋我就看他不像啥好人,你……他要是帮助咱,肯定是图点啥,你别犯傻,别人的好处不能沾,那医yào费是不是那个小个秃头刘县长给jiāo的?咱不能要……”

    “我……”柳冰冰急的脸有些红了。

    陈楚这时手往下摸,摸到了柳母的腿弯处,随后又摸到她的脚踝处,闭上眼沉吟了一两分钟,睁开眼说道:“阿姨,你这腿没事,可以治的,你看,你的脚踝处也有脉搏,虽然有些微弱,但却是正常,这边说明,你这里通血脉,可以疏通的,你要是信得着我,咱就出院别做这个手术,这老毛病手术是做不好的,我可以用针灸给你刺激经脉穴位,慢慢的疏通经络,让淤积神经的地方慢慢的冲开,这病就会好的……”

    “你……你说啥?”柳母一愣。

    陈楚笑了,把衬衫往上撸了撸,露出胳膊上的一端足有几寸长的黑色护腕来。

    随后另只手在护腕处抽出一根长长的银针,柳冰冰想起来了,昨天他们俩在一起反过来调过去在床上地摊上折腾,做耐的时候,见到陈楚光着屁股糙她,不过这胳膊上还是戴着这个东西。

    昨晚上还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注意这个。

    “陈楚,你不会是要给我妈针灸吧!你这二把刀子能行么?”

    “冰冰,怎么和陈楚说话呢!人家孩子好心让你当成驴肝肺了,我这老毛病医院就知道骗钱也治不好……”柳母说着看着陈楚说:“没事,孩子,你就拿阿姨当练练手了,扎吧,随便扎……”

    陈楚让柳冰冰把门关上,随后开始施针,他刺中的都是人身体的隐藏穴位,医术中的穴位像是深深印刻在他脑海中的一样,只几针落下去。

    柳母脸上出现些异彩。“哎呦,有点感觉了,有点发热了,我这小腿肚子有点热了……”

    柳冰冰忙过去查看,见她老娘的脚趾头还微微动了一下,吓得她一吐舌头,怔怔的看着陈楚。

    “你……你扎我妈哪了?是不是扎错神经把我妈扎坏了?”

    陈楚脑袋嗡嗡的。

    “柳副村长,我咋能乱扎呢,我这针灸也是祖传的,平时不漏的,准备等我……等过两年我就开个诊所啥的,赚钱娶媳fù的,这可是祖传针灸,要不是咱俩这关系,换做别人我才懒得给他扎呢……”陈楚开始顺嘴胡说。

    柳母也说:“冰冰,你别冤枉人,我是真有点感觉了,跟前几年一个老中医扎的一样管用,不过人家是专家,只巡诊,扎了几针就走了,还留下个名片,说以后有需要可以去首都找他……那治疗得多少钱啊……”

    “不用钱,我治疗一分钱不要,不过,这是个长期活,一时半会好不了,我得分疗程来,一个星期扎两三次吧,多了对腿部神经不好……扎一年左右时间差不多可以去根……”陈楚说着还朝柳冰冰笑了笑。

    柳冰冰脑袋嗡嗡的,也就是说自己一年半载还真甩不了这无赖了。

    “你……”

    “对了,柳副村长你去把院退了吧,另外那住院费谁jiāo的就让医院退给谁,要是没人领正好咱村小学校还缺钱建呢,那就正好带走,就说是县长捐的款……”

    柳冰冰差点没气死。

    心想这小子可真够损的了,刘县长这五万块钱算是打水漂了,不过想想这么办是最好的办法了,当天就跟老娘出院了,陈楚自然跟着护送到她家。

    柳冰冰家在县城,离着季小桃家就两条街,陈楚缩了缩脖子,心想这可真够有缘的了,不过也正常,本来县城就没多大地方,柳冰冰的父亲在县城的一家快要倒的国营企业上班,没下岗但也赚不多少钱。

    总算把女儿供养大了,现在算是有出息了,柳冰冰家也是单位分的楼房,面积就四十多平,分成两个小卧室,虽然紧凑,不过收拾的却是干净利落,而且布置的也很有情调。

    陈楚坐了一会儿,说下个礼拜再来施针,知道人家母女有话说,他就不打扰了。

    临出来的时候,柳冰冰送了出来。

    “陈楚,那五万块钱,我会找咱们本村的力工瓦匠啥的修缮小学的,不会乱花一分钱……”

    陈楚笑了笑:“柳副村长,你和我说这个干啥?我还能信不着你么?”

    柳冰冰脸冷了下来:“陈楚,你少嬉皮笑脸的,我告诉你……我们……我们把昨天还有今天早上的事儿全部忘掉,就当是做一场梦了,我们根本不合适,也根本不可能……你,你以后也别来给我妈治疗啥的,用不着……”

    “柳副村长,你咋能这么说?你还念过大学么?你既然学了这么多知识,怎么还这么任xìng呢!你不想让你妈腿好起来么?如果因为我,那……那你就等我把你母亲的腿治好,再不理我,我以后也不会再来的。”

    “你少假慈悲,你……你无耻……”

    陈楚心里笑了,心想柳冰冰就会骂一句人,那就是无耻,对啊,我就是这么的无耻,不无耻能得到你么……。

    “好了,我回去了,要不……咱俩一起走?才九点多,你去上班还来得及……”

    “用不着!我要走我自己骑车……”柳冰冰气咻咻的晃着马尾辫刚迈出两步。

    陈楚就在后面说:“你那大腿还能骑动自行车么?走道都有点劈胯了,要不就在家休息几天……”

    “滚……”

    不过柳冰冰刚进屋不久,陈楚就又回来了。

    柳冰冰走出门,陈楚往她手里塞了个小瓶,她一看脸就红了。

    正是毓敏,毓敏就是避孕yào,72小时管用的。

    “你……”柳冰冰气得花枝乱颤。

    陈楚笑了:“冰冰,抓紧吃,咱别怀上小宝宝……唔,别看我给你买避孕yào,如果你不想吃,喜欢孩子,那我也会负责任……”

    “你滚开!”柳冰冰抓起一块石头打过去,打中陈楚后背,这小子骑着摩托车飞快的跑了。

    柳冰冰眼泪直打转转,又很有气,一时间胸口起伏着,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才好。

    好女怕难缠,碰上这样一个甩不掉的推不开的一团烂泥,一个臭无赖,柳冰冰还真愁得没有办法,而且一想到自己在今天早上,还发疯的主动管人家要了一次。

    主动让男人糙一把,她一想都恨死自己了,自己咋成了那种人了。

    第二天,柳冰冰去村里上班,一大早就见村里忙碌开了。

    “咋了?”柳冰冰问了一句。

    张财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好事儿啊,瀚城的一个食品加工厂来咱这里看项目了,今年咱们小杨树村不是种了挺多绿豆么?人家食品加工厂说了,要提前过来订购,给的价格不低,人家主要做豆类食品,然后出口韩国俄罗斯啥的,咱赶紧组织人去招待一下,现在已经到了镇上了,估计一会儿能来咱们村……”

    “哦!”柳冰冰答应了一声。

    张财随后接了个电话,只听电话里说:“张财啊,我是周镇长,你……我和你说,找几个能说会道的小伙儿知道不?”

    “周镇长,找小伙干啥啊?哪次上面来人,都是fù女主任刘海燕招待,现在还有大学生柳副村长……”

    只听电话里周镇长小声骂道:“你知道个屁啊,这次来的是两个女人,还都挺漂亮的,你不得找俩小伙陪着啊?你要真让柳冰冰上,她那么漂亮,肯定把人家比下去了不是?估计这买卖也谈黄了……”

    “哦,行,我明白……”

    张财琢磨了一下,就喊道:“谁闲着呢,去东头老陈家,把陈楚喊过来,让他过来陪酒……”

    “为啥让他来啊?”徐国忠嘀咕了一句。

    张财瞪了他一眼:“人家来的是两个姑娘,不让陈楚去陪,谁去?”

    徐国忠乐了,点着自己:“我!村长我去!我去陪……”

    “呸……”

    张财脑袋嗡嗡的,看着徐国忠一脸猥琐,一嘴大黄牙他都恶心。

    “呸!你倒退二十年吧!”刘海燕埋汰了他一句,开始掏出电话给陈楚拨了过去。

    “陈楚啊,过来陪酒……对……一定把这俩食品加工厂的代表陪好……哎呀,是两个姑娘,臭小子,陪好了村上有奖励,奖励啥?多分你家半亩地……”

    陈楚在电话那端笑了,心想老子一定配好,没听说过这好事,陪大姑娘吃喝啥的,陪好了,村里还给多分半亩地,那自己要把她们都配出孩子来,不知道能不能给一垧地啊……看首发无请到

    请分享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但愿老死花酒间(文)

    “多分我家半亩地?海燕姐,你可说话算数啊?要不给我家多分咋整?”陈楚呵呵笑着说。

    刘海燕咯咯咯笑了:“死陈楚,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