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13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娜的脸,而后搂着她的脖子对着她的嘴一阵的狠亲。

    陈楚浑身激动的像是筛糠一样,而且搂住朱娜的时候,明显的感觉胸口抵住了朱娜软绵绵的胸,平时他觉得朱娜的nǎi好像不大,但是这次顶住了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软软的,挺圆的,而且他的下面还在朱娜的小腹上磨蹭了两下,由于激动差点shè出去。

    直到朱娜挣脱不开,哭了,陈楚才有些发慌,恋恋不舍的嘴离开朱娜的红唇,松开了她。

    此时朱娜已经哭成了个泪人,陈楚刚一松口,她就扶着一段土墙嗷嗷的呕吐起来。

    并且脸脖子都憋的通红,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肝肺都吐出来似的,并且一劲儿的用手背和衣袖擦着嘴,狠狠的蹭着,嘴唇都要蹭破皮了。

    陈楚舔了舔嘴唇,倒是感觉自己的嘴唇现在真是好甜好甜,朱娜拱着腰,白白的热裤把屁股拱了起来,陈楚心想这要是黑天没人老子就强上了你,看你让老子糙了,还这样不?

    朱娜还在呕吐着,呸呸呸的吐个不停。

    “朱娜,不就是亲个嘴么?不至于,再说我也没有传染病啥的,再说了,人家外国什么女王啥的,会见外宾还亲个嘴呢,我这只是表示友好……”

    “友好你妈!”朱娜哭着,抬起脸冲陈楚骂。

    “朱娜,你别骂我妈行么?”

    “我就骂,你个痞子,你个混子!你有爹养,没娘教的畜生!……”

    “哼!”陈楚冷哼一声,呵呵笑道:“行啊,那你呢,你个花瓶,绣花枕头,在家里地都不扫,跟个祖宗似的,在学校也装,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装的?你是个……你是个有娘教没爹养的杂种!”

    “你……”朱娜泪流满面:“陈楚,我糙你妈,我跟你拼了!”朱娜冲过来要抓陈楚,不过她根本抓不到人家,气得朱娜捡起石头打也打不到。

    “陈楚,你耍流氓!我告你去!”

    陈楚更笑了,朱娜一直清高,一直看不起他,这次看到朱娜吃瘪,他心里反而高兴起来:“朱娜,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刚才亲你了?就算你嘴里有我的口水能做标本,咱这地方也没那条件,就算有那条件,我的口水你刚才都吐没了!呵呵……”

    “无赖!陈楚你就是个臭无赖!陈楚,我糙你妈,你爹不就是个破逼收破烂的么!你***是你爹收来的破烂,你是捡来的孩子!收破烂收来的!”

    陈楚也火了:“我糙你妈逼朱娜,你没爹,你***是你妈搞破鞋跟人家在高粱地里搞破鞋生的你,红高粱电影就根据你妈搞破鞋的故事改编的!我爸收破烂咋了?那也是靠劳动赚钱,不像你妈靠**!”

    “我糙你妈陈楚!”朱娜嗓子都喊哑了:“你妈才卖哪!你少胡说,你个收破烂的儿子!”

    “我糙!谁***胡说了!你***在咱屯子里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你妈靠**供你上学!徐国忠还***糙你妈一次花了一百块钱呢,在县宾馆包你妈一晚上三百块!”

    “陈楚,你***胡说!”

    “我糙!我胡说?我跟那小莲搞破鞋在县宾馆碰见你妈跟徐国忠开房的!我们好像是666号房间,隔壁就是你妈跟徐国忠开的房667号……”

    陈楚说完傻眼了,不知啥时候,旁边的墙头上跟胡同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的在笑,有的脸都拉的老长,笑的是孙五和村长这帮人。

    脸长的不是别人,正是徐国忠,还有王小眼跟王大胜。

    陈楚这一bào料bào出很多事儿来,把自己跟那小莲搞破鞋的事儿还有朱娜他妈跟徐国忠搞破鞋的事儿都喷出来了。

    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事儿了,但就是纸里包着一层火,一碰触就zhà开了。

    徐国忠气得手直哆嗦:“陈楚,你……你瞎说啥啊,我糙……”

    徐国忠一拍大腿,朱娜怔怔的愣了半天,随后酱油壶已经脱手了,指着陈楚骂道:“陈楚,你***胡说,你胡说,我妈在瀚城工厂上班,她……她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陈楚……我,我恨你……”

    朱娜哭着往家里跑了。

    陈楚心里却忽然不是滋味,有些难受了。..

    第二百七十三章 爱美女几时休(文)

    (弟兄们,大力出奇迹!大力求月票(纵横月票),现在这本书月票排名四十七,如果进入前四十,每天加更一张更4章,如果进去前三十名,更新5章,以此类推,如果出现奇迹月票排名进入前二十名,啥也不说了,每天更新8章!如果前十名……咳咳,那是不可能滴,如果可能,啥也不说了,久石每天更新10章!数字屏蔽用谐音代替了,每个章节不抽条,还是三千字以上!兄弟们,有月票的砸过来!童叟无欺。疯狂一把!原来普通群不变,85685299另新建vip读者群石头垒,群号121247067)

    陈楚咧咧嘴,心想怎么整的,咋把实话给说出去了呢?骂完人了这货感觉有点后悔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跟朱娜一个女孩儿一般见识干啥?

    这把人家气的,以后还能理自己了么?陈楚想追上人家道个歉去,不过旁边这么多人看着,有点不好意思。

    王小眼却气得呼哧呼哧的,走上来,指着陈楚:“你……你……我,我让你……”

    “嗯?”陈楚笑嘻嘻的说道:“王……王大叔,你这是啥意思?你这是啥手势?”

    “你?我要揍你!”王小眼握着拳头,又要招呼后面的儿子一起上。

    陈楚冷笑一声:“王小眼,你少***和我装牛逼!我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我***叫你一声王大叔,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就想讹人么?行啊,你动我一下试试?我整死你,我让你有命讹钱没命花!”陈楚把金星的话倒贴过来了。

    “行啊!小子,没想到你***还牛上了!行,我今天就看看你怎么弄死我的?你***不弄死我,我就是你揍的,我王小眼随你姓!”

    王小眼说着像上次跟徐国忠打架似的,脑袋一低就往陈楚身上撞,大伙忙上前去拉架。

    徐国忠也拉架:“王小眼,你跟个小屁孩儿见识啥啊?”

    “就是,他才多大啊?他不懂事……”

    王小眼哭上了,这次算是真哭了,刚才被崩完,这会儿脸上还是黑黢黢的,眼泪一流下来,在脸上黑乎乎的东一条西一条的,像是大花脸似的。

    “你们都别拉着我,他,他陈楚太***欺负人了!小兔崽子,我***今天弄死你……”

    “哼!”陈楚哈哈一笑:“王小眼,别***光说啊,有本事和你儿子一起上啊!别以为你们爷俩就牛逼哄哄的了,闫三我都不放在眼里,别说***你们了!糙!麻痹的有种来啊!”

    陈楚晃了晃膀子,骨头嘎叭叭的响,王小眼眼睛咪咪的,多少还真有些惧怕了,王大胜虎头虎脑的像是要往前凑,陈楚有信心两三个回合放倒王大胜。

    只是这小子有把子力气,得快打,慢了不行,容易吃亏。

    “行!陈楚,我们今天就和你拼了~!你勾引我儿媳fù,刚才已经说了和我儿媳fù在县里……那啥……”

    陈楚眼睛动了动,忽的改变了主意,现在这些人名义上是要拉着王小眼,实际上都没太诚心,拽着王小眼胳膊的那几人,此时都松开了,那样巴不得看他们打在一起呢。

    王小眼不禁打,老胳膊老腿儿的,自己真要是几拳头轮下去,这家伙往地上一倒下,老子可要倒霉啊!

    这帮人都想他们互相狗咬狗呢!自己要动手也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在这么多人面前真动手打坏了人,不花钱给人家治病,人家一报jing,派出所来了立马就把自己带走了。

    十六岁也虽然不够年龄,但可以进少管所的啊?而且家里还得花钱给这老东西治病……陈楚越想越不对,今天无论如何得忍,哪怕忍过这几天,过几天偷偷拿刀把王小眼砍了麻痹的都成,

    你妈的上哪找证据去!

    陈楚想到这忽然笑了:“呵呵……王大叔,刚才是我不对,我年轻不懂事,但是你这么大年纪了,不能也不明事儿?”

    “你……你啥意思?”王小眼其实也怕,他现在跟陈楚算是竹竿打狼两头怕,陈楚把闫三都打进医院了,肋骨断了好几根现在还没出来呢,自己跟儿子这两下子白给。

    这半大小子都有股虎劲,这要是虎了唧的把他们爷俩给揍了,他王小眼以后可丢死人了,再说讹人?他也是看人下菜碟儿,讹别人行,一般狠人他也不敢去讹……

    “我啥意思?”陈楚呵呵笑了笑:“没什么意思啊?我刚才是说了我和你儿媳fù去县宾馆开房了?有证据吗?我说啥是啥啊?我刚才还说徐国忠徐会计跟朱娜她妈在县宾馆开房了呢!你问徐国忠有那事儿吗?”

    陈楚说着看了徐国忠一眼,这小子马上咳咳两声:“呸!哪有的事儿啊?我徐国忠啥样人,大伙还不知道?我可是正经人,哪能干那事儿?陈楚刚才瞎说呢!”

    “对啊!我就是说着玩,王大叔,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更别啥事都往我身上放,你家房子失火也怨我,你儿媳fù走了也怨我,刚才你家bàozhà了,是不是也是我往你家灶坑里埋的地雷啊?”

    陈楚一这么说大伙都哈哈笑了,王大胜嘟囔了一句:“差不多!”

    张财这时笑骂道:“滚一边去你!王大胜你也不想想,陈楚真要是在你家那埋地雷,你还能活着么?不一定是谁家孩子讨厌把pào仗放柴禾里忘拿出来了……”

    王小眼脸通红,这事儿不光彩了,他毕竟是偷人家柴禾烧的……

    张财随手招呼道:“大伙都散了!别在这围着了,乱糟糟的,天也放晴了,都该干啥干啥去!家里面不都有农活呢么……”

    村里人都看着王小眼爷俩黑乎乎的模样,哈哈笑着各回各家了,陈楚也往家走,这时孙五在后面拍了拍他肩膀嘻嘻笑:“行啊,兄弟,有两套啊!”

    “啥啊?”

    “嘿嘿!刚才我都看见了,下口挺狠啊!这把朱娜亲的,哈哈!你太牛逼了!”孙五说着还舔了舔嘴唇,一副羡慕的神情。

    陈楚想回家来着,不过想了想还是绕个圈子先去张老头儿那了,好几天没去了,而这几天事儿也不少,想和张老头儿唠唠嗑。

    刚进屋,就见老张头屋里全是黑烟,呛得他咳咳的咳嗽,陈楚不禁撇撇嘴说道:“我呸!你还高手呢!怎么连个火都整不明白!”

    张老头儿咳咳两声骂道:“你个死驴,昨天下大暴雨,我这炉子能引着就不错了,这木头都浇湿了……”

    陈楚嘿嘿笑道:“你不是能卜卦么!给自己算一卦,算到下暴雨把柴禾多拿点放屋里不就行了么?”

    “呸!谁没事卜卦玩啊,这东西卜便是不卜,不卜便是卜卦,卦象变化万千,乾上坤下,有可能乾卦飞龙在天,也可能乐极生悲出现异卦,而一直不得势,但只要一直努力不懈怠,便可以扭转乾坤,否极泰来也说不一定……对了,最近你气练的怎么样?”

    陈楚打了个哈欠,说自己不用练了,把那个老太太收了,接着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

    张老头儿叹口气:“唉,她也是可怜人……只是有太多的不平之事了,算了,不说也罢……”

    陈楚嘿嘿笑说:“老家伙,你上次和我说的男人的眼睛是最有魅力的,我琢磨了一番,好像还真有点作用,比如邵晓东,他的眼睛又的时候,别的女人看见了就特别的着迷,都主动去找他……”

    “嗯,那才是高境界,靠钱,靠势力,靠一张破嘴去死缠烂打都是下三路的,还是靠自身的气质去吸引女人,那才是正途……”

    ……

    陈楚在张老头儿那坐了一会儿,心里总是有事儿放不下,主要还是朱娜的那事儿,还是想和人家缓和一下关系,毕竟把人家亲了,嘴里现在还挺甜的。

    已经快到中午了,村里各家各户袅袅的升起炊烟,而陈楚刚到朱娜家门口,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里面却传来了吵架声。

    像是朱娜在和她妈吵架,而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原来朱娜哭着跑回家,她妈忽然接到一个活,就去县城了,来回打车半个小时的路程,而被人玩一把半个小时得了一百块钱,喜滋滋的回来了。

    这会儿不下雨了,霍子豪也来她家给朱娜补课了,霍子豪只是想上朱娜他妈,他又没钱,所以就给朱娜补课,补一个月让他糙三回,十天一结算,今天是第九天。

    霍子豪心里痒痒的狠,朱娜他妈让他下面整天的邦邦硬,不过糙她一把要一百块钱呢!霍子豪也没钱,就补课顶,今天是第九天,再有一天就第十天了,刚够糙朱娜他妈一次的。

    这小子今天特激动,换了一身新衣服,头发还往后梳拢了,跟徐志摩那样的一九二几年的发型似的。

    两人差不多到的家,此时也是刚争吵起来,只听朱娜喊道:“妈,你,你为啥要……别人说你不是去瀚城打工,是在那卖,卖……”

    霍子豪咳咳两声说自己去上厕所,刚出门,朱娜就轻轻的说了一句:“卖13.”

    **蒙只觉得脑袋忽悠一下,迷昏的身子往墙上一靠,差点晕过去。

    “朱,朱娜……谁,谁和你说的?你……你……”**蒙有点哆嗦,眼中湿润,泪花就围绕着眼前转着。

    “你别管了!是不是有这回事?我一问你咋不上班,你总说上班,一问你晚上咋还上班,你就说加班,天天背着包,我看看你包里背着的都是啥?”

    朱娜往前一个箭步抓起老娘的随身背着的包包,**蒙吓了一跳,慌忙过来夺,娘俩来回一扯,包包的拉链扯开了,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一打避孕套包装亮闪闪的落到地上,还有纸巾,和各种滑润的yào剂……

    “啊?”朱娜愣了愣,随即抓起那一沓避孕套:“这,这是啥?”

    “你拿来!”**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