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4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不远。

    瀚城地势有些复杂,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地下就有不少的防空洞,上面的建筑也是的,很多胡同,陈楚一头扎进一个胡同,也是慌不择路了。

    韩潇潇忽然不跑了,就站在胡同口等着。

    陈楚见她不追了,不禁一愣,跑进来才发现。

    我糙!这是个死胡同,像个葫芦嘴似的,墙有两丈高,便是六米了。

    陈楚傻眼了,回头见韩潇潇掏出亮晶晶的手铐,小人得志的冲着他晃呀晃的……看首发无请到

    请分享

    第三百零一十一章 银字笙调(文)

    (月票前30名,每天六更,童叟无欺拉!原来普通群不变,85685299另新建vip读者群石头垒,群号121247067,欢迎vip读者加入,入群需截图认证。..普通群号码不变。)

    陈楚脑袋忽悠一下,不禁呼出口气,喘息着,看着韩潇潇一脸的笑容,不过她也在喘息着。

    两人刚才这顿跑,谁也累的不轻了,陈楚也趁机休息一下,心里想着主意,强来?肯定不行,那算是袭警,只能逃。

    他眼睛扫了扫四周,胡同长差不多二十米,葫芦口型的,胡同口很小,里面很宽敞,陈楚试探xìng的摸了下墙壁,都是水泥墙,还挺光滑的。

    心想这要是砖墙就要好多了。

    在家的时候他没少翻墙头,而且张老头儿还特意教了他翻墙的技术,陈楚翻过三米高的围墙没啥问题了。

    翻墙主要在于一个速度,一个角度,还有便是力度,弹跳力要高,身体往前窜,上身要保持正直,在空中的时候更是要正直了,这样才能抓住墙头,脚尖在墙上一点,再快速的借力往上窜。

    熟练了,可以在墙上踩两脚三脚,能翻更高的墙,只要手能抓住,那便能翻越过去了。

    陈楚呼哧呼哧喘息着,他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翻过这道墙,所以他才试探的往前走了几步,主要也是要助跑翻墙了。

    韩潇潇不明白他的用意,手铐在手里摇的稀里哗啦的。

    她换了警服过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笔挺,腰细,腿长,胸前不再用布条舒服,鼓鼓囊囊的像是要把窄小的警服给撑bào了一样,细腰后面的粉臀让陈楚即使在正面也能够感受的到。

    而她此时已经卸去了妆,在马猴子迪厅时候她模样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勾人魂魄的女人,此时卸去了妆,陈楚接着夜色还有微弱的月光,感觉她顶多二十一二岁,眉宇间甚至还有一些未曾退却的稚嫩在里面。

    那时候感觉她的眼睛细长,只是带着美瞳的原因,现在她把美瞳之类的卸掉了,眼睛明亮清澈,像是一池湖水,静谧的黑白分明,陈楚仿佛能在她清凉如洗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样子。

    韩潇潇踏步上去,她的鼻洼鬓角此时亦是渗透了些香汗。

    哗啦甩了一下铮亮的沉甸甸的手铐清亮的说:“陈楚!行啊,跑的挺快啊!就你那两条小短腿,没看出啊?”

    陈楚切了一声:“谁的腿短啊?我还没问你呢!你追我干啥?”

    “你干啥跑?”女警冷冷的盯着他。

    “你追我我不跑?”

    “我追你,你就跑啊?你不做贼心虚你跑啥?”

    “哎呦喂,你穿一身警服,你追谁谁不跑啊?我穿这身衣服追你,你不跑啊?还大黑天的,我知道你干啥的?我知道你想干啥?”陈楚呼哧呼哧的,瞪着眼睛。

    韩潇潇双目微眯,冷哼一声:“少罗嗦,过来,我给你戴上,咱回警局说。”

    “你凭啥抓我啊?”

    “凭啥?就凭你污蔑人民警察!我告诉你!你……你休要猖狂!你们这些小混混我见的多了!少耍小聪明,你以为你在警局写了一首藏头诗我就看不出来了啊?行啊,小子挺有才啊!还能写藏头诗?走,和我回去,我好好奖励奖励你!”

    韩潇潇说奖励这两个字的时候咬牙切齿的,陈楚心里直发冷,就感觉她嘴里那咬牙切齿的声音是在嚼着他的小jj似的。

    陈楚明白,跟这娘们回去肯定没啥好事儿,张老头儿说过,最dúfù人心,你看女人平时温温柔柔的,像是小猫似的,真要是心狠起来大老爷们不好使的。

    就比如那小莲那样的,王大胜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被她耍的团团转,现在一天还是魂不守舍的呢!

    还有那小青,刘海燕,这娘们都不是省油的灯。

    何况眼前这个娘们还是个警察。

    “咳咳……那个……”陈楚咳嗽两声,心里想着主意,而韩潇潇已经卖着皮鞋踏步而前。

    陈楚忙问:“你刚才说的什么藏头诗?”

    “行!你抵赖?”韩潇潇遂把陈楚写的那首十个念了一遍,那开头的第一个字连起来便是你的内裤是黑色的。

    不过她没好意思说,问陈楚:“这现代诗把第一个字连起来是啥?”

    “是……是你的内裤是黑色的?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的一时失误,碰巧了你看看,但这也不能说明书么啊?难道你的内裤真是黑的?”

    韩潇潇气得面色通红,却是无言以对。

    “对不起,对不起……”陈楚又连说了两声,呵呵笑道:“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啊!再说也没多大事儿,这就算是你抓我的证据吗?那好,你抓!你现在就把我扣起来,咱去你局长那评评理,或者我给我老师打个电话,再给严大家打个电话,让他们做主评评理……”

    一提到严大家那老顽固,韩潇潇脑袋头疼,不仅她脑袋疼,就是局长的脑袋都疼,那种腐朽的老文人的脑袋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较真起来,真是没办法,而严大家的jiāo集又广,认识好多大城市的领导,舆论一出,他们是吃罪不起的。

    “没事……我可以走了?”陈楚嘴角一挑,冲她淡淡一笑。

    这笑容本是平常的,但是韩潇潇此时的眼中却是挑衅的,甚至是嘲笑,是调戏。

    她在警校,在警局也没受过这样的欺负,在一个半大小子面前,她才不能认栽。

    韩潇潇贝齿要紧红唇,陈楚感觉这女的有些不对劲儿。

    此时,她两手来回握着拳头,拳骨嘎巴嘎巴的响着。

    “陈楚,你少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这种人,虽然是钻法律的孔子,法律制裁不了你,是因为暂时没有找到制裁你的证据,但是你这种人,不应该如此猖狂,不应该逍遥法外,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你!我就代替人民制裁你!”

    韩潇潇说的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陈楚笑了,心想这女的真是刚从警校出来的啊!就像是刚从学校出来的一样,一个个的,简直就是大呆鹅。

    “你代表人民?我问你,人民花钱养你们,是让你们穿这身警服惩恶扬善的?还是让你们穿着这身警服耀武扬威,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撒尿的?人民群众好不容易推掉了骑在脖子上的三座大山,你的屁股又上来了?又想骑在人民脖子上了?你下面……咳咳……”陈楚想说你下面没准还骚的慌呢,不过没敢说。

    “哼,我当然是代替人民惩恶扬善的!”

    “那就好!咱俩站在一起,谁是人民?”陈楚挺了挺胸脯。

    韩潇潇略微皱眉。

    陈楚又说:“你是警察,国家公务员对,我才是人民啊!你刚才说为人民惩恶扬善,那就是为我惩恶扬善啊?我作为人民花钱养你,你不知道报答我,还要抓我?哪有你这么丧良心的警察啊!”

    “你……你……”韩潇潇被揶揄的满脸通红。

    陈楚又追着说道:“你,你,你什么啊你,你感觉自己穿这身警服牛逼了对?就可以为所yù为了对!就可以随便抓人,没有证据也可以诬陷人对?我告诉你,你穿这身警服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用来欺压人民的……”

    韩潇潇也看出来了,跟这个无赖斗嘴是斗不过了。

    “行!我所不过你!你个死崽子!”韩潇潇气得解开身上的扣子,警服把她的胸前绷得紧紧的,这扣子一解开,胸前的两对大白兔立马解放了。

    她里面穿着的是白衬衫,已经被衬托的鼓鼓囊囊的了,像是一对巨大的大球,呼闪呼闪的。

    陈楚眼睛盯着她的那两只大球,心里不禁痒痒的,下面不知不觉已经硬了。

    韩潇潇把警服脱掉,往地上一放,揉了揉腕子说道:“陈楚,现在我把警服脱了,我不算警察了!我就算一个普通人对?”

    陈楚的注意力都放在人家的nǎi上了,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两只nǎi,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既然我不算经常了,我就以一个公民的身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当一个流氓应该付出的代价!你这个臭流氓!”

    陈楚咽了口唾沫,见韩潇潇朝他走过来,虽然她脱了警服,但人家还是警察,真要是动手打了,那还是算袭警的,官子两个口,怎么说都是有道理的。

    陈楚感觉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和她墨迹这些话,就是调整一xià tǐ力,此时他嘿嘿一笑,随后快步往后就跑,距离墙头七八步的距离,陈楚几步到了墙根出,脚尖用力一点,倏地弹跳了起来。

    身体还在半空当中,脚尖又在墙壁当中用力,身体猛的上窜,他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墙,不过在这种要紧关头,他胸前的玉扳指忙一闪一烁,一股潜力迸发而出,另外一条腿迅猛的往上一抬,遂又往上蹬了半米多的墙壁。

    陈楚的身体再次往上一窜,两手直直的往上抓去。

    此时,他整个人的身体笔直,感觉身体在抻长了一样,即便如此,两手的中指才堪堪挨着了墙壁檐处。

    陈楚心里一阵的欣喜,自己竟然抓住了墙壁顶端,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两手猛的用力,两只手掌就抓了上去。

    下面的韩潇潇几乎看傻了,六米高的墙,除非猴子了。

    当然,在警校的时候,除非是特警,经过特殊训练的,能够爬上这么高的墙,但那可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才能做到的。

    一个特警大队也没几个这样的人,就这个半大小子就能做到?

    她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不能让这个小子跑了,竟然写那么yíndàng的诗。

    韩潇潇下意识的拔出腰间的手qiāng,碰的就放出去一qiāng。

    陈楚马上就要翻上墙头了,这颗子弹就从他身边飞过去。

    他吓得啊的一声,顺着墙面就出溜了下去,裤子都磨破了。

    身上摔的像是散了架似的。

    站起来就冲韩潇潇劈头盖脸的骂:“你傻逼啊!真***开qiāng啊?我糙!多大个破逼事啊!老子强jiān你了,还是咋的了?不就是写了一首诗开玩笑吗?你开不起玩笑也就罢了,至于开qiāng吗?”

    韩潇潇也傻了,忙说道:“对,对不起……”..

    第三百零一十二章 心字香烧(文)

    (如果保持住月票前30名,天天六更!骚年们,月票砸过来!)

    韩潇潇是第一次开qiāng打人,没想到这个第一次就给了陈楚了,开完了qiāng之后他她自己都吓得要命了。..

    在警校的时候是开过qiāng的,不过那开qiāng都是打靶子,她还总是打不中,她在警校的时候哪点都行,就是qiāng法不行,主要是心不稳。

    开qiāng的时候心里一定要平静,有意瞄准无意击发,那才能打得准了。

    就像一直在瞄准一样,无意中子弹出去了,那样打的才准,但是韩潇潇xìng子急躁,根本不愿意去那么长时间的瞄准,拿过qiāng直接就开始shè击了,这样的打发,得多少子弹能喂出来了。

    平时打的都不准,这回一着急打的到是挺准的,子弹离着陈楚也就两尺距离打过去了,把这小子吓得直接就从墙头掉下来了。

    现在韩潇潇心里也怕了,都不敢去看陈楚愤怒的眼睛,错在她,即便是追捕罪犯也要先鸣qiāng示警的,便是要先往天上开qiāng警告,哪有她这样的直接就一qiāng打出去了。

    “我……我和你说对不起不行么?”韩潇潇脸红了,低着头,手也有点哆嗦,这东西就像是杀人的时候不觉得什么,把人杀死了开始知道害怕哆嗦起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就完了?”陈楚气得呼呼的,那子弹要是偏点这要他小命了。

    陈楚呼出来几口气,平静下来问:“韩……韩警察我问你,即便那首诗是我写的,对,就是我写的,为就是那个意思,就是看到你裤衩是黑色的了,难道就犯死罪吗?顶多算我个道德问题,对不对,顶多说我这个人不要脸而已,犯得着拿qiāng打吗?”

    陈楚气咻咻的,韩潇潇咽了口唾沫,想辩解,却理屈词穷了,好像这事儿真犯不着拿抢打。

    “你不说话,我再问你,我犯罪了吗?你有证据吗?我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搞不正当男女关系了?我只是在无意中被你按住,无意中抬头看到你穿的黑裤衩而已,再说了,我就是看了眼裤衩,连根毛都没看到,你缺啥少啥了吗?我算猥亵你,还是强jiān你?我扒你衣服还是看你屁股了……”

    韩潇潇脸红了,从开qiāng的那一刻,她就开始道歉,现在被陈楚说的脸红耳热的,她也是低着头道歉。

    陈楚这口气出来了,见韩潇潇挺老实的,胆子也大了些,心想这小警察还挺可爱的。

    “再说了,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你身为警务人员,穿衣带帽一点也不检点,虽然你去马猴子那卧底,因为工作需要穿丝袜高跟鞋蕾丝内裤,我……我不好直接提醒你,用一首藏头诗提醒你要检点一些,这没错?你反而还恩将仇报呢?嗯?”

    韩潇潇脑袋嗡嗡的,她这下来气了,终于有些受不了数落了,按照陈楚这么讲,他看了自己的内裤,然后写诗调戏,反倒是提醒她了?

    这简直就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啊!不过想想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用意收藏头诗提醒?她怎么琢磨都别扭。

    “行了,你看怎么办?你竟然敢开qiāng打我?我没当面说你裤衩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