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42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事儿是给你留面子,你还好歹不知,这件事我感觉还是得经过你们领导的好,你们局长电话多少号?我给他打一个反映反映情况,得了,你不是要带我回警局吗?我也不麻烦打电话了,咱现在就回去,正好我告你一状开qiāng打人!”陈楚说着手指狠狠的点了点韩潇潇。

    妈蛋的!

    韩潇潇忽然骂了一句,一手抓住陈楚的手指,陈楚吃痛,随即韩潇潇往背后你扭,把陈楚的胳膊被了过去,下面一脚踹他的腿窝处,陈楚单腿跪倒地上了。

    刚要挣扎起来,后脑已经被冷冰冰的qiāng口抵住了。

    “哎呦,警察饶命啊!别开qiāng,大姐别开qiāng!”陈楚立马软了,真怕这娘们qiāng走火一qiāng把自己干死。

    韩潇潇胸口气得呼哧呼哧的,两只大白兔沉甸甸的在衬衫里往下坠着,她的警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马尾辫在后面甩着。

    一手抓住陈楚手腕,一手用qiāng抵住他的头。

    “陈楚!妈蛋的你还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哪!你这个臭流氓!占便宜占到警察头上了!我开qiāng咋了?是不对,但是我已经都道歉了!你还没玩没了对不?你还得理不饶人了呢!你一个大老爷们就那么小心眼?说!还到不到局长那告我状了?”

    陈楚都吓尿了,他跟人打架刀是见过了,但是这qiāng可是让他胆战心惊的。

    “韩潇潇大姐……韩姐……潇潇姐……我,我不对,我有罪,你千万别和我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不是人还不行么!我不告你们局长,再说我也告不了啊!你们警察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我怎么告状啊?啊?我说的是你们经常都是光明正大的,都是主持正义的,我这种小人是诬陷不了你的,刚才你根本就没开qiāng,这是我的一个幻觉……”

    “咳咳……”韩潇潇气松了松,她还真怕陈楚去上访告状,自己刚没来多久,这一告状对她影响不好。

    本来刚从警校毕业过来实习,一下就提升了个公安局的副大队长,这就很多人说三道四了,她家里是有些关系的,但是她更想凭借实力来当这个副大队长,所以想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把韩城那些地下黑势力搞一搞。

    所以刚上来没几天为了树立威望带着一伙警察就抄马猴子的老窝去了,她算是愣头青的,马猴子也没准被,被这个愣头青抄了个正着。

    所到底,韩潇潇也只是要个业绩了,当官的,没有业绩凭什么当官?即便你再有才,再有能力,那也要凭着业绩说话才行!

    当然,没有背景也也休想那么容易当官,啥背景没有,啥关系没有,就能上去?那是战争年代,在和平年代那得多走运的人了。

    “咳咳……开qiāng的事儿是事实,我不想隐瞒,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你原谅不原谅我?”韩潇潇又问了一句。

    陈楚直咧嘴,心想麻痹的你把老子按住了,还用抢指着老子脑袋问老子原谅不原谅你?我糙!老子敢说不原谅吗?

    “潇潇姐,原谅,原谅,不,你根本就没错,是我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我就是个混蛋,是厕所里的石头!”

    厕所里的石头?韩潇潇一愣,她是大城市的女孩儿,小学中学高中,然后警校,上了这么多年的书也没听过厕所里的石头这样的土话。

    “什么意思?”韩潇潇邹哲美头问。

    “我啊?我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我还是屎壳郎!反正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骂我王八蛋也行,就是在地上爬呀爬的那玩意……”

    “扑哧!”韩潇潇被他逗笑了,王八她还是知道的,小的时候她养过两只乌龟,在家里爬呀爬的挺好玩的,陈楚把自己比喻那玩应,韩潇潇不禁心里很开心。

    陈楚一听她笑了,心想这笑了就好办了。

    果然,韩潇潇下一秒就松开了他,qiāng也收好了。

    “陈楚!本来我感觉你应该在我们那呆几天,受受教育的,不过看你也不大,而且还是孙校长的学生,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不过,咱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明白咋回事!你……你挺聪明的,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好好学习!懂吗?”

    陈楚揉着胳膊,看着韩潇潇胸前的那对大nǎi说:“懂!”

    他嘴上说懂,心里却想,妈的这警察真他妈不讲理啊!行啊!算老子倒霉,以后绝对不跟警察挂上边!

    陈楚揉着手,看着韩潇潇,心想这女生倒是好看,唉,自己没能耐,要是下辈子托生个当官的家庭,是不是已经玩到这样漂亮的女警了。

    陈楚心里意yín着,他不敢想能玩到警察,心想玩这玩意太危险,别把自己的小命儿给玩没了……

    “潇潇姐,没啥事儿,那……那我就先走了啊……”

    “行,走!哎,回来!”

    陈楚刚迈出几步,韩潇潇又喊了一句。

    “啊?啥事儿?”陈楚咧嘴问。

    “没啥事!”韩潇潇正色道:“陈楚啊!你是个学生,我是个警察,没事儿别管我叫啥潇潇姐的,咱们熟么?还有啊,你……你也要注意一下身份!你跟我别套近乎行不?你们这种人,别想套近乎达到啥个人目的……”韩潇潇说着话冷哼一声。

    她的潜台词陈楚也听出来了,自己不是农村人么?人家是市里人,而且还是警察,是公务员,自己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糙……陈楚微笑着点头,对韩潇潇的一点好感也旋即消失。

    忽然觉得,要不要抽出银针刺进她的穴位?麻痹的弄晕她,糙了她得了……让她装牛逼……

    韩潇潇说这些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不过她见陈楚的这身打扮就是农村人,在她眼里,亦或在她的思维里,农村人始终是不干净的。

    不愿意洗澡,不愿意洗脚,而且很粗糙,手上都是厚厚的茧子,再者,她家庭条件优越,养尊处优惯了,家里的教育也是两极分化。

    她父母都是当官的,没事也总是躲着自己家那些农村的穷亲戚的,在她小时候,一来老家的农村亲戚,基本上就俩字借钱。

    此时,她侧身对着陈楚,夜中,身子成一个s型的曲线,挺胸翘臀,凸凹有致,加上那股女警自身的冷眼气质,更是迷死人不偿命,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

    第三百零一十三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文)

    read_content_up;(兄弟们,久石说话算话,只要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前三十名,天天六更,保持住哇!(纵横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另外还有读者给我打赏谷粒的,问我收到没?天,我上哪收去啊!纵横没那玩意啊!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vip这个群需vip截图,以免间谍混进来))

    人和人都是不同的,或者从人一生下来就分个三六九等的,不要说人了,就是牲口一生下来就决定了一半的命运了。

    杀猪家的生猪仔了,那最后就免不了一刀,倒腾牲口家牲口下驹子了,那就免不了折腾来折腾去的来回换主子。

    ……

    生在农村家,有多少能改变命运的?当然,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改变命运,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忙个一年到头,不管是上学的,还是打工的,回到家,还是兔子登山坡,又回到了小老窝。

    能真正改变命运的,毕竟在少数了。

    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公平的只是自然的生离死别,喜怒哀乐,多牛逼的人最后也得嗝屁,老百姓也总是在这点上找到了公平的所在,两腿一蹬,吹灯拔蜡,还不都是一样的完犊子了。

    ……

    陈楚看着韩潇潇那雪白的脖颈,她的脖子有点长,美美的,白皙的脖颈,真的让人魂牵梦绕,勾人的魂儿了。

    陈楚放在腕子上的手,慢慢是缩了缩,银针没有掏出来,他是有些怕,对别人可以,但是对付她,却要慎重再慎重了。

    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自己把自己玩废了,陈楚摸了摸鼻子,慢慢的笑了,他要得到她,一定要得到,不过却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得到,得到她的心,然后再甩掉她,嗯……陈楚呼出口气,自我慰藉了一下。

    呵呵笑着说:“潇……嗯,激ng察同志你说得对,我……我现在可以走了!”

    韩潇潇点了点头,忽然感觉陈楚叫她激ng察同志有点别扭,不如叫潇潇姐听的顺耳了,想说什么,不过陈楚已经消失在了黑胡同内。

    胡同此时漆黑一片的,天上的月亮都没了,韩潇潇吓得一哆嗦,忙把激ng服穿好了,手qiāng也抽出来了。

    一个个的冷意袭来,她浑身都打哆嗦,而且还打了一个喷嚏,她有种感觉,好像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都可能窜出一个蒙面的犯罪分子似的。

    她这个副大队长麻溜的一路小跑回了激ng局。

    陈楚出了胡同,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回到旅店,因为对瀚城的路不算太熟了,绕到了旅店,摸出钥匙开了门,见方阳阳还睡着,掀开被子搂着光溜溜的方阳阳,下面又硬了。

    他想给方阳阳来个梅开二度,不过人家方阳阳毕竟还是个处女,下面已经给人家破了,而屁股也被破了。

    再弄容易把人家弄坏了,毕竟是第一次了,真弄的下不来床,那可麻烦了,得养几天才行了。

    不过陈楚憋的实在难受,此时看见方阳阳均匀的呼吸着,看到她那红艳艳的嘴唇,陈楚又睡不着了。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韩潇潇那一身笔挺的激ng服里面包裹的nǎi还有窄小激ng服后面裹紧的屁股。

    呼呼……

    陈楚深深喘息一口气,下面的家伙已经邦邦硬了,逃出来骑到方阳阳的身上,这女生还在睡着,陈楚下面的家伙便直接chā进了方阳阳的嘴里。

    方阳阳被呛得咳咳的咳嗽,本能的翻过身去,陈楚也跳下床,两手扶着方阳阳的臻首,在黑暗中,他享受的把自己的大棍子在方阳阳的嘴里进进出出着。

    方阳阳的嘴毕竟湿润,陈楚的家伙即便伸进她的喉咙也只能到三分之一,不过抵住她柔软的舌头跟滑腻腻的口腔,还有方阳阳本能的分泌的唾液。

    陈楚感觉到那一阵阵的湿滑,偶尔方阳阳牙齿轻轻的碰触到陈楚的家伙,他更感觉好受了,扶着她的脑袋,快速的**着,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噗噗噗噗的shè了出去。

    一股股的液体热热的喷进方阳阳的嘴里,直接呛到了她的喉咙,陈楚的大家伙笔直的抵住方阳阳的喉咙中。

    一股股的液体直接被睡梦中的方阳阳咽了下去,朦胧中,陈楚看到方阳阳紧皱的眉头,心里这阵的舒服,那股shè出去的腥味,让睡梦中的方阳阳鼻子一紧,嘴巴本能的缩了一缩,就像是她下面的13缩小了似的。

    陈楚一阵享受的呻吟,最后一点点的液体在方阳阳的红唇上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从方阳阳嘴里抽出来了。

    随后找出手指擦了擦自己下面,又邪恶的擦了擦方阳阳的嘴角。

    这时方阳阳嘴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陈楚云了,可能这女生梦见在吃饭,刚才shè进去的东西莫非让她当成汤汁喝了?我靠!

    陈楚吓一跳,手试探xing的放在了方阳阳的唇上,这女生的牙齿就嘎吱嘎吱的咬了几下。

    陈楚心惊胆战的,心想以后可不能再这么玩了,玩意这女生做梦自己在啃骨头,自己的家伙不得让她给嚼了啊?

    反正shè出去了,陈楚就消停了,光着腚钻进了被窝,亲了亲方阳阳美丽的小脸蛋儿,搂过她的腚沟子,手放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掐了几把,过瘾了,便搂着她呼呼的睡。

    夜中有些清冷了,方阳阳本能的朝着热气的地方靠拢过去,两人迷迷糊糊的搂抱在一起睡了。

    ……

    陈楚是睡了,季扬却是呲牙咧嘴的,回到了朋友的房子,也是他以前的一个落脚地,不长时间,妹子季小桃就来了。

    季小桃脸上透漏出倦容,扎着两条小辫,清秀的脸蛋儿多少有点惨白之sè,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是太好。

    她本能的背着白sèyào箱,穿了一身白大褂,在半夜打车的时候,司机吓得一哆嗦,还以为碰见了鬼了呢!

    县城不大,绕了两条街就到了季扬这,黑等半夜的季扬也挺担心,不时的和妹子通话在哪里,主要是他现在不好出去接人。

    季小桃进来了,见季扬把窗帘已经拉上了,开着度数不大的灯,到不是为了省钱,而是灯更是昏暗,不容易被人发现。

    季小桃白了季扬一眼,随后看到旁边站着的一个穿着短裤,露着大腿,上身有些脏,脸上像是哭的一道一道的泪痕的小女生。

    她见这女生长得不错,很秀气,而且骨子里有一种sāo气,媚骨的xing格,这要是再过几年绝对是个害人激ng。

    她看了看哥哥季扬:“哪又受伤了?”

    “额,肩膀跟后背……”

    季扬说着咧了咧嘴。

    “脱!”季小桃冷冷的说了一句,打开了yào箱,开始啪啪啪的抽出针管,打碎玻璃瓶的注shè液,看的季扬满脸的恐惧。

    “小桃啊,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就别打针了,你就处理伤口,我不怕疼!”季扬真害怕yào针这玩意。

    “不能!”季小桃面如冰霜,往上推了推,发现没带黑sè眼镜框,而没了黑眼镜框的装饰,她整个脸仿若更是秀气一些了。

    柳贺这一晚上又是陈楚,又是季扬,又是被马猴子的侄儿这顿折腾,小脸已经灰突突的,跟季小桃一比就像是丑小鸭跟天鹅似的。

    她看了季小桃一眼,眼中有了不少的敌意,并且似乎很像是怒火。

    季扬脱了个大光膀子,身上肌ròu隆起,胸肌,六块腹肌,胳膊的肌ròu更是凸显,完美男人的肌ròu,不过在前胸后背胳膊上,却有几十道的伤疤。

    有的长的从他的肩头直接斜着到他另一边的腰际,那肯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