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43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定是一尖刀划开的,这伤疤不用说谁身上有了,就是让看到的人不免也心悸起来,不禁大腿颤栗。

    季扬名气大,但背负这么大的名气,与之对应的是别人看不见他身上诸多的伤疤。

    柳贺毕竟十六七的小女生,虽然男人的上半身她也看过不少,在农村夏天啥的,老爷们都是光着膀子的,顶多穿个背心,也有的混子,比如孙五那样的,身上纹身着什么龙啊,老鹰啊,关公啊啥的。

    看样子挺吓人的,但是季扬身上没有那些东西,不过这些错落的伤疤却比那些什么纹身不知吓人多少倍,或者说他也是有纹身的,他的纹身就是在数百次甚至更多的砍人中被人砍出来的纹身。

    季小桃手法熟练的先用酒激ng给季扬擦拭伤口,而季扬被刀口砍中的两刀,一刀在后背一刀在胳膊,已经鲜血模糊,柳贺差点晕过去了。

    而季扬的衬衫脱到后背处的时候,衬衫已经跟伤后黏在了一处,季扬咧咧嘴,闷哼一声,用力刺啦一下撕掉了衬衫。

    汗从他的额头滴落下来,季扬哼也未曾哼一声。

    柳贺已经泪流如注。

    “季……季哥,你都是为了我……”

    季扬没理她,季小桃冷冷的看她一眼,没说话,让季扬忍着,开始用棉球擦拭他身上跟胳膊上的伤口。

    季扬牙齿咬的咯咯咯的响,这时,柳贺慢慢靠过来,冲季小桃说:“我……我来,我给他轻点擦……”

    “哼……”季小桃白了柳贺一眼,毫无征兆的反手一嘴巴甩了过去。

    啪!的清亮的一声耳光,响彻在寂静的屋中。

    柳贺愣了愣,她的一边脸本来就被打肿了,这时被季小桃这狠狠的一巴掌,更是红涨了。

    “你……”

    “小妖激ng!”季小桃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为了你?呸!你这个害人激ng!滚……”

    “唉……行了,小桃,她只是个小孩儿,快给我整!我勒个去,那么粗的针管啊!小桃,我不怕疼,你就别给我麻醉了!”季扬忙打圆场。

    “呸啊!你还护着她?活该!不过你咋有恋童癖了呢?”季小桃冷嘲热讽的,季扬只是咧嘴苦笑,心想妹子爱说啥就说啥,谁让自己疼爱这个妹子呢。

    “你……你才是儿童呢!我,我都十七了!”柳贺被抽了一巴掌,不过她的敌意又上来了,心想这人是谁啊?干嘛季扬一个电话就叫来了?

    还背着yào箱?肯定跟季扬不清不楚的,要不是给季扬治病,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十七?”季小桃上下打量她一番,随后又冲季扬说:“你不会真弄个十七岁的当媳fù?行啊,看爹妈那一关怎么过?”

    “怎么过跟你有关系吗?那是我跟季扬的事儿!”柳贺直直的挺起胸脯:“用你狗拿耗子管闲事了吗?你以为没我季扬就能要你啊!”

    季小桃气得呼哧呼哧的,打了季扬伤口一把说:“哥,行啊!弄个小媳fù来欺负你妹子来了!行,你行,我看你这个小媳fù能进门一个?我告诉你,你要是把这个害人激ng整家去,我就跟你断jiāo兄妹关系!我还让咱爹咱妈跟你断绝关系!我现在就不管你了,谁给你治伤啊?呸!你让你这个狐狸激ng小妈给你治……”

    季小桃说着一甩yào箱子,不干了。看chayexs.com.chayexs.com首发无请到

    请分享

    第三百零一十四章 红了樱桃(文)

    柳贺有些傻眼,没想到季扬一个电话,深更半夜叫来的是他的妹子,还以为是他的想好呢。..

    忽的,她看着季小桃横眉立目的,眉宇间跟季扬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两人都是长的白,个儿也高,季小桃差不多一米六八了,而且两人穿着的都是淡蓝色的牛仔裤,下面还都是白色旅游鞋。

    两人的行为,举手投足多少也有些相近,还真是兄妹啥的了。

    柳贺脸红红的,心想要跟季扬好,他妹子关心那是一定不能差了,不然以后的日子那可是没法过了,这可是小姑子啊……

    “啊?对,对,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

    柳贺脸上透着惊慌,忙给季小桃赔不是。

    季小桃冷哼一声:“你少给我来这套,我打进门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个扫把星!没有你,我哥能手上吗?人家我哥都一年了,好好地,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都是因为你!你这个祸害!你这个妖精!”季小桃狠狠的挖苦着柳贺。

    柳贺两行热泪流淌下来,嗓子都有些沙哑了,不禁小声的哭着说:“我……我不是妖精,我……不是有意的,我……”

    季扬摆摆手。

    “小桃,行了,她还是个小孩儿,你想到哪去了!你哥喜欢啥样的,你还不知道啊!肯定给你找一个大屁股的嫂子,生一个大胖儿子给你玩,行了?”

    季小桃脸红了,不过眼里还是心疼,不禁又给季扬擦拭伤口,随后让他闭上眼,在局部地方打起了麻醉针。

    麻醉针这东西是不能瞎打的,一般在医院的时候伤口是不打麻醉针的,因为影响愈合,也影响效果,但季小桃心疼他老哥,这么长的伤口得缝合了,不打麻醉针,那不得疼死了。

    季小桃忙活着,季扬脸上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即使疼的汗水从头顶一点点的低落,滑到下巴上,再一点点的落在下面的水泥地上,一点点的湿润了地面,他也不叫一声痛。

    看的柳贺更是心里难受。

    麻醉这东西,即便打了,那也是疼的,这便是局部麻醉,而一般手术,或者缝合伤口,没人敢打全身麻醉的,那容易出事故的。

    季小桃手法熟练,但毕竟学的是高护,而不是专业医生,缝合的仔细,但速度不快,最后缠绕好了纱布,告诉老哥一个月不要剧烈运动了。

    季扬还是保持微笑,季小桃掏出手绢给老哥擦汗。

    柳贺又过来要接过季小桃的手绢说:“我……我来,毕竟这都是因为我,你,你也累了,我伺候……”

    “滚……害人精!用不着你!”季小桃推了柳贺一把,继续给季扬擦汗。

    季扬叹了口气,冲柳贺说:“我妹子跟我是一个脾气,都比较倔,你别放在心上。”

    季扬简单一句话,也算是客气了,柳贺却是感动的不得了,心里暗想,季扬是不是心里有她,就不好意思说出来。

    季小桃把季扬扶着走进房间,柳贺也跟了进来,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本来有两个空房的。

    只是另外一个没怎么收拾,也有一张床,本来季小桃要住隔壁的,不过看到柳贺进来了,瞪着她说:“你干啥?”

    “我……我护夜,我不上床是,我就在边上坐着。”柳贺说着低下头。

    季小桃眼睛扫视了两眼,心想,没有不吃腥的猫,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子里,肯定要出事儿的,她老哥是单身,这小妖精还穿着个短裤,都秋天了也不怕冻死,着小妖精肯定是来勾引老哥的。

    想到这里,季小桃一瞪眼:“不行!你去那边的小屋睡,第二天你就走!我哥没有你更好,有你才出事儿呢~!你就是个害人精!”

    柳贺神色黯然,独自去了隔壁的小屋,大屋子里有一个沙发,季小桃就躺在沙发上,让季扬少说话,不过还是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问了一遍。

    季扬也是简单的说,该省略的地方就省略,就说跟陈楚,金星去迪厅玩,然后出来的时候有人调戏陈楚的同学,这就打起来了。

    当然把陈楚在面包车里就跟方阳阳下面的jj蹭人家的屁股,两人还跑外面野战半个小时,还有陈楚金星在迪厅搞人家领舞的,然后晚上又跟女人出去开房,这些事儿一字未提的。

    季小桃一听到陈楚,忙瞪着杏眼问:“那陈楚哪!他受伤了吗?”

    季扬看妹子紧张的样子,心里一动,眉头皱了起来,敏感的,他觉得妹子跟陈楚关系不正常,不会两人有什么事儿!

    按理说,陈楚那小子是自己兄弟,人也不错,不过……那小子太色了,家里条件也不好,能把初中对付下来算不错的了,以后学个手艺啥的,一天赚点钱够老婆孩子吃用的这辈子就那么地了。

    说到底都是农村人,他季扬这辈子没想过要翻身,陈楚就更不能了,季扬想给自己妹子找一个城里的对象,最起码也是瀚城的,家里条件好一些的,最好是省城的,学历再高些的,妹子是大学专科,最起码也应该是个本科学历了。

    最好是硕士博士了,家里再是个当官的,以妹子的相貌气质啥的,绝对能找到的,最起码找一个公务员不成问题了,而陈楚……那家伙不仅色,而且以后没啥发展的,再说还比自己妹子小三岁……这个绝对不行!

    不过两人毕竟是好兄弟,季扬淡淡笑了一笑说:“没事的,陈楚没事,这刀不都被你老哥我给抗下来了么!”

    “嗯,哥哥,你这么做就对了!”季小桃听到陈楚没事,心里面美滋滋的。

    “啥?”季扬一下懵了。

    心想这孩子我的妹子么?啥叫刀都被我抗下来就对了?啊!陈楚没事就行,你老哥被人砍了这么多刀都是应该的,都是说女生外向,这还没嫁人呢!就……就胳膊肘这么往外拐了啊!这……

    季扬眼睛直了:“额……妹子啊,陈楚是没受伤,但是你老哥受伤咋就对了啊?”

    季小桃眨了眨杏眼,脸上一红,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忙杏眼一转解释说:“哥啊,是这样的,那个……那个老疤砍我的时候,不是人家陈楚舍命相救么!那也是你妹子我的救命恩人啊!你想啊,我要是出事儿了,你能安心么,所以陈楚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我啊,还是咱爹妈的小心尖,我要是出事儿了,咱爹妈不也得伤心yù绝啊,能吃得下饭么,所以啊,陈楚也是咱爹妈的救命恩人啊!所以,我说你替咱救命恩人挨刀,不能让人伤了陈楚,也对?”

    季小桃绕了一大圈,季扬都有点糊涂了。

    不过季扬也不傻,妹子的这点心眼还是瞒不过他的,心里叹气,暗想,决不能让妹子跟陈楚发生点啥,农村的大姑娘,虽然是县城的,但是也是小县城,要是真和别的男人发生啥了,那以后咋嫁人啊?

    家里老脸都得丢光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给妹子找一个婆家,小桃都十九了,也该处对象了,处个一两年结婚正好了。

    季扬叹了口气,随后看了妹子一眼说:“小桃啊,哥问你个事儿,你实话和我说啊!”

    “啊!啥事儿啊?”

    “你不会喜欢陈楚!”季扬两眼直视着看着妹子。

    季小桃脸色发红,心里咚咚咚的直跳,过了一会儿,害羞的小声说:“哥,你瞎说啥呢!那……那我要是喜欢他怎么样?不喜欢他又咋样啊?”

    “你和他不合适,最好别来往,反正我就说这么多,你要是真有这心思赶紧打消了,绝对不行!还有啊,我听咱妈说有个男的公务员要追你……啥样的?”

    “哎呀,哥,我困了,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我还想睡觉呢!明天人家还得上班呢!不和你说话了,磨磨唧唧的,跟个老娘们似的,话痨啊你是!”

    季小桃说我关了灯,躺在沙发上,季扬还想问,人家季小桃已经打起了呼噜,而且还挺响的。

    季扬知道她是装的,不过也没办法,自己的这个妹子就是太任xìng了,明天他打算休息一天,养养伤,不过这伤看来还不能养,得找陈楚唠唠,绝对不许他跟自己妹子见面,宁可兄弟都不做了……

    ……

    第二天一早,季小桃就早早的醒来了,见柳贺起来的更早,只是用清水洗了洗脸,那娇媚的脸蛋儿就让人一阵的喜欢。

    季小桃看她就不顺眼,不为别的,自己哥哥的刀就是因为她才挨的,如果换做她跟陈楚,她宁愿为陈楚挨刀的,那才是女人喜欢男人,而这样的女人,就是害人精了……

    季小桃也知道,季扬昨天是把马猴子的侄儿给捅了,这件事儿不会玩的,虽然混的有混的道儿,祸不及家人,但是季扬最近一两个月得呆在这里躲着不能出去了,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季小桃见柳贺起的很早,还要做饭啥的,忙过去说:“你走!赶快走!”

    柳贺咬了咬嘴唇说:“小桃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你还有季扬哥做点粥喝……”

    “不用!不需要,对了,你没钱坐车回去!我给你五十块钱,你赶快走!我知道你啥意思,你喜欢我哥,我明白,但是我不接受你!我父母也不会接受你的……我想给我哥找一个有文化的嫂子,最起码也要是大学本科的!你还不配,还有,你……你还跟陈楚同学对?你……你也最好离陈楚远点,你就是个害人精,挨着谁谁就倒霉……”

    柳贺擦了擦眼泪:“小桃姐,我不是害人精,我真的不是,再说了,我喜欢季扬是我的权利,你虽然是季扬的妹子,但是没有权利干涉他的生活和婚姻……”

    柳贺说着见季扬走了出来,忙过去拉季扬。

    季扬无语了,叹口气说:“柳贺,你人很好,但是我……我不喜欢你……”

    柳贺有种崩溃的感觉,她第一次尝试喜欢一个人,但却遭到这样无情的拒绝。

    泪水滑落:“季扬,你不喜欢我,你救我干啥?你为啥要救我?救了我还不要我?我恨你……”

    柳贺看着季扬,但是他脸上还是那种冷冷的面容,她多想季扬说一句暖暖的话,但是这都成了她的奢望。

    柳贺推门而去,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

    而同样是早上,陈楚正睡的香甜,被一声惊叫吵醒。

    陈楚揉开眼,见光着腚的方阳阳捂着脸大喊大叫。

    陈楚心想,好,你叫我也叫,陈楚也跟着喊:“咋回事啊!咱俩咋睡到一起去了……”..

    第三百零一十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