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48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刘老七挥舞手里的大铁锹骂道:“糙尼玛的小逼崽子们!尼玛的毛都长齐了么!下面黑了吗!还***跟我斗!老子劈死尼玛这帮畜生!”

    他说着话,还是跳了出来,农村的墙头都不高,跳出来之后,邵晓东让人众人后退,随后喊道:“亮家伙!”

    这帮人把手里的片刀棒子都亮出来了,不过刘老七根本没怕,拎着铁锹就抡过来。

    邵晓东摆手让大伙再撤,随后皱了皱眉,忽然喊:“收家伙,捡砖头!”

    四五十人开始在地上捡碎砖,农村砖头没那么多,不过石头却是不少,还有土拉卡,刘老七冲过来,邵晓东便一挥手,这些石头,土拉卡一起朝他咋过去,只砸了一轮,刘老七就被干倒了。

    脑袋已经被砸的出血了,胳膊腿都肿了,邵晓东一挥手上去七八个小子,冲着他的肚子叮咣的就是一顿乱踢乱打,这时看到马老七的兄弟拎着刀冲过来了。

    邵晓东再让大伙捡石头砸,马老七兄弟也捡石头回击,一时间漫天的飞石头,马小河后背都挨着一下子。

    邵晓东拉着陈楚说:“低头,猫腰,往墙根躲!”邵晓东躲在墙根那指挥,老马家这哥们七个被石头砸的满身通红的,都挂彩了,而邵晓东这帮人也有被石头砸出血的。

    邵晓东最后才喊:“往上冲,圈踢他们!”这帮人呼呼呼的往上冲了,也没怎么打,四五十人几个扯一个,就把老马家这几个哥们都干倒了,随后一顿又踢又踹,手上的家伙都没用上。

    但这都够呛了,邵晓东见差不多了,这才扯过被人按住的马老七骂道:“麻痹的服不服!”邵晓东说着拎起片刀冲马老七脑袋就是一刀,不过看着刀砍的挺狠,落下去力量不中。

    “我糙!服了!别打了!”

    邵晓东骂道:“麻痹的,我们不能白来!你看着办!糙你妈的,不明白事儿,现在就挑断你手筋脚筋……”

    ……

    陈楚不得不佩服邵晓东的手腕,硬是讹了马老七一万块钱,没钱你是借,你是去银行取不管,反正这帮兄弟不能白来。

    折腾了一上午,这帮人呼啦啦的从公路上上了客车,亦是分段上的,邵晓东掏出钱就地分钱,受伤的多二百,自己剩下了差不多一万了。

    等第三趟客车过来,邵晓东和陈楚几人才上去,邵晓东直接在客车上就给王伟马华强一伙一人塞了二百,马华强几人推了推,邵晓东笑了:“都是哥们兄弟,别整这些见外的事儿!”马华强一伙也便收了。

    等刚过一个站点,邵晓东就一拉陈楚,随后说:“楚兄弟,我亲戚家在这,咱俩下去。”

    陈楚愣了愣,还是跟邵晓东下车了,不过邵晓东却直接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开到镇里派出所。

    随后直接来到所长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警服的矮个黑胖子正在抽着烟。

    看见邵晓东,眯缝了下眼睛,没说话,邵晓东嘿嘿笑着,从兜里摸出一个准备好的信封,扫了两眼窗外,然后平伸着推了过去。

    那所长没有立即接,而是手指在上面敲了敲,随后笑笑:“糙!哪次都跟老哥见外!”

    邵晓东呵呵赔笑说:“王哥,这点您买包烟……兄弟没别的啥意思,没事兄弟就回去了……”

    “额……晓东啊!”黑胖子扫了一眼陈楚,邵晓东呵呵笑道:“没事,这个不见外。”

    “嗯……最近,你消停点,我听到点不好的事儿,我不好说啥,但哪次你都对哥哥够意思,老哥有一句和你说,也不怕你不爱听,咱是狗就做点狗事儿,懂点当狗的规矩,别去惹狼,也别去热乎老虎,你懂我的意思么?嗯……”黑胖子没等邵晓东说啥,他直接又说:“我觉得你懂我的意思。”他说着把信封塞进怀里,又呵呵笑了:“哪天来老哥家,你嫂子炒几个菜,陪老哥喝几杯……”

    邵晓东眼睛转了转:“一定一定,王哥,没啥事我先走了……”

    “唉,去去!”..

    第三百零二十一章 师走校空(文)

    两人走出来,还有两个警察跟邵晓东打招呼,邵晓东忙递过去一盒烟,亲人的像是哥们似的。

    等走出派出所了,邵晓东掏出一沓钱往陈楚手里一塞说:“来,兄弟,咱俩一人一半!”

    陈楚看着那一沓钱,能有三千多了,忙推脱不要。

    邵晓东呵呵笑了:“拿着吧,以后咱就是自己兄弟了,这么见外干啥?”邵晓东执意往他兜里揣,不像那种虚情假意的,陈楚也明白些,这小子已经嗅到尹胖子要冲他动手的味儿了,先把自己喂饱了。

    陈楚反复琢磨了一下,要!不要白不要,自己现在没啥收入,而这年头没钱干啥都玩不转,自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虽然没用钱,说白了还不是用的骗么!还有就是自己下面的大家伙,那玩意也叫本钱啊!

    没大家伙的本钱,没花言巧语的手段去骗女人,人家能上钩么!嗯……陈楚想了想还是把钱收着了,以后自己也得朝着钱看,这东西塞过去,派出所的所长都能和咱称兄道弟的,这可比功夫厉害多了……

    邵晓东的意思是要陈楚跟他去瀚城风流快活去,毕竟今天也收入了一笔,邵晓东管养猪那家要了五千,讹了刘老七一万,出去给兄弟们的四千多,给派出所张的三千孝敬,跟陈楚一人分了四千,当然,他又自掏腰包给陈楚手下分钱,邵晓东看的远,陈楚这伙人虽然没打过架,但就是这种没打过架的人打架才不要命了。

    要是经常打架的都溜边,都滑,打架也是分阵法的,不会打架的跟的往中间冲,尤其是打群架的时候,好吧!你往中间冲,qiāng打出头鸟,多少棒子往中间轮呢!

    会打架的都溜边,两方动手了,会打架的咋呼挺欢的,不过就往边缘地带冲,边上的人少啊,见事儿不好,跑的也快。

    邵晓东每次打架都不吃亏,他就一直偷jiān耍滑的溜边跑了,就上次被陈楚出卖了才第一次的挨了那顿胖揍。

    陈楚揣着钱,直接回到了学校,都已经快下午一点了,老师也没来,他去小店随便买点东西吃,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看到柳贺来了。

    柳贺眼圈发黑,脸虽然洗的很干净,但明显的是憔悴的模样,那样子就跟被人轮了似的。

    陈楚心里琢磨,是不是被季扬给干狠了啊!这娘们被干哭了?不过见柳贺走路很正常啊!而且也没有啥外八字啥的,显然,还是处女了。

    方阳阳今天走路极为不自然,就在走廊站了一会儿然后就回班级坐着去了,倒是柳贺走路好好的,人却是无精打采的,陈楚细细琢磨一遍忽然笑了。

    柳贺肯定是想跟人家季扬好,撅着屁股等着季扬的几把,人家季扬斗不愿意往里面放,肯定是这样的,因为陈楚都亲眼见好几次季扬拒绝柳贺了,心想这小娘们肯定是没被季扬干,她不乐意了。

    不禁嘿嘿嘿的笑,柳贺闻听陈楚笑,不禁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禁气得呼哧呼哧的,心想这种人怎么能活在世界上呢!谁给他的勇气活着呢!

    可是人家还活的挺好,挺滋润的。

    陈楚不理他,悠哉悠哉的看起张老头儿的那些书来,有的时候也跑到教室办公室,他是大队长,有教师办公室总办公的钥匙,进去找几本书看看,反正也没老师啥的。

    摸出了几本高中的代数书看了,其实他也是无聊才看,昨天放了好几pào,他已经不那么憋着了,遂看看书而已。

    陈楚以前没有啥人生的方向,一天到晚瞎胡混,不过现在他又了,不是别的,正是念书啊!古人说的好啊!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真是名不虚传啊!

    自己要不是上学,能糙到这么好的女生么,比如朱娜,比如路小巧,王红梅,方阳阳,也许自己只能躲在家里的那间破房子里在看刘翠撒尿,看她那光着的屁股自己撸呢!

    可见,上学的好处,古人上学的时候没准也经常干这种事,才又这样的高超学论。

    陈楚心里瞎琢磨着,他感觉自己看书速度越来越快,基本上落在书上的手几秒钟就能翻开一页,这样的速度简直让他都骇然了,一本书顶多十来分钟便看完,里面的知识点琢磨一下也能领悟了。

    陈楚不禁心想,是不是……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有数学细胞啊!他以前可是听王霞老师说过的,天生的理科生与文科生的大脑是不同的,理科生逻辑思维非常的强悍,文科生情绪特别的敏锐和敏感。

    比如林黛玉那种人,见到花落花开都能哭的眼泪出来,掏出手绢都能擦一手绢的大鼻涕,这文学细胞得多丰富了。

    而理科的逻辑思维比较强,便是反应快,非常聪明了。

    不知不觉,看了几本书,陈楚又去找其他的书看,基本上一天的时间他都在看书中度过了。

    高中的课程可不是初中可比的,国家的教育2000年的时候差不多便是小学不怎么学,初中的时候带学不学,高中累吐血的学,大学是边玩,边男女在一起同居,边造小人边学。

    陈楚也感觉到了这高中课本的难度,不过自己还是没啥压力的感觉,也课本也是王霞这些班主任留下在办公室的,因为每个老师都在想着要调走的事儿。

    而谁不想调到高中去啊,调到大学那才好呢!反正调的地方越高,那外捞收入就是越多了。

    陈楚先回到家转了一圈,随后跑到张老头儿那。

    张老头儿仿佛又苍老的一些,陈楚笑道:“老家伙,最近是不是憋坏了啊!不行我领你去洗头房找个小姐白白火吧!”

    “山驴逼……”张老头儿气得哆哆嗦嗦的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这么说话,有良心吗?给我找一个小姐!一个小姐怎么够!最少三个!”

    陈楚呵呵笑了:“老家伙,你可真是要豁出老命去啊!”

    “嗯……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不去找你什么朱娜,方阳阳,再不你的那些姘头了?”

    “啧啧啧……你说话真难听,我们那叫恋爱好不好?”

    “好个屁!玩够了,又想换新的了对不?男人啊,就没有知足的时候。”张老头儿叹息一声:“驴啊,玩海无涯,回头是岸啊!还是跟老朽学点有用的东西……”

    陈楚撇撇嘴:“老家伙,我今天感觉总想那个警察呢,你说我能糙到她么?”

    “唉!人有的时候要有自知之明,有的时候有不要自暴自弃!懂么?”

    张老头儿叹息一声说:“人要走自知之明的意思便是你始终是一个半大小子,只是一个农村人,家里条件不好,人……人也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帅,你能混到现在这样就不错了,别贪多嚼不烂,还想玩女警?我呸!”

    张老头儿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要自暴自弃便是,都是人,为啥别人能玩,你就不能玩?别人瞧不起你,说你是农村人,半大小子,说你不识时务,说你不配!你真就不配了么?饭都是一口口吃的,路都是一步步走的,凭啥他们瞧不起你!你做的好,那些都是你应得的!啥叫自知之明?狗屁!”

    陈楚琢磨了一番,感觉张老头儿这是两头堵了。

    张老头儿呵呵笑了:“驴啊,世间上的事儿都是两头堵的,当你穷没落的时候,就有人说你要有自知之明了,当你有一天成长站起来的时候,他们也只能仰视了,这都需要一个过程……”

    过程……陈楚像是有点明白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你有那个实力了,做出来了,别人也看到了,女人多的是的围着你转,就像朱娜问你的,你有砖房么?人家马华强家还有面包车跟大棚呢!你不用辩解,当你有了这些东西的时候不用你自己去说,去解释,人家都看得见,谁也不傻……”

    陈楚咬了咬嘴唇,叹了口气:“嗯,老家伙,我懂了,我会努力的,对了,我今天好像比以往记忆的速度都快,你看……”

    “嗯……”张老头儿一把抓住陈楚胸前的玉扳指,忽然手哆嗦起来,过了半晌,摇摇头,老泪在眼眶直转悠,激动的嘴唇抖动起来。

    陈楚见他神智像是不清醒了,忙问:“老家伙,你哪不对了?你……你不能嗝屁吧!”

    张老头儿本来特激动,听见陈楚这么说,气得狠狠给了他一记bào栗,打的陈楚脑袋生疼,不仅揉了揉。

    “老子才不死呢!”

    张老头儿骂完竟哈哈大笑道:“哈哈……老子这……这想死都死不了了……”

    陈楚不明其意,盯着张老头儿看。

    等他激动完了,陈楚才推了他一把:“老家伙,你精神是不是受到刺激了?要不我给小袁大夫打电话吧!”

    “唉,你这混小子!”张老头儿坐了下去,手里还握着他的玉扳指说:“陈楚,我问你,如果有机会让你成为强者,你会不会去做,我说的是现在就有机会让你成为强者!”

    看着张老头直勾勾的眼睛,陈楚咧咧嘴:“啥强不强的,我就想老婆多多,然后能把那警察糙了……”

    “唉……胸无大志,暴殄天物!你就是个败家子!陈楚,我给你个机会,我带你走,你知道这玉扳指里到底是什么?”

    “里面不会是hǎi luò yīn吧?”陈楚问。

    “海……hǎi luò yīn你个姥姥!”

    第三百零二十二章 惊涛拍岸(文)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第五更到。)

    张老头儿跟陈楚洛里嗦的说了不少,陈楚脑袋都zhà了。

    回来的时候脑袋还晕晕乎乎的,又什么仙踪,又什么报仇的,还说那玉扳指里面蕴藏强大力量,吸取后能成为大陆强者,陈楚冷哼一声笑了:“那给你了,你吸取吧,你报仇去吧!”

    张老头儿再三问他,陈楚也不稀罕要,张老头儿叹息一声道:“驴啊,也算是你我有缘,这样吧,我把力量吸取,但给你留下一点,你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