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5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要冲上去,被黑子一行人扯住。

    马猴子朝病房里看了看,眼睛落在陈楚跟季小桃身上,笑笑说:“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人总要死的,我也不能白来,给季兄弟带了点钱,送他一路走好!拿上来!”

    人群分开,马猴子手下小弟笑嘻嘻的端过来三个画圈,还有几捆烧纸。

    陈楚抓紧的拳头松开,松开再次抓紧。

    “怎么?想打架?”马猴子看着陈楚咯咯jiān笑:“小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是吗?”陈楚忽然笑了,朝前走了两步,抚了抚头说:“马猴子,你上次好像揍过我?”

    “我糙尼玛的怎么跟我们马爷说话呢!”马猴子身边一个保镖冲过来,陈楚还没动,曹云飞冲过去一脚,踹中那人小腹。

    那保镖后退一步,捂住小腹,想再冲上来,不禁皱了皱眉,显然这一脚不轻。

    而马猴子身后的刀夺这时踏步而上,陈楚身后的马小河忽的冲了过去。

    刀夺冷笑一声,骂了句糙,见马小河两手抓过来,刀夺顺手牵羊,抓住马小河双肩往下一压,下面膝盖猛点,一下,两下,三下,点了马小河十几下,马小河已经满脸是血。

    刀夺刚一松动,忽然感觉自己大腿被人抱住,随后马小河大喝一声,把刀夺整个人抱了起来,随后咚的一声,像是一发pào弹似的,马小河抱着刀夺一起撞到墙壁上。

    刀夺的头磕到墙壁,头被磕破,鲜血留在雪白墙壁一条印记,刀夺疼的嗯了一声,抬起肘部就要朝马小河后背砸去,此时曹云飞伸手入怀,而身后的众人也都从身后摸出了家伙。

    马猴子眼睛转了转,大声道:“停!”

    陈楚也冲马小河喊了一声:“回来!”

    马小河满脸是血走了回来,而刀夺也手捂着脑袋,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淌。

    马猴子面目扭曲了一阵,旋即嘿嘿笑了:“行,行啊!有点货啊!你叫陈楚对吧!你不是大杨树镇中学的么!你给我等着……”

    陈楚摸摸鼻子:“马猴子,我陈楚喜欢低调,但今天这句话我应该跟你说,不过既然这句话你已经说了,我就换一句,点天灯,跟活扒皮,你选一样?不用现在告诉我,你先慢慢想,等到时候了,再告诉我,我让你感受感受滋味儿……”

    “糙!小逼崽子,装鸡毛牛逼啊,季扬都不好使,你是个篮子!有种就来世纪迪厅找我,为他妈的整死你这帮小逼崽子,这是医院,我不想在医院打架,我是文明人……哈哈哈……懂不?糙!走了!”

    马猴子一挥手,手下护着他走了出去。

    上了车,马猴子骂了一句:“麻痹的,给我查查,那两个小崽子是谁?能拉过来最好,拉不过来单独废了他,妈的,挺硬啊!”

    马猴子这帮人走了,才把金星松开,金星几脚踹碎了这些画圈,撕碎了烧纸。

    陈楚闭上眼,喘深呼吸两口气,这才说道:“你们都出去吧!让我想想!”

    众人走出病房,邵晓东拉了拉季小桃,也最后走了出去,随后门合掩。

    陈楚再次掀开季扬身上的白布,手扶住额头,拉了把椅子坐到旁边。

    控制了下情绪,这才低声说:“扬子,你走了,我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死,我知道人是要死的,糙!我挺想你的,你他妈的走也不说一声,我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糙!啥也不说了,本来我是要娶季小桃的,我们都说好了,你别看我色,但是我是第一个答应娶小桃姐的。

    男的么,说话就应该算数,所以,我第一次答应人家了,就应该娶人家,对吧!我知道你反对,也没敢告诉你,这段时间也没和小桃姐来往,但现在你放心吧!我会让小桃姐找个好人嫁了,不用等我,麻痹的,你说你欠我一条命是因为我救了小桃姐,我救自己老婆算什么救命!不过没有你,我早被闫三领人干废了,我欠你的!妈的,不多说了,我知道是马猴子,穆国良害的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替你报仇,反正你兄弟我肯定和他们拼命了!大不了还你一命了!行了!妈的,我这辈子也不屈了,糙了那么多女人,死了也值了!”

    陈楚说着擦了擦眼睛,摸出了一把攮子,擦了擦又揣进怀里:“季扬,你是被攮子干死的,我这把这是老疤的,我就用这把攮子替你报仇!呵呵呵,报不了仇我他妈也下去跟你一起喝酒去,跟你谈谈我是怎么糙你妹子的,嘿嘿哈哈……”

    陈楚笑了两声,哭了两声,长身站起,揣好了攮子,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衣襟被抓了一下。

    陈楚一愣,停下脚步,回过头,见季扬的手正抓住他的衣襟。

    “我,我糙,诈,诈尸了?”

    “糙尼玛的陈楚,你敢动我妹子……”一动不动的季扬缓缓睁开眼,陈楚一下蒙了:“你……你,你咋活了?”

    这时,门被推开,邵晓东,季小桃,金星三人走了进来,随后进来的还有两个医生。

    随后门被关严,那医生指着x光片子说:“看吧,就差一点点,就扎进脾脏了,再往前一公分这人就没救了,现在趁着没人,你们赶紧走吧,唉,得罪谁不好,非得罪马猴子,尹胖子,你们还一起得罪……”

    金星这时候掏出一沓钱塞给那两个医生,眼泪汪汪的连声道谢。

    两个医生推脱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下了,那可是好几万呢。

    而且他们还要伪造死亡档案之类,也需要用些钱润通。

    两个医生走出了房间,随后又送来了几件白大褂,让季扬从里到外的换上。

    众人忙活着,陈楚傻眼了,季扬身体虚弱,嘴唇泛白,但季小桃金星驾着他,给他开始换衣服了。

    邵晓东忙推了推陈楚说:“赶紧帮忙啊,这事儿就咱几个知道,别人不能透露。”

    陈楚往前凑了凑。

    季扬看见他就烦:“滚……滚一边去……”

    季小桃白了陈楚一眼说:“我哥让你滚,你就滚啊,你平时那机灵劲儿哪去了?刚才给我哥那报仇的勇气哪去了?快点帮忙啊你!”

    “啊!大哥,我来给你穿鞋。”陈楚忙笑嘻嘻的给季扬穿鞋,季扬气得一呼吸肚子就疼。

    两人扶着季扬,邵晓东先去探路,随后穿着医生服装的季扬刚走了几步路就坐进了车里,不过却是疼的冷汗直流。

    车子绕了好多弯路,最后在县城开发区停住,这里人不多,邵晓东先下车探路,随后两人扶着季扬,装作漫步似的,来到三楼。

    这是邵晓东买的一处房子,等把季扬安顿好了,众人这才舒出口气。

    季扬看了眼邵晓东说:“晓东,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季扬这辈子会记得的。”

    邵晓东苦笑道:“季哥,你别多说话了,好好养伤,我昨天跟楚兄弟都说了,咱是一条绳上拴的蚂蚱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动手那么快,还好我手下小姐发现的早,这才把你送医院了,不过……我感觉这件事蹊跷。”

    邵晓东呼出口气,随后又说道:“穆国良不可能杀不死你,我感觉他是故意放你一马,不然那一攮子能给你穿个糖葫芦,那谁都救不了了,为啥偏偏离脾脏不远,短暂休克,然后你能恢复意识?我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了。”

    季扬眉头皱了皱,也觉得有些不对,不过哪里不对他也不知道。

    陈楚呼出口气说:“或许,穆国良不想让扬子死。”

    邵晓东点头:“我感觉也是,你看,穆国良现在就像是以前的季哥,季哥离开尹胖子洗手不干落这个下场,穆国良是兔死狐悲……呦!我明白了,穆国良是让季哥活着,跟尹胖子拼个鱼死破,他要当老大!”

    ……

    邵晓东也只是猜测,几人又忙活了一阵,陈楚就留在这个三室一厅一百多平的房子里照顾季扬。

    季小桃也在,而邵晓东敏锐的狠,在这房子四周留下很多眼线,一有发现,马上转移,而第二天季扬也要象征xìng的简单办一下葬礼,当然老爹老妈也要装着哭几声了。

    晚上守夜的时候,季小桃让陈楚去守下半夜,陈楚先回去睡一会儿,季小桃陪着季扬一阵,而季扬已经瞧出妹子心烦意乱的。

    轻轻说:“小桃,你去陪楚兄弟说说话,去吧,我没事。”

    季小桃揉了揉眼睛,忽然低下头,咬住了下唇,轻声撒娇又害羞的说了句:“哥……”

    季扬心疼的摸了摸季小桃的头发,然后说:“陈楚是个好人,你今天非要试探人家一次,看吧,对你负责,也对我这个老哥负责,去吧,只要你愿意,老哥不管了,不过,男人风流点也不是坏事,他那个东西……我们一起撒尿的时候我见过,你自己恐怕受不了……”

    “哎呀,哥,你说啥呢你,有你这样当哥的么,和妹子说这种话……”季小桃脸像是醉了般的,升腾起两团红霞,不禁看了看陈楚开着门的房间。

    第三百三十章 谈笑贱(文)

    (呼呼!弟兄们给力哇,月票冲到28了!更新不食言啊!石头垒2群85685299,,石头垒一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大家加入。感谢莎拉、89597496打赏!又多了一个护法了,感谢:艾晴我爱你、尚杀杀,,静水流枫hqw2008的月票!)

    晚风轻轻拂动,带着他的清凉的秋意,还有给人一种伶仃的单薄的声响,在夜深中,寒意渐渐加紧着浓郁,深秋消失了夏的蝉鸣蛙叫,风也单调而又孤寂的吹着。

    远近星星点点的灯光,微弱的,若干的,洋洋洒洒的像是盛开在yīn森漆黑夜中的淡淡小花儿,微弱的亦是像极力脆弱的又挣扎着的生命星火。

    季扬隐匿的三楼灯光亦是暗淡,本来是炽白的灯管,换成了度数偏小的灯泡。

    换上的时候,金星还问邵晓东为啥?邵晓东说为了省电,金星差点一脚踹过去,反应一下笑了,这样才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此时微弱的灯光照在季小桃醉红的俏脸上,季扬看着妹子的模样,心里叹息,不住摇头,心想这可能就是命了,妹子咋能看上陈楚呢!那个小王八蛋!

    季扬笑了笑:“去吧!和他说会话你再回来,反正我这也没啥事,你看,吃的,用的,水都在旁边呢!用到了我伸手就抓到了,你去吧,他也跟着忙活一整天了……”

    季小桃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架不住季扬劝,季扬是过来人了,自然明白少男少女这点事儿,已经如此了,自己也就认了,只是老爹老妈那个关不好过了,回去可咋说这事啊,有些荒唐啊!

    季小桃又扭捏的给季扬削了个苹果,放在了旁边,又把电话放在季扬旁边,季扬笑了:“就隔着几个屋子,有啥事我一喊你们就听见了。”

    季扬说完忙咳咳咳的咳嗽起来了,心想自己咋瞎说话呢,万一喊的不是自己,是人家俩人,那自己的意思不也是听见了?忙改口说:“行,我有事儿就给你们打电话!”

    季小桃点点头,把窗帘又弄了弄,窗子都是塑钢的,而邵晓东明天也要在内外都加上防盗的铁架子,不怕别的就怕万一有人爬楼,可能一般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邵晓东手下不仅有小姐,那些小混混里面也有一些小偷儿。

    爬楼快的不比他们消防官兵差,而且人家还都是一点不用这防护,那防护啥的。

    此时,季小桃磨磨蹭蹭的,一会儿动动这,一会儿砰砰那的,季扬打了个哈欠说:“哎呀,你就别在我眼前晃了,都晃的我直迷糊,你,你还不好意思去咋的?”

    “哎呀,谁不好意思去了?”季小桃撅着嘴,被季扬说中了,要是她单独跟陈楚在这,没啥不好意思的,但是有季扬在,她还真是心里有些芥蒂了。

    她跟陈楚都是属于那种有些保守的人,不像有些人放得开,在大道上,啥的公共场所都搂搂抱抱,摸摸……甚至抠抠的,旁若无人的那种,季小桃都感觉直恶心,而陈楚也是恶心的。

    虽然他挺色的,但是两个人开个房间随便色去,把床板子干塌了都没人管,你在大街上……那成啥了。

    总之,两人都是那种放不开的了,季小桃红着脸,最后说:“那……那我去看看他,然后马上回来……”

    她说完,迈着细小的碎步子慢慢的往外挪。

    季扬朝她挥挥手:“去吧!”

    季扬翻过身脸对着窗子不去理她了,季小桃这次心头像是小鹿似的乱撞着,往陈楚那里走,三室一厅的房子,而季扬在中间,陈楚靠着阳台的房间,这么点的距离,季小桃却走的挺简单,满脸害臊的样子。

    最后到了陈楚房门前,从那条未关严的狭窄的罅隙里先往里瞅了两眼,没见到陈楚,却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衣服挂,像是个人似的,上面披着衣服,把季小桃吓得啊的叫了一小声。

    这声音传进季扬的房间,他本能的想坐起来,不过肚腹传来一阵疼痛,随即想到,我靠!我不能动啊,妹子啊了一声……季扬拍了拍脑袋,心想肯定是俩人那啥了吧!我靠,没这么快的,不来点欠揍啥的?

    心想肯定是因为自己把两人都给憋坏了,这一见到,还不是干菜烈火啊!真是的,今天晚上是甭想睡觉了,明天换金星小五这俩家伙来陪床好了。

    季扬不仅直摇头,他肚腹上的伤已经包扎缝合好,在医院又输了血,那攮子虽然捅的深,但并不是三角刮刀,亦不是三棱军刀了,攮子容易穿透人的身体,那东西挺狠的。

    但是穿不透,刺不进人的内脏,只要抢救及时就没关系,不像三棱军刀,刺进人体,拔出来都能带出一块血淋淋的ròu来,缝合都是即难缝合,那是三角口子了。

    季扬身上全是伤,身体结实,红细胞也多,伤口愈合的快,这样的伤势,休息一个月两个月差不多便能复原了。

    ……

    此时,季小桃叫了一声,门也应声的开了,陈楚一个翻身起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