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57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搂着,陈楚的家伙还不时的磨蹭着她的屁股,有几次竟然捅她的腚沟子,好痛。

    季小桃的小手再次顶住她的家伙,然后想了想来回的套弄着,不知不觉,陈楚的家伙越来越膨胀了。

    陈楚呼出口气,也知道季小桃下面腾了,但他也不像憋着,两手紧紧的扣住她的nai,下面被季小桃套弄的感觉越来越强,最后下面用力顶进季小桃的腚沟子,呲呲呲呲的she了出去。

    黏糊糊的she了季小桃一腚沟子,一屁股,一手全是。

    她这个委屈,陈楚还是舒爽的呻吟两声,季小桃又打开灯,开始擦身体,又给陈楚擦擦,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洗回来了。

    心里这个郁闷,不过陈楚那东西喷出去了,下面就不是那样坚挺。

    两人互相搂抱着,长夜漫漫,秋风凉爽,互相吸取着对方的体温,慢慢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陈楚几乎是自然醒,到阳台处打了一通拳,但窗帘并没完全拉开,随后汗水涔涔的冲了个澡,他出来的时候,季小桃已经做好了早饭。

    大米粥,画卷,还有清淡的两个小凉菜。

    另外还给季扬炖了鸡汤,这些菜亦是昨天邵晓东送来的,今天上午,邵晓东金阳他们也不回来,简单的给季扬做一次假葬礼,那些事儿就凭他们安排去了。

    有邵晓东在,陈楚也放心,那小子是个大滑头。

    季小桃给季扬喂饭,而季扬需要大小便陈楚便扶着去。

    下午的时候,金星跟邵晓东才来,又带了不少的营养品粮食菜类啥的,蔬菜ròu买的都不少,季扬是在养伤,也是为了保护季扬,所以多买些放在冰箱里,不然来回上下楼亦是怕走漏风声。

    总之,能多保险便多保险了。

    他们来的时候,季小桃已经做好了中午饭,招呼他们一起吃。

    金星跟邵晓东看看三人,嘿嘿笑了,然后转向楚兄弟说:“咳咳……这才是生活么!媳fù大舅哥一起照顾,哈哈、哈哈……”

    咳咳……陈楚有些脸红,即使他再不要脸,也觉得自己理屈了。

    吃完了饭,几人在季扬房间做好,由于季扬养病,金星跟邵晓东都没抽烟,只是喝着茶水。

    季小桃想坐在陈楚旁边,不过却没好意思,坐在季扬床边上。

    金星这时说道:“楚兄弟,我感觉咱们得报复了,虽然扬子这次没死,不管是穆国良故意放扬子一马也好,不管是什么原因也好,那是扬子命大,这个仇还是杀身之仇,我觉得今天晚上咱就去干他!”

    季小桃身子颤了一下,眼圈有些红润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陈楚,她觉得老哥的仇是要报,不过……她更担心陈楚一去便回不来了。

    邵晓东咳咳两声说:“金哥,我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金星瞪起眼睛,这时季扬摆摆手,示意金星不要骂人,他最了解金星了,这家伙脾气太bào了,三句话不来就能跟人家打起来。

    “听晓东把话说完么!”季扬咳咳了两声,随后皱了皱眉头,腹中的刀伤让他额头又渗出了不少的冷汗,季小桃不仅给他擦着。

    而且中午的时候已经给季扬重新换了yào。

    邵晓东呼出口气说:“季哥,金哥,还有楚兄弟,我虽然是个鸡头,但我自己认为我脑子可以,不然一没实力,二没身手,也没有靠山,混到现在还没被废,我感觉我是凭脑子活下来的。”

    金星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没脑子?”

    邵晓东点点头说:“对!”

    “你!”金星刷的站了起来,陈楚忙过去按住他双肩,金星胸口起伏两下,这才平静下来。

    他深深的深呼吸几口气,这才说:“嗯……晓东,你说,你救了季扬,我……我知道你说的有你的道理,我冲动,老哥道歉……”

    金星说完,低着头,还是气的呼哧呼哧的。

    邵晓东笑了笑:“金哥,穆国良故意留扬子一命,就是想让扬子伤势恢复后跟马猴子斗个你死我活的,季哥肯定感谢穆国良,记住他这个天大的人情,穆国良到时候还会管季哥要这个人情的,他想要的,就是让季哥跟马猴子拼!”

    邵晓东细细的眉毛此时动了动说:“现在,我们凭什么跟马猴子拼,手下这些人?金哥,打架打的是兄弟,是胆量,但那都是小打小闹的事儿!混起来的,打架有的时候不一定能解决事儿的,季哥以前跟马猴子火拼,说到底是有尹胖子当靠山,出了事儿尹胖子兜着,不然季哥早被抓起来了,尹胖子靠谁?靠上面的后台啊!咱有后台么!咱拎着家伙去人家迪厅,刚到门口就被jing察逮起来了!现在jing察百分百就在马猴子的世纪迪厅守着呢!”

    “呸!你咋知道?哦,对不住,对不住,晓东兄弟,你咋知道?”金星说着捂住了嘴。

    邵晓东笑了笑,摸出电话,播出去一个号。

    随后电话被挂断,过了不到五分钟,电话响起来,邵晓东按了扬声器。

    电话那端的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晓东哥,你是不是要过来啊?千万别过来!”

    “怎么了?”

    “这里有雷子,都穿便装混在迪厅呢!十多个,我看见他们腰上的手qiāng了,还有啊,马猴子今天迪厅的大手最少七八十人,你们来多少都得jiāo代了,行了,我得跳舞去了,不多说了……”

    “嗯,格格你去,回头到我那取二百块钱。”

    “晓东哥我不要钱……”停了一会儿,那头又说:“晓东哥,我,我想当你媳fù儿……”格格说完挂了电话,那端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呼……”邵晓东闹了个大红脸。

    金星吃吃吃的捂着嘴笑。

    陈楚也羡慕之极,我糙!你看看人家邵向东,真他妈的牛逼啊!老子要能……啧啧啧,要是能混成这样,该他妈的多好。

    随即,他看到季小桃投过来的目光,显然凌厉的捕捉到了陈楚眼中的贪婪之se。

    陈楚咳咳两声,忙一脸正se,正襟危坐了。

    这时,金星骂了句:“糙!邵晓东,你不说你胆小,那你所咋办?”

    “呼呼……”邵晓东呼出口气笑了,心想金星就这德行了,行啊,不和他斤斤计较了。

    邵晓东淡淡的说:“整马猴子,尹胖子,简单啊?”

    “糙!你凭啥啊?”金星一副的不服气。

    邵晓东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的位置说:“凭脑子……”

    第三百三十四章 贫生早发(文)

    邵晓东坐在一个带着后背的椅子上,翘起着二郎腿,比女人还白,还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旁边的红木茶几,敲击的节奏还是鬼子进村。レ?レ

    气得金星一翻眼睛:“你……你还是说我没脑袋!你……”

    两人一个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一个悠哉悠哉的笑嘻嘻的,就连季扬斗忍不住看的有意思,看着金星那气得又憋气又憋火,脸憋的涨红的跟拉不出屎的模样。

    季扬捂着小腹笑了。

    “金哥,你别生气,凭咱们现在官道上没人罩着,黑道上没大哥顶着,你真敢去杀人?别说杀人了,你打架都给你抓起来!再说了,现在人家已经张开嘴在那等着呢,你就去?不是傻么!”

    金星哼了一声,他虽然生气,但仔细琢磨一番也有道理,问道:“那你说咋整,这个仇就不报了?忍了?”

    “当然不是!咱们得报复,必须要狠狠的报复!骂了隔壁的,他们往死了整咱们,今天是季扬,明天就是我邵晓东,后天就是陈楚,是你金星!咱们必须抓住他的头狠狠的揍!”邵晓东俊俏的脸上狰狞一番,见金星傻愣愣的,季扬也愣住了。

    他这才说:“如果我们出去打架,或者说我们下一盘棋,最怕的是什么?”

    金星一挥手:“屁!瞎白话!竟整没用的!你就直接说主意,还整到下棋去了!下个屁!”

    邵晓东没说话,走进房间,拿出象棋说:“来,金哥,咱俩下两盘棋,下完了,你就知道该这么做了!”

    “我糙!我哪有时间给你在这扯犊子下棋?”

    这时,季扬咳咳两声说:“金星!和晓东兄弟下棋……”

    “你……行,我陪他玩,行了!我靠!下就几把下,我还怕你了!”

    两人摆开象棋,陈楚也是明白些的,但下的不好,金星开局就是调pào,跳马,出车,然后卡chāchā吃了邵晓东一个小兵,金星一阵的洋洋自得。

    邵晓东只是呵呵一笑,飞象,起士,亦是守棋,金星下的不错,大开大合的,平时好像总玩棋,把邵晓东杀的落花流水的。

    一会儿丢pào,一会儿丢马,最后嗒一声吃了邵晓东一个车。

    金星哈哈大笑,而邵晓东则轻轻的跳了一步卧槽马,随后俊俏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金哥,不好意思,你死了。”

    “我……”金星手里嘎达疙瘩的棋子落手了,忙说:“哎哎哎,不算不算,你这是偷袭,不行,缓一步棋,缓一步棋……”

    邵晓东摇摇头说:“你都死了,能缓棋么?死了就是死了,缓不了!来,再来一盘!”

    邵晓东一呼啦棋子,金星沾满优势的棋式顿时乱八七糟了。

    金星不服不忿:“邵晓东,你使诈!你yin险啊你!行,这盘老子我记住了,你看我怎么弄死你!哼哼!”

    重新开局,金星稳扎稳打,走的不像刚才那样快,随后开始不停的进攻邵晓东的棋,而邵晓东亦是守棋,坚如堡垒,丢马丢pào,但是士象却一个不丢,把老帅保护的好好的,而金星的士象都被邵晓东干没了。

    虽然棋子比邵晓东的多,还强大,最后竟然被邵晓东一马一pào将死了。

    “哎呀!缓一步!缓一步!不算,你这是偷棋!”

    邵晓东哈哈大笑,随后又连下两盘,金星都把邵晓东杀的人仰马翻,但最后还是被将死。

    金星一摔棋盘说:“不玩了,邵晓东,你玩赖,你让我缓一步你肯定死!”

    邵晓东皱皱眉,而季扬与陈楚都摇头苦笑。

    陈楚叹道:“金哥,棋便如人,棋输了不能缓,就像是人死不能复生,人只有一条命在,要活下去,就要忍辱负重,随后给予对手致命一击,趁他病要他命,趁他张狂得意,让他一瞬间嗝屁!”

    陈楚说完,邵晓东抚掌哈哈大笑道:“楚兄弟说的对,兵不在多,在于精,将不再广,在于运用,金哥,你这么聪明的脑袋不会反应不过来!”

    金星皱皱眉,拍拍脑门,真不知道他们两个说的是啥,不过嗯了一声说:“呸,你们都明白,我还能不明白!我比你们谁都明白!”

    邵晓东呵呵笑道:“金哥明白就好,我们就等他们疏忽的时候弄死他,现在我们做的就是等待时机,掌握情报……”

    邵晓东解释了很多,金星才懂得,不禁哼哼道:“你说的意思就是等,我呸!棋是棋,人是人,不一样,你等,你当缩头乌龟!”

    “唉!”邵晓东叹口气说:“谁说做缩头乌龟了?赢棋在于最后将死对方,我们也可以抄他老家啊!有句话叫做祸不及家人,但是都这种时候了,骂了隔壁的,就别怪咱们玩yin损的了!”邵晓东说着双眼眯缝了一条线。

    金星忽悠一下:“你,你是说……”

    季扬眉头紧皱,陈楚则一脸平静。

    邵晓东说道:“我听说……马猴子有个老爹在乡下农村啊!好像在什么小康庄,是小康庄的首富啊!马猴子已经无儿无女了,剩下个侄儿被季哥捅了一刀,现在还在医院呢!马猴子老爹却又两个儿子,他还有个小儿子,就是……马猴子的弟弟,麻痹的,要是把这小子弄死,他马猴子的老马家就他妈的绝户了……”

    “呼……”金星咧咧嘴,身体都有点发颤:“邵晓东,你……你是不是太损了……”

    “哎呦,金哥,金爷,多谢你夸我,我还没说把他们家老头儿子一起弄死呢!麻痹的,那老头儿听说在村里站着马猴子混的不错,经常欺男霸女的,派出所和他们家穿一条裤子,这样的玩意,弄死他算是替民除害啊!在古代咱就是除暴安良的大侠啊!”

    “行,你说咱们熟么时候动手,我带人去砍他们……”

    邵晓东摆摆手:“糙!我手下又两个妞儿又艾滋病……”

    “咳咳……”金星呛到了,季小桃也红着脸,季扬也眼眉直跳,心想真是啥人玩啥鸟了,这他妈的邵晓东……

    “呼呼……”陈楚忽然笑了。

    众人看着他,他一直默不作声的。

    此时,陈楚站起来,来回的踱步走了几圈,季扬咧嘴说:“行了,我的楚爷啊,你晃的我眼睛都晕了。”

    陈楚这时才说:“晓东说的有道理,但是那种方法不解恨,要解心头恨,亲手斩仇人!不如咱折中一下,艾滋病的女人送,等他染病之后,受尽痛苦,咱再捅他一刀。”

    这时季小桃撅起了小嘴儿说:“我不同意,你们大男人,为啥要……要祸害女人啊!那艾滋病的女人也是女人,让那老头儿祸害?亏你们想的出!哼……”

    金星咧嘴,满脸不屑,赞成的说道:“对!小桃妹子说的对,邵晓东这家伙就是小人所为,还有……”金星指着陈楚,看了看季小桃跟季扬又说:“邵晓东是小人所为……”金星也不傻,人家三人现在是一家子,说陈楚坏话,就直接得罪季小桃了,那可是季扬的心尖妹子了。

    其实这个世界最后得势的亦是小人,只是小人伪装成光明正大,伪装的有模有样的。

    不耍手段,一本正经,那是项羽,永远也得不到天下。

    季扬咳咳了两声,他看了看三人,这时,黑子也来了,也只有这四人知道季扬的所在。

    季扬看着几人,眼睛眯缝着在每一个人脸上扫过。

    随后淡淡说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但是咱们众兄弟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不会放过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