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6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东,那咱以后还得靠唐黎对不对?”

    唉!对……邵晓东无奈的低头,又点了一根烟:“楚哥,你瞧不起我对吧……我,我骗你了。”

    “没有!晓东,我知道在女人手底下难,你为兄弟们做的够多的了,这个情我领,听你的,以后咱的事儿还和唐黎说,以后咱也只能靠她发展了,她是咱的眼睛,人没眼睛活不了,能让车撞死。”

    陈楚说着走了回去,回到自己房间,他抚了抚头发,想起昨天唐黎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鸡头,而邵晓东不会骗自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半夜的时候,整个瀚城响起了不住的警笛声,好像整个城市里全是警察。

    警笛声响了大半夜,屋里的兄弟一个个都心悬了起来,说不怕是假的,陈楚心里也怕,他不住的捏着中指间的玉扳指,那股清凉的感觉,保持着心绪的平稳。

    但自己在杂乱的警笛声,就像是在暴风雨里抓住一根草叶的蜻蜓,随时都有可能被拍落。

    这时,他的胶合板的门被敲响。

    陈楚倏地站起来问:“谁!”

    “我……马华强……”门外的马华强说话都带着颤音。

    陈楚打开门chā,马华强有些哆嗦,像是发高烧了的样子。

    “咋的了,强子,进来坐!”马华强走了进来,哆哆嗦嗦的坐到陈楚的小床上,随后反应过来,坐到一个马夹凳上了。

    “楚哥……我,我跟你说说话。”

    “说吧,强子。”陈楚大咧咧的走到床边走下,看着马华强。

    “楚哥,咱,咱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吧!”马华强说这话,哆哆嗦嗦的点了一根烟,麻子脸已经渗透了冷汗,脸上也带着惊慌。

    “强子,你后悔了?”陈楚眯缝着眼扫了马华强一眼。

    “没,楚哥,没,我就是担心,我就是问问。咱……咱没事吧……马华强哆哆嗦嗦的抽着烟。”

    陈楚笑了:“强子,前天……前天你们让我领头的时候,从前天开始,咱们就有事儿了,一直到今天,咱们干的那些事儿随便挑出一件都够判的,但这个社会是有法的,法字怎么写?三点水加一个去,意思是用水可以洗,咱做的合理,那就是不犯法,不合理就是犯法……我要告诉你的是,咱做的合理,所以不犯法,不犯法警察抓咱干啥,对吧!”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还是小桃温润(文)

    马华强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楚哥……咱,合理?”

    “妈的!”陈楚笑了:“咱干的都是啥人?是坏人吧!这不合理么!对吧?咱没欺负老百姓吧,咱要是古代那就是大侠啊~!咱在古代就属于那种……白眉大侠知道吧,还有反正各种各样的大侠,咱是正义的化身啊!”

    陈楚手搭在马华强肩上:“华强,我最看好的人是你,马猴子***差点干死季扬,下一个就是咱们,把咱们干死了,他还得干死别人,这样的货,就是坏人,咱替警察办了他,警察感谢咱还来不及呢!华强,兄弟们现在都拧成一股绳了,你别给兄弟们掉链子,扯后腿,你……你现在跟着我干没错,回去睡觉吧,睡醒了,第二天早上就没事了!”

    “哦!知道了楚哥。”

    马华强涅灭了烟,比刚才好多了,随后走出了门。

    陈楚重新坐回床上,手往上抚了抚头发,从被子里摸出砍刀,摸了摸还有些没清洗干净的血迹,脑子里忽然冒出砍死马华强的念头。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忙放下刀,手捏住了玉扳指,这才好了一些。

    陈楚怕马华强承受不住说出去,不过第二天,马华强好了许多,不说精神焕发,也比昨天生龙活虎的了。

    而黑子却有些黑眼圈,曹云飞也打了哈欠,等早上邵晓东买来早餐的时候,黑子才说:“华强,这回心里不堵了吧,不就是砍了几回人么,至于和逼样么,我跟云飞开导你一晚上,我糙,你倒是精神了,我俩可困懵了。”

    有黑子在这,陈楚就放心了,吃完早饭,冲邵晓东跟严子说:“你们俩跟我出去一趟……”

    两人点点头,随后收拾一番跟陈楚往外走,陈楚又冲黑子说:“黑子哥,以后……以后我不在,这些人就听你的,晓东是军士,和你平级,暂时我这么定了,以后火拼的时候,谁功劳大,谁便是下面的头目,大家没意见吧!”

    “没……没意见……”

    陈楚眼角扫到曹云飞一下,见他脸上带着淡淡的不忿之色,陈楚嘴上没说什么,领着严子跟邵晓东走了出去。

    三人往前走了一段,街上行人少了,邵晓东才说:“楚哥,我感觉黑子始终是季哥那边的人……你,可能我不该说,你还得扶持自己的手下,总有一天,季哥的人,还是回回到季哥那的……”

    陈楚停住,手指摸了摸眼角,随后揉了揉,打了个哈欠说:“昨天晚上没睡好,这警察太吵了,对了晓东,你感觉现在咱们是躲,还是各自散。”

    邵晓东呼出口气,想了想说:“楚哥,咱现在实力弱,弱的原因就是白道没人,这样起不来,应该散,用到的时候再聚起来,就像是五个手指,没事儿的时候都是松开的打架的时候再聚拢成拳。”

    “不错!”陈楚点头。

    邵晓东又说道:“楚哥,再说咱现在不适合躲着,现在马猴子满地开花,场子刚被砸,脸被你划开了,半夜家就被抄了,第二天亲侄儿又被砍了,他现在已经蒙圈了,正在跟尹胖子火拼,要是发现咱们都躲了起来……咱不是掩耳盗铃么!”

    陈楚拍了拍额头:“对啊,严子,你现在回去,给兄弟们分些钱,各自回家,黑子哥家是本市的,就在咱那呆着了,一会儿我也回去,对了,让兄弟们分开走,万不可一起……”

    “知道了楚哥!”严子轻声说了一句,往回走了。

    陈楚跟邵晓东走的不快,早上也没多少人,陈楚又问道:“晓东,你认为,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邵晓东说道:“楚哥,我认为你……你应该好好学习。”

    “啊?哈哈……”陈楚尽量轻声的笑着。

    “楚哥,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知道,你学习不错,神速了,楚哥,黑道始终是黑道,只要白道一句话,让他生,他就生,让他灭,必须灭,如果楚哥你能黑白通吃,谁敢灭你,谁敢不给你面子……还是官道是正途。”

    “你的意思是让我当官?”陈楚一愣。

    邵晓东笑笑说:“楚哥,我可以帮你改户口,你把高中的课程尽快学完,我可以给你安排直接高考,甚至能帮你建一个户口都行。”

    陈楚笑了:“卧槽!你真牛逼!”

    邵晓东笑道:“楚哥,这简单啊,你们农村的派出所就能办,比如去年我家亲戚一个孩子当兵,要求是十八周岁,我家那亲戚毛岁才十六岁,没办法给派出所塞了五千块钱,改了三岁……”

    陈楚笑了,往上抚了抚:“这真牛逼啊!靠……还是权力好!”

    邵晓东也笑:“楚哥,其实就是混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其实混黑道拼命拼得血流满地,不如当官的上嘴皮一碰下嘴皮……”

    “说得好!”陈楚不住点头。

    “还有,楚哥,这几天的事儿都是你带着兄弟们去干的,早晚有一天纸里包不住火,就像尹胖子,马猴子那些事大伙都知道,上面有人罩着,不还是没事么,哪天上面的罩着的人没了,就是他们的死期……楚哥,你也要找个人罩着才对……”

    陈楚不禁也琢磨起来,自己能找谁?花钱改户口可以找刘海燕,别看她是一个小小的fù女主任,跟乡长关系不错,这女人不能小瞧,女人两句话比男人跑断腿都管用。

    刘海燕出面,改户口容易,而当官的……他不禁想起了教育局的孙副局长孙国华,别看那是教育局的副局长,但是可是局级干部,等同于公安局的副局长了,都是局级干部了。

    而且公安局副局长牛逼,但自己子女考学,考验啥的,找孙国华那也是一句话的事儿……而孙国华有难处,亦或有人威胁,一句话,人家公安局副局长亦是会出动警车警察轻松解决黑道的小喽。

    世间的话都是反正来回说的,这种事可以说是互利互助的朋友关系,也可以说是官官相护的**关系,就看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怎么评价这件事。

    比如送礼,可以说官员贪污,也可以说好朋友的赠送礼物。

    陈楚听邵晓东说着这些,似乎有些开窍了,混,还是下三路,官,始终是正途,砍砍杀杀一辈子,不如办公桌比比划划一根手指头,而且当官亦是美女无数,质量要比去混美女还多,当然口味不一样。

    陈楚现在想到的是,混也要混,官也要当,要好好琢磨琢磨了,两人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客运站。

    邵晓东说:“楚哥,咱还是打车去扬子那吧!毕竟现在瀚城已经乱套了,随时马猴子跟尹胖子的人都容易发生火拼。”

    “行!”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县里停下,又步行走到了开发区,县城不大,步行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不久,上了楼,邵晓东敲了敲门,过了一阵,金星才拉开一道防盗门,随后从第二道门的猫眼中看到了邵晓东跟陈楚两人。

    邵晓东是有钥匙的,但还是选择敲门了。

    金星拉开门,面带笑容:“楚哥,回来啦,楚哥好!”金星笑了一声,冲陈楚打了一个立正。

    两人随即关严门,金星小五都在,季小桃也从厨房出来了,看见陈楚,脸上不由得红润了一下。

    “你回来了……”季小桃淡淡说了一句。

    陈楚还没说话,金星先哈哈笑着说:“楚哥,你走这两天,小桃妹子可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她不想也就算了,给我们做的菜那是没法吃啊!不是咸的要命,就是菜胡了,苦的要命,我们还不敢说,一说没人做饭了……”

    金星咧着嘴,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样。

    季小桃却是眼眶湿润。

    金星眼睛一转,忙说:“对了,楚哥,小桃妹子这两天给你做了件衣裳,你快进屋试试……”

    季小桃愣了愣,咬着嘴唇说:“我哪做啥衣裳啊……我……”

    金星却不由分说把陈楚跟季小桃都推进卧室,随后关上了门。

    这才嘿嘿笑着,冲邵晓东拍拍肩膀:“兄弟,你们辛苦了,我们都知道,马猴子让你们干惨了……”

    ……

    季小桃脸红红的,真像是一只红透了的桃子了,被金星推进屋里,亦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手摸着陈楚的脸,自己像是一只小鸟归巢似的扑进他的怀里。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女人,再强的女人,也是脆弱的,无论再怎样伪装,但她的脆弱面一旦被抓到,她的坚冰亦是要被融化掉……

    陈楚摸着她可爱的小辫,在她的粉红激动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说:“小桃,你哭啥啊?我不是好好的么……”

    “都担心死我了……”季小桃梨花带雨的,这次真的伤心了,泪水打湿了陈楚的里面的小衫,而季小桃亦是抽噎出声来,泪腺源源不断的分泌着泪滴,像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似的下起来没玩没了……

    陈楚拍了拍她悲恸中孱弱的发颤的肩膀,还有她哭红的脸颊,贴在他胸口滚热发烫,还有她发烫的湿润自己胸口的泪水。

    陈楚搂着她的娇躯,忽然感觉,一个男人的一生,要是有一个真正担心自己,真正爱着自己的女人这才是最幸福,最甜蜜的。

    此时此刻,陈楚忽然感觉比他糙季小桃的时候还幸福,或者说是两种不同的幸福,第一种是兴奋的幸福,这是感动的幸福。

    陈楚忽然想起张老头儿说他俗,只知道**之爱,不懂得精神的爱,难道此时此刻他跟季小桃便是精神的之yù么……可是我陈楚要两者都要。

    陈楚忽然,抱住季小桃的脸蛋儿,嘴紧紧的贴着她火辣的红唇,狠狠的亲吻过去,一只手从后面五指张开抓住季小桃半边的大屁股。看首发无请到

    请分享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儿锄豆溪东(文)

    季小桃的屁股被五指掐得陷落,她叮咛一声,脸色更红润,两只小手拦住陈楚脖子,也回应的跟陈楚亲吻着,两人舌头缠绕在了一起,互相吸取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陈楚堵住她的嘴,直到亲的嘴唇有点麻木,这才想起这是在大白天了。

    外面还有季扬金星在呢,咋就跟季小桃进房间弄这事儿来了,先应该跟季扬打个招呼才对。

    这次,陈楚这个大色狼先松开了小桃,而季小桃却亦然被他撩拨的yù火焚烧,而且这几天一直在担心他了。

    季小桃的身子软绵绵的,陈楚轻轻说道:“等晚上的,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下面的一亩三分地,那个……现在我去看看你哥。”

    “哎呀……”季小桃脸红了,白白的小拳头打了陈楚胸口一下:“都是你坏,拉我进屋……烦人……”

    陈楚心里笑了,心想这次可不是我拉的了,反正女人总是不讲道理的,季小桃腻在他怀里,两人走到门口,这才分开了。

    两人都不是那种在任何场合都腻歪的那种人,要腻歪找个房间往死里腻歪,在外面,在众人面前,那多影响别人了,一帮大小伙子,你们两人捅捅咕咕的,摸摸抠抠的,怎么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了……

    两人刚走出门,卧室里的季扬就乐呵呵的说道:“楚兄弟,进来啊!”

    “好!”陈楚答应了一声,走进屋,季扬躺在床上,背靠着墙壁,后面还垫着两只枕头。

    小五站在季扬旁边,正给他削着一只苹果。

    金星坐在左侧,邵晓东坐在右侧,而正中的位置空着。

    陈楚一愣,季扬笑道:“楚兄弟,你坐啊!”

    陈楚挠挠头笑说:“季哥,我坐是坐,但不能坐中间啊,我岁数最小。”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