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7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背着yào箱的小袁大夫咧嘴了。

    “啊,完了,完了,我的冰冰啊,再被这小子给整走了呢?完了,完了……”那小袁大夫跺着脚,急的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

    ……

    陈楚驮着柳冰冰,车速不快,一个是感受着她背后的一对白兔贴在他身上的温柔,还有便是柳冰冰毕竟生病了啊。

    虽然两人没结婚,但也上床好几次了,床友么,再说人家长的还好看,这男的都是骚包,都是看人下彩蝶,那长得难看的女的,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化粪池里面去,沤粪,那也不带心疼的,当然有的审美观例外。

    要是好看的女的,巴不得当人家怀里的一只小毛毛狗啥的,就在人家胸前蹭啊蹭的。

    女人也差不多,一看见帅哥,两眼都飞出去了,男明星一出来,一个个的跟发情的犀牛似的就是生扑了。

    说到底色情男女,没几个好玩应。

    陈楚驮着柳冰冰轻车熟路的来到人家,把摩托车想了想停在了别处,这才进了房。

    柳冰冰家不大,但是十分的整洁。

    两人进了屋,柳冰冰换了拖鞋,见老娘不在家,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妈,你去哪了啊?人呢?”柳冰冰面露焦急之色。

    她老娘还坐着轮椅呢,没事儿的时候也出去遛弯去,她的最大理想就是给老娘以后弄一个带电的,一遥控嗖嗖跑那种,不用总用手扒拉轱辘,那手因为老扒拉轱辘,都能长椿了。

    电话那端传来了打麻将的声音,她老娘在哪里耍钱呢。

    “冰冰啊,我跟你老姨在她朋友家呢!哎呀,就是上次跟你见过一面的那个阿姨,她儿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哎呀,人家算是博士了,真是的……呵呵……”

    柳冰冰气得撅撅嘴。

    陈楚也听到了,不禁顺手摸过柳冰冰的小腰,在她的小蛮腰上掐啊掐的。

    女人么,总是缺一半的,男人也是的。女人要是没经历过男人的时候,她很怕,对两人QQXX这种事儿有点恐惧,但是QQXX之后就有点喜欢了,对这个男人开始接纳。

    不仅是xìng格的包容,接纳啥的,下面的QQ也开始互相的适应型号,大小了,宽窄了,适应一阶段就越来越嗯嗯啊啊,日久生情了。那东西干时间长了,老摩擦没感情是不可能的了。

    陈楚搂着她的腰,闻着柳冰冰身上一阵阵的体香,看着她白皙脖颈中的半罩的大白兔,下面棒棒的了。

    柳冰冰屁股感觉被顶住了,脸红了红说:“老妈,那你啥时候回来啊!”

    “嗯,我中午在你老姨这吃了……下午你老姨送我回来,对了,你要是没事就请假回来,再不去瀚城买两件衣服,好好的打扮打扮,你说你都那么大的姑娘了,多穿点露ròu的衣服,怪不得追你的男的少,都不如你妈妈那时候多,你妈我那时候在生产队了可是一枝花了,你爸爸不知道打跑了多少小伙子才把我整到手的,就现在,还有以前的老情人,给你妈我写情书呢,你学着点……”

    柳冰冰一拍脑门。

    家里面她跟她爹差不多,都有点不爱说话,讲究她老娘乐观,奔放,不然也不能坐着轮椅了还去搓麻将去。

    柳冰冰正撅着小嘴人,陈楚说道:“咱妈下午回来啊?”

    “嗯,是啊……啊!”

    柳冰冰忽然叫了一声,软软的身子已经被陈楚抱了起来。

    “陈楚,你要干啥啊?”

    陈楚嘿嘿笑了笑。

    “正好咱妈不在,我去参观参观你的床……”看首发无请到

    请分享

    第三百五十三章 妻妻声声戚戚(文)

    (写了一晚上新的大纲,这本书要转变一下风格了,希望新的风格大家喜欢哈,那个……一睁眼睛,我勒个去,那么多月票,兄弟们给力哈,能力有限,力争写好,主要是写出来得有人愿意看才行了。*******$******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群号是121247067)

    “陈楚,你放手,你这样算什么知道么?算流氓……”柳冰冰看着陈楚,一字一顿的说。

    那小目光就像要把陈楚用目光割成一块一块似的,陈楚嘿嘿笑了笑:“你都知道了算啥了,还问我干啥,赶紧的吧,趁你家没人,咱赶紧干一把……”

    柳冰冰晕了,心想这啥人啊?啥叫趁我家没人?就好像两人是偷偷摸摸搞破鞋似的,这词儿也太贬义了。

    还赶紧干一把,不能说做耐,那就说好一把,亲热一把也行啊,再不说亲近亲近,还干一把,太粗鄙了。

    “陈楚,你以后和我说话能不能想一想再说啊?你还是学生,学习还总说好呢,你看看你用这都啥词儿啊?听着能不能别那样各应人?”

    柳冰冰说完白了他一眼。

    “呷?”陈楚愣了一下,心想啥词儿最后不都是一回事儿么,文明人不也是chāchā里面出来的么。

    不过还是亲了亲柳冰冰的脸蛋儿。

    “那用不用咱俩那啥的时候我再做一首诗啊!”

    柳冰冰笑了:“陈楚啊,你还会做诗哪?真没看出来,那你就做一首呗,要是做的好,那咱就……咳咳,如果做的不好你就离我远点。”

    “行啊!”陈楚答应了一声,抱着柳冰冰走了进去,其实柳冰冰躺在他怀里感觉挺自在的。

    柳冰冰爬到了床上,然后问:“你说吧!”

    陈楚清了清喉咙随后说“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啪啪啪啪啪……”

    柳冰冰脸红了:“陈楚,你说的这时啥啊?真烦人……”

    陈楚笑了笑说:“对了,还有个题目没说呢,题目是呲呲呲呲……”

    柳冰冰起身两只小拳头落在陈楚的胸前,霹雳啪嚓的打他说不算。

    陈楚抱住她想要霸王硬上弓,不过柳冰冰却撅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陈楚也没办法了,随后说:“那就作一首古诗吧!”

    “切!谁稀罕啊!你看,这是我在海边拍摄的海浪,好看吧,你就以大海为题,作一首现代诗吧!”

    “现代诗?好吧,现在湿就现在湿吧。”

    陈楚嘿嘿笑着,手摸了摸中指的玉扳指,一股股清凉之意让他镇定了一些,随后又拿起那幅照片看了看,碧波dàng漾,远处大海蔚蓝,进出沙滩细沙一片。

    陈楚搔搔头想了想,然后目光看向外面就像看到海洋似的,淡淡的说道。

    “让我的心在你的海洋深处起伏,

    随你自由的一浪一浪,

    慢慢的抵挡住我勇往直前的思念

    声音

    在你流泪之后轻轻再起……”

    柳冰冰听着前两句还像是那么回事,听到最后琢磨了一下,脸不禁红了,心想这是啥诗啊,就像是欺负自己的告白。

    那意思便是他的那家伙chā进自己身体里,然后起起伏伏,然后一浪一浪的,最后自己流泪……

    “不算,不算。”柳冰冰说着,小嘴儿被陈楚亲住,随后按倒在床上。

    陈楚的两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摸着那两只细软白嫩的大白兔,捏了一阵,柳冰冰就有些身子发软了,渐渐放弃了挣扎。

    两人有了好几次男女关系了,这种东西次数越多越适应。

    要不说老实的孩子不容易搞对象呢,不去碰人家,连个小手都不敢摸,看人家女生一眼都脸红,活该你找不着对象啊。

    你要是把她拿下了,肯定就好办了。

    爱这个字是个动词,不是静词……

    而且是幅度越大越好越强的动词了。

    陈楚揉着柳冰冰两只大白兔,自然的慢慢的,身体脱了个大光腚,压在柳冰冰身上,随后稀稀落落的柳冰冰也被脱了个光不出溜的,也就是一丝不挂了。

    即使现在柳冰冰还是比陈楚高半个头,那长长的白腿,简直让陈楚魂牵梦绕,恨不得死在柳冰冰下面得了,感觉自己要是便一个小蝌蚪该多好。

    直接钻进去游啊游的,被柳冰冰淹死他都愿意。

    陈楚都不知道该怎么爱这个女人了,他几次都昏昏的像是要享受的死过去。

    骑在柳冰冰身上,驾驭着这匹大白马,柳冰冰一声声的呻吟让陈楚**了,魂都快销没了屁的……陈楚骑在人家白净的身子上幸福的像是马上就上气不接下气嗝屁了似的。

    “冰冰……你,你这下面真好啊,真紧啊,我都快死了……”陈楚大口喘着气。

    他忽然发现,男女在一起,不是快速的一阵冲刺完事了爽,也不是慢悠悠的,而是就在高峰处的时候忍耐住,那才爽呢。

    那点东西要出去,还不出去,不出去还想出去这功夫才让人舒服,就像是憋着一泡尿,想尿又不能尿,硬是憋着,在那个关头的尿崩劲儿跟这种在喷shè的劲儿差不多了。

    陈楚两手摸着她光洁无比的身子,抓住她的两只玉兔,下面不断的驰骋着,驾驭着,下面磨蹭着她紧紧的火烧云,听着柳冰冰害羞的像是小猫的呻吟声。

    柳冰冰的**声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不像是刘翠那样的坚忍,也不是刘海燕那样的骚,不是小店女人的狂野,不是朱娜那样的装13,不是季小桃那样的yù拒还迎……

    她的声音就像是发情的小猫似的,诱惑十足,舞魅十足,陈楚忽然觉得和柳冰冰造一把耐,胜读十年书了……

    为啥,因为有了这样的女人,啥西楚团,啥称霸,啥当官啊,都不想了……

    就像是在吟诵唐伯虎的桃花诗一样,忽然有种大彻大悟之感。

    天天能跟柳冰冰放一pào,那就是登高望远,宠辱不惊啊!又是虚怀若谷,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以。

    什么宠辱,全然皆忘,骑在柳冰冰身上,又翻身骑在她白白的挺翘的嫩屁股上,陈楚美的连自己姓啥都忘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烂泥扶不上墙头,大色鬼一个。

    不求什么天下,有美人就好,桀桀桀桀桀……

    ……

    柳冰冰回头看着陈楚的一脸怪笑,一番大战,她全身都是汗水涔涔的,有些湿透了似的。

    而且她也喷出去了一次,此时幸福的就像是含苞已经被干的开放了的一朵小荷花骨朵。

    更是有味道,更有柔软诱人,娇嫩的冉冉柔柔,让人就像恨不得把她捏的变形,揉碎在自己的心尖。

    “你笑啥?看你笑的那德行,一看就不是啥好人……”柳冰冰嗔怪了陈楚一句,摸出纸巾擦着额头的汗,另只手也拿起纸巾擦自己下面。

    陈楚前后个干了她一次。

    柳冰冰全身都让汗湿透了,甚至比洗个蒸气浴出汗还要多。

    陈楚也随手抓过纸巾擦下面,又拿过毛巾啥的擦身上的汗水,嘿嘿笑着说:“不怪村里的老爷们说,跟女人睡觉能顶上铲半亩地的汗,真是累啊……”

    柳冰冰嗔怪他一眼:“滚……捡了便宜你还卖乖,累你还弄我……”

    “嘿嘿,谁让你长得就欠弄,来吧,再来一次,我累死了都愿意。”陈楚说着又要压上柳冰冰的身子。

    柳冰冰往下推了他一把说:“不行,这事儿做多了不好……”

    陈楚搂着她,手轻轻的放在柳冰冰的额头上,嘿嘿笑着说:“你看,还说弄多了不好呢!你都退烧了……”

    柳冰冰也感觉自己全身轻松了不少,摸摸脑门啥的,真相是退烧了,不禁一阵的撅嘴。

    “嘿嘿,冰冰,你看吧,没事的时候就得跟我多做做这个运动,生命就是在于运动,不运动你就会生病,就是发骚感冒,我来和你一起运动,咱就是在锻炼身体,就是在增强体质……”

    滚……

    柳冰冰白了她一眼,光着屁股下地去倒了一杯开水喝。

    两人都那啥那啥了,光着腚下地也没事了,床都上了,爱都造了,就不用假惺惺的下床还披着床单了。

    刚才陈楚亲她把她嘴里的津液都吸干了,柳冰冰口现在干的厉害,再说刚才两人反过来调过去的折腾,出了那么多汗,水分也都蒸发的差不多了。

    女人是水做的,尤其是柳冰冰这样水嫩嫩的美人,更是却不得,柳冰冰喝了些水,随手抓过一个床单披着说要去冲澡,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冲陈楚问:“你要不要也洗洗,正好一块洗了……”

    “哎呀,要啊,我也得洗,冰冰我给你搓背……”

    “不用,冲冲就行,要不躺在床上不得劲儿。”

    两人走到洗手间,柳冰冰家不算大,但却利用的很合理了。

    小家也特别的干净利索,调好了水温,柳冰冰洗,陈楚也跟着凑着冲澡。

    陈楚忽然觉得,两人有了一种特殊的关系,给柳冰冰洗澡的时候,陈楚手也摸着她的美背跟下面,也摸着她的火烧云跟黑黑的小森林。

    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关心,而不是占有,难道真像是老张头儿曾经说的,开始从ròuyù发展到了亲情阶段了么……

    回到床上,柳冰冰躺在陈楚怀里睡了,她又吃了点yào,她本来就比陈楚高,头一趴伏在陈楚怀里,陈楚搂着她的美美的脖颈,他的脚只到柳冰冰的脚踝了。

    看着怀里甜蜜睡去的美人儿,陈楚在她的美额上轻轻的亲了一点,贴着她的俏脸,陈楚更多的是一种怜爱了……

    不过陈楚心里又忽悠一下,兴奋的差点不能自抑,自己这是在跟柳冰冰睡觉。

    过去了几个小时,柳冰冰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老妈的电话,柳冰冰懒洋洋的接听道:“喂……”

    “哎呀,冰冰,你这个死丫头,你在哪呢!我跟小胡去你在的村找你,你人却没了!你看看,白跑了一趟,人家说你生病回家了,你现在在哪里?哪个医院?”

    “嗯……我没在医院,我在家里躺着呢……”

    柳冰冰刚说到这,不禁眼睛睁得大大的。

    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掀,陈楚下面又chā了进去。l3l4

    第三百五十四章 乍暖还寒时候(文)

    柳冰冰老娘还真去小杨树村了,推着轮椅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