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28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你这小子,家里的地都收拾完了么,你就来?”

    王小眼瞪了儿子一眼,王大胜瓮声瓮气的说:“爹啊,你咋打上吊瓶了?你不能打这玩意啊!”

    王小眼偷快哭了,心想还他妈的是我儿子心疼我啊!

    忙说道:“我是被逼的,他们非给我打……”

    王大胜忙说:“不能给我爹打吊瓶,赶紧的,把我爹的吊瓶给撤了!”

    这小子一瞪眼睛也犯浑,小袁大夫此时看了看陈楚,随后把王小眼的吊瓶给撤了。

    王小眼看着吊瓶嘴就咧开了:“儿啊,幸亏你来了,爹都屈得慌啊……”

    王大胜也咧嘴说:“快,给我爹打针,不能打吊瓶,吊瓶来的慢……”

    王小眼一下愣住了:“啥?”

    而陈楚此时大声说道:“赶紧的,把王大叔给按住!小袁大夫快准备打针!”

    这按住的活得让王大胜来,不然别人按住他,王小眼又得讹人了,他总不能讹他亲儿子吧!

    王大胜连鞋都没脱,直接上炕,把他得搂住脖子就给放到了,陈楚给王小眼扒裤子,王小眼屁股就漏出来了。

    陈楚不禁笑了,心想别看王小眼岁数不小了,这屁股还挺白的哪!

    此时,小袁大夫把给牛打针的大yào针也冲医yào箱里拿出来了,霹雳啪嚓的打开生理盐水的瓶子。

    那玩意是啥谁也不知道,都以为是yào物了。

    王小眼看着那yào针,两眼就发晕,气得,吓得都大口喘气,差点憋过去。

    冲儿子骂:“你……你……你他妈……他妈的这个畜生……啊……”

    王大胜去死死的压着王小眼,低声说:“爹,你一年在这家能省下两千多个馒头呢!”

    王小眼气得两眼发晕,垂死挣扎,鞋都踢飞了,随后小袁大夫拿着yào针过来。

    王小眼两脚使劲乱踢:“姓袁的,你别扎,你……我跟你没有仇,你别欺人太甚了你……”

    小袁笑了:“王大叔啊,瞧您说的,咱有啥仇恨啊,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有病就得看啊……”

    “我……我……我……我没病……”王小眼都快哭了。

    “哎哟喂,没病你在人家徐广宽家里躺着干啥啊!我看啊,你还是有病!”小袁大夫说着话挤眉弄眼的狠狠道:“你有病必须得打针!”

    王小眼感觉那大针头跟钢钉粗细似的就要扎过来了,大声喊叫,此时,小袁大夫忙把yào针递给他儿子王大胜说道:“大胜啊,就往你爹这屁股蛋子上扎,我没你有劲儿,你就扎,记住了,以后啊一天一针,不能间断喽……”

    王大胜虎小子一针就扎进老爹的屁股蛋子上了。

    王小眼疼的发出像是杀猪似的嚎叫。

    “啊……我糙你们妈啊!我糙你们的亲妈啊……我他妈的没病啊……我没病……我他妈的就是讹人啊……我承认我讹人行了吧!别他妈的打针了……”

    第三百七十三章 剡溪当此际(文)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小眼哭急尿嚎的,喊出了自己是在讹人,小袁大夫还是不依不饶的:“王大叔,你可别这么说啊,咱小杨树村谁不知道王大叔你啊,你可不是讹人那种人,说陈楚是讹人的都有人信,就说你王大叔的人品杠杠的,谁要是敢说你讹人我可不信!王大叔这么大岁数人了,是讹人那种人么!可能不要脸么!对吧?不行啊,大胜啊,继续给你爹打针,这针可不能断……”

    王小眼急的都冒火了,不过也服软了。

    “小袁大夫啊,我真是在讹人啊,我错了,我老糊涂了……我不是……我不是人啊……”王小眼都快哭了:“我赔……我赔徐广宽钱……”

    ……

    都是乡里乡亲的,也不赔什么钱了,那时候的农村也没把钱看得那么重,不像现在,基本上都变质了……没变质的也有,不过很少了。

    再说王小眼也没吃啥东西,就吃了人家一个老母鸡,也就吃了两个鸡大腿喝点鸡汤啥的,其余的还是徐广宽自己家人吃了,再说后来的鸡鸭鹅都是人家王小眼家的。

    徐广宽人老实,但是也不傻,一琢磨这事儿就是陈楚的损主意,心里感激陈楚,不过这口风也就传出去了。

    王大胜扶着老爹回家,这王小眼被他儿子那一针扎的可是不轻,要是别人扎针的,非讹死他不可,但是他儿子扎针的,能怨谁了,他不能讹自己的亲儿子吧!这个气啊……

    王小眼气咻咻的,狠狠瞪着儿子,但也没办法,爷俩回家了,而王小眼这一路丢人不说,屁股也真疼啊,那一针扎的有点跑偏了。

    虽然都是往屁股上打针,但那东西也是有讲究的了,人体又诸多的经脉,打屁针的时候要往屁股上面打,比如把屁股上下分为两半,不是左右分,是上下分,针要往上面扎,可以随便来。

    屁股不是一般的ròu,而是脂肪层,很厚的那种,针往上面扎没关系,但是往下面扎,便容易出事故了,下面有很多的神经穴位,如果扎错了,容易导致很多医疗事故,比如把人扎傻了,扎瘫痪了等等。

    王小眼这一针就有点偏下了,一条腿有点不好使了,一拐一拐的……不过农村人都‘皮勒’的狠,别看王小眼那样,那也是在一辈子农村人了,不像市里人那样,有个小病小灾的那就受不了了,要死要活的,这个那个的。

    农村要是手出血了,抓把土往上面一扬,继续干活,没那么多说道的,而且身体棒棒的,也没城里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这病那病……

    其实自然都是相生相克的,有一种病dú,就有一种消除病dú疾病的相克的自然yào剂自然的产生。

    相反,城里人整天呆在钢筋水泥的房子里,吃着那些大棚化肥扣出来的东西,那才是最大的伤害。

    人要健康,那便是生于自然,养于自然……人本来就是自然而来的,不和自然亲密接触,健康的了么?

    王小眼回到家也反应过来了,这一切都是陈楚的损主意,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跟他不共戴天!

    王小眼嘀嘀咕咕的,恨的牙根直痒痒,而王大胜却挠挠头说:“爹啊,我感觉陈楚这人不错啊,他是为了咱家省粮食啊,是爹你自己不打针啊,不怨人家陈副村长啊……”

    “我……我……我呸!你他妈的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王小眼气得拎起棍子朝王大胜脑袋上就打,他腿脚不利索,半路让王大胜给他撅了根树杈子走,王大胜忙抱着头。

    王小眼气得骂:“你这个傻逼!陈楚那小子分明就是他安排的,我说怎么一进屋就太阳从西边出来,管我叫王大叔了呢!妈了个巴子的,这个王八犊子玩意!我……我王小眼有一口气都和他死磕……”

    这时,闺女王小燕也说:“爹啊,我听别人说陈楚那人还行,可能今天这事儿真不怨人家……”

    王小眼一翻眼睛,差点没气死过去,这几个儿女当中,他最喜欢这个小闺女了,乖巧懂事的狠,不像王大胜傻乎乎的,也不像王大胜他哥,一天就知道包工程赚钱,也不回家看看他。

    不过最喜欢,最疼爱的小闺女说出这话,王小眼的心尖都疼。

    “你……你,你这个死丫头,你咋也帮陈楚说话了?啊?他勾引走了你嫂子,咱家三间瓦房也没了,还有……还有那回,做做饭,咱家的灶坑就bàozhà了,啥鞭pào啊,我问了,那么大威力的除了雷管没别的玩意,肯定是陈楚那小子干的!妈的!今天又整事儿!把小袁大夫过来演戏,还他妈的有你……”王小眼说着又瞪着眼睛看自己儿子骂道:“还他妈的有你帮腔,跟着跑龙套!你这他妈的山驴逼!”

    王小眼本来要打闺女的,但是他真舍不得打,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气他,一个还整天傻乎乎的,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从小就懂事儿,给他洗衣服啥的,王小眼抡起棍子又打王大胜。

    不过腿脚不好,差点摔个狗吃屎,踉跄的站住了。

    王大胜跟妹子王小燕忙去扶着老爹。

    而王小燕眼睛转了转,也想找机会去问问陈楚,这到底是咋会事儿,是不是他真的这么祸害自己家,问问他为啥这样干,我们老王家也和他没过节,而且,他还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那喜欢自己有这么对待自己的老爹的么……

    ……

    陈楚家的三间砖房差不多完工了,房盖已经封上了,塑钢窗户亮晶晶的镜片,都直晃人的眼睛。

    本来这东西人家是不管的,不过陈楚现在不一样了,小名那也叫副村长了,不用说2000年,就是现在村长那也是非常牛逼的了,一年好几十万跟玩似的,而且手握大权,一个村那么多土地,可以搞很多事儿……

    陈楚顶替了柳副村长的职位,虽然是暂时的,但是分地的事儿那也是暂时管理,农村人目光短浅,或者说城里人也是如此目光短浅,只看你暂时如何如何的,根本不考虑你是不是潜力股,以后怎么样,什么样的。

    比如结婚来说,就看你家暂时有多少钱,暂时有没有楼,有没有车啥的,有没有彩礼,不管你以后有没有的。

    村里人看陈楚也是的,人家现在就是副村长了,你管以后是不是呢!都往死里巴结,窗户门一律崭新的全部给换上了,而且那荒草甸子的院子也都给拾掇好了,并且把陈楚家的院墙都给扒倒了,重新砌上了红砖墙了。

    陈德江高兴的冒大鼻涕泡了,村里人羡慕得很,而刘海燕也积极张罗,又是给陈楚家打水泥地面又是刮大白,贴瓷砖,这个张罗劲儿。

    陈楚也从兜里抽出一千块钱jiāo给刘海燕,让请大家吃顿饭,这请是必须的,就直接在陈楚家的院子里摆开了桌子宴席了,桌子凳子都是各家借的,谁家不愿意借啊,这可是借村长家的凳子,村长借你们家的凳子,那是瞧得起你!

    一千块钱如果在饭店摆不了几桌,当然那是在2000年的时候,但是要是自己家买鸡鸭鹅啥的自己家做饭,那却是够了,酒就是啤酒跟白酒,徐国忠也过来蹭吃喝来了,咂咂嘴说没有古井贡酒好喝……

    陈楚这个副村长算是临时担任了,反正学校没啥事儿,估计是完犊子黄了,他要做的就是把户口改一改,改成十八岁,这样好办事,就是马上跟柳冰冰登记结婚都成,现在砖房有了,要是再有一个柳冰冰那样的大美人天天给自己暖被窝就好了……或者自己给柳冰冰暖被窝也行……

    老爹陈德江高兴,一高兴就喜欢吹嘘了,在村里吹不算完,而且去亲戚家吹去了,打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去他七八十里外的大爷家住。

    那里更是穷山沟了,老爹在穷山沟出来的,这回也回去吹一吹儿子当副村长了,算是光宗耀祖……

    陈楚躺在三家砖房里面正捉摸着,耳根贴着枕头,旋即感觉远处有沙沙沙的响声,他现在听力极佳,胸前的玉扳指亦是一闪一闪的发着暗淡的光,遂那轻轻的脚步声,他亦能辨别出准确的方位与距离。

    大概二十米左右,应该在自家的大门口了,陈楚本能的关上了灯,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旋即翻身跃下炕来。这些都是他本能的反应了,与人打了不少架,这身手跟反应亦是练就出来的了。

    这时,他听到大门轻轻的被打开,已经十一点了,夜深人静,陈楚暗想莫非自己的仇家摸上门来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干掉马猴子老巢,人家不能摸自己老巢么?

    正想着,陈楚靠着门,感觉那脚步声轻轻的近了,随即门被拉开,人影刚一走进,陈楚一把捂住那人的头,往怀里一拉,那人唔唔唔的叫了几声,陈楚愣了,感觉那人皮肤软软的,借着暗淡的夜色一看,心里立刻就融化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小燕。

    陈楚忙松开她,心里有些愧疚,心想自己真是神经病了,也是,最近打这么多架太紧张了。

    不过还是紧张点好,别这让人给yīn了。

    “陈楚……你干啥?我一来你就关灯,我进来你还……你还这样……”

    王小燕气咻咻的,手捂着嘴揉了揉。

    陈楚心里痒痒的:“小燕,我的好媳fù,你咋来了?”陈楚说着话就要扑上去。

    “滚开……谁是你媳fù?陈楚你要脸不要脸,就,就你这德行还当啥副村长啊?简直就是流氓一个……你,你个臭流氓……”

    王小燕气呼呼的。

    陈楚却不生气,要是换做闫三啥的敢要和他这么说话,早就一大嘴巴子抽过去了。

    不过这说话的人是王小燕,看着她那鼓鼓的胸口,陈楚想生气都舍不得,对这样的温柔纯洁无暇的农家女孩儿,生气都是一种亵渎啊……

    “小燕,你别生气啊,来,先坐下,我给你倒杯水……”

    ……

    2000年的农村有一句顺口溜,便是说:老子是村长,在村横着晃,走西家,窜东家,睡遍女人炕,天天睡新房,夜夜当新郎,狗都不敢叫,外号黄鼠狼,吃喝嫖赌抽,满村丈母娘……

    第三百七十四章 濡滞,子猷船(文)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算是副村长了,王小燕骂了他几句,下面也不敢说啥了,毕竟分地人家还管着,柳副村长不在,这事儿权利都在陈楚身上。

    别管是不是暂时的。

    再说,他本来就对陈楚有点好感,再见人家砖房也都盖起来了,屋里通亮,塑钢窗子,屋内窗帘一拉,灯光亮堂堂的,心里一软,心想要是能嫁给陈楚,过上这样的日子也不错了,就不知道他现在是副村长了,还能不能瞧得起自己了……

    陈楚倒了一杯水,递给王小燕,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毕竟秋天了,有些冷了。

    而里面穿着白色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