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30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陈楚走出去没几步,在警局的二楼一个窗子被推开了,韩潇潇怒目而视的盯着他,忍着,不过还是没忍住喊道:“陈楚……我不会放过你……”

    陈楚回头笑了笑,随即开心的说:“黄色的!”

    “啊?”韩潇潇忙捂住小嘴儿,心想自己的内裤正是黄色的,被这个色狼看到了?气得她便往楼下跑,等她下楼,见陈楚已经打了一辆出租车,跟他挥挥手扬长而去。

    “混蛋!”韩潇潇气得小脚直跺地,暗想:“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就不是小杨树村么!你等着,老娘明天就开警车找你算账去!”韩潇潇正发誓,忽然屁股扑哧一声,没憋住又放了一个屁。

    韩潇潇羞红脸,恨不得找个地缝、蚂蚁洞啥的钻进去算了……

    第四百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文)

    (唔,求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打出租车到了一处离着邵晓东比较近的地方,然后下车又绕了一个圈子才到了那处居民楼。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小心为上了,毕竟小心点没有坏处了。

    陈楚上了楼,龙七已经在房里睡了。

    听见门声响动,龙七一个轱辘便爬了起来。

    随后走到门口,轻轻问道:“谁……”

    “我,陈楚,忘记给你打电话了,这门我也没钥匙……”

    龙七拉开门,随后说道:“你说咱哥俩在这喝点酒多好,非到季扬那帮窝囊废那去干啥玩意?唉……”

    陈楚淡淡笑道,随即问:“七哥,你说的去dl打黑市拳的事儿我想好了,去是能去的,不过我这里得准备准备,该料理的事儿料理完了,然后利手利脚的走……”

    龙七撇撇嘴:“靠!咱去打拳又不是去送死,还整个立手立脚的词儿出来了,其实啊,我自己也是能去的,不是找一个人有个伴么,打拳之余还能说说话……”

    “嗯……还有就是我去dl了,也呆不多久,最起码开学我得回来,我得念高中了……”

    龙七摇头笑道:“行啊,你现在是这么打算的,等到时候再说吧,你要真去了dl了,估计就不愿意回来了,此一时彼一时,dl那地方可好啊……呵呵……”

    陈楚呼出口气,以后的事儿他也不知道。不过张老头儿最后和他见面的时候告诫过他,要轻点折腾。

    不过……人活着不去折腾真不行啊!死了就消停了,而活着必须去争,去折腾……

    “好吧,到时候再说吧,我先回去准备准备,也就这两三天,咱就走……”

    “行啊兄弟!我等你信儿!”龙七扬手给陈楚击掌。

    在道上……或者说是在古时候有种信义叫做击掌盟约,便是君子之间相互击掌而立足信誉了。

    当然,在道上亦是讲究信誉跟义气的了。

    ……

    邵晓东这处房子也八十来平了,陈楚不想留在这里,便连夜往回走。

    夜晚,他骑得不快,而骑着骑着,这天上便亦是他彤云密布开始飘飘扬扬落下雪花儿而来。

    陈楚有些措手不及,不过想想也正常了,这都十一月份了,要是不下雪那就不正常的了。

    陈楚也不敢骑的太快,这下雪天不算太冷,下完了才算冷了。

    而一路雪片渐渐的大了起来,这鹅毛大雪下的。

    陈楚庆幸自己家的砖房盖好了,而马小河家跟朱娜家的亦是差不多完事儿了。

    盖房子人工多,盖房子快。

    一路骑到了家,等陈楚把摩托车推进屋里的时候,看到外面已经被自己碾出了一条深深的车辙。

    陈楚看了看时间还早,不禁在墙上挂了一个木板,开始练习飞针了。

    这银针很轻,自己投掷出去,亦是靠着气息的,那样利用寸进便将银针刺进对手的身体,甚至情急之下刺穿了刀夺的手掌了。

    陈楚呼出口气,摸了摸中指的玉扳指,随后开始平心静气的投掷而去,一枚枚的飞针开始的时候方向不容易掌握总是跑偏,而渐渐的,那飞针准头慢慢的找到了。

    一枚枚的刺进木板中,飞针的针身还在轻微的上下晃悠着。

    陈楚不禁摸出了自家的缝衣服淡淡针,试了试,力道可以,但是总是找不准方向,要是离着近了还可以,远了就不行了。

    心想算了,还是就用针灸的针吧,这样携带也方便,放在护腕里就可以了。也可以说自己是针灸医生,可以搪塞的了。

    练了三个小时,陈楚有着玉扳指的帮助,其实这玉扳指就是让他心平气和,随后积累经验,而运气到手腕处,接着把银针发出去。

    来来回回飞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银针了,陈楚的手腕都感觉一阵的酸麻了,随即收好了银针,一看都快一点了,这才匆匆睡去。

    早上六点,陈楚自然醒,刚要到野地里打一套拳,见这大雪已经差不多磨了脚面了。

    深的地方有十公分了,这便是差不多封路了,摩托车啥的都不敢骑了。

    这时,村道上一个大个子大冷天的只穿了个背心,由远及近的拎着大扫把哗哗哗的开始扫起了村道来了。

    陈楚手搭凉棚看了看,那家伙正是闫三。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闫三这他妈的小子,莫非真的改邪归正了?我靠!国家监狱没有教育过来这小子,自己跟季扬两次差点没揍死这小子,都不如孙寡fù娇滴滴的两声笑。

    我靠!真他妈的不愧是13的力量啊……真他妈的简直是太强大,强大的都残暴了……

    陈楚呼出口气,早上雪停了,这小西北风吹起来嗖嗖的,还好最近庄家都赶着收回来了,不然让这场突然间的雪给拍到地里可毁了,而往回拉苞米杆儿的车辆都不仅感谢陈楚,这要是道不提前修好,这再下一场雪,这车得全‘误住’在里面了。

    雪窠子被早上的车压出了一道道的车辙,而闫三便扫不动的地方,拎着大铁锹搓几下,然后继续扫。

    扫到陈楚门前的时候,那脑袋上都是汗水蒸腾起来的热气了。

    闫三还晃着大黑脑袋冲陈楚嘿嘿笑道:“陈副村长,早上好啊……”

    陈楚呵呵一笑,心想这闫三还真是洗心革面了,人是会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好人或许就变成坏蛋了,但是恶人或许能变成好人,今天是今天,而明天却又是一个未知数了。

    把握住今天,明天始终是充满希望,充满向往的。

    陈楚叹了口气,不禁有些感慨,简单的吃了点饭,随即早早的到了大队部,此时徐国忠老舅已经把大队部的小锅炉烧上了,屋里面暖暖和和的,陈楚发现昨天下午自己不在。

    院子里已经堆了一堆煤,显然是村长张财弄来的了。

    不禁进了村长办公室,开始调试起广播来。

    “噗噗噗……嗡嗡嗡……喂喂喂……”

    这破广播发出乌拉乌拉的一阵阵的回音,陈楚开始说道:“小杨树村的村民们注意了,小杨树村的村民们注意了啊!咱们啊!今天早上迎来了……应该说是昨天晚上迎来了入冬了的第一场降雪了,因为上一次的不算,在瀚城这嘎达地方啊,秋天冬天无常,就靠下雪看是秋天是冬天了,而在这样无常的天气里……呜呜呜……啪啪啪,噗噗噗……”

    陈楚拍了拍这破机器,还真是不好使,啪啪的拍了几下就又能用了。

    “我刚才说啊,在这样无常的天气里,有人情送暖啊!咱小杨树村的村民闫三同志啊,一大早,应该是从凌晨就起来了,他干嘛哪?”

    ……

    此时,小杨树村的所有村民都在家里听见了广播,潘凤撇嘴道:“干嘛?不是看女人撒尿就是看孙寡fù洗澡……”

    只听陈楚说道:“在扫雪啊!闫三同志不顾自己休息,为了大家能有个好路可以走,扫了一大早上了,不禁把村里的主干道都扫了,还把村民的甬道扫了……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村民学习啊,这种精神,才是我们小杨树村的村民应有的精神,才是我们小杨树村的精神!”

    ……

    陈楚播颂着广播,破嘴啵的,这东西即使软刀子不疼割人狠啊,你跳脚骂人没啥威力,这软了吧唧的损人威力太大呢!

    陈楚这一通说,把闫三说的热泪盈眶了。

    三十多岁快到四十的大老爷们,虽然大雪天,心里像是又团热火,胸腔中像是有个火炉似的,熊熊的燃烧着。

    他涨红着脸,听着广播了的表扬,像是驴似的,尥蹶子的扫着,等扫到了孙寡fù家门口,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扫了过去,而孙寡fù却悄悄走了出来,在大门口看着闫三一撅一撅的扫着,嘴角轻轻的笑了一下,眼中亦是带着一丝的慌乱。

    闫三边扫着,便冲心里说:“闫三,你他妈以前不是人,以后一定要好好干……”

    这时,王小眼的车陷进雪窠子里了,闫三忙扔了扫把,过去帮忙推车。

    而这场大雪基本上把各家的苞米杆子啥的都拍到地里了。

    闫三亦是把场院扫出来了,有人要去打绿豆啥的,便可以在场院里干了。

    而一般给老百姓的经验来看,这第一场雪是占不久的,过几天能融化掉,果然,刚到下午太阳就出来了。

    那些雪被车辆一压,基本上都没啥了。

    而村里人开始打绿豆了,便是把绿豆夹铺到场院上,用滚子压,或者用四轮车来回转圈的压,这样绿豆都从豆荚中蹦出来了……

    ……

    这时,村长张财走了进来,冲陈楚说道:“那个……陈楚啊,已经入冬了,离过年也不算远了,那啥,乡里要报两个咱村的好青年……乡里一共要评十个好青年,咱乡里七个自然村,一村能有一个半的名额,呵呵,咱村不是上次九阳集团签订了二十万斤绿豆么,可以有两个名额……我想好了,一个……”

    这时,徐国忠在后面说:“村长啊!可得有我一个啊……”

    张财吓得一哆嗦,根本没想到徐国忠咋从身后冒出来了?

    本来徐国忠平常来的都早,原因很简单,来大队晚了,就被老婆揪着去干活了。

    他老婆长得人高马大的还挺胖的,一只手能把徐国忠给掐死。

    徐国忠比较怕老婆,但农村人都讲究一个官,你别管徐国忠大官小官,只要在村里当差,那也跟在衙门里面一样的牛逼闪电了。

    所以老婆脸上也感觉有面子,一个人把家里的活都包下来了。

    徐国忠就没事在村部里吹牛逼侃大山,没事贪污点小钱啥的就去外面找个小姐,跟马小河二婶潘凤钻钻苞米地啥的。

    所以,他来的早就是为了逃避劳动了。

    张财呼出口气道:“干啥啊老徐,就你还想凭什么全乡十大青年啊?就你还优秀青年?要是啥时候咱乡里评全乡十大优秀大爷算你一个……”

    第四百零一章 燕子飞时(文)

    (唔,求,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徐国忠撇撇嘴,心想我咋就不是青年了?我感觉我自己很年轻的啊?

    不过张财根本就不理他了。

    直接对陈楚说道:“那个……陈楚啊,村里已经决定了,这乡里的十大青年的名额有你一个,还有一个名额……想给柳副村长,不过她现在不是咱小杨树村的村民,怕有些人不服,你看怎么办好?”

    陈楚想了想说:“我看第二个就给闫三吧……”

    “给闫三?”张财愣了愣,随即叹了口气,拍拍陈楚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行啊,陈楚,你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好,听你的,给你和闫三报上去……”

    陈楚随即说道:“村长我还有点事儿找你啊……”

    “行,咱回头说。”张财那意思是有徐国忠在这,最好啥都别说。

    过了一阵,张财把陈楚叫了出去。

    陈楚这才说道:“村长,我能不能改一下户口,现在我这十六岁干啥都不方便啊……”

    “嗯……这个,得经过派出所,原则上是不可以改的,不过……我可以帮你活动活动试试,你想改多大?十八?”

    “二十吧!”

    “咳咳……”张财咳嗽两声道:“你干啥啊?要结婚咋的?”

    陈楚夜笑了:“如果合适了就结婚,所以这件事得麻烦村长了,对了,改个户口得花多少钱啊?”

    ……

    该户口这种事儿原则上是不可以的。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多事情都是合理的应该给你办的,但是你没有关系,再不给点好处费,他不给你办,很多事儿明明是不可以办的,但是你有关系,或者给了足够的好处费,那就变成了合理的、可以给办理的了。

    所以,这种事大伙都明白的了。

    张财也不绕弯子,随即说道:“正常的话改个户口需要五千块钱,给派出所三千,剩下的两千块钱咱村上吃喝了,要是你改户口,能不花钱最好了……”

    陈楚笑笑说:“那哪行呢?”

    “哎呀!咋就不行呢!你给咱村里做了多大贡献呢!九阳二十万斤绿豆,还有村小学五万块钱的建学校的钱,那个……来年就开始建设学校,哪怕是建个小点的也行,咱村空地有的是,就用一个人工跟砖瓦钱,还有闫三这个八楞头让你摆平了,王小眼孙五啥的最近也都规矩了不少,你算是为我去掉了不少的心病啊,这钱村上出了……”

    陈楚摇了摇头,随即摸出三千块钱递给张财,张财不收,但陈楚硬是塞了过去,说自己着急,不够还可以给,最好这一两天就把户口的事儿给改过来。

    张财点点头,这玩意他是说的不算了,随即开着小白车去派出所了。

    凡是花钱就好办事儿,第二天,陈楚的户口本单独的就下来了,户口上成了二十周岁,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