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38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面目一动,那伤疤就像是一只长长的成了精的毛毛虫一样的蠕动着。

    不禁恶心,更是骇人。

    陈楚眉头一皱,更多的那条伤疤在陈楚的印象中便是仇恨了。

    “老疤……”

    陈楚低低的念道了一声,不禁想起这货对付自己,又要杀季扬,现在偷看自己这么久,想要干什么?麻痹的……今天要是敢找事,老子不管是不是高进现在在瀚城,都他妈的干废了你……

    “老爸?”韩潇潇嘿嘿笑了一下。

    把陈楚低低念叨的老疤错以为在问她老爸。

    “陈楚……我老爸是当官的,省城的官,嘿嘿……厉害吧?你说厉害吧?”

    看着韩潇潇活泼可爱的模样,陈楚收拢了心头的愤怒,亦或是将愤怒压抑在了心底。

    淡淡笑道:“嗯……厉害,我说你怎么在瀚城公安局没人敢惹你,就像是你家开的似的,而且今天还把少爷抓起来了,你真威风啊……”

    “嘿嘿!那是啊!瀚城多大个地儿啊,他还敢叫少爷?人家我们dl市也有个少爷,跟我爸斗了三年了,那才叫真少爷呢!他……穆启明?算个屁啊!真是的,一个瀚城的小破副局长就得瑟劲儿的,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要是在京城,他这个小破副局级别官,扔出去个转头在大街上随便砸中一个都……咳咳……”

    “都是副局级?”

    “切!最少是个人大代表……”

    “哈哈哈!”陈楚被韩潇潇逗笑了。

    韩潇潇伸出手指头,指着陈楚说道:“你不信哪?京城是天子脚下,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么!到了深圳才知道自己钱太少,到了京城才知道官的大小,到了东北才知道酒量啥叫干喝不倒……哈哈……咳咳……”

    韩潇潇边说边比比划划的。

    陈楚过去拍着她的后背,韩潇潇咳嗽了一阵比划着说:“没事……我也没喝多。”

    陈楚随即又问:“韩……潇潇,你爸爸是干啥的?”

    “嘿嘿!不告诉你,我爸就是dl铁面无私检察官韩铁林。”

    陈楚歪着头想了一下,不知道韩铁林是谁。

    反正韩潇潇能在这边很牛,那她老爹也一定很牛叉了,不过陈楚都不知道检察官到底是干嘛的,到时候问问邵晓东好了。

    陈楚吃完了牛ròu面,只是装作没发现老疤那一伙人似的,随即眼角余光发现那些人像是在打电话。

    这时,陈楚看见韩潇潇摸了摸腰间。

    陈楚忙问:“你……你不会是在摸手qiāng吧?”

    韩潇潇嘻嘻笑道:“你咋知道?咦?好像没带……”

    陈楚咳咳两声,心想没带好啊,不会乱开qiāng,打到别人我也就不管了,别给老子呼上一qiāng就行了。

    “额……潇潇大警官啊,一会儿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

    “我家?我家在dl市啊?”

    陈楚揉了揉脑袋,无语了,又耐心的随即问:“那你临时住的地方呢?不会住公安局吧?我送你回家……”

    陈楚想把这个酒鬼送回去,然后回来收拾老疤。

    现在高进在瀚城,大规模的打斗不行,容易被逮住,正是严打期间还往qiāng口上撞那是找死了,不过小规模的可以。

    自己一个人干她们,机动xìng好,目标也小,陈楚不禁摸了摸腕子上的银针,心想妈的,你们人多老子就拿银针shè死你们……

    “我临时住的地方?”韩潇潇想了想撅嘴说:“可是我现在还不想回去啊!我想去楼上玩,去八楼……”

    ……

    陈楚没办法,不去八楼,这娘们就咧嘴像是要哭似的。

    一下像极了一个幼儿园的小女生,陈楚听邵晓东说过,女生是要靠哄的,每个女生别管多大,哪怕她二十五,三十了,其实还是需要男人的关心爱护,还是希望自己被宠的。

    只要遇到了她们心爱的人,她们就会零智商下来,极其弱智的去撒娇。

    韩潇潇这是喝多了,本xìng的刁蛮任xìng露了出来,不去八楼,她除了咧嘴要哭,就要举起盘子砸人。

    “好吧好吧……”陈楚拉着她走了。

    两人来到八楼,陈楚傻了。

    都是一群小朋友在玩,这就是个幼儿园的世界,小滑梯,水上小乐园,积木搭建的卡通房子,里面还有米老鼠唐老鸭举手欢迎的卡通大头像。

    跳跳床,电动的木马。

    反正小孩子也小,没多少重量,家长在旁边守候着,看着孩子在玩。

    而韩潇潇也要玩,就要骑那种电动木马,然后转呀转的。

    陈楚从小到大没玩过这种东西,在农村打石头,拎着弹弓打鸟,掏鸟窝,采蘑菇,谈玻璃球,扇‘pia记’,便是用纸叠的四方的纸片,一面是平面的,一面是斜型的十字花图案的一种极其简单的玩具。

    不过那时候玩的却格外的开心,乡里的孩子家庭条件好一点的能玩上游戏机,打打魂斗罗,玩玩超级玛丽啥的,那时候陈楚对于游戏机便是十分的向往,最大的渴望就是自己也能玩一玩超级玛丽魂斗罗这样的游戏,不过老爹说玩那东西影响学习,老师也说玩游戏学习不好,但他不玩,学习照样不好,而直到现在他也没能实现十一二岁时候的愿望了。

    ……

    陈楚看着城里孩子的这些游乐园,不禁有种想笑,又有种酸楚的感觉,想起自己**岁的时候哪里有这东西了,想笑便是此时的都有点东摇西晃站不住脚的韩潇潇正在跟管理木马的管理员争执着,为啥不让她上去玩。

    那样子着实有趣。

    管理员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姨妈,指着木马说:“那都是孩子玩的,你这么大的姑娘了,不能玩……”

    “凭啥?”韩潇潇打了个酒嗝说:“怕我不给钱咋的?那上面不是说五毛钱十分钟吗?我有钱!给你一百……”

    韩潇潇晃晃悠悠的掏出陈楚刚借给她的二百块钱,随即抽出一张,在那管理员大姨妈眼前晃悠了两下。

    那大姨妈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陈楚一拍脑袋,心想我滴nǎinǎi啊!不带你这么玩的……

    陈楚忙啊跑过去一把拉过韩潇潇,搂着她的细腰,然后把一百块钱抢到手了。

    随即说:“我们出一块钱,一块钱十分钟行吧!她刚才说给你一百的没零钱,我这有啊……”

    管理员大姨妈呼出口气:“行啊,你们是……男女朋友还是啥的?行啊,一块钱十分钟……”

    陈楚递过去两块钱零钱,然后把二百块钱又塞进韩潇潇的裤兜里。

    “潇潇大警官啊,你玩吧,我瞅着你。”

    韩潇潇呸了一声说:“我用你瞅着啊,我又不是小孩儿……”

    韩潇潇嗤的笑了一下,咬着嘴唇被陈楚扶着骑到了一个木马上,那马是白色的,转盘启动了,韩潇潇坐在木马上洋洋得意,脸上红扑扑的笑的异常的开心。

    那管理员老太太旁边就放着饮料啤酒。

    陈楚买了两罐易拉罐的荔枝饮料。

    他还没吃过荔枝什么味道,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

    至于这荔枝饮料易拉罐他更是没喝过的。

    只是老爹收破烂的时候经常收易拉罐,一毛钱一个踩的扁扁的易拉罐,他小时候特别喜欢踩那东西,不过从来没有喝过。

    陈楚问道:“多少钱一罐?”

    “两块钱……”

    陈楚买了两罐,随即问:“对了,有葛根么?”

    没想到这里还真有,可能是经常有在四楼喝多的家长领着孩子来八楼玩,这里也就卖葛根这种解酒yào吧。

    陈楚买了一瓶,递给正玩着嗨皮的韩潇潇。

    韩潇潇一喝挺甜的,冲陈楚嘻嘻笑道:“你真好……”

    看着韩潇潇开心的咧着嘴,露着白白的贝齿还有红润的牙花子,陈楚忽然有种想一直这么陪着她的想法,就这么看着她坐在木马上转呀转的,要是她能永远这样醉着,可爱着,不会醒来,那该有多好,如果这是一个梦,如果可以的话,那么这个梦就不要醒来,看着她这傻傻的笑容,陈楚有些呆呆的陶醉了。

    第五百零四章 并刀如水(文)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身边都是一群一群的小孩儿,韩潇潇溶于这群孩子中间,玩的特别的开心。

    她想玩什么就过去,陈楚算是个夹包付账的,水上乐园她也上去。

    陈楚觉得可能,能够看她这么单纯的时候也就今天了,可能这妖精就醒了就又是一副冲自己冷冰冰的嘴脸了。

    不过想想又不能,这妖精现在没钱了,应该缺钱,嗯……自己不能借她太多,一次就借给她一百二百块的,然后她总管自己借,那就总是欠自己的人情,这样一来她就不敢甩脸子了。

    汩汩的水光,在碰壁上柔和的灯照还有下面亮晶晶的灯光的衬托下异常的柔和美丽,正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喷泉,汩汩的水流就被喷起半米多高,四溅的水花哗啦啦的,在小喷泉的四周还有个圆形的小台子,避免孩子靠喷泉太近,被水花喷到,毕竟是冬天的,在这里面不错,但外面却异常的冷了。

    在柔和暖色的喷泉水光与灯光孤光jiāo错的间隙,映照着影影灼灼的诸多欢快的身影。

    韩潇潇也在水中玩着,有几个调皮的孩子还往她脸上身上扬着水花。

    韩潇潇玩闹的极为开心,马尾辫有些散落,鬓角的发丝耷拉下来,湿润的地方贴在绯红的脸颊之上。

    她嘻嘻笑着,不过被水一激,而又喝下去了葛根,消化嬉闹了一阵,有些渐渐意识过来,发现自己坐在睡上的小皮艇上,陈楚还拽着一根绳子,

    不禁有些脸红的不好意思起来,思绪的很多片段让她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禁咧嘴,心想真不该喝酒,这下丢人了。

    “陈楚……你,快点把我拉上去啊!真是的……”韩潇潇擦了擦脸上的水珠。

    像是一只出水芙蓉,池子外的很多男xìng牲口都看呆了,陈楚也擦了擦口水说好。

    很多家长手里都拉着跟绳子拴着一个儿童的小皮艇,然后小孩儿划着塑料的船桨在池子里划呀划的。

    池子水也不深,只是皮艇的浮力不错。

    ?/p>

    陈楚几把把皮艇拽到了池子边上。

    随即韩潇潇把白嫩的小手递给他,陈楚抓住,心里一阵dàng漾,也让旁边诸多男xìng牲口羡慕嫉妒恨的。

    韩潇潇随即迈开长腿,出了池子,不禁捋了捋湿润的腮边的发丝。

    这时,陈楚忽然在闪亮的水光和五彩十色灯光与大理石影灼的映衬下,发现一张疤痕的脸。

    陈楚缓缓侧过身,那张脸倏地消失在人流中,亦是隐藏了起来。

    陈楚紧紧皱眉,心里突的一下,那人如果所料不差,亦是老疤了。

    妈的,竟然也跟到了八楼?

    陈楚呼出口气,见这八楼都是孩子,不能动手了,而且不知道对方的虚实。

    这样动手对自己也不利。

    陈楚琢磨着,感觉在大白天,而且这是在高进在瀚城严打的时候,老疤胆子再大也不能这么发傻,陈楚感觉老疤也是想找机会背后下手了。

    他正琢磨着,捋着湿润发梢的韩潇潇忽然冲他忿忿道:“陈楚,你咋领我到八楼来了?真是的,都是小孩儿来的地方你不知道啊?你都多大人了?还来这种地方玩?还让我去划呀划的,那是小孩儿玩的小皮艇你不知道吗?让我丢人你很开心,很满足对不对……”

    韩潇潇连珠pào似的把陈楚的思绪打断了。

    不禁咧嘴,心想这娘们,是你非要来这里的好不好?不来就又哭又闹的,幸好今天穿便装没带手qiāng,要不早开qiāng把自己bào头了。

    现在又反咬一口了。

    陈楚啵的把经过说了一遍,韩潇潇眼睛像是金鱼似的气得鼓鼓的。

    随即说道:“那也不行!我喝多了你不知道吗?对了~!你没趁我喝多了沾我便宜吧?”韩潇潇马上看了看自己胸口又回头瞅了瞅自己挺翘的屁股。

    陈楚揉了揉脑袋。

    韩潇潇随即在兜里抠出了二百块钱。

    细长如同弯月的大眼睛眨动两下道:“谁的钱?”

    “真不记得了?是我借给你的……”陈楚提醒了她一句。

    “哦!你不是说给我的钱么,报答我的么!怎么成借的了?”

    陈楚咳咳了两声,心想这娘们,还带选择xìng记忆的,凡是自己做错的事都不记得,这钱的事儿倒是记得这么清楚。

    “嗯……是给你的,你省着点花啊!”

    “切!就二百块钱,怎么省着花啊!真是抠门啊,陈楚啊,不是我说你啊,我要是说缺钱,我们警局那些男警察排着队的给我钱的,我都不鸟他们,用的钱那是看得起你好不?”

    陈楚撇撇嘴:“得了吧,你应该是怕他们纠缠差不多……”

    “嘿嘿!”韩潇潇笑了笑:“哎呀,我也希望我变得丑一点,漂亮真是愁得慌……”

    咳咳……陈楚摸着胸口,心想这娘们夸自己的时候可真敢下口啊!

    不过也是事实,那些警察一个个就跟发情的毛驴似的,尤其是那个张国栋,恨不得跪下给她舔鞋底了。

    韩潇潇把二百块钱弄的皱巴巴的,然后又弄平整了,折叠起来,塞进裤兜。

    随即问道:“陈楚啊,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对了,我才发现啊,你这身衣服是韩装时尚版啊?好像蛮贵的哪?啧啧啧……”

    韩潇潇像是警犬似的围着陈楚身前身后转了几圈随即又问:“应该在两千多块钱以上吧,对了,我调查过你啊!你爸好像收废品啊,一个月也就三百四百块的撑死了,你好像在村里混的人魔狗样的,好像还混了一个副村长当当,然后像是利用职权,鼓动国家翻盖危房的政策把家里的房子翻盖了一遍……嗯……对了!”韩潇潇伸出白白的细细长长的拇指指着陈楚的鼻尖说。

    “前阵子你还改了户口,对吧?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