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382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嘿!别以为你做的滴水不漏,你这点事儿我们都掌握情况,啧啧啧,你的收入和支出不符啊?陈楚,你说你这些不名财产从哪里来的?说吧,老实jiāo代,如果不jiāo代清纯,我肯定还给你抓起来,绝不姑息……”

    韩潇潇说着小手还做了一个九yīn白骨爪的手势。

    陈楚咳咳两声,心想这娘们这是醒酒了,又是以前那副又臭又硬的样子,真不如酒醉的时候可爱了。

    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娘们,刚才饿的眼睛发蓝光了都,咋不查自己的财产来源了?

    “咳咳……潇潇大警官啊,是这样的,我呢……我其实是个医生……”

    “呵呵呵呵……陈楚啊,你就少装蒜了,现在你不少头衔了,小杨树村的副村长,还是三中的学生,好像你还跟一些案子有关系,现在咋成医生了?对了,你还是孙副局长的学生……”

    陈楚随即把袖子往上撸了撸,露出了黑色护腕。

    他的护腕比较宽一些,因为银针较长,这护腕也是专门跟银针配套的。

    陈楚抽出跟银针,比划了两下,随即道:“上次在公安局的时候不是给你说了么,我给人针灸看病赚钱的……”

    韩潇潇撇撇嘴:“得了吧,别说的你针灸啥的是祖传的啊,你要真是医学世家,你爸还收啥破烂啊,直接开诊所多好啊……”

    “切!”陈楚撇撇嘴:“那是我爸厌恶铜臭好不好?你见过苦行僧吧?宁愿有房子不住,有钱不花,有地位不要,有媳fù不玩……咳咳……”陈楚见韩潇潇脸色变了,忙说:“反正就是有福气不享受,宁愿穿着破衣烂衫的端着个掉了漆,掉了茬子的破碗一路要饭,见到庙宇就要跪拜对吧?你说人家没追求?切……是你没人家那种领悟才对……人家那叫一种修行,你不能理解的……”

    韩潇潇眨了眨细长的大眼睛,咬着嘴唇,蹙眉说道:“那……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爸爸其实是会中医的,然后放弃中医收破烂是为了修行?”

    “咳咳……那你以为哪?也就我沾满铜臭了,和你说啊,我针灸一次半个小时就赚二百块钱,而且都是回头客呢!啧啧啧,你不信的话哪天我有时间免费给你针灸一次两次的,舒服死你……”

    韩潇潇还真有些不信。

    忙问道:“那我问你,中医的穴位有多少?经脉有多少?还有啊,是中医厉害还是西医厉害?”

    陈楚摇头说:“血脉太多,穴位也老多了,书本上只是一个点滴,算是一个片面,穴位如同宇宙浩瀚星辰,现代人只是盲人摸象了,经脉就像是星辰运行的轨迹,至于西医?只是肤浅的表面……”

    韩潇潇听着这些话有些耳熟,好像自己父亲的一个中医专家和他说的意思差不多,当然,那专家算是国内知名的专家了。人家出诊一次都上万了,这行如果闯出名头,非常赚钱的。

    陈楚说的针灸一次二百也不多了。

    陈楚见她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我一个月收入都上万了,啧啧啧,你说我家翻盖房子,还说我的穿戴,我还有辆车呢,我不弄一身行头,给人针灸人家也不相信啊……”

    “哦……”韩潇潇点头,眼睛转了转说:“那你收入挺高的,再多借我点钱啊,就这二百块钱也不够我花啊……哎呀,我发工资就还你了?工资多少?我现在不实习呢么……一个月四百……哎呦喂,我可是警察好不好?多少人想借我钱都没机会呢,你别这么抠门了!没钱了?我翻翻你兜……”

    陈楚没辙了,心想这是在抢钱啊?

    忙小声冲韩潇潇耳边嘀咕说:“不方便……”

    “为啥?”韩潇潇支棱起耳朵,像是大狼狗似的。

    “咳咳……潇潇大警官,如果你真要翻咱找个没人的地方吧,因为的装钱的兜比较隐晦,我裤衩里面有个拉锁放钱……”

    “咳咳……”韩潇潇一阵恶心:“陈楚,你咋把钱放在那啊?那还能用了吗?”

    第五百零五章 吴盐胜雪(文)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那里安全啊?”陈楚笑了,心想这胸大无脑的娘们还真信了。

    韩潇潇脑袋嗡嗡的,想起自己兜里那二百块钱是不是陈楚也从下面掏出来的,想不要,心想算了,不要这个月就没法过了,省着点花,能坚持到开支。

    ……

    韩潇潇吃饱了,小肚划拉个溜圆,便开始在商场里面逛游。

    女人都喜欢逛街,而且是不停的逛,韩潇潇也不例外。

    陈楚随后就坐在商场的椅子上,看着她一圈圈的逛游着,而陈楚眼睛也没闲着,他在寻找老疤他们在那躲着。

    陈楚感觉,今天老疤肯定会出来,他不会放过这个干掉自己的机会,自己也不会放过他。

    陈楚手捏着玉扳指,静静的思考着,韩潇潇逛来逛去的,只看不买。便宜的东西她看不上眼,贵的东西陈楚还不借给她钱。

    她禁不住没事就数落几句陈楚太抠门,以后肯定找不到老婆,自己搂着钱睡觉算了。要老婆干啥?

    陈楚撇撇嘴,切的一声。

    “我正因为以后要找老婆,而且还要找个漂亮的老婆,所以才这么抠门攒老婆本哪!”

    韩潇潇紧了紧鼻子哼道:“小抠,小抠,你就是小抠……哼,本来要给你介绍对象的,我朋友一个比一个好看,一方水土一方人,我们dl沿海城市,女生自然漂亮,看你这么抠门,我一个也不给你介绍!”

    陈楚心想,要是你跟老子就行了,你的朋友不要了,不过话憋在嘴里没敢说,这娘们喜怒无常的,而且还小心眼记仇,现在说了,没准人家记住了,等回警局配qiāng别在给自己bào头了。

    陈楚咳咳两声,原地休息,看着丫头爱怎么逛怎么逛去,心想她毛岁才二十,好像和自己没差多少……

    冬天黑的比较快,下午三四点便有些擦黑了,韩潇潇逛来逛去的,最后坐在一个水池子旁边看着喷起来的一串串的水花儿出神。

    陈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表面上像是困的直打哈欠,不过心里还在意yín,看着她一身黑色劲装,还有裹挟的鼓鼓的小屁股,心想这要是偷偷的看着她撸出去一把也挺好。

    静若止水。

    韩潇潇面对着喷涌的水池,看着一浪浪涌向吃边的水波,这时,在商场的一个角落,传来了旋律悠扬的钢琴声。

    随着一浪浪的水波,那琴声亦像是潺潺流水一般,哗啦啦的像是净化每个人的心灵,亦是像是与这水流一起在洗涤人的心头。

    陈楚也沉寂下来,不过眼角余光却感觉在这琴声悠扬中的一个角落,那张带着伤疤的面孔亦是慢慢出现了。

    陈楚咬了咬牙,心想老疤,你真他妈的一条鬣狗,真不能留着你了,看来今天咱的账是得要好好算算了。

    韩潇潇静静的回过头来,陈楚的愤怒只是在内心。

    而表面亦是平静如水,而且还带着一丝丝的坏笑。

    韩潇潇看着他这笑容就讨厌。

    站起来,拍拍屁股,上面也没灰尘,像是习惯动作了。

    “陈楚啊,送我回家吧,不然打车到我住的地方还得五块钱,你打车我还能省五块……省五块是五块……”

    陈楚咧咧嘴:“萧大警官,你今天逛商场就逛了差不多两个钟头了,走的路少说也有好几十里了吧?瀚城才多大的地方啊,你住的地方也不是在农村,咱就走着回去得了,正好也沿途欣赏一下风景……”

    “切!正因为我今天逛街走的路多了,才累了,所以我要坐车!走吧!”

    韩潇潇甩了甩头发。

    随即往楼下走了。

    陈楚很无奈,往楼下走的时候稍微顿了顿,手里摸出一根银针,暗防老疤的人偷袭。

    两人走出商场,韩潇潇就喊着腿疼,陈楚心想你逛街咋不觉得脚疼呢!

    此时已经四点多了,天色擦黑,而街上车流人流也多了,快到了晚高峰的时间了。

    韩潇潇看见路边有卖煎饼果子的,忙过去说要吃,然后说自己的二百块钱是整钱,不想拆开。

    陈楚咧咧嘴,心想你就直接说让我花钱不就完了么。

    韩潇潇吃的不快,边吃边咂嘴说好吃,就像是品尝燕窝鲍鱼似的。

    吃完了也差不多是晚高峰时期了,瀚城不大,但四四方方的一个小城,上下班,上下学的人流如织,陈楚别说打车了,就是公家车上挤压的全是人,有的人脸都贴在车门玻璃上都变形了。

    陈楚叹了口气,韩潇潇吃完煎饼果子,拍拍手说陈楚没用,是故意不给她打车,就是为了省钱,最后自己先咄咄的往回走了。

    陈楚在后面跟着,心想这女人太刁蛮了,不过这股劲儿倒是让人喜欢的狠。

    就像是一只小辣椒似的,有人吃感觉辣死了,但是有人就喜欢这又麻又辣的口味。

    而且还爽的要死。

    两人走出了两条街,韩潇潇又摸着肚子说饿了,又说自己的二百块钱要是拆开就不好了。

    陈楚领她走进一个面馆,心想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这么一来,晚上饭她又给混过去了。

    “韩大警官,你这是变相贪污受贿啊,勒老百姓大脖子啊!”

    韩潇潇嘻嘻笑了:“勒你一碗面算么?真是的,有本事去检举我啊?告发我啊!”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的进了一家面馆。

    韩潇潇亦是不客气,吃面又要店里的小吃的,反正最后陈楚结账。

    天色渐渐暗去,瀚城四处亮起了暖色的霓虹灯光。

    两人从面馆出来,往韩潇潇的住所走着,一路上看着有几个打扮的挺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街上手扶着树干。

    见到陈楚还抛过来个媚眼。

    韩潇潇嘿嘿笑道:“陈楚行啊,就你这长相的,还有女人冲你暧昧啊?”

    陈楚随即说:“韩大警官你过来,我和你说……”陈楚那意思是要贴着她耳边。

    韩潇潇脸上有点红,不过还是把耳朵凑过去,感觉陈楚吐气热热的传来,她脸不禁更红了,这还是第一次和异xìng这么近的接触了。

    “她们都是卖的,站街的小姐,那意思是想让我嫖她们……”

    “呀!”韩潇潇一听zhà锅了,伸手就要从后面掏手铐。

    陈楚帮抓住她的手:“你干啥?”

    “干啥?抓人……”韩潇潇推了陈楚一把就要冲去,像是一只刚下山的小老虎似的。

    陈楚忙说道:“别乱来,人家生活也不容易了,再说了,你,你有证据吗?没证据你抓什么人?抓jiān抓双,抓jiān在床的,人家在大街上站着你管的着么?”

    “嗯……”韩潇潇咬了咬嘴唇:“那我们就在这等着,要是有嫖客来,咱就抓……”

    “得了吧,你把她们都抓起来了,有些男人生理问题解决不了,不得去强jiān啊,得有多少可怜的女生被祸害了,你咋不这么想呢?”

    “你……你这么说嫖娼还有理了?”韩潇潇眼睛鼓鼓的。

    “至少可以减少刑事案件发生吧?哎呀,走吧,等你明天上班再说……”陈楚把她推走了。

    韩潇潇还是气咻咻的,感觉陈楚不对,但仔细一琢磨还有点道理,感觉天色也有些黑了,也该回家了,而且她虽然是警察,但很怕黑的了。

    ……

    韩潇潇住的小区挺破的,陈楚呼出口气,没想到这丫头还挺艰苦朴素的。

    楼层还行,在三楼。

    韩潇潇指了指那栋楼说道:“行了,我家就在那了,谢谢你今天送我了,不过……不过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别看你借我了二百块钱,就以为我不敢抓你了,我告诉你啊,你最好说的话都是真的,你的确是个中医,而且的确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儿,不然我照抓不误……”

    “嗯,你放心吧潇潇大警官,我绝对不是违法那种人,我是好孩子,我老实人一个……”

    “切!你老实?谁信啊?对了,以后再有像今天这种的恶**件,你一定要多多举报,我一定会想今天这样继续报答你的……”

    陈楚差点吐出来,心想有你这么报答的么?而且作为一个女的还那么能吃,就你这样的要是嫁到农村去,估计就村长差不多能养活的起了,而且鱼虾螃蟹都要生吃?能把人吓死。

    陈楚呼出口气。

    韩潇潇跟他挥手拜拜。

    陈楚看着她走进楼洞,这才转身往回走。

    走出去几百米了,陈楚感觉眼皮跳的厉害,直觉中像是有事儿要发生。

    他旋即想起了老疤,这一路他没发现老疤的踪迹,不过韩潇潇自己回家他亦是有些不放心。这才把她送到家门口的。

    但老疤好像没有跟踪,陈楚琢磨着,立在胡同口,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随即想了想把手放下了。

    那出租车司机停住车,推开车门,便见陈楚站在那里不动,说了句:“打车不啊你?喂,问你呢,打车不?”

    “不,不用了,谢谢……”

    “我糙!不打车你挥手干什么玩意儿?他妈的有病啊?”那司机骂了陈楚两句,随即嘭的关上了车门走了,不过还是探头又骂了陈楚一句:“傻逼……”

    陈楚呼出口气,伸手入兜,里面稀里哗啦的有几个硬币零钱。

    陈楚眉头皱了皱,掏出零钱,在手心当中摇晃了几下,随即手摸上玉扳指,呼出口气,平稳了心绪,展开硬币,随即又摇晃了几次,根据硬币不同的图案,随即出现的卦象是易经上的第五十六卦火山旅……陈楚略加思索,这可是下下卦,卦象上便是犯小人,而则处理不周大凶。

    陈楚手拿捏着中指掐算马前课方位,竟然是韩潇潇的方位。

    这虽然是张老头儿jiāo给他,让他熟读背诵易经当中的算卦方法。

    但陈楚呼出口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者自己一个农村半大小子自身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奇迹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