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385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不知道老疤虽然两眼已瞎,不过脾脏就差一点点便被刺穿嗝屁了。

    陈楚后来知道后便感觉生活很戏剧,老疤的一把攮子差一公分要了季扬的命,而老疤自己也差半公分被自己的攮子要命。

    ……

    “好了……别哭了,钱算我的行了……”

    陈楚叹了口气:“以后加倍还。”

    本来韩潇潇狠感动的,听了陈楚后面的话,气得一翻眼睛,直接走到大屋里,随后把新被子跟自己的行李都搬到了大房间,然后把原来的被子都放到了陈楚的小房间。

    冲陈楚哼哼道:“我就要住大的,在家的时候我就住大房间,我爸妈都住小房间,凭啥在这我就住小的?让你住大的?凭啥啊?你还讲不讲道理?”

    韩潇潇喊完,关上了门。

    陈楚懵了,想了一会儿,觉得你在家住大房间在我这也住大的?还凭啥?算了,不和这女人斗了,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陈楚也算明白了,为啥韩潇潇这祖宗高进大队长都给面子了,在瀚城公安局都没人敢惹,这在家就是小祖宗一个啊!纯粹是从小家里给惯得,以为四海之内皆她妈呢!不过……陈楚感觉她刚才生气的时候更好看一些。也更有味道一些了。

    陈楚坏坏的笑了笑,敲了敲韩潇潇的大房间的房门说:“潇潇大警官啊,不是我不让你住大房间,而是……大房间有大耗子啊,大老鼠晚上经常出来吓人啊,还有大蜘蛛,大蜈蚣,爬呀爬的,晚上就爬到你的被子上了,那八条腿的大蜘蛛然后吸你的血……”

    “啊!”韩潇潇叫了一声,推开门,抱着头贴在陈楚身上。

    陈楚感觉香玉满怀。

    一阵心旌dàng漾。

    “潇潇大警官,你连那么大的八条腿的河蟹都敢吃,你怕蜘蛛干啥啊?”

    “啊!别说,我怕那东西,真有吗大房间?”

    “嗯,其实我想说咱这是一楼,供热没楼上好,小房间比较暖和。”

    “陈楚,你就坏你!哼!忘恩负义!”

    韩潇潇推了他一把,甩着长长马尾进屋里去了。

    陈楚心想也不知道咱俩谁忘恩负义了。

    随即韩潇潇拎着洗脸盆出来,看陈楚又是哼了一声,然后朝厕所走去。

    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一阵水声,随后韩潇潇喊道:“陈楚,你过来,你这破热水器咋用的啊?怎么烧水洗澡啊?”

    陈楚呼出口气,脑海中仿佛浮现出一米七五的韩潇潇,韩大警官脱的一丝不挂,光着腚眼子躺在自己刚才躺过的浴盆里,然后洗着白嫩的皮肤。

    他反应了一下,然后马上跑过去,按动热水器。

    韩潇潇白了他一眼:“行了,你出去,我明白了。”

    陈楚哦了一声,出门后就在卫生间的木头门上找洞,再不缝隙啥的,心想一会儿等她洗澡的时候自己偷窥偷窥,不过没发现什么窟洞。

    想现在钻洞也有点来不及,人家也不傻,能不听见钻洞的声音么。

    陈楚唉声叹气的。

    见韩潇潇大房间的门没关,随即坏坏一笑,见韩潇潇在卫生间放着水。

    随后溜这货钻进了人家大房间里了。

    看到韩潇潇床铺已经铺好了。

    大房间的床挺大的,足够两个人睡了,而韩潇潇的行李箱里竟然也有被这,把他的被子放在旁边了,估计把晚上冷就压在身上盖双层了。

    而她这上面的被子亦是粉红的图案,花瓣是盛开的好多好多的玫瑰。

    陈楚不禁笑了,心想这韩潇潇别看外表挺英气的,其实还是很内秀的女生了。

    不禁手贱的去掀开人家被子,这一掀开,陈楚呼吸立即急促起来。

    只见在被子里放着板板正正的是一个黑色的蕾丝内裤。

    陈楚看着那小巧的,带着状的黑色蕾丝内裤不禁一阵的迷糊。

    这种蕾丝内裤,亦是很有情调了,小小的三角形,只有底部是黑色的实布,而除了底部裹住女人火烧云的部分,其他地方都是状的,边缘是那种黑绳的,在后面亦是黑绳一样精细的带子。

    陈楚似乎想象的到韩潇潇穿这只小内裤的样子。

    那后面的精细的内裤带便直接勒进腚沟子里了,也就是冲后面看韩潇潇就跟光着屁股一样了,这要是下面家伙直接冲她后面chā进去根本就不耽误事儿……

    第五百零九章 相对坐调笙(文)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想象着那样的一个喷血的,活色生香的画面。

    韩潇潇穿着笔挺的警服,而下面穿着这个蕾丝内裤。

    撅着屁股,自己冲她的后面直挺挺的连同她的内裤都不用脱直接chā进她的ròu缝里,然后开始干。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心想韩潇潇在卫生间洗澡呢,那自己……咳咳……

    陈楚手贱兮兮的伸向了人家的小巧的黑色蕾丝内裤。

    轻轻的用两根手指黏了起来。

    随即慢慢的高抬,接着灯光仔细观察着这个内裤,忍不住的又想闻一闻这内裤的味道。

    陈楚呼出口气,想象着这就是韩潇潇身子底部,她裤裆最贴紧的一件东西。

    今天一整天,这内裤都穿在她的下面,磨成着她的火烧云。

    想到这里,陈楚不禁浑身发热起来,忍不住的把她的内裤轻轻的放到鼻尖处,随后轻轻的嗅了嗅。

    一股淡淡的汗味,香水味混合着骚味进入陈楚的鼻孔当中。

    陈楚虽然不是没见过女人,没玩过女人的初哥了。

    不过男人都骚,这陈楚又是骚男中的骚杰,

    两手扶着韩潇潇的内裤放在鼻尖嗅来嗅去的,闻到那股骚味,他浑身像是受不了的冒出了激烈的火焰。

    内心中有股无法抑制的冲动像是在说:“潇潇,我一定要干了你……”

    才把她的内裤贴在自己的脸上,随即贴到自己的嘴唇上了,轻轻的对忘情的亲吻着,把自己的吻印在她的内裤边缘,旁边,甚至是她的内裤的根底,在那片不大的正好裹住了韩潇潇火烧云的内裤部分上不停的用鼻子和嘴唇在上面摩擦着。

    不?

    ?兴奋的下面涨涨的,忍不住伸出舌尖在韩潇潇的内裤底部舔了一下。

    忽然一个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他的舌头,陈楚手指一抓,抓出了一根弯弯曲曲亮亮的毛毛。

    这……应该是韩潇潇的*毛了。

    陈楚表情极度的开心,忙龌龊的把这根毛塞进自己裤裆磨蹭两下,舒服的像是要爽死似的。

    陈楚呼出口气,看到被子的一脚,还有一个黑色的rǔ罩。

    陈楚两根手指也钳了出来,放在鼻尖让又是拱,又是闻着的。

    陈楚忽然想到,要不要……要不要把韩潇潇的内裤偷到小屋里,然后自己打一把手qiāng?

    陈楚摸着她这柔软滑腻的料子,心想要是握着韩潇潇的内裤,把她的蕾丝内裤裹在自己下面上,然后撸出去一把也老爽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韩潇潇这娘们门子硬,而且还是个火bào脾气,自己要是chā了她,她肯定要把自己崩了的,而且连高进都不敢惹乎这个小祖宗,更不用说别人了。

    不过陈楚感觉自己喜欢她,也是觊觎她的这个火辣的像是小辣椒一样的秉xìng了。感觉太够味了。

    陈楚想到这里,不再犹豫了,把韩潇潇的内裤揉成一团,然后塞进裤兜里。

    有些不舍韩潇潇的rǔ罩,又放在鼻子上狠狠闻了几下。

    这时,门哗啦开了。

    韩潇潇推门说道:“陈楚啊,原来你又跑大房间来了?咋的?还不服气想把我的铺盖挪走放在小房间对不?你做梦,对了,把你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韩潇潇两眼发直的看着陈楚手里拿着自己的rǔ罩凑在鼻子前……那样子好像在闻着。

    陈楚此时也转过头看着她,韩潇潇呼哧呼哧两口气,胸口起起伏伏的,上前一把夺过自己rǔ罩,指着陈楚脑袋娇喝道:“你……你……你个大变态!”

    韩潇潇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来感觉感觉把陈楚的衬衫弄脏了,自己放好了热水刚想洗澡的时候,看到洗衣机里面放着陈楚的衣服,心想还是把人家衬衫拿过来泡上吧。

    她便屁颠屁颠的跑到陈楚小屋,见不在,而现在……

    韩潇潇把rǔ罩抢到手里,指着陈楚气得两眼鼓鼓的质问道:“你……你刚才在干什么?”

    陈楚咧咧嘴,心想老子刚才舔你rǔ罩呢,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不过陈楚也汗颜了,太丢人了。

    比偷看人家撒尿被抓住还丢人。

    “陈楚,你个大色狼,你个变态狂!你说,你在干什么?”

    “我……我没干啥啊?”陈楚挠了挠头。

    “没干什么?那你拿着我的rǔ罩干啥?还放在鼻子前面闻来闻去的……”韩潇潇说道后面脸跟大脖子斗红了。

    长发已经劈开,披散在肩头,像是一挂黑色瀑布,娇媚的脸蛋儿已经绯红无比,诱人的如同坠在枝头上的小樱桃,陈楚真想狠狠咬上一口。

    不过马上想到还是算了,这家伙可是dl市检察官的女儿,检察官什么玩意?可能是不小的官位了。

    “咳咳……我……我刚才……我问问你,来干什么?”

    “我……我来问问你……然后衬衫想给你洗一洗……”韩潇潇随即又说:“谁能想到你……”

    陈楚眼睛动了动,嘿嘿笑了。

    “我刚才也没干啥啊?我进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哎呀,就发现这个rǔ罩掉到地上了,你可真是大大咧咧的,我给你捡起来了,看上面有灰,就帮你吹一吹灰,你竟然说我闻你的rǔ罩?你再不说我舔呢!咳咳……你咋不说我更恶心点呢!我……我还要说你呢!你给我洗衬衫啥意思?是不是也要拿着我的衬衫进到厕所里去闻,去舔?”

    韩潇潇见陈楚掐着腰质问自己,比刚才自己的姿势还要猖狂。

    不禁焦急的说道:“大变态,谁拿你的衬衫去厕所舔啊?你想多了吧?我呸啊,你真够恶心的……”

    “哎呦喂,你允许你说我舔你的rǔ罩,不许我说你要舔我的衬衫啊?那你说你不舔我的衬衫,你让我脱衬衫,还给我洗为的啥?而且你还偷偷摸摸的拿厕所去洗,而且你还放好了水要洗澡?啧啧啧,不会在你的澡盆里给我洗衬衫吧,不会用的衬衫……咳咳……放在自己的……”

    “滚!陈楚,你个大流氓!不要脸!”韩潇潇气得无语了。

    随即绕过陈楚:“行了啦,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哎?我放到被子里的内裤呢?我的内裤哪去了?陈楚你看见了没?”

    “咳咳……没看见……”陈楚脑袋汗下来了。

    想偷偷的把兜里的韩潇潇的内裤掏出了扔地上,但手刚放在裤兜上面,人家本来眼睛盯着四周寻找的内裤的韩潇潇,立即瞄准了陈楚的手。

    “你……你……你兜里装着的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

    “咳咳……没什么,我的袜……我的袜子……”

    “哎呀!你可真够恶心的,袜子往裤兜里塞……赶紧给我滚蛋,恶心鬼……”韩潇潇脸都恶心的变形了。

    陈楚唔的答应了一声,心里舒出一口气,心想还好,这要是让韩潇潇知道她的蕾丝内裤在自己兜里可就更丢人了。

    陈楚第一次这么做贼心虚的紧张,打开门,刚要往外走,不过上面东西被人拽住了。

    慢慢回过头,陈楚傻了。

    韩潇潇在他的裤线旁边抓住一个黑黑的细细的带子。

    不是别的,正是韩潇潇情趣蕾丝内裤那勒住腚沟子的细绳,他刚才还舔了。

    陈楚脑袋嗡嗡的,像是一阵天旋地转似的。

    韩潇潇小手一点点抓住细绳慢慢的把自己的内裤从陈楚裤兜里拽了出来。

    陈楚的衬衫都贴住后背了,汗流如注般。

    “大……变……态!”韩潇潇咆哮了一声。随即两手抱在胸前。

    陈楚一捂脸,心想完蛋了。

    不过手无意中摸到了玉扳指上,马上清醒了,这个时候怎么能捂脸呢!那不证明这事儿就是自己干的了么?

    “潇潇大警官,你别误会,听我解释一下,你……你不是说你今天差点被人那啥么?我……我关心你,过来看看,看看你是不是真让人那啥了,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你要是真被人那啥了,内裤上肯定会有男人的精液,正好你进来了,我就塞进裤兜里了,我只是想啊,如果你内裤上有男人的精液,就证明你被那啥了,然后万一要是怀孕了,有孩子了,这不连孩子的亲爹都找不到么,然后我就……我就愿意负责,我愿意给孩子当亲爹,我愿意照顾你,我就是这么想的……”

    韩潇潇面无表情,一点点的靠近陈楚。

    陈楚慢慢后退:“我,我都说的是心里话啊,我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觉万一你被那啥了,然后生了孩子孤儿寡母的多可怜……我……我是一片好心啊我……哎呀我先走了……”

    陈楚一溜烟跑到自己房间随后关上门,身体死命的贴在门板上。

    门板随即传来韩潇潇咚咚咚擂鼓一样的敲门声。

    “混蛋!臭流氓!你给我出来!你个大变态!你个混蛋!你才被人那啥了哪!老娘我是干净的!混蛋……”

    韩潇潇砸了半天门,随后气呼呼的去洗澡了。

    陈楚这时感觉自己全身都是汗了,摸了一把额头。

    还抽了自己一嘴巴,低低骂道:“陈楚啊,你真他妈的够笨蛋的……毛都没捞着,还被人发现了,这个色狼做的简直太失败了……”

    陈楚下面邦邦硬的,直到听到韩潇潇那边传来了关门声。

    他才悄悄的打开门,跑到洗手间,见到洗手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而且地砖也被擦的一尘不染,而且看到洗衣机里的衣服已经被捞出来了,洗干净了晾晒到衣绳上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