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男欢女爱 > 第 427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狠点干她了。

    那么轻的没意思,没劲儿感觉也不行的。她二十七了,正是**方面旺盛的时候了。

    “对了,你找我就这个事儿啊?”王亚楠又问:“没别的了?”

    “嗯……还真有件事儿,亚楠姐,刚才村长说心上人的李乡长要来,这一天当官的跟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主要一到年底就调动,这一调动人情来往又得花钱了,刚才说到咱的厂子调研啥的,村长那意思是还要安排一顿饭……”

    “他妈了个脑袋的!”王亚楠骂了一句说:“这还没赚钱呢,他们倒是先惦记上了,这些老百姓的蛀虫垃圾,就这么干,老百姓没法富,上面官官相护,下面层层克扣,满嘴的仁义道德大道理,那些扶民款,上面给老百姓的待遇,都让他们一层层的给贪污了,中央到省里少了一批,省里到市里又少了,市里到县里,县里到乡里,最后到村里,再到老百姓的双手里,能剩下九牛一毛就不错了……嗯……”

    王亚楠气得叹了口气。

    “弟弟啊,安排吧,这个饭还是要请的,调研么,就是吃饭喝酒了,我上次不是给你算了一笔账了么!每斤豆子给你两毛钱的手工费,给老百姓五分,剩下的五分是额外开销,你净赚一毛钱,这开销也包括给这些贪官吃吃喝喝啥的了,行了,在大杨树饭店安排一桌,差不多就得了,二百多块钱的,然后把豆子给他们装点……”

    “他们能要这破玩意么!”陈楚说。

    王亚楠咯咯咯笑了:“你刚才不是说这个什么李乡长刚转业回来么,那就对了呗,他只是在部队当官贪污啥的,在地方还有点不明白,你把那豆子用塑料袋装好,包裹的好好的,别太多,多包几个包,这样好看点,就说是本地的特产,他高兴的要死呢……”

    陈楚嗯嗯了两声:“亚楠姐,还是你的脑筋转得快,晚上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你,给你舔舔下面……”

    “嗯啊……”王亚楠被说的禁不住小声呻吟了一下,随即脸红的骂道:“滚蛋!”

    陈楚笑呵呵的,下面也被整硬了,真想张开小翅膀飞到王亚楠的被窝。

    随即又问道:“亚楠姐,刚才你说那个李乡长转业兵,在部队也贪污?不能吧……部队那种地方……”

    王亚楠哼了一声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哪有不贪污的?部队咋了?部队更严重了,你不知道的,那个李乡长能专业就当个乡长,肯定给上面送礼了不说,而且在部队最少也是个连级干部才行,连级干部算是正科级,回到地方当一个副镇长或者乡长啥的,过个几年差不多能当镇长,门子要是硬点再会明白事儿点的,能进区里……和你说啊,有句顺口溜,便是天才贪污的顺序,你记住了,以后你当村长,或者做买卖眼睛也放亮点,遇到这些人必须安排……”

    王亚楠说着清了清嗓子,咳咳了两声,陈楚亦是认真的听着。

    王亚楠遂道:“公检法税务局人民军队黑社会……”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含娇入翠羽(文)

    石头垒群满了,新建群89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10欢迎加群。

    陈楚有些懵,怎么人民军队跟黑社会整到一起去了。

    他是知道的,农村流行一句话,叫做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捻钉。

    正经人不送他去部队,说可惜了材料了,留在家干活多好啊,就是那些‘嫌癞ròu’,整天溜溜达达,偷鸡摸狗,扒寡fù们,砸庙上门,反正就是鸡窝不到鸭窝到的这些二流子,坏的半大小子,家里面管不了的,把他送部队去几年回来,回来差不多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了。

    然后说在部队让人家给揍了,硬是让老兵的拳头给打老实的,而有些时候说部队不打兵,在两千年,亦或是000年前的九几年打不死你了。

    现在可能有一些地方还这样了。

    一块好铁,放在别的地方,做一个马掌,或者锄头很好,黏钉子只能用废铁。

    而且在农村业管当兵的叫二劳改,便是仅次于去蹲大狱……可能多少有些偏见吧。

    王亚楠解释说:“公检法最黑了,记住了,公检法第一个便是公,公便是公安,这个部门进去就得花钱,而且花的不能少了,上下打点了,只要案子别犯太大,如果钱到位,即使别影响太大,找人顶包也可以的,检便是检察院了,跟古时候的衙门一个类似了,衙门口冲南开,没钱你就别进来,没钱打啥官司了。法就是法院了,而军队也黑,从当兵开始,得给领兵的塞钱,到部队得给老兵班长明白,当然不明白也可以,受点欺负了,在里面转士官,入党……亦是有明码标价的……”

    王亚楠说了很多。

    陈楚呼出口气,最后王亚楠笑道:“黑社会排在最后,黑色会管你要保护费,要一百,你给他一百五,他可能冲你笑笑,也可能说你够意思,谢谢兄弟之类的话,但是城管来没收,又抢又罚的,可从来不说谢谢二字,得瑟一帮人上来打你……所以黑社会只能次之……”

    陈楚只是知道公安,法院这些地方很黑,但没想到部队也挺狠?挺狠的,他老爹还总是吵吵让他去当兵呢,感觉在家管不住他这头驴,感觉自己幸亏没去。遭罪不说,没准学不到好,还能学坏了。

    王亚楠咯咯咯的笑道:“凡是两头说吧,当过兵的人亦是又很多好处的,身体好了,脾气也收敛了,做事也沉稳了,毕竟让人老兵给揍出来的,嗯……行吧,你赶紧去村里安排吧,照我说的做吧……”

    陈楚点点头。

    随即让王小燕跟孙寡fù弄包装,女人弄这东西行,比男人细致,什么塑料布啥的,然后绿豆十斤装一个袋子,装五份……

    王小燕问道:“装这个干啥?”

    “咳咳……别问了,李乡长要来调研,我先去村上接一下,然后一会儿你把东西包好了,就说是精选出来的,然后放在乡长车上……”

    王小燕撇嘴道:“走了一个贪官的刘乡长,又来个李乡长,这贪污还带轮流贪污的啊……”

    陈楚呵呵一笑,拍了拍王小燕的脑袋。

    孙寡fù看着两人一时呵呵笑了,感觉两人挺有意思的,要是真能成一家人也不错了。

    王小燕随即说:“你一会儿去村里咋去啊?开车么?”

    陈楚点头说:“那行,驮我一段,我回家取塑料袋去,你用大棚膜啥的装绿豆多寒碜啊,正好我家有进货的大方便袋,我都留着的,正好给你拿过来。哎呀,你愣着干啥?赶紧走啊……”

    陈楚开车把王小燕送到家,但他并没走,而是在门口等着。

    两分钟后,王小燕推门出来了,身后的她爹王小眼还嘀嘀咕咕的:“你这个丫头,把咱家的袋子拿哪去啊?你不许给陈楚用,唉,我说你这丫头咋胳膊肘往外拐呢!把咱家的东西给外人用,你这孩子,咋越来越不听话了呢……”

    王小燕不理她爹,气呼呼的走出来,见到陈楚车没走,上了车。

    陈楚又把王小燕送回了场子。

    “你咋不去啊,在我家门口等着干啥?”

    “呵呵……我怕下面雪太厚,你摔了咋整,冻天冻地的,摔坏了还得算工伤,我还得给你掏医yào费……”

    陈楚前面的话说的还不错,后面说的王小燕就气得嘴撅起来多高。

    “坏蛋,我就不该管你……”她说着扭头下了车,陈楚看着她气呼呼的扭动的滚圆的屁股,一阵的流哈喇子,心想这屁股真好啊。

    陈楚真想把王小燕跟干了,不过这女孩儿要是干了……要跟自己结婚咋办?不禁又有些犹豫。

    随即先开车去村里了。

    车到了村里,陈楚下了车。

    而村长张财,刘海燕,徐国忠都在,而屋里亦是多了一男两女,男的一脸正派,坐在那,不过看着个头能有一米七五左右,三十五六岁左右年纪,一脸的端正。

    短寸头,脸上有点黑,相貌算是可以的,端端正正的,只是给陈楚一种莫名的反感。

    而那两个女人却不错,坐在方寸头旁边的那女人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白白嫩嫩,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说话间也是细声细语的,眼睛始终,脸上皮肤就是一个嫩字了,而细细眉毛,那眉毛是弯弯的笑眉,小巧的鼻子,小嘴儿,身材挺婀娜的,最重要的便是一个字‘嫩’了。

    而另外一个女人,身上披着红色的风衣,里面黑色的韩装,下面竟然是那种ròu丝丝袜,冬天穿的,应该是毛裤之类的,不过却似ròu色的,让男人的一看下面就能硬了那种的。

    这要是离着远处看,肯定以为这女人光着屁股啥都没穿了。

    而这种冬天穿的ròu色丝袜外面套着一个黑色的短皮裤,也像是那种皮裤衩一样,像是里面穿着裤子,外面穿着裤衩。

    现在的女生大多也多爱这么穿,不lún不类但却非常xìng感,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再不干一把。

    再见那女人个子应该挺高,掉稍的美貌,熊猫眼,鼻子挺翘的,嘴稍微的有点大,不过这五官在一块加上这身段,跟蛇精差不多了。

    女人有个好身材,会放骚就不错的,这女人长的应该算是一般人,不过这蛇一样的身材,还有眉宇间的那股傲劲儿,就好像自己多么了不起似的,瞧不起任何人了。

    在这里就像是接见来朝贺的附属国的国民似的。

    陈楚看了看她的大腿,真想抱住她的屁股,分开她的两条大腿,把下面chā进她大腿间,狠狠的捣她一顿。让她得瑟。

    这时,张财、徐国忠、刘海燕都站着,就他们三个人坐着。

    陈楚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以前的刘乡长可不这样,虽然人家贪污是贪污,但是可没有这么大的架子,别说刘乡长了,就是镇长,就是县长也没他这样的架子了。

    怎么的?

    把这里当成你的连部了?

    你还以为你是在部队牛逼闪电,说句话当兵的就只有是是是的服从,没有其他拒绝的话了么?这是地方,这是小杨树村,不是你的军大营好吧……

    陈楚第一个感觉就是不爽。

    “咳咳……这位是……是李乡长,新到任的,以前啊,可是咱们人民解放军陆军中尉……”

    ‘陆军中尉?’

    陈楚一愣,这算是个什么官职啊,本来他对部队听敬重的,不过被王亚楠那么一说,这么黑啊,那么黑啊的,马上就感觉不咋地了。

    忙问道:“陆军中尉算啥级别啊?正科级,还是副科级啊?”陈楚看他就不爽,因为自己进来的时候,那个李乡长一直上一眼下一眼的扫shè着他,还有他左手边坐着的那个高傲的女人,就像是在看一个土鳖似的看着自己。

    而在他右手边的那个女人还可以,始终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很淑女的一个形象了。

    “你是谁啊!”

    那李乡长遂打着官腔问了陈楚一句,这一声还是很洪亮的。

    陈楚没说话,旁边的张财忙笑呵呵的说:“李乡长啊,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陈楚,陈副村长……”

    张财刚说道一半,那李乡长就厉声喝道:“出去!说你呢!给我出去!一点规矩都没有!滚出去!”

    陈楚亦是火了。

    心想我糙你妈逼的,老子至从当副村长以来,还没人敢这么和老子说话呢!你算个你妈了个比啊!我糙!不就是个破比副乡长么。

    陈楚亦是火了,压不住了,手里的玉扳指也忘了捏了,毕竟是年轻气盛,或许他的真实年龄再大个六七岁便能化干戈为玉帛了。

    陈楚冷哼一声:“你谁啊?跟我这么说话?你不就是个乡长么?怎么的?多大个麻痹的干部啊?我糙!我今天告诉你,你就顶多是个破比副科级知道不?老子见过的局级干部都没你这个德行的!你装你妈了个逼啊你!我糙!让老子走?你妈逼的老子还不奉陪了呢!”

    陈楚刷的甩了一把袖子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张财,徐国忠,刘海燕一下就傻了,心想今天陈楚怎么了?吃qiāngyào了吗?

    这时,身后的那李乡长手啪啪啪的拍了三下桌子,大声喝道:“放肆!放肆!你给我站住!”

    陈楚转回头,瞪了他一眼,冷哼道:“放肆你妈逼啊!真他妈的以为你还在部队当干部呢!我告诉你,别看你在部队多牛逼,回到地方你他妈的也给我当孙子!信不信?不信对吧!**的你给我等着!”

    陈楚呼呼的走了出去。

    随即掏出电话。

    ……

    李乡长气得暴跳如雷,直接端起茶杯啪的就摔倒了地上。

    茶杯摔的粉碎。

    大声喝道:“张财!这就是你说的有能力的副村长?这就是你说的年轻的企业家?这就是你说的乡里的十大青年之一?我看他纯粹就是一个流氓!是一个地痞!这样的人就应该送到部队好好的修理修理,管教管教!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让他明白在我的地盘,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他妈的给我卧着……”

    陈楚走到了大门外,听到这些话,冷哼嘀咕一句道:“麻痹的,这小杨树村是老子的地盘,这句话应该麻痹的老子跟你说,是龙给我盘着,是虎你妈逼的给我卧着,别以为当了十几年的大兵回来就能牛逼闪电的……”

    第五百六十六章 留宾乍拂弦(文)

    陈楚电话嘟嘟的响了,他是给闫三打过去的。

    闫三接听了电话忙问:“陈副村长,啥事?”

    陈楚随即道:“闫三,我问你,我对你咋样?”

    闫三呵呵笑了:“陈副村长,说实话,没有你就没有我闫三的今天……咳咳……”停了一停,闫三走到一个僻静处,小声说道:“刚才……刚才孙姐还偷偷的给我塞俩鸡蛋呢,让我好好干……”

    “嗯,行,闫三,你还敢不敢惹事了?出了事我兜着!”

    “啥?啥事?陈副村长你直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