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在上百个杀手组织里面脱颖而出成为第五名,黑风十三翼的名号是用鲜血和骷髅打造出来的。这个名次底下是千百成名武林人士的xìng命。

    况且神月教虽然也会暗杀,可是比起杀联组织里那些出神入化的暗杀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铁寒衣和叶洛互看一眼,铁寒衣歉然道:“今天本来应该和明兄苏兄再多请教的,但既然知道凶手是谁。我们必须立刻赶回去准备。”

    叶洛也道:“黑风十三翼非同小可。如果来的是他们,我们的行动将要非常小心才行。就连你们六扇门也是一样。你们也该回去通知你们总督知道吗?”

    “是,二位请。”

    他们两人急匆匆的走了。在我看来是正常的,他们总不能知道了黑风十三翼正盯着他们的同僚却还在这里跟我们喝茶吧。其他杀手也就算了。黑风十三翼基本上一旦下手绝无生还之理的。

    以一天一个的频率来看,今天又会死人。

    两个人一走,我伸个懒腰。

    “啊,今天也好闲。等唐掖一到我们就走吧。”

    我看向苏晓,却发现苏晓很严肃地盯着我。

    苏晓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声地道:“明大哥……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啊?”

    “啊?”我有点发懵。

    “你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平时你不是都懒洋洋的,对这些公事都不感兴趣的吗?可今天你的话好多,而且说得都是人话诶。连两个甲级武士都对你服服帖帖的。”

    糟!我真的太习惯苏晓迟钝的个xìng,导致自己大意了。

    “明大哥!”苏晓俊俏的小脸沉了下来,狐疑地盯着我,粉嘟嘟的小嘴不开心抿着,“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嗯?”

    被苏晓步步紧逼的我,脑海里突然又冒出了那两个致命的选择。

    推,还是不推?

    9. 我跟苏晓之间的气氛有dú

    “徒儿,今天师父要教你什么叫做女人。女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她们嘴上说不要……”

    “身体却很正直?”

    “愚蠢!傻!Stupid!都是跟你师叔学的吧!”师父恨铁不成钢地睨着我。

    “师父,可以至少不要在骂我的时候加入洋文吗……”

    “徒儿,把心打开,在你遇到难缠的女人的时候,只有记住一点。”师父慈爱深沉的目光注视着我,朝天怒吼出三个字。那圣洁的呼唤挑动着我的血液,呼吸,脉动,甚至是灵魂,全都有一种被征服般的震撼。

    “推了她!!!!!!!!!!!!!!”

    我至今仍然记得师父在说完‘推了她’这三个字的时候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那老头销魂的表情至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是几乎达到了童年yīn影级别的可怕画面。

    于是我现在,真的面临了一个重大选择。

    推,还是不推?

    这是一个严重的人生问题。

    我眼前的这个人。

    娥眉瑶鼻,杏眼桃腮,长腿细腰,妖娆风情之余却又带着一丝无邪。可谓是造物主给全天下男xìng的恩物。

    “推则其乐无穷,不推则后患无穷。徒儿,及时行乐啊。”

    师父的魔鬼之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的脑袋浑浑噩噩的。

    既然是这样,那我选择——

    等会!

    推个毛线!

    苏晓是男的好不好!

    好险!差点居然陷入了思维误区啊。

    我急忙甩甩头,从长的能写三部菊花传的回忆里走出来。

    却看见眼前的苏晓瞪大一双美美的眸子,哼地一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看错你了!你明明说和我最好了。”

    喂!

    我还一直以为你感觉迟钝所以一定没事的呢!你怎么又在这种时候背叛我?!

    “明大哥,其实我都知道。”

    “你知道?”

    不会吧?!

    苏晓真的知道了?那我果然还是只能推……啊呸!怎么老想着这些不着调的事。

    “你、你知道什么了?”

    “这么明显的事还能瞒过我?”苏晓却不是怀疑,反而是用一种十分担心的眼神看着我。他伸手摸摸我的额头:“你肯定是发高烧了。不然不会表现的这么反常的。要是不舒服就别查案了。咱不差这些成绩,乖,咱们回去吧。”

    我看着苏晓,从灵魂深处松了好大的一口气……

    原来只是把我当成染病xìng格发生突变了吗?

    虽然这样也不太好可总比发展到最终结局要好得多。

    什么?你问什么是最终结局?那当然是推……咳咳咳咳咳咳。

    “去你的!”我推开苏晓过来捉我的手,“我什么时候生病了。我没病。”

    “可是你今天……”

    “我那是看书看来的,我说的那些事黑白鉴上都有写。”我强行胡诌,“你不信自己买回去好好读读。人家黑白鉴里面写的东西五花八门天文地理无一不包,我就劝你平时多读书吧。你这熊孩子就是不听。”

    “你真的没病?”

    “真的真的。”我赶紧站起来,走一步,抖两抖,回头摸摸单身狗。“你看,我多精神。”

    “不,我觉得你有病。”苏晓把我的大手从他脑袋上拨下去。“精神倒是精神了,但是还是不正常。”

    “好了,我知道你关心我。大哥谢谢你。”我把手又放回苏晓脑袋上轻轻揉了两下,“要是我有事,一定告诉你,行吗?”

    苏晓这回没有拨开了,而是任由我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红着脸道:“是你说的喔。不许反悔。”

    我笑道:“是是是。”

    ……

    为什么我觉得气氛怪怪的。我几乎能看到周围的空气都是粉红色的。而且依稀觉得苏晓在我熟练的抚摸下表情似乎变得越来越舒服。而我也觉得手上传回的触感十分柔软,怪舒服的……

    这气氛他喵有dú!!

    我赶紧抽回手来,苏晓忽然像是被人惊扰了好梦般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呃,这个这个。”

    我正在笨拙的措辞,突然,从大门口那边传来一声巨响。

    之后就是一堆武士的叫骂声:“唐掖!这里是麒麟大院,你有几条命敢来这里撒野?”

    什么!

    这难道是老百姓的好朋友唐掖大帅哥到了吗!

    “唐掖到了!”

    “就算是唐掖到了你怎么这么开心啊……”

    “当然开心了,那可是大家的好朋友唐掖啊!”

    这个时候赶到的唐掖简直是我的救星。

    可是门口的对话却又一次升温。

    “滚回去!!你跟我们动手,疯了不成!”

    “谁关着你的朋友了?明非真?不认识不认识!”

    “好哇,人称你做恶鬼,还真是名不虚传呐。来来来,你动我一个试试。”

    结果我听见惨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与夕阳西下组成一幅极为美好的画面。

    过不多久。

    唐掖冷着一张酷哥脸,踏步如流星般走进小花园里。他浑身灼热,应该是刚才运过血阳真气。难怪那些家伙被打的死去活来。

    唐掖一怔,他看见我和苏晓居然安然无恙地坐在小花园里喝茶,一阵无言。然后说服了自己般的才道:“不愧是大哥,你果然很强。”

    “别客气,你才强呢。”

    你背后有二百多个人等着要宰了你啊大兄弟!

    “喽啰而已,谈不上强与不强。”

    唐掖回头看着那一帮被他侮辱了的麒麟卫武士,只淡淡地道:“有何人要跟在下jiāo手,请出来。在下无任欢迎。”

    一个男子闪身而出。

    “你可知道老子是谁?”

    “你?”唐掖愣了一愣,脱口而出:“东坡楼的小二,六子?”

    “我去你娘的!我不是店小二!”

    麒麟卫甲级武士尹一弦大人火冒三丈。

    尹一弦大步踏出:“就让你瞧瞧老子甲级四十名的实力!”他号称一线银,用的原来是铁线拳。而且专门练的是右手。他将怀中铁线环瞬间套在手里,一拳打出,气劲震dàng的铁环叮当乱响声势不小。

    苏晓惊呼道:“唐掖小心!”

    唐掖却一点也不在意。我也毫不在意。唐掖最擅长手上功夫,这家伙居然直接空手挑战,我就不信他能赢过唐掖。

    唐掖劈手chā入直接拿住尹一弦手臂上一条铁线,另一只手则拨开尹一弦的其他攻势。他掌中热力沸腾,不多会就把铁线环烧的滚烫通红。

    唐掖一撤手,尹一弦自己也把握不住发烫的铁环只好甩将出去。但唐掖正等着他这么做。尹一弦才一甩出铁环,唐掖抢上去对准铁环双掌齐运,把铁环以更强的力道又打了回去。

    尹一弦猝不及防被弹回来的铁环打在身上,震退了七步才停下步子来。他表情痛苦,脸色发红,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显然被唐掖的血阳真气灼到了经脉才会这么难受。而且最后一下还受了内伤。看来御前比武这家伙都不能上了。

    “得罪了。”唐掖云淡风轻地抱一抱拳,“还有谁要打,我……”

    我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这小子是战斗狂啊。

    “打个屁。走了。”

    在场的武士忽然化身怜爱终生的天使心,纷纷都对我投来担心的视线。那视线显然是说这孩子神经错乱,敢拍唐掖的后脑勺,你不怕被他擒拿吊打剥光衣服游街示众么?

    但唐掖却很顺从的点点头:“是,大哥。”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我们三人挡者披靡,很轻松走出了麒麟大院。有个帅哥兼高手做小弟就是好啊。

    “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我问唐掖道:“你不是山里闭关吗?”

    “是总督命人找我回来的。半路上遇到了渣痞,所以就先过来了。”

    “宋总督?”是宋鸥?那就有点不明白了。他不是一向无所作为的吗?“总之先去找他看看吧。”

    “大哥你们在麒麟卫怎样?”

    自从上次唐掖输给我了之后,他就一直叫我大哥,也一直对我恭敬的很。恭敬的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没什么,就是用筷子验了几具尸体,还有跟苏晓喝了会茶。”要是跟唐掖说遇到了君王侧的高手,他说不定会跟人家挑战啥的,还是别节外生枝了。

    “就我们两个喔。”苏晓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帮口道:“我们可开心了呢。”

    但是这样说又引发了其他的问题。

    “就你们两个喝的很开心?”

    唐掖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大哥,这样我很寂寞。”忽然我似乎瞥到背后麒麟大院的门子竖着耳朵,仿佛挖到宝一般的双目发光。看到我凌厉的目光之后,竟然一溜烟的躲回了院子里。

    喂!为毛听到这里你要跑!你听我解释啊,不是那样子的!

    苏晓呆呆地道:“寂寞的话,下次我们三个一起……”

    喂!你够了啊!

    我们小队的风评已经很奇怪了能不能不要再往下修正了!!!

    “行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家!”

    我强行打断对话,拖着两个麻烦往六扇门跑。

    10. 大家转职守城门

    “守城门?”

    宋总督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对,皇城的城门。”

    沈老大一不在,严格意义上这家伙就是我们六扇门名义上的最高领袖。所以他格外的趾高气昂。

    这是有原因的,按照六扇门的传统,一旦发生国难级的大事——保国不保君。也就是说在最关键的时候六扇门可以选择不保护皇室,但必须要听从总督的号令。也就是说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场合里,我们连皇上的话都不用听,而是要听总督大人的命令。

    沈老大也就算了,这位被人背后叫成宋鸟人的宋鸥总督,我实在不太能接受他的领导能力。

    宋鸥出身于江南一代的武林世家宋家。提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江南武林这个地方的特殊之处。

    江南武林,是武林正道的中流砥柱,几乎是白道中的最强力量。

    江南武林比起北方武林、中原武林之类的地方大不相同。其他地方正邪两道的势力大多是均衡的,也就是说正道邪道的武林人士实力几乎是不相上下,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

    可唯独只有江南武林,正邪比例到了惊人的十比零。没有恶人敢在那里放肆,也没有什么邪派帮派敢在那里立字号。是一片令天下惊羡的纯白之地。

    想当年我师父曾经妄图染指……不是,加入江南武林。他意气风发地在苏州建立了个大罗山分支,结果在不到两个月就被本地的门派清理了出去。理由是门下行止不端,眠花宿柳,败坏江南武林风气。

    我师父勃然大怒,居然杀上人家门里跟人家理论:吾这大罗山分支门下只有三个弟子,两个男弟子尚未成年,你难道是说我家女娃儿会去眠花宿柳,简直岂有此理!

    结果人家只说了一句:我们说的门下不是说弟子,是说掌门。

    然后我师父老脸一红,腆着脸嘿嘿嘿嘿地跑了。于是从那之后打死我也不肯去江南武林游玩,免得被人认出来我的师承,我连找洞钻都找不到……

    统治着这片最重要的纯白之地的,是七个历史悠久的门派。由于江南武林包围着京城,朝廷例来对七个正派都多有倚重。这七个门派也如同众星拱月般的拱卫着皇帝对武林的统治。

    所以这七个门派也有个令人敬畏的凶残称号:白王七冠。

    白王七冠,又名朝廷亲儿子。

    皇帝有七个儿子,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王,却没有一个白王。这七个承蒙皇上封荫的门派,就是被江湖人封为白王的江湖之王。这白王七冠有了朝廷给的各种福利,越加扩张势力,说是武林门派,其实就是一方权霸。

    而宋家就是其中之一。宋家世代是武林世家,。他家的封地在扬州,距离京城不远。所以才被称为朝廷亲儿子。只不过这个宋总督却总给我一种不像是宋家子弟的感觉。

    就文不成武不就这点上跟渣痞其实差不多。

    他虽然总是读书人的样子,但身上没有功名,连秀才都不是。武功方面我还没见过,可是据说他上任以来还没跟人动过手。这让一天跟人打三回架的沈老大这个副总督情何以堪?

    再加上沈老大的父母似乎都是六扇门的高干,她本人又曾是雁十三的臂助,所以六扇门上下唯沈老大独尊。这位总督要不是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