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己预料中的一样,经自己一挑逗,龙兰更是不堪,粉红的俏脸似要滴出水来,身子也隐隐有些微微的颤抖。

    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战龙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大手在她全身上下四处摸索起来。

    龙兰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微微的扭动着娇躯,小手也按在战龙胸前,惊惶失措的抬起头,小脸上尽是不安。“六郎,你干什么?放开嫂子。”却没料到战龙趁她抬头的瞬间,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龙兰没想到战龙这样大胆,被这样一亲吻。那瞬间,只觉脑中像是“轰”的一声zhà开了一样,变得一片空白。

    战龙突然的偷袭让她既惊又羞,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战龙只觉得怀中的佳人,全身柔若无骨,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着自己胸膛的那两团丰ròu,仿佛具有无限的弹力。战龙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嘴唇,舌头也跟着深入唇内,扫顶着她的光洁的牙齿,最后撬开牙门,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仔细的品尝着这朵天山雪莲。

    战龙突然的轻薄,让她变得完全不知所措,就那样呆呆的躺在战龙身下,任由摆布。

    战龙那热情的拥吻,让龙兰逐渐有些意乱情迷,那在她全身上下摸索的大手,所经之处都带起一股滚烫的灼热。

    朦胧中她只觉自己的身体在软化,在膨胀,好像整个灵魂都脱离了身体,在空中飘dàng■然似乎有一个硬物顶在她的腿间,不时的轻轻磨蹭。龙兰自然明白那是何物,一想到刚才看到的龙qiāng是那样的坚挺茁壮,龙兰心中不由又羞又急,但身体却不听她使唤的产生一股热潮。

    她的味道很香、很甜,肌肤也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光滑无瑕,让战龙爱不释手。从粉背、纤腰到隆臀,抚摸了一遍又一遍,兴趣却丝毫未减。离开她的樱唇,移向她的脸颊、耳根、粉颈。而她也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变得沉醉期间,虽然不曾采取主动,但对战龙的轻薄却是不再抗拒。

    战龙一手揉捏着她浑圆的香臀,另一手却轻轻的拉开她胸上的水龙衣。一双chā翅高耸,立即弹出湿衣的束缚,顶上那粉红色的两粒凸起异常地诱人。战龙大手在她的根部轻柔的划着,转着,慢慢登上峰顶,紧紧握住那一手都握不下的香峰用力揉弄,蹂躏。

    战龙的动作,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和抚摸中的龙兰毫无所觉,她和老实巴jiāo的杨三郎相亲相爱的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激情的前奏。直到感到胸前有手指划动,才突然惊觉酥胸已经暴露。不由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yù念正慢慢升高。当她感到被握住时,全身像凉风习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也不自觉的溢出一股浓浓的液体。

    看着三嫂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却久久不褪,那殷红的双唇也比刚才要娇艳许多,虽是娇羞万分却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放肆。那沉默的放纵让战龙心中不由一dàng,抱起她的身子,将她仰放在旁边的船舷上。俯再度吻上那令自己yù罢不能的樱唇,顺着洁白无瑕的颈项,来到那柔软却坚挺的胸脯。

    龙兰又是一声轻吟,脸上浮现起一股难过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将胸一挺,战龙那手下舌中传来的感觉如电击似的让她全身麻痹。脑中的昏眩与肌肤的颤栗,将她心理与生理上的需要,还有那极度的快感表露无遗№间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身体微微的挣扎、翻转、扭动,双手更不时的揪扯战龙的衣服。

    战龙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双峰,在上面不断的揉捏,大嘴更是狂热的亲吻着她的香峰,挑逗着那正上方的两粒樱桃。

    随着战龙的步步紧逼,龙兰逐渐迷失自己,彻底地臣服在战龙高超的技巧中。

    战龙更是被这禁忌的爱yù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地双手拽住龙兰水龙衣的,生硬地将它顺着那双羊脂白玉般的美腿缓缓退下,一片诱人的雪白,一丛刺目的黝黑,战龙只觉得热血沸腾,美艳动人的三嫂成了一个一丝不挂的美艳女神,那蒙蒙胧胧的姿态,更平添几分神秘,幻想着自己的坚挺龙qiāng正沉浸在她丰嫩股间,而她极尽能事的应承我的恩宠,龙qiāng不由傲然,正抵着那微翘的圆臀。

    “啊”那舒爽至极的美感让战龙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

    朦胧中,龙兰风情万种的发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那柔媚至极的姿态,让战龙把持不住,那若有若无的声音让战龙的血液彻底燃烧,双手按住怀中美人坚挺的,想到自己鳞甲重生的坚挺龙qiāng,战龙的一下子消失,激情也慢慢退却,要是能够早一些破甲重生该多好啊,说不定今天就享受到三嫂丰腴的玉体了。

    龙兰也慢慢地清醒过来,羞怯地推开战龙,“六郎,你太过分了,居然和嫂子开这种玩笑”她拿过包袱里的衣服,匆匆往身上穿,战龙缓解了一下刚才高涨的情绪,说道“三嫂,不是你想象那样的,我只不过是想通过你美艳动人的身体,丰富一下我的联想”

    龙兰费解地看着战龙,“六郎,你要高什么鬼名堂?占了嫂子的便宜,还要耍什么坏?”

    战龙说“三嫂是这样的,我不是患了一种疑难杂症吗,东方姨娘给我看了病,还给我开了yào,又教给我一套内功心法,只要勤加练习,我的就能早日拜托那病魔的困扰,三嫂,我马上就要洞房花烛夜的人了,你总不希望我以现在这个姿态面对你未来的六弟妹吧?”战龙将那密生鳞甲的龙qiāng给龙兰看。

    龙兰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小色狼,谁让你那样好色呢,一定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

    战龙连呼冤枉,“三嫂,我有你想象那样坏吗?这次远征楚国,龙庆峡谷那场战役中,三嫂被数千楚军围困,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单qiāng匹马杀入重围,宁可丢了自己的xìng命,也要保护三嫂的安全。”

    龙兰顿时想起战龙在龙庆峡谷舍生忘死将自己就出重围的情况,幽幽说道“傻弟弟,你当时不应该冒死回去救我啊,真要是楚军凶猛一点,我们俩就谁也出不来了。”

    看到三嫂回忆起那时的情景后,柔媚无比,战龙心中一阵甜美,握住了龙兰的双手,“三嫂,我当时就想着,你要是落入楚军手中,以你这样出色的外貌,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岂能言见我亲爱的嫂子受敌军沾污?就是拼了xìng命,也要救你出来。”

    龙兰惭愧道“六郎,我水里功夫出类拔萃,陆地上的功夫真是差得很,要不是你舍命相救,嫂子可就”

    战龙微微一笑,“三嫂,你对六郎一向很好,所以我到了关键时刻,决不会丢下嫂子不管。”

    龙兰淡淡一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旁人无法看清的深意,那旖旎的幻境顿时烟消云散,看着秀目红润的三嫂,战龙又说“现在三嫂能不能帮帮我呢?”

    龙兰问“让我帮你做什么?”

    战龙说“东方姨娘要我每天坚持多多发泄几次,这样能够加速我蜕甲重生的速度,我真的不希望在我大婚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

    龙兰的脸,顿时无限飞红,“六郎,到底想怎样?”

    战龙梦地将龙兰一把捉住抱到怀中,“三嫂,让我亲一亲你,摸一摸你,疼一疼你。”

    龙兰马上气喘吁吁,“六郎,不行啊,我是你嫂子啊。”

    战龙却生硬地扯开她刚刚穿在身上的衣服,“三嫂,我喜欢你。”

    龙兰一阵战栗,“六郎,可是我不能够喜欢你的。”

    “我只要你帮我一次,帮我解决一下。”战龙温柔地吻着龙兰的耳根,同时抓住她的纤滑玉手,让她握住自己的坚挺龙qiāng。

    龙兰剧烈地喘息着,“六郎,我好害羞啊,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战龙答应着,“我的好嫂子,我绝不会告诉别人我俩的秘密。”

    “三嫂,你真好,六郎爱死你了。”

    龙兰娇羞地滑动着玉手,“六郎,只许一次的哦,以后你尽量不要找我,我不想对不起你三哥,他那样老实,我不想给他戴那种帽子。”

    战龙笑道“三嫂心肠真好,可是,我要是极度需要时,找谁帮我啊?还有两个月我才到大婚啊。”

    龙兰柔声说“找你二嫂去吧,她也非常疼爱你,而且经常在我耳边说,二哥满足不了她。”

    战龙心中一阵激情飞扬,顿时想起二嫂风妩媚的样子,以及那诱人心弦的雪白玉兔。

    不过战龙绝对了解女人的内心,这个时候,即使自己再怎么喜欢二嫂,也不能冷落了眼前的三嫂,“三嫂,可是我偏偏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二嫂太张扬,我有些害怕呢。”

    龙兰扑哧一笑“小色狼,做坏事还害怕吗?去年年底我和你三哥成亲的时候,你偷偷躲在我们的床底下,想干什么?”

    战龙嬉笑道“当然是想偷听三哥和三嫂的悄悄话了,嘻嘻,不过”

    龙兰问“不过什么?”

    战龙道“三个一点也没有风情啊。”

    龙兰脸一红,战龙接着说,“嘿嘿,你们大婚那天,我躲在床下都听见了,洞房火烛夜,三哥居然还想着去巡城。”

    龙兰叹息一声,手中揉着战龙那坚挺的龙qiāng,回忆起自己那个不成功的新婚之夜,“你三哥,太呆了。”

    战龙说“是啊,春宵一刻值千金,这呆子居然还想着巡城,三嫂没让他去,嘿嘿,你还提醒他”

    龙兰心绪飘扬,回到了她和杨三郎的大婚之夜。

    第38章 兰嫂箫艺

    龙兰本来有许多话要与三郎说,可是三郎看到龙兰俊美的模样,自己反倒变得约束起来,虽然都是坐在床上,却离的有八尺远。龙兰是爽快的脾气,受不了三郎这种木头人状态,干脆开门见山的说“三郎,自从上次你去肃州运粮食,到现在差不多半个月,咱俩没有在一块说话了吧。”

    三郎点点头说“是!”

    龙兰又说“听说肃州市面上的腰带很好看,有没有女人束甲胄的那种,有的话我要一条。”

    三郎挠挠头说“我没有注意过,不过下次再去的时候,我帮你买一条回来。”

    龙兰高兴的点点头,说“那太好了,可是你知道我需要多长的腰带才合适?”

    三郎迷惑的摇摇头。

    龙兰笑着说“傻瓜,你不会量量嘛。”说着,往三郎身边靠近了一些。

    三郎挠挠头说“要不我去管仆人要尺子来量一下?”

    龙兰气的一跺脚,站起来说“算了,改天我自己去肃州买好了。”

    想到这里,龙兰又是一声叹息,那个本应该十分完美和谐的夜晚,就在两个人沉闷的气氛中慢慢地度过了。

    战龙突然双手环绕住龙兰的纤腰,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战龙脱下来让在一边,光溜溜的纤腰滑腻,战龙爱不释手,轻吻着她的香肩,嘴巴凑上耳边,“三嫂,那天你们没有完成夫妻作业吧?”

    龙兰气恼地说“小色狼,真没想到,那时你就躲在我床下,你真是坏透了,幸好我们没有做那个,不然的话,还不被你全都偷听去?”

    战龙嘻嘻笑道“三嫂,我也不容易啊,躲在下面闷了一头汗,结果啥也没听到,只听到三哥要去借尺子,我还以为他真的一去未回呢。”

    龙兰也被战龙诙谐的语言逗得咯咯笑起来,同时也在战龙的龙qiāng上面狠狠地掐了一把,“小坏蛋。”

    战龙也情绪高涨,飞快地在龙兰香唇上吻了一下,然后神情专注地看着眼前绝美的三嫂。

    龙兰被战龙那深邃的目光看得心发慌,那眼神透过自己,穿过千重山,万重水,飞得很远,很远。

    自己仿佛被他的目光看破了自己身上的衣装,看进了骨ròu里面,龙兰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本就是浑身的,

    战龙将她往自己怀中搂得更紧一些。

    “恩。”龙兰咛嘤一声,心中自然是春波dàng漾,涟漪阵阵。

    感受着旁边这个大男孩的体温,听着他那有些沉重的呼吸声,龙兰心跳有些加速,脸蛋也再有些发烫,内心深处,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她把头微微低下,生怕战龙看见了她的容貌,那几分春色的媚态。可是低下头,正好面对那鳞甲龙qiāng,尽管长了一层坚硬鳞甲,但是它强壮,挺拔,,生硬,火烫是龙兰从来没有见过的雄伟,她的呼吸更加紧促起来,“六弟,真的好强壮啊。”龙兰心中萌发一种要试一试他的坚硬的冲动想法,她的玉手,攥的更紧。

    战龙也同样有些情不自禁,心下仿佛一只飘dàng在大浪中的小舟,想要找一片柔和靠№咙也似乎有些发干,很想喝上几口甘甜的水汁。“三嫂。”战龙轻轻地叫了一声。

    龙兰抬起头来,把目光落到了战龙的脸上,“六郎,你是不是很想和三嫂?”

    “恩。”战龙双眼充满了柔情和火焰。

    龙兰没有说话,就这样斜靠在战龙的怀里,把目光定格在了战龙英俊硬朗的脸庞上。玉手缓缓滑动着,终于说道“六郎,可是你的龙qiāng会刺疼我的,我不敢”

    战龙无限懊恼地说“三嫂,都怪我不好,关键时刻,非得生这种病,得不到三嫂的赐爱,我真是好伤心,我失望”

    龙兰却柔声劝慰“六郎,不要难过,等你的伤好了”说到这里,龙兰娇羞的实在不能将下面那露骨的话表达出来。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了言语,却都是痴痴地望着对方。

    两人的脸蛋只有十多厘米,两人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她那双美丽的秋波,有些迷醉,有些恍惚,还有一些羞涩,在朦胧的月光下,耀闪着迷幻的色彩,给人一种梦中的波澜。乌黑修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圆润的小瑶鼻上,渗出一层细腻而晶透的汗珠,像被一层亮膜轻轻地包裹着,樱桃般的小嘴微微yù张,像两片绽放的鲜花,凝脂般的透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