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知什么时候,镜子中身影慢慢变成另外一个人,那是一个姿容无比贵丽,气质无比高雅的女人,她头上有五色光环,周身也闪耀灵光。这时,镜子中的女人又威严的说道:“你不用害怕,其实我和你共同拥有一样的元神。”

    “元神?什么是元神?”

    穆桂英惊讶的问道。

    “元神就是元神,每个人都有元神,但每个人的元神不一定完整,比如我的元神,就有一半在你身上,我苦苦寻求了一生,今天总算找到我的另一半……”

    镜子里面那个高雅的女人突然放纵地大笑起来。

    穆桂英越加奇怪的说:“我是你的一半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镜子里的高贵女人笑道:“因为你的元神还没有修炼,还不够强大,假如有一天,你的元神也能象我一般强大,我们的元神就能相合,那就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我们也将称霸这个世界。”

    穆桂英为难的道:“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来修炼元神,我只知道有两个妖怪非要我嫁给他们,我若是不同意,他们就会杀死我。”

    镜子中的女人闻言盛怒:“是什么妖邪,有如此大的胆子,居然敢亵渎我的元神,我要把他们抽筋扒皮,挫骨扬灰,用灭天神雷震碎他的元神,我让他们永世不能生。”

    她越说越气,抓起身边一件法器,用力摔到地上,穆桂英被她的震怒吓的后退数步,定定神再看,镜子中的人像已经逐渐模糊,那怒不可待的声音也渐渐远去。穆桂英正在纳闷时,猛然抬头,看到灵台上方的石旯上,蹲着一只毛色纯白的白狼,狼眉心部位有一朱砂印记,它刚才就一直静静的蹲在这里,默默的听穆桂英讲述。

    狼妖!一阵窒息般的恐慌,让穆桂英险些昏倒。

    少顷,穆桂英见白狼没有扑上来的意思,仗着胆子说:“刚才和我说话的是你吗?”

    狼妖没有回答,它只是默默的注视着阿雅,精锐的狼目中流露出一丝怜悯。见到狼妖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图,阿雅稍稍放心,她忧心忡忡的道:“菲亚是被你掳走了吗?她还活着吗?”

    狼妖没有回答,它伸出血红的舌头舔着下颚。穆桂英不知为什么,胆子突然大起来。她对着狼妖说道:“两家大王都要娶我,可是我谁也不想嫁,现在我宁愿死,也不想嫁给他们任何一个,可是我又不想因为我的事,而连累我的族人,还有我父王。我知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可是我还是想讲给你听听,这样我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穆桂英说完这句话,流下两行清泪。

    狼妖冲穆桂英点点狼,似乎听懂了穆桂英所有的苦处,它拖着长长的尾巴,在穆桂英面前一纵而逝了。

    从昭德寺回来后,穆桂英没有说遇到狼妖的事情,而是斩钉截铁的对斯罗说:“父王,我决定嫁了,你派人通知那两家大王,桂英只有一个,不能同时嫁给两个人,明天就在昭德寺前,父王为我举行比武招亲,除了那两家大王,其他人也可以参加,谁赢了,我就嫁谁。”

    斯罗明白了女儿的想法,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掩熄这场劫难,他派族人送信给两家大王,同时请来另外几个部落的族长,请求一下大家的意见,那些族长均害怕山上的妖王下山祸害自己的族人,都纷纷赞扬穆桂英的大义,并表示原做见证人,主持即将到来的婚礼。

    三天后,昭德寺外。

    大家都知道紫月公主要比武招亲,那两家大王来这里为王已经有些年头了,到底有多少惊天的法术,大家都想弄个明白,比武招亲的彩台刚搭好,看热闹的已是人山人海。日上三竿时分,正南方向黑云密布,黑压压贴着地皮飘过来,黑云之中夹杂着猛禽低沉的短鸣,黑云临近才看清,这片黑云竟是数百只黑色秃鹫同时振翅形成,这些秃鹫各个黄头赤目,五色皆备,呈正方形列队,降落尘埃,围观人众慌慌退让。那灵鹫大王身高丈外,眼似铜铃,叮当乱转,刚由大鸟上跳下来就哇哇怪叫,吓的围观者又退让三分。

    灵鹫大王火气十足,一阵哇哇怪叫后,手指北方,破口大骂:“好你个老虫怪,人空活了半百,一点道行没修得,倒是学会了抢人家媳fù,就你那破玩意,娶了媳fù不也是个废物,今天你若是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敢来打扰老子的好事,老子就把你当众撕碎了喂鸟。”

    灵鹫大王火气正盛,北边方向也有了动静,但见半天中金光万道,腾烁天空,一条金色长龙由高山上呼啸而下。金龙来至眼前,竟分化成无数振翅飞绕的怪虫,这些虫子人头大小,因为背上一层金甲,刀qiāng不入,故名金甲虫,乃是金蝉老祖花费数十年的功夫养成,不仅能上天如地,一副铜牙铁齿,更是无坚不摧。

    金蝉老祖跳下虫背哈哈大笑,“你骂我老东西,好!不妨告诉你,今天老东西就是来抢媳fù的,老虫子虽然长的矮点,还算有点人模样,看看你,修仙修了半辈子,不还是这副马模样,说实话,我就是怕你把人家姑娘糟蹋了,所以才来搅局。”

    灵鹫大王怒火冲天,骂道:“老不死的,今天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咱们都拿出看家的本领,谁输了就由此滚出神龙谷,你看怎样?”

    金蝉老祖点头说:“就依你,不过为了让你心服口服,咱们文斗武斗一齐上,三局定胜负。”

    灵鹫大王摸摸秃顶道:“怎么个三局打法?”

    金蝉老祖道:“所谓文斗就是我出题,你来考,然后你出题,我来答。现在我先来考你,老虫子我生有平一项绝技,可谓贯绝天下,绝无仅有。我现在就给你展现一下,若是你能参透其中的奥妙,或是能够模仿,就算你赢,看好了。”

    金蝉老祖上前一步,单手一伸,掌中现出一柄雪亮的弯刀,那刀锋闪耀寒光,金蝉老祖将刀锋逆转,对向自己的脖子,他本就瘦小枯干,脖子也只有一把粗细,围观的人众都胆战心惊的看着金蝉老祖,猜想他下一步该不会用刀砍自己的脖子吧。

    就在众人还在莫名其妙时,但见刀光闪过处人头滚落,金蝉老祖竟然亲手砍下自己的脑袋,那头颅滚落到身前五尺处,还在转动。金蝉老祖剩下的半截无头躯干,居然巍然挺立不倒,更加骇人的是,那半截躯干竟高声喝道:“头来!头来!”

    说来也怪,地上的头颅竟真的飞到金蝉老祖手中,他双手将头颅捧到勃项,端端正正的放好,随后摇晃一下,确认无异,大声道:“这是我的独门秘籍,叫“断头再接术”你能学来给我看看么?”

    这一招惊的四周鸦雀无声,连灵鹫大王也默不吱声。暗中骂道:“老不死的,看不出,还有这等道行,真的假的?”

    他心里盘算,老东西的这门本事,自己还当真模仿不得,于是高声道:“罢了,这一场算你赢,不过本大王也有一门功夫,看你学来学不来。”

    灵鹫大王摔开大步,朝远处的断崖急奔过去,半途中,在他的身后忽然张开一对翅膀,将他偌大的身体带入半空,直飘上远处断崖,一记重拳挥出,断崖上凸出的一块岩石应声碎裂,那断崖少说也有十丈余高,大家都听说灵鹫大王背后生着翅膀,今天还是头一次看到,无不为之惊呼。灵鹫大王手下的弟子更耀武扬威的喊道:“灵鹫大王,神功盖世,金蝉老头,快点滚蛋!”

    第96章

    金蝉老祖金睛眨动,看着灵鹫大王转身回来,皮笑ròu不笑的点头道:“好功夫,阁下连翅膀都能修炼出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脱胎换骨,修炼成仙了,呵呵!”

    灵鹫大王黑袍一抖收回双翅,道:“少废话,我这招叫“踏日摘星” 你能否学得来?”

    看金蝉老祖没有反映,他冷笑道:“西夏一品堂也不过如此,学会几个戏法,养了几个虫子,就想盗走灵石,哼哼,简直是痴心妄想。”

    金蝉老祖道:“不错,我是养了一些虫子,就凭这些虫子,老朽就能称霸江湖,现在我们姑且算作平局,你不是瞧不起我这些虫子吗,我就用这些虫子摆一个阵法,看看大王能不能破解……布阵!”

    金蝉老祖手掌一挥,他带来的那些金甲虫立即散开,布出一副“九鼎飞虫阵”那些金甲虫以金蝉老祖为轴心,围绕着快飞转,并向四周扩散,那些虫子飞行度加快,身上金甲顿时金光辉映,形成一道铜墙铁壁,将灵鹫大王和金蝉老祖围在中间。

    灵鹫大王素来瞧不起这些虫子,眼下被困其中,不免有些忧虑,他对金蝉老祖冷声道:“看来老家伙你是想和我拼命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金蝉老祖淡笑:“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三年前,你不远万里由吴越来到这大荒边陲,无非是想带走昭德寺那面灵石,可是你来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将那面灵石带走,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你一样,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带走那面灵石。然后我们就一齐住下来,互相监视对方,目的只有一个,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也不希望别人办到。这些年,我们彼此彼此,心照不宣,既盼望对方想出办法,又害怕对方想出办法,同时还要兼顾国家带来的压力,这种来自国家的压力,随着日子的流逝,几乎要压垮了我们,压碎了我们。大家都等不起啊……如今,我们大辽的六十万大军已经陈兵紫荆关,只待我主一声令下,便可挥师中原。”

    灵鹫大王冷声道:“吴越虽小,但是我们拥有风花海堡最为杰出的数千奇门精英,我师父玉龙zhēn rén威名满天下,我师叔司徒明枫更是明神与星煞魔君之后,最接近神的人,哼!早晚,吴越都会雄霸天下的。老鬼,大家都知道,这块玄花台是明神生前练功的宝物,你想到了带走灵石的办法了?”

    金蝉老祖哈哈大笑:“当然没有,但是我害怕你想到办法,我猜测你突然要娶新娘子肯定另有所图,所以我要破坏你的计划。没有“玄花宝台”大辽的大军一样可以踏平乾坤,我已经接到辽主手谕,得不到灵石,就将其销毁,十天后,大辽的四十万铁骑将对大宋宣战,接下来就是南唐和吴越。可惜这些美妙的事情,你是欣赏不到了。”

    说着金蝉老祖手中弯刀朝灵鹫大王一指,无数金甲虫便蜂拥过来,那些虫子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朝灵鹫大王身上咬来。灵鹫大王虽然皮糙ròu厚,却不是刀qiāng不入,那里经得住这万千虫子的同时叮咬,顿时浑身鲜血横流,皮ròu开花。

    灵鹫大王一阵怪叫,施展本领,一路拳脚下来,无数金甲虫的尸体由半空掉落,但是他的处境也越加危极。灵鹫大王一声呼哨,指挥他饲养的那些大鸟快些救援,那些秃鹫早已经严阵待命,主人一声令下,立即扑上来,与金甲虫展开一场恶战。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看热闹的各族人等,早就吓的跑回家去了,一些跑的慢的,或被秃鹫叮死,或被金甲虫咬死,遍野全是死人,死鸟,死虫,腥糊糊的血流满山谷。

    穆桂英一直面无表情的关注这这场对自己极为重要,而又极为无关的决战,她希望决战的最好结果是两败俱伤。昭德寺内,额度禅师在不停的诵经,他估计着,蓄含已久的危机终于要bào了。

    金蝉老祖到底是道高一尺,灵鹫大王没有办法破解这霸道无比的“九鼎飞虫阵”他霍然由背后呼的弹出一对双翅,打算逃走。金蝉老祖就在这时候,飞起一刀,正砍在灵鹫大王的翅翼上,灵鹫大王哎呀一声惨叫,身后的双翅竟被齐刷刷砍掉。金蝉老祖这才看明白,原来灵鹫大王身后还生有一只手臂,那只手臂短粗且有力,手臂连着一对精致的翅膀,那对翅膀上有特制的机关,只要手臂能不停的快转动机关,翅羽就能把人带到空中。

    金蝉老祖忍不住一声长笑:“我还以为有什么惊天本领,原来比常人多生了一只手臂而已。”

    他脸色一拉,手中弯刀指向灵鹫大王胸口,那千万金甲虫立即蜂拥而至,眨眼间就把灵鹫大王嗑的只剩一滩污血。

    灵鹫大王一死,他的那些大鸟和弟子也死的死,逃的逃,刚才还乌云弥漫,杀气腾天的战场立马恢复了平静。金蝉老祖又是一阵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对彩台上神色木然的穆桂英道:“我的小美人,你可要信守诺言啊,否则,别怪老夫大开杀戒。”

    穆桂英沉痛的道:“我认命,从现在起,我就是你金蝉老祖的新娘!”

    她用苍凉的眼神看了一眼斯罗大王,心中默默的叨念:“父王,我真的不愿意做战争的牺牲品。”

    金蝉老祖见阿雅屈从了自己,高兴之余,对着昭德寺大声喊:“额度,你听着,老祖今天晚上就是洞房花烛夜,今天也就不和你计较了,明天你若是还不能说出“玄花宝台”的秘密,我就下令拆毁你的寺庙。”

    说完命令手下,指挥金甲虫重新列出飞龙阵,就要携带穆桂英腾云而去。

    斯罗大王的护卫亲兵一拥齐上,可是这些勇士根本无法阻止金蝉老祖,金蝉老祖凶狠地对斯罗讲道:“大王难道要出尔反尔吗?”

    刚才金蝉老祖和灵鹫大王的对话,斯罗大王因为离得太远,并没有听到,他还一心想着收服这位高人,借助他的法力对抗回鹘,所以也就默许了金蝉老祖的离去。

    那金蝉老祖得了胜仗,又抢回一位如花似玉的美貌新娘,高兴的下令犒赏三军,屠宰牛羊各一百只,分给手下的弟子和虫子,然后大张旗鼓的摆设婚礼,主要也以吃喝为主,其余一切从简,喜宴之后,直接进入洞房。

    金蝉老祖年当六旬,身体虽然矮小,却因为常年修炼护体神功,导致身上全是结结实实的ròu疙瘩,他闪去全身衣衫,眼冒精光直勾勾望着清雅绝lún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