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战龙的龙qiāng也开始越来越紧,身体象蛇一样扭动着缠在战龙的身上。

    战龙先是抱起她的身体,让她在我的怀里搂着自己,然后将她的屁股缝挪到自己的直立着的龙qiāng上面,慢慢地让她沉下去,将自己的整个龙qiāng完全沉没在她湿滑的温暖花茎之中。一边揉搓着她柔软满手的玉峰和竖立起来的**,轻轻抬动着臀部向上一顶一顶着,没几下符皇后就忍受不住了,看战龙这样chā着有些吃力,就主动转过身来将两条雪白白嫩的大腿分开,跨在战龙的两腿边,整个臀部坐在战龙的腿上一上一下地自己抬动着,双手紧紧的搂住战龙的脖子,两个人仍旧在湿吻着纠缠着。

    在符皇后自己上下来回套动了百十次之后,战龙看到符皇后有点累了,将她放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搂着她的腰部,将直立着的龙qiāng对准她的花茎口,猛地chā了进去,符皇后兴奋得低声叫了起来,抬起双手放在头上,ròu呼呼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头上的枕头,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平平地伸展开来,两条大腿时而向两边尽量叉开着,承受着战龙的进入,而是又紧紧的闭上,试图将战龙的龙qiāng夹得更紧。

    战龙chā入的度太快了,使得她只能将大腿弯曲起来,用两只脚紧紧的顶在战龙的屁股上,身体尽量保持不动的姿势,来承接着战龙单一的撞击,战龙也是想用这样平铺直叙的方法来尽量充分满足她的最简单的**需求,只是动作太大了,每以此撞击都使得她的身体上下来回蠕动,眼前白花花的两个玉峰也在撞击下带动得上下波动dàng漾。

    符皇后开始拼命地摇着头并试图压抑着放肆的呻吟声,同时睁开眼睛看着战龙点了点头,示意着她达到了**而让战龙放慢度和停下来,好让她静一静感受一下那浑身的战栗感觉,战龙就停了下来,将龙qiāng紧紧抵住她的花心,研磨,伏在她的身上等待着她,和她一起感受花蕾中中传来的阵阵收缩和战栗,符皇后仰天躺在那里紧紧地抱住战龙厚实的背,指尖紧紧地抓在上面,嘴里喘着粗气。

    “六郎,姐姐好舒服啊。”

    “姐姐,我也舒服,你夹得好紧啊。”

    就这样深深地纠缠着,战龙觉得龙qiāng一阵麻,滚烫的龙阳扑扑shè入,浇在了符皇后的花蕾上,符皇后郊区一阵微颤,双臂将战龙搂得更紧了。

    战龙将两个美女皇后先后送上爱之巅峰,他们娇喘微微,星眸半闭,瘫软着任由施为。符皇后下身擦拭干净,拉过薄被盖上,战龙亲吻着她的脸颊。将身畔不断挑弄她的宋皇后也拉了过来,将她们两人紧紧拥在怀中。

    三人正要大张旗鼓的进行下一波恩爱缠绵,突然外面传过来脚步声。

    “母后,你睡了吗?”

    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正沉浸在温柔乡的三人吓得魂飞魄散,那清脆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宋皇后的女儿,秀宁公主!

    不仅是宋皇后就是符皇后也是心神大乱,怎么办!秀宁公主苗条纤细的影子就在门外,眼看就要走进房内,而三人却是赤条条的拥在一起。

    躲,肯定是来不及了。宋皇后不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冷汗淋漓。若真被女儿撞见了自己的jiān情,那她还有何面目见人!女儿会瞧不起自己的,她天xìng的骄傲容不得别人挑战她的极限,冒犯她高贵的尊严。

    战龙却示意她不要担心,与符皇后悄悄将身体掩藏到被子里,虽然窗外月光明亮,但是幔帐放落着,床内的情景,外边看不清楚。不管宋皇后多么希望时间就停此刻,永远不要再往前移动一秒,但那毕竟只是主观的奢望,时间不会停留,该来的还是来了!

    战龙心中却不害怕,反而希望秀宁公主撞见自己和她母亲以及她婶娘的jiān情,粉红锦被中,战龙双手抱着符皇后那**滑腻的玉体,往秀榻里面一翻,将她压在身下,同时把被子覆盖在二人身上。宋皇后挡在外面,雪白如玉的娇躯上同样盖着被子,掩住无限美好的春光,透过粉红罗帐,里面蒙蒙胧胧。

    与此同时高清雅致,娇柔多姿的秀宁公主婀娜娉婷的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床前。在她掀开罗帐的那一瞬,宋皇后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情郎就在自己身旁,她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她动也不敢动一下,生怕她一动女儿就会现什么异常,强颜笑道:“宁儿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还来母后这里撒娇?”

    “母后我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说会儿话。”

    秀宁公主说着已经做到了宋皇后身边。

    “宁儿,你是不是还是在为你的将来担心?娘也不愿意把你嫁去山西,哎!”

    秀宁公主道:“母后,不是啊,你和杨六哥不是都和皇叔说好了吗,女儿不是为那个,我只是想母后了,今天晚上想和你一起睡。”

    宋皇后惊讶一声,“啊?宁儿,你真要?”

    秀宁公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巧笑生妍,秀挺的酥胸高高挺起,随着她的颤抖轻轻的晃动,身形曼妙,翠绿的罗衣包裹着她完美的**纤毫毕露,笑起来就似一朵含羞绽放的水仙,冰清玉洁的文静雅致中透出的那一丝隐约含蓄的诱惑让人心dàng神摇。娇躯已经依到了母亲身上,“母后,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以前你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啊。”

    情郎就在自己身畔,听到女儿说起这些,宋皇后满心不是滋味,感觉自己简直无地自容。

    “咦!母后,你不是真有什么?怎么额头上全都是汗呢?你生病了吗?”

    秀宁公主看着娘亲粉脸桃腮上满是汗珠,不由关切的问道。玉手轻轻一提罗裙,在娘亲身畔的秀榻上坐下,从袖中掏出丝娟伸向母亲的玉靥,擦拭着她面上那层薄薄的汗珠。宋皇后赶紧调整好心态,应付自己的宝贝女儿,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冷。宁儿,我没事的。”

    “母后,女儿帮你暖一下吧。”

    秀宁公主说着便伸出小手准备去掀被子。

    宋皇后见状不由大惊,慌忙捉住女儿的手,拉到自己胸前,暗自松了口气,幸好自己手快,赶得及时!

    “宁儿。”

    秀宁公主不由秀目微红,侧身倚在母亲胸前,双颊绯红,雪白整齐的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美目中浮起一层薄雾。

    宋皇后捧起的女儿的小脸,柔声道:“乖,让娘看看我的宝贝女儿。”

    轻抚着秀宁公主那清秀绝lún、灵气逼人的脸庞,看着隐在其间的那一丝憔悴,她不由心痛万分,“乖女儿,你放心,母后一定不会让你去山西和亲的。”

    “娘!你对我真好。”

    秀宁公主脱掉两支云鞋,**玉足往床上一横,便卧在床上,躺在母亲胸前,足踝下那冰肌玉骨洁白得耀眼,她拉住锦被的一角盖住自己的胸脯,玉足伸进被中轻轻一撩,从里面挪出一截被子盖住那令人心驰神往的**。

    “呀!”

    她蓦地一声惊呼,宋皇后刚刚平息的心又提到了嗓子,天!她该不会真现什么了吧!

    “母后!你怎么都没穿衣服?”

    刚才她在外面看不见母后的身子,如今她钻入被子赫然现母后居然**luǒ的一丝不挂。

    宋皇后不由轻轻的呼了口气,心怦怦直跳,没现就好!没现就好!玉手重重的捏了下女儿娇嫩的小脸,你个鬼丫头可把母后吓死了,嗔道:“母后最近现不穿衣服睡觉很舒服!宁儿不要这样子看我。”

    “是吗?”

    休工公主不由咯咯直笑,花枝乱颤,“母后的身子女儿也不是没看过,还害什么羞呀?”

    说话间她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攀上了宋皇后的酥胸,眼中满是艳羡,酸溜溜的道:“母后,她们好大!比女儿的大多了。”

    想到被子下还有两人,宋皇后见女儿说出这么露骨的话,不由大羞,轻轻的捶着秀宁公主的肩膀,嗔道:“你这疯丫头,都瞎说些什么!”

    她不由升起一种赶快把女儿轰出去的冲动,女儿以为这里没有外人,等会不知还会说出什么羞人的女儿家的私房话来。

    战龙不由一阵无声的呻吟,这对母女真有意思,这不分明就是勾引我嘛!

    “母后,我也要脱了衣服。”

    秀宁公主说着,已经在锦被中脱下了身上的宫裙。

    秀宁公主的罗裙藏在被中,脱下来的裙子边缘不时扫过战龙的身体,那轻柔的薄纱给战龙一种异样的感受,她就在战龙身边宋皇后的怀中,近在咫尺,那淡淡的处女幽香传入鼻中,听着她们母女那敏感的话语,战龙心中不由一dàng,要是就这样将她们母女搂在怀中,恣意怜爱,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享受!

    龙qiāng不由怒膨胀,抵在符皇后**间,轻轻一挺便进入了她的娇嫩花园,微微扭动着xià tǐ,研磨着她身体的最深处。符皇后的花茎中已是湿滑不堪,十分舒畅,战龙舒爽地抽动着,蓦地肩头一阵痛,伴随着那一窝湿热,符皇后的香唇在肩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虽在黑暗之中,却分明感受到她愤怒炽热的眼神。

    战龙偷笑,又狠狠挺了她几下。

    符皇后一时忍不住,竟失声叫了出来,“啊!”

    秀宁公主吓了一跳,“谁?”

    符皇后觉得要是将战龙暴露了更糟,只要硬着头皮道:“宁儿,是我。”

    听出是皇婶娘的声音,秀宁公主道:“皇婶娘,是你啊,你居然和我母后?”

    她的小手摸到了符皇后**光滑的**,你们她蒙蒙胧胧的似乎明白了什么,玉手指了指两个**luǒ的女人,张了张口硬是再没说出一个字来,俏脸变得沱红,心噗噗直跳。

    就在秀宁公主惊愕之时,一双大手从后面搂着了她的纤腰,开始她还以为是母后,但是马上意识到母后的手臂没有这样有力。

    秀宁公主回过头,失声叫出来:“杨将军?”

    战龙笑道:“宁儿,是我,你不喜欢我吗?你父皇生前不是打算将你许配给我吗?难道你不愿意了?你要是许配给我,当然就不用嫁到山西去受罪了。”

    秀宁公主早就对战龙爱慕不已,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战龙会出现在母后的秀榻上,而且皇婶娘也在这里,他们一起?

    秀宁公主娇颜一阵羞红,可是娇嫩的胸脯却被战龙大手盖住,战龙大手各握住一只柔软的椒rǔ,温柔地揉捏着。

    宋皇后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长叹一声,事已至此,只好随了战龙的心思,秀宁公主给了他,也算是有了好的着落,只是自己母女二人都要被他……想到这里粉脸一阵羞红。

    战龙正色虎威道:“宁儿,我跟你说过,我要娶你母亲的,从现在起她不是你母亲,是你的姐姐,知道吗?你和她同是我杨六郎的妻子。”

    秀宁公主被战龙的气势所震慑住,目呆着,喃喃道:“这——”

    战龙突然微笑道:“难道你不喜欢杨哥哥我吗?不希望跟我在一起吗?难道你舍得离开吗?还有你母后,她也是你最亲最爱的人啊!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好吗?”

    秀宁公主被战龙一连串的问题弄傻了,连连道:“我爱杨哥哥,我爱母后,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好!好!都是我的好娘子。”

    战龙看着她这样天真、这样多情、这样妩媚,紧紧地搂住了她,在她的配合下,热烈地接起吻来。吻了一会儿,战龙的手伸向了她的双峰,虽然没有她母亲宋皇后的大,确也胀鼓鼓的让人心动。

    战龙摸了一会儿,秀宁公主的**就胀起来了,顶端那可爱的**也硬起来了。战龙又往她那神秘的下身一路摸去,丰满的rǔ峰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小腹下长满了细柔的芳草,芳草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沟,深沟中隐藏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这迷人的「风景」把战龙迷住了。

    秀宁公主被战龙在全身抚摸戏弄,弄得她更加yù火难耐,浑身颤抖,玉面生春,媚目含情,娇喘吁吁地说:“杨哥哥,好相公,别再乱摸了,快用你这东西来正经的。”

    说着,抓住战龙的龙qiāng,不住地拨弄着。

    战龙如奉玉旨,翻身压下,秀宁公主一手拨开自己的柔草,分开自己的桃瓣,一手扶着战龙的宝贝,对准她的玉洞,然後对战龙一扬柳眉,媚目示意,战龙会意地用力一挺,「嗤」的一声,在**的润滑下,龙qiāng一下子全根尽没了。

    “啊,痛。”

    秀宁公主轻呼一声,皱起了柳眉。

    “对不起,宁儿,杨哥哥太用力了。”

    战龙吻着她,龙qiāng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

    过了一会儿,秀宁公主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杨哥哥……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宁儿美死了……不过……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真的很痛……现在……弄得……又舒服起来了……真的……我从来……没有……像这麽……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战龙觉得龙qiāngchā在她的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一下便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龙qiāng在宁儿的里越chā越深、越chā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秀宁公主的嫩皮也跟随龙qiāng**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

    “啊……杨哥哥……快……快……快用力……好……很好……我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我美死了……”

    秀宁公主今年才十六岁了,初尝**,就碰上了战龙这个能干的大宝贝,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略带青涩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战龙yù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秀宁公主浑身颤抖,yù仙yù死,「好相公」、「杨哥哥」地乱叫一通。

    不大一会儿,秀宁公主就支持不住了,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