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19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刀绞,她很清楚战龙现在的处境,血气神脉四象归元,这本是修神界神法中的一个奇迹,好多修神者苦修一生,都达不到这个境界。龙姬究竟给战龙吃的什么yào?普通的yíndú绝不会有这种效果。依战龙的身体,是承受不住四象归元后带来的强大冲击的,必须要有内力深厚的女子甘愿牺牲自己功力与身体,用作度身,战龙才会保住xìng命。可这个女子会是我吗?我可是他的嫂嫂啊!这种事情是万万不可的,自己不牺牲,难道要让龙兰和四娘,或者八姐九妹吗牺牲吗?先不说四娘与战龙之间的禁锢关系,依她的内力,就算甘愿做出牺牲,恐怕也救不了战龙,弄不好都会丢掉xìng命……为什么会是这样?天啊!

    战龙体内的yíndú作的越来越厉害,赤红色的血气,顺着周身经络开始自动运行周天,四肢上面的血管一下子鼓起多高,黑暗中几乎能够看清楚,那猩红色的暗流沸腾着咆哮向前。他呼哧呼哧喘息着,双手抓住了慕容雪航的双肩,用力之下,慕容雪航的上衣应声撕裂,透露出女子独有的诱人雪白胸肌,慕容雪航挣扎了一下,泪水滑落香腮……心念电闪。瞬间下了决心“宁可牺牲自己清白,决不能让六郎血脉崩裂,如果能够救得了六郎,自己再自杀,以死答谢大郎对自己的夫妻情意,这样也算对得起杨家。”

    四娘禁不住喊道:“六郎,不要啊,你要保持清醒,不能做那种事。”

    四娘知道,虽然慕容雪航和战龙之间有过肌肤之亲,但是那是在慕容雪航不知情,而且必须要付出的情况下生的。现在,六郎一旦要占有了慕容雪航的身子,而且还是当着我们一家人的面,以航儿的xìng格,她不会决绝六郎,因为六郎现在本xìng迷乱,她需要牺牲自己来拯救六郎,可是,回头航儿很有可能会自毙来表示自己的贞洁。

    战龙继续撕扯着慕容雪航衣服,疯狂的强行亲吻着大嫂那一片棉软嫩滑得酥胸,慕容雪航丰隆的双峰强烈的刺激着战龙本就混乱的心智,同时也呼唤起潜伏在内心的原始兽yù,尚有一丝神智的战龙,悄悄的想:“心地善良,貌美如花的大嫂,如果没有今天的特殊情况,他将是我永远的,可我若是趁这机会占有了她,良心将一辈子受谴责……”

    战龙停顿了一下,又想到:“我吃了龙姬的怪yào,恐怕已经没有了活命的机会,人都死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我死了,白松林肯定也不会放过大嫂她们,与其那样,还不如快活一时说一时。再说这邪dú攻心,滋味真他、妈、的难受,比刀剐强不了多少,吸dú成瘾没有bái fěn的时候,估计就我这种情景吧。大嫂,实在对不起了,就算我欠你的,来生再还给你好了。”

    看到战龙要对慕容雪航泄兽yù,八姐九妹都吓得呜呜哭起来,四娘更是伤心yù绝,龙兰也是暗自垂泪。

    战龙动作粗鲁起来,一边疯狂的蹂躏着身下那具圣洁的玉体,准备完成最后的一幕,突然,慕容雪航用力抓住战龙的肩膀,伤楚的说道:“六郎,你务必要恪守住真元,嫂嫂将全部功力都散给你……”

    声音虽然不大,却是字字泣血,声声含泪,犹若重锤,重重的击打在战龙的心坎上,震惊了战龙的灵魂……

    大嫂?我不能这样摧残她,她是我心中的女神,我不能,战龙用仅存的理智控制住自己。

    战龙猛然站起身来,怒吼着站起来,就要扑向别人。慕容雪航yù哭无泪,对着战龙的背影嘶哑的叫着:“不要去伤害那俩丫头……”

    瞬间的清醒,不足以让战龙放弃熊熊燃烧的yù火,当他再扑向四娘的时候,四娘出奇的平静,战龙在迷失中向她展开全面的、无限狂野和无处不至的侵犯。四娘默默闭上眼睛,她现在只能牺牲自己,来换取战龙的神志清醒,好不在祸害其他人。

    他疯狂地紧拥、亲吻着怀中成熟而又完美无暇的四娘,那光滑细腻的触感和因动情而逐渐上升的体温不断地刺激着战龙的原始,激起他高涨的**。四娘的沉默,让战龙下意识的停止。

    “四娘,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是在管不住自己,我觉我马上就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四娘含着眼泪摇头,她已经顾不上耻辱,双手环绕著战龙滚烫的腰身,示意他进行下去。

    战龙用最后一丝理智,摇着头说:“我不能……我没有勇气!”

    四娘幽怨的说道:“到了这种时候,现实必须要面对的啊!我不帮助你,难道要雪航、龙兰和你两个妹妹帮助你吗?你若是去侵犯她们,我宁可杀了你。”

    四娘的话语气十分坚定,不容动摇,战龙面对四娘的真诚,眼泪终于流了下来,用仅存的一点意识问道:“四娘,你这样……挽救得了我吗?”

    四娘摇头又点头,……又摇头,她终于鼓起勇气,双手环抱着战龙,将朱唇递了上去。

    霎时之间,战龙只觉浑身火热,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身下的四娘,目光所及,那和蔼可敬的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战龙紧紧拥着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娇躯,口里轻轻唤着:“四娘,你是我唯一!”

    让心智彻底迷失,从这一刻起,那颗绝世神丹与曼陀罗花dú彻底占有了战龙的思想,它将是**忠诚的奴仆,他的理智也从这一刻开始混乱,消失……

    迷失本xìng的战龙就在瞩目睽睽之下吻上四娘柔媚软嫩的嘴唇,以舌头撬开她的牙齿,尽情地吮吸着她口中的芳香。

    另一只手揽住四娘的柳腰,另一只手已经很不老实地伸进了她的长裙之中,扯落她的绸裤,触手竟是滑腻的皮肤,他的手一路向上,划过那浓密地森林,将手指轻轻地chā进**之中,那里面已经微微有些湿了。

    战龙的右手中指在名器上面不停地磨擦着,四娘口中微微的轻轻吟叫着,本来盘起的头已变成乱披散在雪白的颈脖上,显得既优雅又yíndàng,随即四娘感到无比的快感像暴风雪般淹没了她。

    战龙抓住四娘身上那长裙的边缘,将裙子撩起到胸部的时候,丰满的玉峰在内衣的束缚之下更显出一种异常饱涨的样子,他只觉得心中莫名的兴奋。

    那纯洁白色的肚兜一边被拉起在她的胸前,与四娘慈爱的脸庞不相称的丰满rǔròu脱离了内衣的束缚,煽情地激烈晃动着,下一秒取代胸罩覆盖在那丰满嫩白的**上的是战龙的大手。

    四娘的胸部不是他所享受过最大的,但是那高耸完美的**形状和滑腻温暖的rǔròu却是到目前爲止最令他满意的,长裙被褪到了膝盖粗鲁地爱抚着那穿着那**四溢的私处,用自己的手指激烈抠挖乱戳。

    战龙粗鲁地从正前方用他那粗涨的龙qiāng强势无比地chā入了四娘的身体,龙qiāng尽情地在她誉为名器的**之中进出**着,胸前的丰硕巨nǎi也被搓揉玩弄,丰俏结实的屁股也被战龙另一只手猥亵yín琐的爱抚磨蹭着。

    四娘粉色的**早已充血而坚挺,随着**激烈的摇晃在空中抛出xìng感的弧线。

    她平坦的纤腰下,黝黑的毛之间已经一片狼藉,随着雪白的大腿间健壮的天霸快的动作,紧绷的**外的花唇不断的翻进翻出,大量的yín液随着每一次抽出溢出,把大腿中间的空间沾染的粘滑不堪。

    **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战龙用力抓住那雪白的屁股,好让他能够更加深入。

    四娘仰起头激烈甩动着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她只感觉到战龙的龙头已经完全顶进自己子宫口了,剧烈的刺激将强烈的呻吟从她口中不知羞耻地出来。

    又粗又硬的龙qiāng正在自己体内火热地冲击着,如海啸一般的强烈快感几乎让她窒息了,他放肆的捏着她两颗鲜艳的**,粗壮的腰部猛烈的做着运动,全力的chā入又全部的抽出,渐渐的她的**深处流出了大量的蜜汁。

    四娘现在已经顾不得许多,尽管她也知道雪航和龙兰以及八姐九妹都在默默看着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只有牺牲自己的身体,才能保住六郎的xìng命。

    「啊……喔……六郎……啊……」

    四娘脸上快乐混合着痛苦的表情也有些扭曲。

    战龙密集的撞击让她的臀部都有些麻,粗暴简单的chā入让她被征服的感觉浓重而强烈,战龙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但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腿间娇嫩的肌ròu,抽搐的都已经开始痛,但jiāo配的本能及yín慾却占据了她的身心,令她更加狂野地配合着战龙的攻势。

    战龙腰部挺动着,龙qiāng在ròu穴中狂进猛干着,带动着泉涌的蜜汁出着ròu乐的响声,她的身体狂乱地摇摆着,胸前的**不住晃动着,原本端庄美丽贤慧温柔的四娘虹,此时像个久经风浪的dàngfù般,用着yín秽的浪语叫着。

    战龙伸手抓住她圆嫩的玉峰,更加用力地用顶撞着四娘的**,四娘高声的呻吟着,xià tǐ的粘膜紧紧地绞住战龙的龙qiāng,用力得像要把他整个吸进去一样。之后她娇弱艳丽身子一软,上半身无力的倒在地上。原本就美丽无双的四娘,犹其刚刚经过了情爱的洗礼,俏脸上仍有着淡淡的绯红,**过后的满足更增添几分惊人的美艳,少了几分出尘的气息。

    战龙从后抱住她滑腻的腰腹部,一边吻着她的玉颈,一边将四娘的身体翻转过来,然后双手抬起雪白的双腿,高高地举过肩头,青筋暴显的**重新chā入门户尽开的xià tǐ,再次急抽猛送起来。

    连续不断的猛烈进攻,直到战龙将怒yù喷shè进四娘那温暖的花房,四娘已经昏死过去,可是战龙仿佛被魔魂附体,尽管刚刚shè一次,龙qiāng依然是坚挺异常,有其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喷着灼灼的火焰,令人胆战心寒。

    还不等大家明白过来,战龙已经将慕容雪航压倒在身下。

    慕容雪航娇躯颤抖、痛苦万分。

    战龙狞笑着大手紧紧抱着慕容雪航的纤腰,慕容雪航顿时被压得动弹不得。

    丧失本xìng的战龙闻着慕容雪航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的面容,姿色绝美、体态婀娜、苗条匀称的玉体,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被抽去玉钗后散落下来的如云如瀑的秀,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兽yù。战龙双手侵向慕容雪航玲珑浮凸的美妙**,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他的一双大手顺着慕容雪航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yín亵地袭上慕容雪航那一双娇挺饱满的rǔ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

    慕容雪航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是战龙的对手。由于玉体被制,武功高绝的美丽仙子在战龙的抚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红,被那双肆意蹂躏的yín爪玩弄得一阵阵酸软。

    战龙的yín手按在慕容雪航高耸的rǔ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人的绵软。突然,魔爪探出,抓向胸前雪白的掩体薄纱。慕容雪含着眼泪默默忍受,刚才四娘为了救六郎,已经牺牲了她自己的身体,现在轮到自己牺牲了,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粉嫩的**。战龙双臂制住慕容雪航的身体,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脱开,慕容雪航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彻底luǒ裎在眼前。

    挣脱了亵衣束缚的**更加坚挺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灯光下映shè下着蒙胧的玉色光泽。冰肌玉骨娇滑柔嫩,成熟挺拔的雪白rǔ胸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尤其是那一对chā云而上的rǔ峰俏然耸立,美丽可爱的**嫣红玉润、艳光四shè,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rǔ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yù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慕容雪航冰清玉洁的**完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採撷。被战龙粗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啊……”

    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慕容雪航纯洁的双唇四处躲避。几经无力的挣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战龙逮到。尽管已经抱定了牺牲自己身体的决心,但是慕容雪航的娇靥越来越红润,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她感到无比的羞耻。

    战龙强硬地将嘴唇贴上慕容雪航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慕容雪航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慕容雪航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战龙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疯狂的战龙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

    战龙将慕容雪航强按在那张铁床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慕容雪航的双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那柔软挺立的rǔ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yín邪地抚弄起来……慕容雪航的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抚摩着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冰肌玉肤,战龙得寸进尺,yín手不断向桃花源侵入,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被强行分开。慕容雪航强打精神想要合拢双腿,可是身体在战龙的玩弄下已经变得很难控制,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几下,修长的双腿就重新分开。楚楚动人的慕容雪航不停地呻吟着、扭动着,娇羞yù泣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