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23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一来两人胸部和胸部,肚子和肚子,xià tǐ和xià tǐ完全密合在一起。 而刚被开苞的萧绰的名器,紧紧的将粗大的龙qiāng吞噬着,就好象用湿毛巾把**勒紧一样。有时虽然猛烈chā进去,可是幽谷的粘膜缠绕在内棒上,使战龙无法活动有时受到阻碍。而且洞口部分好象要把战龙的内棒夹断。而且进入深处的**,在火热的粘膜包围中,就好象方糖掉入热水里溶化,萧绰的无龙戏珠会紧紧的吸住龙qiāng。

    「啊……好舒服,不……行了!」

    萧绰的身体突然的变僵硬,她已经达到人生的第一次的**。

    战龙继续征服着跨下的绝色美女,「啊……好爽……」

    萧绰双手抓住战龙的屁股,指尖不自觉地陷入里面。

    为使萧绰不能乱动,战龙的双手伸到萧绰的背后,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这样只活动下半身,不只是做直线的**,在chā入一半的情形下,他的xià tǐ开始画圆圈。这样的动作比较不痛,萧绰的yín叫声也小声一些。

    萧绰虽然还闭着眼睛,但眉头的皱纹没有以前那么深了。咬紧牙关的嘴唇,也恢复缓和的曲线。 从结合的yīn部传来啪啪的撞击的声音,经过磨擦的**,变成rǔ状流出。 在白浊的液体中,渗杂着点点的红色,这是萧绰的处女血。战龙将**与开苞后的血当作润滑剂,继续用力狂干着萧绰。

    萧绰主动地向上挺起xià tǐ。像吸进去一样的,战龙的内棒深深进入萧绰的身体里。腔的深处比刚才更火热,好象周热水浇在**上。但是缩紧的力量亦没有改变。反而分泌出火热的**,同时以无比的新鲜感包围战龙的龙qiāng。

    萧绰已经完全放弃抵抗了,任战龙骑在她的身上,战龙狂吻着萧绰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萧绰推入一次又一次yínyù的深渊,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自动紧勾住战龙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萧绰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萧绰的**,一双修长结实的**紧紧夹在战龙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战龙的身体。

    **了好一阵,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更加的深入,萧绰更加容易达到快感,渐渐的,萧绰放弃了最后的矜持,口中的yín叫声浪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yínyù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其它,她忘记了自己是不可一世的侠女了,她只想不断的摇动**,去追求那最快乐的快感,她的髻早已在战龙的jiānyín下早就散了,她的秀如云飞散,胸前一对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看得战龙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萧绰如痴如醉,口中不停的**:「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

    瞧那副劲儿,那里还有半点女侠的样子。

    看到萧绰被自己玩弄成这副yíndàng的样子,战龙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rǔ滋滋吸吮,双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顶,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只见萧绰儿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泄了……我完了……」

    两手死命的抓着战龙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战龙的腰部,浑身急抖颤,秘洞嫩ròu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象要把战龙的**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战龙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烫得战龙胯下**不停抖动,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深处,双手捧住萧绰粉臀一阵磨转,在萧绰的名器中shè出了白浊的精液。

    而经过绝顶**后的萧绰,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战龙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沉醉在泄身的**快感中。

    就在享受**的一瞬间,萧绰也感受到一股奇大,强的能源磁场将自己深深包围。

    那源源不断的yīn柔真气竟开始缓缓转动起来,丹田中如同针扎刀刺一般痛苦,又如笼蒸水煮一般灼热。那真气越转越快,仿佛要将她的身体冲bào一般,直让她的骨节出啪啪轻响,慢慢的她觉得丹田泛起一丝yīn凉,软软棉绵煞是舒服。现在萧绰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乃是大辽景亲王王妃的身份,只想到自己是一名南华御剑,刚好遇到一个能无限提升自己能力的神秘空间,于是她不顾一切的追求,配合起战龙来,直到战龙完成山洪暴的那一刻,萧绰才如方醒,羞愧让她险些背过气去,要知道就在不到二十步的密室内,自己的冤家对头已经看到了自己刚刚那丑陋的一幕。

    见战龙傻乎乎的提起裤子要走,萧绰汇聚掌力朝着战龙后心狠狠的拍过去,可是掌心刚刚触到战龙的背脊,萧绰猛然又收回掌力,一个邪恶的念头涌上心来……她掌心力,向前用力一推,战龙哎呀一声,朝着密室里面摔了进去……

    里面传出来柴明歌无限惊恐的叫声,白凤凰怒声道:“萧绰,你好卑鄙啊!自己下流无耻,与人家做了那种不要脸的事情,还要存心祸害我们吗?”

    白凤凰自然看得出战龙是一个身重剧dú之人,刚才战龙与萧绰……的时候,白凤凰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可是万没有想到,萧绰居然坏,把那个身重yíndú的男子丢到里面来,公主和自己岂不是要……想到这里,白凤凰害怕起来,她急忙施展六丁六甲符,希望能够控制战龙的身体。可是居然不管用,白凤凰惊出一身冷汗,当她看到战龙野兽一般朝着柴明歌扑上去,公主并没有叫喊,而是保持了沉默,白凤凰却依稀能看到公主眼睛中的盛怒和闪烁的泪花。

    明歌郡主先前不知道那个对萧绰施暴的男子就是战龙,等萧绰一掌将战龙从外面推进来,明歌郡主这才明白真相。尽管战龙脸上被自己涂抹的乌七八糟,但是明歌郡主还是认出了与自己海誓山盟的战龙,她刚要开口相认,不过,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明歌郡主心念一转,“不行!萧绰现在也不知道真相,她要是知道真真相之后,一定会杀了六郎灭口。我不能让萧绰知道真相,于是明歌郡主佯装不认识战龙,惊呼中道:“滚开!”

    清丽绝lún,没有半点脂粉的俏脸带着某种难以形容的凄幽美态,如刀削般充满美感的轮廓线条和冰肌玉肤使她更显得清丽如仙,乌黑柔亮的秀已经散开几许,垂散了下来,战龙粗鲁的吻上明歌公主洁白修长的的脖颈,一双手急切的在她身上抚动探索着,明歌公主玉面晕红,又羞又恼,却又无可奈何。战龙撕开她的衣领,露出里面鹅黄色的抹胸和欺霜赛雪的肌肤,使下面一对浑圆高耸的玉峰更加挺拔。战龙狂吻着那对高耸的玉峰中间,腾一手去解开明歌公主的玉带,一手却撩起她的裙角,向她最神秘的地方探去。

    明歌公主终于忍不住一声低吟,白凤凰震怒,她哪里知道内情,眼见亲侄女就要遭受战龙的邪恶侵犯,她强运功力,就要用六丁六甲符打战龙。明歌郡主却朝她摆手示意,不要那样做。

    白凤凰不解其意,手中缓缓落下来,诧异的看着明歌郡主。明歌郡主没有说话,眼神之中却流露出坚定之色,示意白凤凰不能伤害战龙。看到明歌郡主那坚定的眼神,白凤凰心中一沉,无奈的将眼睛闭上……

    明歌郡主也不知道战龙究竟生了什么情况,但是从来的行动和表情看得出来,他一定是失控了,尤其他**的胸膛,不断地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银光,明歌郡主心念一沉,“六郎一定是中了怪dú。”

    她哪里知道,是自己的母后,在神智混乱的情况,将明神的天元给战龙吃了。

    战龙现在就如同一个强大的能量磁场,体内那强大的能量必须要经过泄,才能维持生命。

    战龙见明歌郡主不反抗,就缓缓压了上来,龙qiāng轻轻顶上了贞洁的花瓣,随着微微用力,龙qiāng顶端那膨胀的巨头,已渐渐被花瓣咬吸住了,一点一点地陷了进去。

    终于被战龙chā了进来,却一点没有痛楚的感觉,反而是一股陌生的充实感从体内产生,明歌郡主勉力抬头,看着那坚挺的龙qiāng一寸寸地没入自己体内,先是被花瓣紧紧咬合,然后一步步地chā入体内,攻入那窄紧的幽谷,在幽谷里头不断地深入、再深入,一直顶到了一块无法想象的柔嫩处,触及时水芙蓉娇躯不由为之一震,酥麻感强烈地涌现出来。若是在洞房花烛夜,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可是现在,战况危急,敌人就在外面观察着自己动静,还有姑姑就在五六步远的地方也在看着自己,羞耻之心,让明歌郡主那颗坚强的心开始动摇了。

    搓揉之间那充满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终于顶开了那块酥麻之处,竟还可以再向前进,将里头一点一点地充实,把所有的阻碍通通顶了开来,一步一步地攻向明歌郡主玉体深处。

    贯穿的刺激和快感如此强烈,令明歌郡主从腿根处出了强烈的颤抖,加上微微抬头的姿势,让她亲眼看着那坚挺龙qiāng被自己雪白的**一寸寸地吞没,耳边琴声飘渺诱惑,鼻间ròuyù气息飘扬,无论那处的感觉都那般灼热诱人,那般引人入胜。龙qiāng冲破贞洁的处女膜,进入那神圣的名器四级玉涡之中。

    明歌郡主一声娇呼,白凤凰也随着她的惊呼瞧过来,一直守身如玉,云英未嫁的白凤凰眼见战龙那坚挺粗大的龙qiāng已经完全没入明歌郡主的美穴之中,一时羞得她赶紧闭上眼睛,“明歌为什么要任他这样做啊?”

    明歌郡主一边忍着那火辣辣的痛楚,一边却也渐渐感觉到,在痛楚当中有丝奇异的感觉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强烈,那感觉与痛苦混合后变得如此奇异,她甚至没有办法去形容身上的感觉究竟如何。

    似是已经放弃,没有哭泣、没有推阻抗拒,明歌郡主只是任着战龙在体内不住冲刺,不知何时缚着她皓腕的绳索已然消失,连一双**也不再被压着了,重获自由的明歌郡主连哼也没哼一声,四肢柔媚缠绵地搂住了身上的男人,任由体内贲张的热情控制着自己、驱策着自己,完全把自己的**奉献出来,尽情沉醉在那欢娱之中。

    虽是一语不,可那专心的神情,却在在显示出此刻的明歌郡主,正全心全意地体会着那粗大龙qiāng在体内**刺激的感觉,似要把那种无以言喻、既火热又奇妙的滋味全然刻印心头。他本就是自己丈夫,自己更应该合法的拥有他,拥有他的人,还有他坚挺的龙qiāng,让他给自己最高的快乐。萧绰你不是成心想看我的笑话吗?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现在是,我的丈夫张有了你的身体,哈哈!萧绰,你永远斗不过我,命中注定你会输给我。

    缓缓地挪动着纤巧的柳腰,承受着战龙强猛的抽送,随着战龙愈来愈大力**,幽谷之间水花飞溅,chā的水声四溢,ròu香盈鼻,明歌郡主呼吸终于忍不住愈来愈重,体内强烈的刺激,一点一点化成了盈满芳心的欢愉,变成了澈骨酥麻,周身的感觉似都集中到了被战龙狂抽送chā的幽谷深处。

    等到那前所未有的泄身滋味,强劲而有力地袭遍明歌郡主周身之时,她终于忍不住出一声又似哀怨又似享受的呻吟,败倒在**之下,整个人都迷乱在那快感当中,再也无法清醒……

    战龙用双腿便分开了明歌郡主**,甚至不用手扶持,硬挺的**无须引导,已逆流而上,缓缓探向明歌郡主湿润的幽谷;那火热的刺激不住灼烫着风姿吟的**,灼得明歌郡主愈难以拒绝体内**强烈的渴望,**根处竟已轻触那正寻幽探胜的**,享受他的火烫阳刚。

    「你用力啊……我好舒服……恩,啊……」

    战龙微微用力,**头已在明歌郡主幽谷湿润的勾引上有重重chā到穴心,战龙一面吻着明歌郡主那微带冰凉却是甜蜜娇嫩的唇,一面缓缓运动**,若不可见地慢慢开始chā入,双手不知何时已转到了明歌郡主臀后,轻轻地控住了她的腰臀。

    轻柔徐缓地在明歌郡主的名器中纵横驰骋,同时调整chā入的力道和深浅,慢慢地享用着明歌郡主那迷人的窄紧ròu感,还有那幽谷甜蜜深刻的吸吮,虽说明歌郡主还是初次承欢,可幽谷的反应已如此甜美,光是忍着冲动,已令战龙心痒难搔。虽说破身的痛苦仍在幽谷中徘徊不去、虽说初承**的幽谷难免不适,但明歌郡主已从那痛楚中恢复过来,腰臀处更若有似无地轻轻旋扭起来。

    感受着明歌郡主名器的紧窄,战龙不由心怀大畅,似连**都又硬了半分;那被明歌郡主又挤又吸、吮吻甜蜜的滋味,令他再也无法忍耐!慢慢放开了动作,在明歌郡主的处女幽谷中恣意轻狂,将她的**疼爱得春泉滚滚,一不可收拾,美妙的滋味令明歌郡主舒服得耳目晕茫。

    无比欢快之中,明歌郡主也忘了形;她无力地挺动纤腰,既yíndàng又娇羞地迎合战龙的**,火辣辣的冲击每一下chā入都令她欢快无比,这般yín乐哪是她一个清纯娇羞处子能够承受得了的?

    情迷意醉之间,明歌郡主只觉整个人都瘫了,欢快的泄意令得她yīn门尽溃,处子元yīn畅美无比地倾泻而出。这对战龙而言可是无比滋补的圣品,又带刺痛又带快意的钻啄,令明歌郡主泄得美妙已极!舒爽至极,战龙忍耐许久的精液火辣又热情地喷shè在明歌郡主幽谷深处时,那强烈的快意,差点没让花苞初破的明歌郡主晕厥过去。

    感受到战龙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明歌郡主突然醒悟,莫非六郎他吞食了七星凤凰楼里面珍藏的明神舍利?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