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32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受着她唇齿间的芬芳,一边大手肆无忌惮地抚摩着她的身子,只觉双手触及处无不暖热润滑,无论触感和温热都是一等一的,尤其当他的手在慕容雪航紧翘浑圆的雪臀上抚爱之时,更可感觉到慕容雪航娇躯微颤,虽说他还没有探手到她幽谷那边去抚摸,可两人贴得如此之近,她的湿润岂瞒得过他?

    感觉他的手逐渐探向那羞人的幽谷,慕容雪航不由情迷意乱,那大手抚上身来,竟是说也说不出的刺激,令那幽谷里头水滑汩汩,再也无法遏抑隐瞒……

    慕容雪航火热地加快手上的动作,被迫一边双腿轻分,让幽谷大开。战龙缓缓压了上来,坚挺的龙qiāng轻轻顶上了贞洁的花瓣,随着龙qiāng微微用力,龙qiāng顶端那膨胀的巨头顺着那湿滑的幽径慢慢陷了进去。

    火热龙qiāng的触感让她差点叫出声来,连声音都媚得像浸透了蜜般;她轻咬银牙娇躯缓缓扭动,娇嫩的名器一点一点地把那火热的龙qiāng吞了下去,只觉幽谷被那灼烫烙得处处酥软酸麻,偏偏里头又润得那般湿滑,即便吞没这般宝贝,都没有多少不适的感觉。

    终于被战龙chā了进来,却一点没有痛楚的感觉,反而是一股陌生的充实感从体内产生,她勉力抬头,看着那**一寸寸地没入自己体内,先是被花瓣紧紧咬合,然后一步步地chā入体内,攻入那窄紧的幽谷,在幽谷里头不断地深入、再深入,一直顶到了一块无法想象的柔嫩处慕容雪航轻呼道:“六郎,你轻一点,不要……”

    酥麻感强烈地涌现出来,令她难以控制自己紊乱的芳心。

    战龙一语不,可那专心的神情,却在在显示出此刻的战龙,正全心全意地体会着那龙qiāng在心爱的大嫂的名器中**刺激的感觉,慕容雪航缓缓地挪动着纤巧的柳腰,承受着战龙强猛的抽送,随着战龙愈来愈大力**,幽谷之间水花飞溅,chā的水声四溢,ròu香盈鼻,慕容雪航呼吸终于忍不住愈来愈重,体内强烈的刺激,一点一点化成了盈满芳心的欢愉,变成了澈骨酥麻,周身的感觉似都集中到了被战龙狂抽送chā的幽谷深处,“六郎,你这个小坏蛋,嫂子被你害惨了,我今后可怎么办啊?恩,啊……”

    一阵酥麻的泄身滋味,强劲而有力地袭遍慕容雪航周身之时,她终于被战龙的龙qiāng在一阵猛刺中送上爱的巅峰。

    抱着大嫂香汗淋漓的香躯,战龙用力顶住那柔美的穴心,精华暴shè而出,慕容雪航虽然浑身酥软,却没有忘记承接战龙因为泄身输送给自己的功力。

    第126章 红花亭密事3

    战龙停下来,吻干她香腮上的泪水,说道:“大嫂,你若是执意拒绝我,我本不是你的对手,就连张大人那种高手,都不能够轻易占有你的清白,又何况是我?你分明就是希望我这样做的……先不说你我之间长久以来积攒下来的暧昧情意,有一样,是大哥永远不能满足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生一个孩子吗?我对大嫂向来敬重,以前从不敢有非分之想,但是七星楼里的迫不得已,我们郎情妾意,将错就错了吧。”

    慕容雪航急道:“六郎,你都胡说些什么啊?”

    战龙却不停止,一面生硬粗鲁的继续着,一边说:“我就这样了,完事之后,要杀要剐,大嫂你看着办好了!”

    说罢狂野的做了起来。

    慕容雪航叹口气,居然闭上眼睛,战龙心花怒放,大举进攻,充分的享受着大嫂那丰满成熟的身体带给自己的快感,那湿滑紧密的感觉,让战龙连续不停,一味的寻求那种**蚀骨的知名感觉,正是因为没有丝毫的停顿,战龙来得特别快,他紧紧地抱住慕容雪航颤抖的娇躯,完成了最后的山洪暴,战龙垂下头,幸福而又疲倦的说道:“大嫂,我做完了,你舍得杀我吗?”

    慕容雪航叹口气说:“这件事情你不能讲给任何人知道,而且!你要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若再是相逼,嫂嫂我就自刎在你面前。”

    战龙心中高兴,坏坏的问一句:“不知道这么用力气,能不能让大嫂中标?若是中不了,我们肯定还要有下次。”

    慕容雪航生气的推开战龙,红着脸穿起衣服,战龙奇怪的问:“大嫂,我看你真的糊涂了,你怎么把刚才那个大坏蛋的衣服穿上了。”

    慕容雪航微微一笑,用玉簪将自己的一头秀束了起来,然后又戴上了张大人的紫金冠,说:“我的衣服都被他弄坏了,只好先将就着穿上他的衣服,另外我想化装成这个人的摸样,只是学不来他的声音。”

    战龙拍手道:“妙极!指挥他的人马,去救紫若儿,你就装嗓子哑了,我替你传令不就得了,可是这容貌……”

    慕容雪航说:“不难!”

    她从随身锦囊中掏出一副人皮面具,然后用画笔在上面加工起来,战龙认真的看着,慕容雪航说:“未嫁给你们杨家之前,我有个外号叫千面佳人,这易容术是我们慕容家祖传绝学,你看看我做的像不像?说着慕容雪航把那副人皮面具装到脸上,战龙惊愕道:“活脱脱那个大色狼重生!”

    慕容雪航让战龙用锦被将张大人坏掉的身体盖住,咳嗽了几声对这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啊!”

    连喊两声后,有人应声进来,虽然外边穿的是便装,但是脚下的靴子却是官靴,这个官兵进来后对慕容雪航拱手道:“大人有何差遣?”

    他话音刚落,就被慕容雪航一剑结果了xìng命。慕容雪航指了指这个官兵,战龙会意的换上他的衣服,问:“大嫂,我要不要也做一副面具?”

    慕容雪航说:“不用了,一个小厮没人注意的。”

    她掏出一副假胡子,让战龙装上,又嘱咐说:“明天一早,我们指挥大军前往红花亭,大家见机行事。”

    战龙说:“我知道了,这两具尸体怎么处理?”

    慕容雪航说:“你出去把道观中管事的道长找来。”

    战龙心道:“那木道长估计已经按计划出了,我找个二当家的来。”

    说着开门出去,不大工夫带着一名年轻的道士进来。慕容雪航指了指地上,学着张大人的声音说:“这个女人和他的帮手想谋害本大人,已经被我处死,你们将具尸体丢到山沟里去,还有马上聚集这里所有的人等,我有命令下达。”

    “遵命。”

    战龙领着道士抬了张大人的尸体出去,不大工夫院子里灯火通明起来,一名军官和一名道长一起走进来候命,慕容雪航认出那名道长,分明是木道长身边的一名心腹,心里顿时明白了**分,但是这里究竟生了什么变卦,雪航还是不敢断定。于是试探着问:“木道长现在何处?”

    这个道人愣了一下,说:“不是张大人差遣我师兄先走一步,按计划行事的吗?”

    慕容雪航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坏了,原来木道长是叛徒,看来他定是执行任务去了,究竟是什么任务,自己又不能问。”

    于是佯做震怒,训斥道:“废话,我能不知道他去执行任务了,我是问他现在应该到了什么地点?”

    道人哦了一声,想了想说:“木师兄出已经快两个时辰了,现在应该还未出长城。”

    慕容雪航嗯了一声,猜想木道人肯定是追赶紫若儿去了,可想而知,紫若儿身边隐伏着这么一个恶人,会有多么危险,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冷静下想了想:“传令,现在马上集合队伍,赶赴红花亭。”

    那名副将觉得诧异,却哪里敢多问,于是召集山下的大军,星夜启程,赶赴红花亭。慕容雪航知道虽然没有追上木道长的可能,但是自己到得越早,紫若儿的危险就会越少。

    大队人马赶路终究缓慢,四更天动的身,到第二天中午才走出三四百里地,慕容雪航心理面着急,又不能显露出来。她暗自观察了自己的队伍,人数虽然不多,大约三千人左右,但是马匹装备精良,尤其这些军士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壮汉子。甚至还有许多绿林高手夹杂在其内,听副将口风,曾问自己要不要和徐大人的兵马汇合,看来围剿红花亭的队伍还不止这一支,自己现在最好还是不暴露身份。战龙化作张大人的亲兵,随在大嫂身后,心里头也暗自为紫若儿担心,今天是六月十四,明天就是红花亭聚义的日子,也不知道程世杰老贼出动了多少人马?明日的红花亭必是一场血战。

    经过一整天的急行军,终于来到长城脚下,出长城后地势逐渐高起来,向导兵告诉慕容雪航,跨过前面那座山,就是双旗镇,之所以叫双旗镇,是因为原先这个镇子人口很多,物资富饶,有两家山贼,队伍都颇具规模,双方都想吞并对方,多次jiāo兵,始终分不出胜败。最终就在镇上都树立起自己的大旗,这下可苦了当地的百姓,一方面要jiāo官府的税,还要再jiāo这两家大王的税,苦不堪言之下,纷纷迁移,久而久之,一座繁华的镇子只剩下了两杆大旗。因为双旗镇地产红花,所以又叫红花亭。

    士兵问慕容雪航是按照计划驻扎在此处,还是翻过山梁与另两位大人汇合。

    慕容雪航想了想,心道:“虽说与其他的队伍汇合,更能清楚官兵的东西,但是自己毕竟是伪冒张大人,万一不慎让另两位大人看出破绽有点得不偿失,倒不如沉住气,等明天双方jiāo锋后,乘乱现身为妙。”

    于是吩咐大军择地休息。

    大军继续前进,大约有顿饭光景,越过一条阔涧,对岸是一高冈。马队登上冈顶,见冈下是一片野地,碧草如茵,甚是平坦,约有数十亩宽、十亩来长。左边孤峰秀耸,高chā入云,半腰上尽是些盘根老松,龙蛇飞舞,亭亭若盖;右边横冈断处,地势低下,涧水到此,折为清溪。溪旁满是合抱桃柳,花时已过,清影落溪,柔条随着晚风轻轻舞动,树上肥桃半熟,朱实累累。硕果偏右一面有一所楼房,看上去似乎一座庙宇,走近一瞧,竟是做废弃多年的古刹。

    大军就此停住,眼看太阳西滑,兵士就在庙中生火做饭,慕容雪航抱着战龙独自来到庙后,想清醒一下头脑,好好计划一下明天的计划。偶然看见路边火红的山花在苍苍翠微中寂寞开放,微风过处,黯然摇曳,似在等待枯谢后的飘零。由此想到自己,忽然觉得有些伤感,曾经在骊山学艺的时候,何等的豪情万丈。想不到刚刚下山,北汉就亡,所谓红颜情怀总是泪,行行滴滴到心头,就是自己眼下这种情怀吧。那天天练剑对著空山夕照、春花流云、长天雄鹰的种种景致,已经不复存在,只能任凭年华流逝、暮然回人生如。

    不由得口中叹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 应怜关死白头翁。”

    战龙接了一句,又问:“大嫂怎么这么伤感?”

    慕容雪航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触景伤情吧,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过山西老家了。”

    红花亭昨夜一场大雨,使今天的天气格外凉爽,沿山口直达红花亭的这道山谷,犹是一钳形驰道,宽达五六丈,旁边种着两列从未见过的奇树。那树又都粗仅合抱,树干色如丹朱,亭亭若盖,有花无叶,花作六出,色如银玉。离地七八丈,始见繁枝。下面行列疏整,上面花枝互相纠结,密层层宛如两条银色长幕,又似两条玉龙相对环飞,给下面朱红色的树干一陪衬,顿成奇观。树下的草地上生满不知名的红花,那些花朵色泽鲜艳,暗香扑鼻,开始稀稀落落,临近红花亭的地方开始茂密起来,由远处望过去,简直就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红花亭也因此得名,此处正是一丁字路口,由山口过来的道路在此一分为二,一条通往左侧山上,一条通往右侧山上,亭子周围地势较为宽阔,约有一百亩大小。今天一清早,这里就聚满了持刀带剑的男男女女,这些男女都在肩头别了一只红花,大约二三百人,飞红点缀颇为壮观。为的是一个身穿紫衣服的少女,她伫立在红花亭正中央,凝眉冷视庭外诸人,这女子便是紫若儿。

    在紫若儿身前,横陈着十几具黑漆棺材,来此聚义的数百位英雄,均猜不到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棺材,正在下面议论纷纷,紫若儿清清嗓子,朗声说道:“各位叔叔伯伯,兄弟姐妹们,今天我们在此聚义,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联合起来诛杀逆贼程世杰。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决无君臣之分,我也不再是当年的连城公主,程世杰卖主求荣,这些年来,残杀了我们多少北汉的忠勇义仕,恐怕数都数不清。血债要用血来偿,程世杰虽然手握重兵,身边高手如云,但是我们大家只要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诛杀逆贼。”

    诸人跟着相应:“诛杀逆贼,嗜杀程世杰狗贼……”

    几百人一起振臂高呼,声音响彻山谷。

    紫若儿身边闪出一大汉,高声喝道:“我乃北汉飞虎将军齐澄海,公主这次召集大家,就是要带领我们讨伐逆贼,可能有的兄弟还在嘀咕咱们有没有那个实力,现在我来介绍几个人……”

    这位是雁门关总兵副将王石。

    这位是怠马关兵马都督铁万名。

    这位是铜家寨大寨主左天魁……

    紫若儿补充道:“咱们右面山上,有座摩云寨,这位便是大寨主金翅虎万华强,双旗镇地处宋辽jiāo境,这山上还有四千喽兵,我们进可攻,退可守,加上这几位身居要职的兄弟里应外合,何愁程世杰不灭?另外,大家可能都在猜这十几具棺材里装的是什么,齐叔叔,开馆!”

    紫若儿一声令下,齐凤山带人将十几口棺材一并打开,众人眼前顿时金光夺目,原来这些棺材里面装的全是金银珠宝,众人惊讶之际,紫若儿微微一笑,说:“当年,逆臣当道,父王料到江山难以保全,就令人连夜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