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62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进去……

    六郎一阵眩晕,自穿越以来,历女无数,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滋味,也是因为自己接触的那些女子,要么是黄花处女,要么是居家良fù,哪里有朱玉婵这般风骚?那极其高的口舌之功,另六郎美不胜收,若不是昨天晚上与紫若儿练过兵,只怕就要shè在这美fù口中了。

    六郎手掌滑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来到她神秘诱人的大腿根部,紧紧包裹的桃红色薄绸亵裤中间一道湿痕,清楚显示着散着芬芳体香的美fù私处丰隆肥美的形状。几根稀疏的芳草调皮的逸出亵裤边缘,映着雪白嫩滑的大腿肌肤分外显眼。六郎迫不及待的将那几乎湿透的薄绸亵裤扒掉,朱玉婵心领神会的支起身子,扭动着杨柳细腰,将浑圆丰美的**挺翘过来,那芳草萋萋的密处早已是湿滑不堪,六郎毫不费力就将英雄chā了进去。

    朱玉婵顿时觉得自己到了仙境,下面私处被一根又硬又粗的东西搅动着,在自己湿滑的里面进进出出,左右拨弄,她又出几声dàng人的吟哦,翘臀轻扭热切的迎合着东西的撩拨,一颗心不断向上飘dàng。

    随着六郎的大力抽动,朱玉婵出一声幽长的叹息,她桃腮晕红,鼻翼煽动,那阵阵快感,让她无法自抑,连连出迷人的浪哼,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娇姿美态令人无不心dàng神摇。

    六郎一手却向下抚摸揉拧着她浑圆隆起的臀ròu,一手摸着胸前两处高隆的ròu山,粗大的龙qiāng在她幽深紧滑的幽谷中快的进出,两人的下腹不断因相互jiāo击而出啪啪响声,一股股的热液随着翻入翻出的嫩ròu涌出,朱玉婵**着极力迎合,丰腴的圆臀顺着六郎的勃起用力的向后拙,迎凑着六郎的每一击。大约一炷香时间,朱玉婵突然然后开始更加迅快的挺动,同时惊叫道:“不要动啊。”

    刚要挪动身体的六郎,被她用美臀牢牢的抵住了身体,听着那高昂迷人的呻吟,感受着那**中不断的收紧,六郎忍不住向前用力一顶,一股滚烫的阳精浇在她最娇嫩的花心上,她雪白健美的身体在怀中一阵痉挛,喷涌出热乎乎的大股蜜汁,双腿瘫软下来。

    六郎看着娇媚成熟的朱玉婵,嘿嘿的笑了起来,朱玉婵脸上的红晕渐渐升起,“你笑什么?刚才都把奴家弄死了。”

    六郎将她拉入怀中,道:“乖乖,刚才你可真骚呀。”

    轻佻的在朱玉婵饱满雪嫩的美rǔ上摸了起来。

    朱玉婵也抓住六郎的龙qiāng,道:“将军好厉害啊!这么快就将奴家干丢了。”

    六朗将沾满yín液的龙qiāng凑到她丰润丹红的樱唇边,道:“还是不够厉害,今天挥不好,这么早就不行了。”

    朱玉婵却娇笑着抓着六郎的英雄说:“人家暗中使了媚功,不然的话,哪里伺候的了将军的神器?”

    说罢吃吃笑着伏下身子将沾满yín液的龙qiāng含入口中用香舌仔细清洁起来,六郎享受着她的服务。同时放肆的用手探入朱玉婵的**掏挖抚弄,不一会里面又分沁出大量蜜液。朱玉婵玉面又泛起晕红,但她银牙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出声来,以免自己和六郎再起yínxìng,毕竟已经过去好长功夫了,再不实施计划,就错过早膳时间了,于是连忙从六郎身下爬起来,一边穿裙子一边说:“将军,不能再这样了,一会儿,让我家二娘看到了就糟了。”

    六郎却不肖的说道:“那岂不正好,我将她一并收服了,免得她告你的状。”

    朱玉婵用手指点了六郎的额头一下,娇声道:“将军好贪心啊。”

    六郎受不了这成熟美fù娇滴滴的样子,趁她整理衣服还没有顾的穿上裘裤的时候,猛然搂住纤腰,撩起纱裙,将坚硬的英雄顺着那道湿滑的密缝顶了进去,朱玉婵哎呀一声,单手扶住桌面,回头道:“大人,不行啊,再弄的话……就要出事了。

    她侧回头时一头瀑布般的乌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失神地低喃着:“我、啊、哈啊……啊……好美……真得不行啊!”

    六郎却不管不问,于是拔出粗大坚硬的英雄,在她乌黑浓密的yīn毛上和潮湿的**上来回磨蹭,道:“当真不行吗?”

    朱玉婵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不要……你、你放进去吧……嗯啊”六郎只觉得那**里温暖湿润,柔嫩的ròu壁紧紧绷住他的英雄,富有弹xìng,**里ròu壁内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ròu芽,不断地摩擦着自己的英雄,六郎便用英雄向上抬起一点,用力的与哪儿摩擦,那鲜嫩的ròu芽在流浪的大力攻击下给朱玉婵带来巨大的快感。让她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她喘个不停,**深处**狂涌而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六郎知道这个时候主导权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手上了,他双手按住朱玉婵柳腰,英雄对准了**的**,提气凝力,坐马沉腰,深深地缓缓地钻了进去,觉得自己的英雄再次被**里温热湿滑的嫩ròu层层包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尤其出奇的是,朱玉婵**里的层层嫩ròu和之间的褶皱,构成一个“九转连环”一道道紧紧箍住六郎粗大的英雄,又象无数条舌头在同时摩擦舔弄,六郎早有准备,料想是朱玉婵又用上了魔功,于是小心翼翼的驾驭,才不至于一败涂地。他一边向里钻,一边左右转动英雄,利用粗大上的棱角和血脉筋络的突起充分磨擦解忻怡嫩滑的ròu壁,带来更大的刺激。

    朱玉婵感觉自己的**都快被撑bào了,六郎巨大的棒棒不停的旋动让花穴内接触的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bào绽,滚烫的快感一**从股间传遍全身,她整个人都快眩晕了。她连呼一口长气的时间都没有,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rǔ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朱玉婵猛的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瀑布般滑过玉背,一下子她感觉自己的娇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她的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密洞逢迎着六郎的**。火热粗壮的粗大,贯穿下腹,那股趐趐、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娇吟不绝:“哎……啊……好……好厉害……啊……”

    六郎却不着急,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着进,旋转着出。每次英雄抽出都带出大量的**以及里面鲜红的嫩ròu,chā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花唇一起塞进秘洞,英雄在涌出大量yín液的**上自由穿chā,出“兹兹”的声响。强大的旋转力让朱玉婵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眼前天旋地转,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不自觉地浪态百出,星眸蒙胧,脸上身上泛出**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高高挺起来,哀声叫道:“啊……我……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你、你……你转的……好……好棒……我……啊……”

    六郎兴致越高涨,深吸一口气,被紧紧包裹在密洞里的龙qiāng顿时暴涨,直顶得朱玉婵美目翻白。他逐渐加快了**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觉朱玉婵的密洞里抽搐般的颤动,**更是泉涌,出唧唧的声音,配合着朱玉婵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两处yín声合在一起,骚媚入骨。而她粉嫩的花心则慢慢张开,将一个英雄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六郎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忽然,六郎被朱玉婵的一只手死死抓住自己的一只胳膊,好象要抠进ròu里,密洞里夹住英雄的力量增大了许多,好象要被夹断一样,他在朱玉婵的身体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六郎知道这正是朱玉婵**的前奏,于是,毫不惜香怜玉的双手抓紧朱玉婵波浪般晃动的美臀,将真气灌注英雄之中,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直进直出的强行**起来,下下直抵到朱玉婵娇嫩的花心。

    朱玉婵的一双**猛的一阵颤抖,已经无法在支持住本身的重量,雪白的玉体无力的在六郎怀中微微打着颤眼看就要滑倒在地,“好厉害,奴家……让你干死了,饶了奴家吧。”

    六郎哪里肯放手,正要再接再厉放手一搏时候,院子里却响起脚步声,一个倩丽的身影,打着一把花伞,已经朝着屋中走了过来。

    朱玉婵大惊道:“不好了,我家二娘来了。”

    说着连忙甩开六郎慌着整理衣服和头,地上那件桃红色的内裤已经没有时间再穿了,只好顺手将其丢在一边角落,这时候,兰柳已经迈步进来。

    六郎不慌不忙的将衣衫掩上,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享用桌上的美味,兰柳冲他道了一个万福,说:“参见大人。”

    六郎笑道:“不用客气,坐下一起用餐。”

    朱玉婵却道:“妹妹,你怎么才过来啊?钦差大人都等不及了。”

    兰柳惊讶道:“姐姐,明明是你让我准备好了,然后你再唤我过来,我就一直等着啊,这么久都不见动静,还道是钦差大人没有来里。”

    朱玉婵故作惊讶道:“一定是那报事的小官出了叉子,我那会儿分明是差他去唤你了。”

    六郎调节道:“算了,不要争执了,既然大家都在了,秦将军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咱们大家就赶紧填饱肚子吧。”

    朱玉婵笑盈盈的道:“你们先慢慢用着,我去厨房将那顿好的莲子羹端来。”

    说罢扭着丰臀去了。

    六郎心道:“果然是给我下yào去了,哼!刚和六爷玩舒服了,就开始算计我了,不过这也好,正好来个将计就计。”

    再看看那二夫人兰柳,虽然不胜朱玉婵那般风骚,却也风情万种,独具魅力。这时,朱玉婵已经端了莲子羹回来,殷勤的给六郎和兰柳成了一碗,道:“兰柳妹妹,都怪你姗姗来迟,让钦差大人饿了大半天肚子,罚你以粥代酒,敬钦差大人喝了吧。”

    兰柳随即站起来,就要行动,六郎却拦住说:“哪能以粥代酒?要用真正的烈酒才行。”

    朱玉婵诧异了一下,马上道:“也好!也好,反正兰柳妹妹也是女中豪杰,我这就去拿酒。”

    说着,又匆匆转身离去。六郎心中好笑,看看那两碗莲子羹,六郎断定里面有问题,于是又对兰柳说:“秦二夫人,本大人初来乍到,多蒙关照,另外本大人喜欢吃甜食,这莲子粥里面一定要放糖,刚才忘了你家姐姐,不如你再招呼一声。”

    兰柳站起来,朝门边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冷清,那些丫鬟都上哪去了?”

    六郎见她离开,飞拿起自己面前那只碗,将里面的莲子羹一股脑泼到了床下角落,然后重新盛上一碗,对兰柳说:“丫鬟不再就算了,这外面雨还下着,夫人就不用麻烦了。”

    兰柳怏怏的转身回来,脸上赔了笑容道:“钦差大人,你看这yīn雨连绵,该不会耽误你的行程吧?”

    六郎摆手道:“不会,路上耽误几日算不上什么,只要公主能够平安无事到达太原,我就可以jiāo差了。”

    朱玉婵眨眼间就跑了回来,因为身上淋了一些雨水,将她那单薄的纱裙湿湿的贴附到身上,让六郎看的春光乍泄。朱玉婵启开酒坛,给二人满满的倒上一杯酒,兰柳笑盈盈端起酒盅,先干为敬,六郎也跟着喝了下去。随后,三人有说有笑,开始正式早点,六郎早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兰柳又让二人用粥,六郎见朱玉婵也盛了一碗吃,断定汤盆里面的莲子羹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就陪着二人一听吃下去。

    闲的无事,见到有桌子做遮挡,六郎悄悄伸出魔手,伸过去摸朱玉婵的大腿,朱玉婵不敢反抗,被六郎掀开裙子,因为里面不着底裤,两只雪白修长的**加上腿间那一片湿乎乎的黑森森,真是诱人遐想。六郎魔手慢慢的向上滑,直到手指触到那湿漉漉的ròu唇,朱玉婵忍不住一阵微颤,险些要叫出声来。六郎却得寸进尺,知道朱玉婵当着兰柳的面不敢反抗,干脆将朱玉婵的裙子掀起来,卷在腰间,手掌敷在她温软湿润的蜜壶上,轻轻把玩,朱玉婵开始有些吃不消,朱唇中出一声娇低的呻吟声。

    兰柳却没有在意她俩的举止,只是觉得不知为何,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既兴奋,又模糊,她努力地摇摇头镇静了一下心神,道:“姐姐,莫非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怎么这样头晕啊?”

    朱玉婵笑道:“既然没睡好,就在姐姐这儿睡一会吧。”

    兰柳却道:“不用了,我还是回自己房间歇息去,你在这儿陪好钦差大人吧。”

    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谁知脚下一软,竟险些摔倒,朱玉婵连忙将她扶住,柔声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刚才陪大人喝了一杯酒,喝醉了?”

    说着径自扶着兰柳来到自己的床前。

    兰柳双目迷离,道:“不会啊!我的酒量姐姐又不是不知道,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朱玉婵道:“算了,不要逞强了,你只管在这儿休息,等外边雨停了,我差人送你回去。”

    兰柳只得点头,朱玉婵却不声不响的帮她脱下水绿色的剑群,引得尚有知觉的兰柳一阵慌张,道:“姐姐这怎么能行?”

    朱玉婵笑道:“天气这样热,穿着衣服睡,汗水会将衣服湿透了,都是江湖儿女出身,兰柳就不要见外了。”

    说着,已经将仅穿了肚兜和内裤的兰柳送到床上,兰柳只觉得浑身乏力,尤其内火jiāo织,有一种强烈的要的感觉,已经袭击了她的全身。

    朱玉婵猛回头,见六郎已经色迷迷的靠了上来,心道:“这钦差大人不但床上功夫了得,内功也同样深厚,我下了那么重的yào,兰柳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却是还没有什么明显反应。”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