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6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在工作要紧!”

    说罢,对着慕容雪航耳语一番,慕容雪航娇羞道:“要这样啊?羞死人了!”

    紫若儿拍手道:“真好玩!让大嫂拌男人强jiān请东阳小妾,六郎,亏你想的出来。”

    六郎把手一摊,道:“大嫂,你就委屈一下吧,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慕容雪航难为情的说:“我……我还真,不会啊,羞死人了!六郎你简直是坏死了,非要这样吗?”

    六郎笑道:“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又不是让你和男人亲热,待会儿,我给她吃了解yào之后,你就尽管用力的亲她,摸她,越疯狂越好,只要让他以为你是真正的龙秋平就好。”

    慕容雪航还是有些抹不开,“那好吧,我尽量做好就是了!”

    六郎点头说:“别忘了,她醒来之后,你就按照我教给你的话说。”

    慕容雪航再次点头说:“我都记下了!”

    见六郎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又道:“你们怎么还不走啊?”

    六郎心道:“任务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现在轮到调戏一会儿大嫂了。”

    于是一本正经的道:“这件事看上去好笑,但是关系到我们今后的命运,我们一旦与程世杰反脸,杀回瓦桥关这一路上,最辣手的就是这卧牛关,秦东阳不仅兵多将广,尤其是卧牛关城墙高厚,坚不可摧。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大嫂可否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慕容雪航说:“我记下了!”

    六郎却道:“光记下不行啊!你的用心去做,万一让兰柳看出你不是她师兄,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或许还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慕容雪航也意识到自己责任重大,于是镇定了一下心神,咳嗽了两声,说:“我一定小心些。”

    六郎又道:“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啊,大嫂毕竟是女人,虽然说这样做,有些难为你,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趁现在还有时间。我给你当导演,指点你一下。”

    说罢,六郎心中偷笑。

    慕容雪航却问道:“导演是什么?”

    六郎解释道:“导演就是师父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慕容雪航立即联想到了,马上羞得粉面通红,在六郎的督导下,爬上兰柳光滑的玉体,并且吻上了兰柳红润的朱唇,好在兰柳也是一个极为标志的女子,并不让慕容雪航生厌,加上修神界的女子,长期受环境的影响,大都有一些对同xìng的怜爱。

    六郎看着大嫂在自己的指挥之下,开始对昏迷中的兰柳侵犯,美女搞美女,而且这样香艳,刺激!六郎真佩服自己的天才,紫若儿也看得有些入神,当慕容雪航在六郎的督导下,捧着兰柳的一双嫩rǔ,含到口中时,六郎激动地裤子马上支起了帐篷,真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就保持这种姿势,从后面将大嫂占有了,但是军情紧急,六郎还是忍下了。

    紫若儿却现了六郎的异样,悄悄伸一只出手,按在了六郎的帐篷上,另只手掩口哑笑,六郎冲她扮个鬼脸,示意她继续爱抚自己,这样挺舒服。六郎趁机又对慕容雪航道:“大嫂,不要老是这样温柔啊!你想昂想,龙秋平乃是修罗界的一介武夫,哪会有你这般一味的温柔下去?你要大力一点,用力揉她的咪咪,还有用力摸她的下边……”

    慕容雪航鬼使神差的按照六郎的指示照做,将手探到兰柳的秘密花园,暴力的捅了进去,让犹在昏睡中的兰柳出一声响动,慕容雪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缩回手,转身道:“六郎,她醒了吗?”

    回头却看到紫若儿正用手把持着六郎的那个东西玩,顿时羞得双颊绯红,颤声道:“你……你们!”

    六郎却不害羞,厚着脸皮道:“大嫂,人家也是触景生情嘛,不过,这一回,你搞得差不多了!”

    说着,居然伸出手,暧昧的放到了慕容雪航还高高翘着的丰臀上,轻柔的摸着,这个动作,不但是慕容雪航,就连紫若儿也有些感到意外和吃惊。

    六郎却道:“还有一件事,我需要告诉你,现在我无肯定,兰柳与龙秋平只间到底有没有那种暧昧的关系,到时候,你要通过她的眼神,自己来判断,见风使舵,随机应变,大嫂!全看你了。”

    说着六郎在那丰臀上拍了两下,就拉着紫若儿站起身来。

    慕容雪航红着脸点头,六郎掏出朱玉婵给的解yào,给兰柳服下去,说:“应该很快就见效,大嫂开始了……”

    六郎说完,冲着慕容雪航鬼魅的一笑,拉着紫若儿躲到外屋,随时听候动静。

    慕容雪航不敢怠慢,连忙含上兰柳的美rǔ,并将她的一只秀腿抬起来,用手刺激着兰柳湿滑的蜜洞,兰柳果然不大工夫就开始了醒转,猛然觉察到有人在自己身上,正在玩弄自己,吓得她失声加了起来。慕容雪航连忙抬头道:“不要叫,师妹!是我。”

    说完,又赶紧将头低下,兰柳大吃一惊,马上羞愧难当道:“师兄!你怎么能这样?你……快放开我!”

    慕容雪航却道:“师妹,我……喜欢你!我要你。”

    说着,死死地抱住兰柳的身子,胡乱吻着她的朱颜,双手不断的游走在兰柳**的身上。兰柳又羞又气,拼命的还挣扎,并且嚷道:“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喊人了。”

    慕容雪航见她极力反抗的样子,不像是与龙秋平有染,但还是不放心的道:“你只管喊好了,看谁能来救你?我对你一片痴心,难道师妹真的就无动于衷吗?”

    兰柳身上的力气还没有恢复,一时还是无力反抗,她叹口气说:“师兄,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不能这样啊!秦东阳心狠手辣,朱玉婵又早就对我别有用心,你现在这样对我,分明将我往火坑里推啊。”

    说着,呜呜的哭起来。

    慕容雪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搂住她的肩头说:“师妹,要不我带你远走高飞吧!”

    兰柳摇摇头说:“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父仇未报,是不会跟你走的。”

    慕容雪航没想到这里面另有隐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兰柳又道:“师妹早晚是你的人,只是你这样心急,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我问你,你是如何将我弄到这儿来的,你有对我都干些什么?”

    慕容雪航忙照六郎教给的说道:“是你醉倒在大夫人房间里,她让我把你扶回去,我一时,色迷心窍……”

    兰柳猛然想起在朱玉婵房中的那些yíndàng事,“糟了!分明是她存心陷害与我,她与钦差大人勾结在一起,又让我师兄来扶我,分明是设好套要陷害我们,说不定她……”

    兰柳担心的朝门口开去,六郎见时机到了,一脚将房门踹的关上,假作闯进来的样子,紫若儿高喝一声:“钦差大人驾到!”

    兰柳眼前一黑,默默念道:“完了,看来是朱玉婵存心要置我于死地了。”

    六郎带着紫若儿闯进来,大声喝道:“果然这儿藏着jiān夫yínfù,来人!将他们绑了,jiāo到秦将军府上去。”

    兰柳见到六郎,又回想起六郎与朱玉婵的jiān情,心道:“果然是朱玉婵串通钦差大人陷害与我,这回可完了,要是被jiāo到秦东阳手中,他还不活剐了自己?”

    慕容雪航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叫道:“钦差大人饶命啊!”

    紫若儿心中好笑:“大嫂演的真像!”

    六郎哼了一声,道:“凭什么要我饶命?”

    兰柳知道大势已去,抓过一边的衣服盖在身上,对慕容雪航道:“师兄,不要求他,他和朱玉婵串通好的,分明就是要对付咱们,都怪你色迷心窍,结果让人家利用了。”

    六郎哼了一声,道:“本大人面前,你居然还不老实?不怕我将你拉出去到大街上**yóu xing吗?”

    这句话当真管用,兰柳果然老实了下来,六郎轻笑一下,又道:“刚才听见你说父仇未报,看来你们俩还有什么yīn谋瞒着本大人,还不如实招来?”

    兰柳闭口无言,六郎大喝一声:“来人,将这女子拉到街上示众三日!”

    慕容雪航连忙哀求道:“大人,不要啊!师妹,你就招出来吧,反正我们已经活不成了。”

    兰柳叹口气道:“jiān贼!告诉你也关系,我嫁给秦正阳,并不是喜欢他,而是因为我和程世杰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想利用他与程世杰的关系,伺机为父报仇,狗钦差,要不是你和那朱玉婵狼狈为jiān,又岂能破坏得了我的计划?苍天真是不睁眼啊!”

    说罢,就要咬舌自尽。

    六郎早有准备,上前一步拦住,道:“且慢!”

    兰柳眼中含泪,道:“jiān贼,你拦我做什么?我死了岂不更好?”

    六郎笑道:“你这样一死百了,那么你的父仇不就报不了了吗?”

    兰柳差异的看着六郎,六郎又道:“你到底和程世杰有什么冤仇?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本大人还能为你做主呢。”

    兰柳却不相信六郎的话,慕容雪航道:“师妹,事到如今,告诉他又何妨!说不定钦差大人能够为我们做主呢。”

    兰柳犹豫了一下,突然泪如泉涌,哽咽道:“程世杰杀我全家四十余口,此仇不报,柳兰死难瞑目啊!”

    六郎忙到:“你不要激动,名字都念反了。”

    兰柳却道:“我本就叫柳兰,我父亲柳朝贤乃是同州刺史,因为反对程世杰叛北汉降宋,与程世杰结下梁子。后来被恶贼全家抄斩,我当时因为在白云山学艺,幸免于难。之后化名兰柳,伺机为父报仇,但是程世杰武功高强,加上势力强大,我一个弱女子,实在是没有任何希望。碰巧有机会遇到秦东阳,他被我美貌迷惑,便执意追求,我考虑到他程世杰的内弟,若是嫁给他必然有机会接近程世杰,所以……”

    六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么你就不用死了,实话告诉你,本钦差这次来山西,就是暗中调查程世杰的罪状,圣上赐我密旨,必要时候先斩后奏,本钦差定会为你做主的。”

    见兰柳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六郎拉过紫若儿道:“你可知道她是谁?”

    兰柳摇头,六郎道:“她便是你们北汉皇帝的女儿,连城公主刘紫若。”

    兰柳惊愣了,紫若儿上前一步道:“这位姐姐,真是委屈你了,我确实是英武皇帝的女儿,同州刺史柳大人的冤屈,我也知道!前不久红花亭聚义的时候,齐澄海老将军还提起此事呢,我们原本计划联合起来,对抗程世杰,谁料红花亭聚义因为叛徒的出卖,我们失败了,多少忠君爱国的北汉义士都牺牲了。”

    兰柳欣喜道:“你果真是我北汉的公主吗?”

    紫若儿含泪点了点头。

    六郎笑道:“既然是这样,大家就收起刀兵,握手言和吧!”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六郎还是没有完全相信兰柳,对紫若儿道:“你先把龙秋平带走,我与兰柳有些话说。”

    紫若儿领命,将慕容雪航带出去。六郎让兰柳穿上衣服,对她说:“圣上让我送昭阳公主来山西,为的就是办程世杰,现在我已经与你jiāo了底,你打算今后怎么办?”

    兰柳道:“只要能杀程世杰,我全听大人的。”

    六郎点点头说:“好!我再问你,你的师兄龙秋平这个人,是不是一心一意帮你报仇?”

    兰柳迟疑了一下,说:“反正他对我很好的,可是想不到他居然敢出这种事情。”

    六郎又道:“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另外,回头你不要完全相信龙秋平,我总觉着个人有点唯利是图,或许在他心中,功名利禄比你更重要。”

    兰柳点点头,表示同意。六郎又说:“回到秦东阳府中后,你就当什么事也没有生,秦东阳问你,你就装傻,说自己喝多了,明白不。还有,朱玉婵已经答应帮助我,但是我也不完全相信她,回去之后,你密切监视她的行动。什么时候动手杀程世杰,你等我号令好了,毕竟程世杰不是一般人物,我们需要有耐心才行。”

    兰柳全都记下,六郎才将她放走,回头让紫若儿盯梢兰柳一下,自己拉着慕容雪航的手来到屋中,笑道:“大嫂,你的表演太了,我为你几下功一件!”

    慕容雪航含羞道:“算了吧!就这种样子,都把我害苦了!”

    六郎诡笑道:“大嫂,你好像很有经验啊!是不是以前跟谁练习过?”

    慕容雪航脸一红,急着解释道:“没有啊!你净胡猜。”

    六郎乐呵呵的盯着慕容雪航含羞的眼神,摇摇头说:“你的眼睛在告诉我你在撒谎,其实这种事情,无所谓啊,不如说出来听听?是不是我长时间不陪你,你和紫若儿妹妹练功时候,忍不住这样了?”

    慕容雪航急道:“哪有的事,你不要冤枉我们。”

    六郎哼道:“你不说就算了,回头,我亲自问紫若儿。”

    正巧,紫若儿回来听到,问六郎:“你要问我什么啊?”

    六郎坏笑着说:“我要问你,大嫂和你在一起练功的时候,有没有和你亲热啊?就像我对你那样?”

    紫若儿看看慕容雪航,见大嫂正冲自己摆手,连忙说:“六郎,你胡说些什么啊?我们练功时,生怕走火入魔,虽然采用双修之法,但是你不要想的那么色行不行?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吗?”

    六郎道:“那好吧!你俩就在这儿,接着双修练功吧,我去秦东阳家中做客,他今天晚上肯定要请我喝酒,省得他来找,还有等我回来,咱们一起练功啊!”

    慕容雪航刚要说什么,六郎已经跑掉了,慕容雪航转身问紫若儿:“师妹,是不是你和六郎胡说些什么了?要不然他怎么会问我们这个?”

    紫若儿一副无辜的样子道:“哪有啊?再说,我和师姐在一起练功,有什么可说的?修神界那么多姐妹,不都是这样吗?是不是我们练完功,师姐你搂着我睡觉的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